第二十四章 陈平投奔项羽

既然陈家硬件不过关,那就算了吧。就当是一场美丽的错误约会,或者当作是一场自恋者的自我解嘲吧,没什么了不起的,像天上的黑云,只要过了今天,就将不在我心灵的天空停留半缕了!

陈平想着,阴暗的心里突然豁然开朗,脸上不由洋溢出阳光的笑容。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张老头突然认真地审视着陈平,他发现眼前这个小伙子的笑容是多么的自然而又自信,他眼里似乎还流露出一种蔑视的目光!小伙子,蔑视世俗是需要本事的,你凭什么如此自信从容,难道在这个世界上你还留有引以为傲的东西吗?

张老头子疑惑了,这是一个有着怎样自我的青年仔呢?他的目光缓缓地从陈平身上移到陈家那间破房的屋顶上,当他的目光重新落在门前那条小路时,他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了一个绝顶秘密。这个秘密就是,陈平家门口留有很多高级马车停留过的痕迹。

千万别小看这乱七八糟的车辙,这里面大有文章呢。要解释这个问题,必须要牵涉到相术,中国古代关于相人之术有千万种,儒家也有一套正统的相人之术。儒家这套相人术是由孔子发明的,老人家从社会人际关系学的角度出发,认为一个人可以从以下六个方面来了解:

第一,通过了解他的父母来了解他。

第二,通过了解他的兄弟姐妹来了解他。

第三,通过了解他的邻居来了解他。

第四,通过了解他的亲戚来了解他。

第五,通过了解他的朋友来了解他。

第六,通过了解他的言行是否一致来了解他。

我们相信这位张富户是看过些儒书的,如果说他初看到陈平的家门就皱眉头,那么他看到门口外这些马车痕迹就不得不狂喜了。因为这些车痕足够证明陈平所交的朋友都是些贵人,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苍蝇喜欢和蚊子搅在一块,读书人喜欢和贵人缠在一起。对一个穷光蛋来说,贵人朋友就是最大的资本啊。

于是,张富户当即断定,陈平不会当一辈子的穷光蛋。

现代教育学有一个新颖的理论,教育不仅仅是知识积累,更是优势资源的充分享受,更是一个人际关系资本的积累。于是,在这种教育理论的影响下,贵族学校应运而生。家长们也充分认识到,贵族学校的极大好处,不是让孩子去学会养尊处优的绅士文化风度,而是让他结交来自四面八方的有钱孩子,从而积累强大的人际资本,而这些人力资源对一个孩子将来的发展,所起的作用是无法想象的。

教育如此,张富户对陈平的人力投资也是如此。然而在这个世界上,目光短浅之徒经常视目光长远之人为笑料,就像当初吕雉老妈对吕雉老爹不满一样。现在,张富户也像吕公一样不被别人理解,而最不理解的是他的二儿子。

我估计这个二儿子是张富户孙女的老爹,不然司马迁不会在《史记》里无缘无故地记录下这一段无聊的对话。张富户的二儿子听说他老爹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陈平,第一个表示强烈反对,他对老爹说:陈平又穷又无所事事,全县的人都把他当笑料,你这样不是把我女儿把火坑里推吗?

张富户当即反驳道:我不相信像陈平这般雄伟的男人会一辈子穷困潦倒!

二儿子又问道:你凭什么这么相信陈平将来会发达?

于是,张富户不得不把他在陈平门口发现的高级轿车痕迹一事告诉了儿子,并且用儒家相人之术充分地演绎了一番。孔子这套理论果然有说服力,孙女他爹不但不再反对嫁女,还决定重礼厚待陈平,倒贴聘礼钱,又倒贴了喜宴钱。

最后,当孙女要出嫁时,张头子语重心长地对她交代了一了话:你千万不要因为陈平穷而瞧不起他,记得一定要以对待父亲的规格去对待他的亲哥哥。我相信,不出十年,你的爱人陈平同志的命运将大大的与众不同!

事实证明,老头子,他果然是高人!

这是一个彼此得利的赌博婚姻,张耳曾经的版本也是陈平的翻版,陈平有钱后,交游的范围更加广大。他的身份迅速发生改变,不再是那个人见人闪的穷鬼,而变成了一个风流倜傥、潇洒豪放的成熟男人。

街道办喜事,也喜欢邀请陈平参加了。每次举办重大祭祀活动,陈平总是负责为父老分肉。陈平分肉很平均,这让父老们都很吃惊,他们一齐说道:真不错,陈小子天生就是分肉的料。

陈平得意地笑了:哎呀,公平分肉算什么,如果把天下交给我分割,我一样能像现在分肉这般分得出色。

陈平的话音刚落,他的机会就来了。陈胜起义后,天下诸侯纷纷自立为王,对于这一刻,陈平等得太久了,他决定告别大哥,告别贫穷的家乡,带着青春与梦想奔往前方。

陈平首先来到临济城投奔魏咎,魏咎委任陈平为交通部长(太仆)。不久,陈平不知因什么事向魏咎游说不听,背地里发了几句牢骚,就被人告到了魏咎处,陈平只好撒腿跑掉了。

之后,陈平投奔了项羽。对陈平来说,项羽还不算是个太坏的老板,项羽不但厚待他,还充分信任他,所以他有幸参加了鸿门宴聚会,并且在会上和刘邦及张良打了个照面。

鸿门宴后,项羽前脚才离开戏水,后脚殷王司马卬就造反了。司马卬渺小得像只蚊子,项羽都懒得亲自踩他,便派陈平率军去收拾他。陈平没有辜负项羽的期望,只两三下就将司马卬降服。陈平有功,项羽封他为民兵总司令(都尉),赏他黄金四百八十两。

真是同人不同命呀,当初韩信整天为项羽苦苦站岗,连个出头机会都没有,上天却把大好机会全赐给陈平了。自此,陈平总算小有成就,如果再努力奋斗几年混个正规军的总司令大将军,那么他就可以荣归故里光宗耀祖了。

然而,还没等陈平充分享受受封的成果,他升官发财及光宗耀祖的梦想就被一个人彻底破坏掉了!破坏陈平前途的不是别人,恰是汉王刘邦。

刘邦杀向关中时,除了章邯死守废丘外,其他各路牛鬼蛇神基本上都被他收拾完了,司马卬就是其中一个,他也乖乖地向刘邦投降了。

项羽听说司马卬再次反楚,大发雷霆。项羽生气的不是司马卬,而是他派出去的人没有把司马卬打服。于是愤怒的项羽先拿自己人开刀,要把当初派出去打司马卬的人全捉起来斩首。陈平大难临头,只好选择不辞而别,教人惊讶的是逃跑之前,陈平派人把项羽封给他的官印,及四百八十两黄金又如数奉还给了项羽。

不贪无功之禄,不受无功之爵,这就是最本真的陈平。逃亡之后,陈平下一个理想的老板就是刘邦。

我们知道,陈平是出了名的帅,然而这么多年来,他靠他的帅除了幸运娶得一个五手货的老婆外,基本上还没有创造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经济效益。更让他寒心的是,因来长得太帅,还差点让他在逃奔刘邦的路上丢失性命。

当时,陈平一人提着长剑准备渡过黄河,投奔刘邦。然而当他坐船渡河时,突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船夫没有用心摇船,反而是紧盯着他鼓胀的腰包。陈平立即醒悟过来,这是一条黑船,船夫看他长得这般鲜美可人,以为是一个有油水可捞的逃将!

陈平真想哭了,一叶扁舟漂于滚滚黄河水上,天地苍茫,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唯有船上这两个一强一弱的男人莫名地对峙着。船越来越靠近江心,船夫每划动一次船桨,都仿佛有利刃在陈平鲜美的身体上划过一刀。完了,再无应对之措,那今天就成了喂鱼肥料了。

急中生智,陈平想出了一招脱身之术。所谓脱身,就是脱掉身上所有衣服,因为唯有这样做,陈平才能证明他身无分文。更绝的还有,为了拉拢船夫,又或许是为博得船夫的同情心,陈平只好裸体和船夫一起撑船过河,船夫这才看清楚陈平真的一无所有,于是便打消了谋财害命的歹心。

陈平终于安全地渡过黄河。当他跳到岸上那一刻,感觉就像从地狱中跳上了光明之门,他一刻也不敢停留,立即扑往刘邦驻军所在地。也正在这时,他遇见了他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人——伯乐魏无知。

奇怪的是,魏无知这么一个重要角色,司马迁和班固都没有在《史记》及《汉书》里给他留一个列传什么的。这两位史家告诉我们的只有,陈平上岸后厚着脸让魏无知代他向刘邦求职,魏无知便拜托刘邦身边一个叫做石奋的侍卫官带他去见刘邦。

当时,与陈平一起去参加刘邦面试的人总共有七个,刘邦只请他们吃了顿饭,便对他们打着哈哈道:你们吃完就回去休息吧。

傻瓜都能听得出来,刘邦这不过是职场中的一句客套话,其实他心里就瞧不上眼前这些所谓的人才。

这时陈平却急了,他立即站起来对刘邦说道:我今天是有要事来找您的,所说的话不超过今日。

陈平这招就叫出奇制胜,他如果不使出绝招,就无法打动刘邦对其刮目相看。刘邦之前是见过陈平的,张良还曾经托陈平帮过刘邦,既然老朋友有要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于是刘邦便把他留下来继续喝酒。

其实,刘邦这叫破例满足陈平的求职心切,可没想到还没有面试完,他就深深地被陈平的传奇经历及事迹打动了。最后,他们以下面三句简短的话结束了交流。

刘邦问陈平:你以前在项羽手下当什么官?

陈平:都尉。

刘邦:好,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都尉。

果真,第二天刘邦就向汉军宣布,拜陈平为都尉,兼任陪车侍卫(参乘)兼大军保护官(护军)。

这是继韩信拜将之后,汉军当中出现的又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没想到的是,汉军诸将一听说刘邦要拜陈平为都尉,立即发出一片破骂声和牢骚声。在这些人当中,吵得最凶的是周勃及灌婴等高级将领,他们最不满的是,刘邦凭什么任命陈平为护军?

护军的工作就是监督诸将,周勃和灌婴等人都是与刘邦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而陈平不过是项羽手下的一名逃将,刘邦对他还没有经过全面摸底和检修,就要把这个不安全可靠的监视器安装在汉军当中,万一他是项羽派的间谍,那汉军不是就要死翘翘了吗?

再说了,一个韩信已够他们受了,如果每次来一个外人说自己有才,刘邦就把军中的重要位置留给他,那周勃这帮兄弟往哪摆?他们在战场上拼死拼活,难道永远都让他们挂着十年不变的军职吗?

不行,这个叫陈平的人是一定要轰走的。于是,周勃一煽动,士兵们也跟着嚷嚷不服气陈平当护军,牢骚像苍蝇和蚊子的声音,顿然在汉军的天空上嗡嗡地响起,传到了刘邦帐内。刘邦不是傻瓜,他早听到了将领和士兵们的不满声音,但他并没有进行抚慰。就让他们吵个够了,我就当是耳朵聋了,眼睛瞎了,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事实上,刘邦装聋作哑是一种很高明的做法。兄弟们有牢骚也是正常的,哪里有冒尖,哪里就有妒嫉,这是人性使然。不过陈平这人到底怎么样,不能过于迷信人类个体的揣摩,应该相信时间的检验。再说了,当初这些人不也对韩信的能力怀疑过吗,可事实呢?如果不拜韩信为将,大家说不定现在还蹲在汉中喝西北风呢。

其实,刘邦除尝到封韩信的甜头之外,封陈平也是形势所迫,他这招又叫非常时期的非常举措。想想就知道了,韩信投奔,拜将;张耳投奔,厚礼;陈平投奔,任都尉,升护军。天知道下一个还会是谁来投奔,然而不管谁来,刘邦都会告诉他,跟着我刘三混,绝对不比项羽差,你们有可能是下一个韩信或者陈平。

到此为止,随着陈平的到来,刘邦和项羽这场足球式的争霸赛,将不再是四个人对两个人的战争,而是五比二进行的比赛了。

就差一声响亮的冲锋号了!

亢龙有悔

顺德者未必昌!

冲锋号终于吹响了。

三月,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这个战火纷飞的春天,是真正属于汉王的春天。在短短一个月内,刘邦得陈平,降魏王豹,一路春风得意鼓歌而前。

乘着胜利的歌声,刘邦继续向东挺进,他南渡黄河,把部队开到了洛城新城(今河南省伊川县)。刘邦刚驻军下来,当地有位姓董的老先生竟主动找上门来,给汉王献了一件珍贵的宝贝。

这个宝贝不是什么珠宝,也不是绝世美女,而是一个比宝贝还宝贝的意见。

董老先生这样对刘邦说:古往今来,两军对垒,从来都是顺德者昌,逆德者亡。今天下楚汉相争,项羽无道,又流放诛杀了义帝,他可谓是天下人人讨伐的对象。如果汉王您能施行仁政,推广信义,率三军主动为义帝发丧,以讨贼之名号召诸侯共力征伐项羽,那么四海之内,将无人不仰慕你的德行而追随你!

这番话像一贴清醒剂,让刘邦一下幡然省悟。

刘邦杀出汉中夺回关中的内在驱动力是什么?是义帝之约。那兵出关中向江东推进挂的又是什么名?当然是为了当皇帝。但是心里想当皇帝就算了,千万不能说出口,一说出口就是犯大忌了。可问题来了,说当皇帝,天下就会说你野心大,不配为你效劳卖命。不说嘛,人家就会说你私心重,只顾报仇,却不顾苍生死活。

看来,刘邦还缺一个出师之名,他要想夺得天下,就要懂得先给自己正名。

正名之说是孔子发明的,更是儒家的专利。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师出无名则兵必败,项羽杀义帝正好授人之柄,刘邦为何不好好利用他的错误,好好地惩罚他呢?

我们不能不感叹董老这个高明的见解,就算张良陈平之流也不能不佩服这是个伟大而正确的意见。民国时期厚黑学大师李宗吾认为,皮厚心黑,是古来成大事者都必持的两件法宝。但并不是所有的皮厚心黑者都能成功,要想修成一个高明的厚黑人,还得在厚黑两字表面涂上一层光亮的仁义道德。

如今,董老建议刘邦以正名之说为义帝发丧,不就是教刘邦给自己涂上仁义道德来充当保护色吗?

其实这何止是保护色,它简直就是一套攻不可破的防弹衣,更是进攻敌人最锐利的武器。刘邦和项羽相斗就好像两兄弟在大街上打架,其他的兄弟要么懒得劝解,要么就是看热闹。但刘邦突然对其他兄弟吼出一句,他妈的项羽把我们老爸都杀了,你们还愣着干吗呀,那其他兄弟想不帮他都不行了。

对天下来说,义帝就是诸侯的父亲,尽管义帝是一个窝囊没用的人,但他毕竟还是天下共主,这是抹杀不掉的事实。于是,刘邦决定利用义帝之名,召集诸侯,征伐项羽。

刘邦立即建筑祭坛,为义帝举行发丧仪式。在祭坛上,刘邦脱下半身衣服,裸露双臂放声大哭,全军哀痛三天。只见他站在高高的祭坛上,向诸侯发出了沉痛的宣言:义帝是天下共主,然而项羽却将他流放并杀于江南水道之中,这是大逆不道之行为。今天,我愿意率领关中部队,征召天下壮士,与诸侯一起去攻打诛杀义帝的凶手项羽。

毫无疑问,刘邦这不仅是作秀,更是宣战。

此时,项羽正远在齐国,当他闻听刘邦号召天下反楚,已出离愤怒,可骂什么都是没用的了,唯有立即发兵痛击刘邦,方能解恨。可让项羽意想不到的是,当他起身要撤军离开齐国时,却被一个人无情地拖住了,这个人正是田荣的弟弟田横。

田氏兄弟真不愧是英雄出身,倒下一个又接上一个,项羽干掉田荣后,田横仍然握住了田荣将倾的旗帜,收集被项羽打散的齐人,竟有数万人之多。田横在项羽诛杀田荣的城阳向项羽发难,他也对项羽吼出了那句经典的怒言:打死你个狗日的!

真是牛的怕蛮的,蛮的又怕横的。田横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横,项羽想尽快摆平他,却发现田横就像一条水蛭,越是狂砍它越是繁衍得快。从三月到四月,项羽对田横发动了多次进攻,不但干不掉他,田横还把田荣之子田广立为齐王号令齐民,田横的力量迅速壮大。

项羽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