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最孤独的人

田横是项羽的军事生涯中少见的硬骨头,他似乎不是在抵抗,摆明了就是要挑衅项羽的军事智慧,和破坏他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美丽神话!

项羽再一次被击怒了,他决定暂时放下刘邦,先把田横彻底打趴下,再回军打刘邦。然而,让项羽没想到的是,他为了打掉田横争一口气,这时却让刘邦像吹气球般一夜迅速膨胀了起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当刘邦为义帝办完丧礼后,立即发布文告向诸侯征兵。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天下之大数谁最恨项羽?刘邦第一,田荣第二,陈馀第三。田荣已经战死,刘邦第一个便向陈馀提出联合征讨项羽的请求。

但是,陈馀像当初田荣对项梁一样,提出了一个要求,他对刘邦说,要打项羽可以,但你得帮我杀个人。

刘邦:谁?

陈馀:张耳。

刘邦:张耳?

陈馀:没错,就是他。

刘邦一时愣住了,当初项梁就是因为不答应田荣杀田假等人,才落得后来被章邯干掉的命运,如果他不杀张耳,难道也要重蹈项梁的命运吗?可张耳是刘邦的座上宾兼故友,如果杀掉他,只会更加不得人心,因为张耳也是从项羽队伍中投奔过来的,把他干掉了那还有人敢投奔刘邦吗?

杀,或不杀,这都是个麻烦的问题。

刘邦真的犯难了。然而刘邦之所以为刘邦,就是他总是在关键时刻能想出化险为夷的绝招,这时他又想到了一个对付陈馀的妙招,那就是找了一个与张耳长相相似的替死鬼砍下头来,并把它送给了陈馀。

果然,这招把陈馀忽悠了,他终于愿意出兵帮助刘邦。真是兵不厌诈啊,当初项梁如果能想到这招,那现在天下老大的位置就非他莫属了。

此时,刘邦搞定陈馀,其他诸侯也纷纷响应,一夜之间,刘邦实力暴涨,诸侯的总兵力达到了五十六万。

当刘邦带领着这支巨无霸军队经过外黄(今河南省民权县)时,又遇上了曾经被他抛弃而四处流浪的彭越。此时的彭越已非彼时的彭越,他已经结束流离失所的生活打回魏地,并且拿下了魏国十余座城市。随着刘邦的到来,彭越这支部队就像一条小河汇入大江,把手里仅有的三万兵使用权交给了刘邦。为感谢彭越的知遇之恩,刘邦封他为魏国魏相,彭越也因此终于混上了一张正式官凭。

有了彭越的鼎力支持,刘邦的诸侯联军达到了将近六十万兵力。六十万,这个数据远远超过了当初项羽进驻戏水时的四十万大军。真是一年河东一年河西呀,诸侯们就像风吹草摇一样,以前倒向楚的现在几乎全部倒向了汉。

刘邦就像当初的项羽一样,率领着诸侯联军浩浩荡荡地前进,只是以前项羽是向西,现在刘邦反过来向东,他决定要把项羽的老巢彭城彻底抄个底朝天。

刘邦没有悬念地进入了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请注意,是进入而不是攻入。此时项羽还在齐国与田横拼杀,彭城简直就是一座空城。

对于刘邦这个曾经受过巨大耻辱的人来说,这一天来得实在太爽快了。他就像一个土财主找到了曾被人抢走的财物,把项羽从咸阳宫抢来的珠宝和美女又全部收回,大摆庆功会,日日置高台饮酒作乐。

历史将记住刘邦这个虚假的伟大胜利日:公元前205年4月的夏天。

骄傲是一种病,刘邦高兴得实在太早了,这不过才打了第一回合,比赛还远远未结束,他却像当初刚进入咸阳城时一样又犯了盲目乐观主义的错误。让人奇怪的是当初樊哙和张良还知道劝告,现在却没有一人叫他警惕项羽,灾难马上就要从天而降了。

此时,当远在齐国的项羽听到刘邦用将近六十万大军抄他的老巢时,他不是暴怒,也不是抓狂,而是彻底发疯了。

刘邦,你敢抄我老家,我就抄你全军。疯狂的项羽留下部分军队继续和田横缠斗,自己带三万精兵杀回了彭城。

三万精兵,换句话说就是三万特种兵。三万特种兵对六十万杂牌军,差不多相当于一比二十,形象一点地说,就好像在足球场上一个人对着二十人开打比赛。

天啊,一人与二十人比赛,就算你是马拉多纳,罗纳尔多,或者是贝克汉姆,就算他们都是十条腿的动物,人家不打你,也不射门,就在场上慢慢玩你,如果上半场下来你还能有命跑下半场,那就算你是神仙了。

但战争不是踢足球,如果战争只以双方数量多少来见胜负的话,那它就不叫战争,而叫群殴了。那么,战争到底要靠什么来决定胜利?这个问题恐怕没人能够准确回答出来,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项羽以少打多,就是要把他擅长以少胜多的优秀传统发扬光大,他不跟刘邦比人数和人气,而是比谁更有军事智慧和魄力!

巨鹿之战,项羽是以一当十打服章邯的,但这是因为当时项羽的敢死队队长英布冲锋在前,为他创造了进攻的机会,所以他才会赢得那么惊天动地。让人奇怪的是英布被封王后,就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积极为项羽冲锋了,项羽派他出兵打齐国,他装病不出,最后项羽三番五次催他,他才派了几千兵前往助楚。

英布为什么装病?这或许跟他的投机主义思想作怪有关。我们前面介绍过了,英布几乎是人贩子出身,他非常了解市场行情,也非常了解投机这套机制的运作规律,相命的给他说刺脸之后就能当王,人家只是说当王而不是称帝,既然现在王都当上了,他还何必再为项羽拼命呢。

由此看来,项羽是全天下最孤独的人。

是啊,这个黑色的夏天,不在孤独中奋起,就在孤独中灭亡。悲愤无比的项羽只有咬紧牙关,以无限的悲愤之情实施他这场伟大而奇迹的绝地大反击!

于是,项羽以奇迹般的速度调整军队,又以奇迹般的速度从鲁县(今山东省曲阜市)穿越胡陵(今山东省鱼台县),直抵萧县(今安徽省萧县)。项羽之所以选这条路线只有一个原因:舍近求远,迷惑诸侯,突袭彭城,打他个措手不及!

项羽就像一只鸟王带着群鸟在夜里迅速飘移,空气中仿佛都响起一股巨大的凌厉杀气之音。在天空未白之际,这群空中飞鸟俯冲下地,他们在萧县稍微停下整理了一下队伍,当第一缕阳光穿越万里天空落在大地上时,项羽命令全军调转方向向东袭击。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都给我狠狠地杀!

这是一小群凶猛的狮子对一大群懈怠之狼的战斗。项羽拂晓时发起凶悍的攻势,只半天工夫就攻入了彭城。

此时,常日举行庆功宴的汉军正懒洋洋地准备起床,然而当他们松散地睁开眼时,却看见项羽的大军像大雕般朝他们这群小鸡扑来。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项羽的特种狮子军如入无人之境,横冲直撞展开无情追杀,彭城就像杀猪场一样到处充满任意宰割的死亡前的嚎叫。

这是一场真正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战争。彭城像一个密封的铁盒子,被夏天炎热的天气蒸得里面的空气要爆炸,汉军就像晕了头的苍蝇到处乱跑,一切都乱了。他们企图从西边冲出彭城,却被项羽一路赶杀,于是手足无措的汉军像群蛾扑火一般全扑到了谷水和泗水两条河流之中,他们或被杀死,或被淹死,或被自家人践踏而死,总共竟有十余万人遇难。

渡河无望,汉军只好重选逃生方向,南边是苍茫的大山,大山是小鸟逃兽们最好的安全之地,于是他们又像洪水一样全涌向大山。

然而项羽就像天空中飞翔的巨无霸大鸟,只扭了一下头又朝南边的猎物冲去,可怜的汉军又被项羽一路追杀到睢水,又是一片呼天抢地的鬼哭狼嚎。汉军全被赶杀入睢水中,血流成河,尸堆如山,睢水被堵断流,汉军又有十余万人丧命。

死亡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来得迅速和恐怖,它巨大的阴影正遮天蔽日般朝刘邦袭来,刘邦慌不择路也被楚军追上,他们里外三层,密不透风地把刘邦重重围住,就是插翅也难逃了。这都是骄傲惹的祸,更是饮酒作乐招的灾,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除非老天爷帮忙,不然刘邦想活过今天那简直是白日做梦!

刘邦只有闭目准备等死。

人生如梦,让回忆陪着他走完最后这段光荣之路吧。回忆像幻景般在刘邦的脑海里一片片地闪过,从流氓传说到鸿门宴,再到汉中,再到死亡之城彭城。彭城就像美丽的海市蜃楼,只会诱导着行走在人生沙漠里的人更快地走向地狱。

传说中有这么一种飞鸟,它没有双脚,只有翅膀,没有可栖落的地方,它的命运就是一生只能在天空上飞翔,一直飞呀飞,飞到筋疲力尽,飞到羽毛被风雨剥落,到了最后,它才像一块石头掉落在大地某个角落从此被人遗忘。刘邦就是那样的一只飞鸟,他无法选择人生,更无法选择命运,只能等着被打下天空。

既然如此,那就让死亡来得更猛烈些吧,让这血泪交加和战火无情的乱世记得我刘三曾经来过这里,让苦难的大地记住这么一个曾梦想仗剑走天下的真男人吧!

刘邦缓缓睁开大眼,他看到的却是一个飞沙走石的昏暗不明的世界。刚刚还是大中午的太阳,才一眨眼工夫世界就换了天。刘邦疑惑了,我这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了?

刘邦当然还活着,他看到的不是地狱,也不是童话,而是真真正正的现实版的天助神话。老天似乎是不忍看着刘邦丧命于此,决定动手相助,明亮的天空突然翻脸,从西北方向吹起了一股狂风。这不是一般的狂风,而是龙卷风。

龙卷风所到之处,树木被连根拔起,房屋就像架在沙子上的小木架被无情摧毁,最后,这股比项羽强悍千百倍的龙卷风把目标锁向了迎面而来的楚军。于是这场人与人的战争瞬间变成了天与人的斗争,幽暗的天空下,龙卷风就像阎罗王收拾小鬼一样把楚军打得狼藉一片。

马儿,请你快些跑

如果不是史载,真不敢相信这事会这么凑巧发生在刘邦身上,然而这场狂风大作更加强证了刘邦贵为龙子的传说,如果刘邦不是天之龙子,老天爷又怎么会愿意劳驾亲自出马?

面对苍天的出手相助,绝望透顶的刘邦转而欣喜若狂,他不由向老天爷拱手作揖道:谢了!说完,带领事官十余骑从侧翼逃了出去,他本能地选择了向沛县方向逃跑,因为老婆孩子及老爹都还留在沛县呢。

跑,拼了老命地跑,刘邦越是跑得急,楚军越是追得急。负责追杀刘邦的是季布的母弟丁公,丁公像条疯狗般从城内一直追到城外。刘邦眼看丁公就要咬到他的屁股了,突然转头对丁公喊道:兄弟,贤人何苦为难贤人!(两贤岂相厄哉!)

丁公一愣,闲人?你跑得慌,我追得急,怎么说我们是闲人?

丁公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原来刘邦是叫他贤人。所谓贤人就是有德有才的人,丁公向来追随项羽征杀天下,不敢说他没有才,但谁要说他有德,那实在是太抬举他了。

话说回来,夸丁公之贤的言语如果是出自某个烂仔嘴里,或许丁公早就一刀砍过去了,然而这是六十万大军的最高领袖刘邦的金言良语,是谁听了都会心里痒痒的。

是啊,英雄为何为难英雄。丁公莫名地停止了对刘邦的追击,提刀立马看着刘邦逃去。

刘邦就此逃脱而去,潜回了故乡沛县。此时故乡非彼时故乡,到处都是残败的村庄,稀少的炊烟,路人有如惊弓之鸟。沛县的世相就是天下的世相,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所谓采菊东篱下,幽然见南山的世外桃源已荡然无存!

刘邦回到家,推开残破的柴门,屋里一片狼藉空无一人,连一丝熟悉的热气都闻不到。夏日的太阳光线从破旧的屋顶上落下,好像是万支乱箭射向了刘邦,他眼里及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地生痛。

痛是必然的,虽然王陵没有成功解救家人,可是你早几日干什么去了?只会在彭城高台之上高谈阔论饮酒狂欢,如今繁华落尽,一切顿成水中花镜中花,而自己又落得一副丧家犬的模样,就算吕雉阿姨们都还躲在家里,你刘三又有脸见他们吗?

刘邦只有顺道继续逃亡。

刘邦的逃亡,不是寂寞的逃亡,在他的逃亡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大批类似无头苍蝇的难民。这不是刘邦的错,而是项羽的错。项羽就是这么一种德性,他就像一辆蛮横的推土机,凡是他所经过之地,不管是多壮丽的城市,还是多清静的村庄,他都不管三七二十一推过去。

项羽从举事反秦到如今与刘邦争天下,一路上基本都是抢劫滥杀,破坏家园,连半点积功德的事都没给百姓做过一件,百姓碰上这样的魔鬼撒旦,除非提前告别人间,不然就算你藏到最深最远的老林里,一样也逃不过他的魔掌。

倒霉了吧,悲哀了吧,跑路了吧,后悔了吧。刘邦的心里不由涌起一阵阵失意的感慨!看到一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景象,他脑袋强烈缺氧,无力顾及太多太多。如果,如果光阴真的会倒流,他重回彭城高台之上,想起今天这般悲情之旅,他还会有心喝得烂醉如泥吗?

好了,不要多想了,继续跑吧。当时为刘邦驾车的是好人夏侯婴先生,他一路上并没有像刘邦如此心潮澎湃,感触甚多,他的职责只是绿灯行,红灯止,如果看到楚国交警招手拦车,那他就要做好冲卡的准备了。

一个优秀的驾驶员,往往会练就一双与众不同的锐眼,这一半是经常看路开车练成的,一半是跟交警做斗争练成的。纵观夏侯婴的一生,如果单纯用优秀两字来评价他那绝对是不够的,只有一个成语才配得上这个大好人驾驶员,那就是“绝世无双”。这不是夸张,也不是溢美之词,因为夏侯婴驾车有一个特点:即使泰山压顶仍然面不改色,从容自如地甩掉敌人的追杀和冲破敌人的包围圈。

当夏侯婴沿路开车穿过诸多难民时,多留了一个心眼,他渴望在难民中能看到刘太公等人的身影。于是,他一路走一路搜寻,突然他看到了路边逃亡的人群中夹杂着两个孩子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刘邦的儿子刘盈及千金刘鲁元(鲁元公主名字不详,只能暂用刘鲁元称谓她了)吗?

那年刘盈才五岁,一个五岁的孩子淹没在人群中,夏侯婴这个长年替领导开车在外的人竟然还能认出来,那真不得不教人服他了。

夏侯婴立即停下车,把两个孩子抱到车上,刘邦一看真是又悲又喜,这可是我的亲生骨肉啊。两个孩子都好好的,那孩子他妈呢?面对刘邦茫然的询问,两个孩子显出一副无知的样子摇了摇头。

刘邦一看孩子们无助的眼神,就知道没辙了,看来吕雉和刘太公他们要么是被抓走了,要么就是被乱兵砍头了。刘邦又是着急又是心痛,却无可奈何,他只好对夏侯婴说,不管那么多了,咱们还是先赶快跑吧。

刘邦没跑多久,就发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楚兵又追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前面不是夸过丁公了吗,他是不是嫌我夸他不够还要追着让我多多美言他几句呀?刘邦错了,这次来追杀他的不是丁公,而是丁公姐姐的儿子,传说中那个一诺值千金的季布先生。

刘邦被季布追杀不是由于丁公告密,其实问题就出在他乘坐的这辆马车上。在那个马匹极度稀少的战乱时代,刘邦坐着这么一辆加大型马车一路逃窜,不亚于今天开着一辆加长林肯在乡村公路上奔跑,白痴都能看得出来,当时坐得起这种车的人,不是大富大贵之人,就是诸侯。刘邦这车肯定是引起了人们的极度关注,有人秘密报告给楚军,项羽才会派季布出警骑马狂追而来。

刘邦坐的是好车,好车未必速度就快,因为他们跑的是一条乡村小路,而不是什么高速公路。在这样坎坷不平的小路上,多好的轿车都跑不过最差的摩托车,何况项羽给季布等人配的战马,那绝不亚于今天警察先生骑的强力摩托车,完了,刘邦再一次陷入了危险当中。

刘邦焦急万分,拍着车把对夏侯婴吼道,快,快。还怎么个快法,车上还有两个孩子,这已经够快了,是你心急才嫌车不够快罢了。

不管刘邦怎么乱吼乱叫,夏侯婴仍然神情自若地赶着车,然而刘邦回头一看,楚军像疯狗一样就要咬到屁股了,不能再慢了,再慢我就变成刀下鬼了。

疯狂的追军迫使刘邦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他一脚把两个可怜的小孩子踢下车去,又对夏侯婴叫道,我帮你减少车上的负荷了,快点给我用力跑。

骨肉诚可贵,富贵价更高,若为逃命故,两者皆可抛。这就是刘邦身上藏匿的另外一个可怕的人性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