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梦之战

汉军一路浩浩浩荡荡地行到了临晋(今陕西省大荔县东)的黄河渡口,黄河对岸就是牛气冲天的魏王豹,他也正在紧急纠结军队陈于对岸准备对抗韩信。

韩信声势极大,秋天萧瑟的风吹过黄河两岸,只见旌旗飘飘,黄土飞扬,大河顿失滔滔。不消多说,无论是谁看到此种场面,都可以立即判断,韩信发动的将是一场直接冲击及血洗黄河的大战!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如果说韩信要血洗黄河准没错,但是要说他直接出击,那就错了。其实,眼前这幕虚造声势不过是韩信玩的一个阴谋。正当魏王豹站在黄河东,踌躇满志地监视着韩信准备随时迎战时,韩信却像一只夜鹰悄悄地带着一支特种兵,从八十公里之外的夏阳(今陕西省韩城市),利用空瓮制成的木筏渡过黄河,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背后狠狠地朝魏王豹的肝脏安邑城(今山西省夏县)刺去!

这招叫声东击西,是暗渡陈仓的续集上演。

这是一次酝酿已久的行刺,魏王豹想躲已经躲不及了。当魏王豹引军回战韩信时,黄河西岸的汉军也冲锋过河,两军会合,像一只老鼠夹狠狠地把魏王豹夹住了。九月,秋末。韩信把魏国土地全部拿下,活捉魏王豹,押往荥阳见刘邦。

这次,魏王豹是真的被彻底打趴了,刘邦把魏国划为三个郡,从此永归汉版图。

刘邦再一次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此次离上次俘获魏王豹的时间,只有六个月。才六个月,他又一次卷土重来。在人生的战场上,刘邦就是要证明给所有诸侯看:

我,刘三,从来就没怕过失败,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打倒过。在哪里失败,我就在哪里雄起,举目天下,唯有我才是真正的捶不扁、炒不爆、砸不碎、煮不透,响当当一颗铜豌豆!

梦之战

正如萧何所说,韩信的确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成大事之人。从暗渡陈仓到偷袭魏王豹,无不都是韩信之大功,刘邦应该感谢萧何,如果没有他,刘邦根本打造不起以韩信为队长的“梦之队”。

而“梦之队”队长韩信搞定魏国后,他的下个目标就是北方的陈馀。刘邦兵败彭城,陈馀是墙头草诸侯之一,但他背叛刘邦还要另外一个原因,他已经发现他的死对头张耳未死。这个就不用多说了,换成谁都不忍被刘邦这般无情忽悠,没办法了,不打是不行的,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

这时,韩信主动对刘邦请示承诺道,只要刘邦肯拨他三万兵马,他就能北上攻赵,拿下燕代两国,并且东向攻打齐国,搞掉楚国的粮道运输。

韩信这个牛皮可吹大了,三万兵马就想打大半个中国,你以为你是谁呀。甭说燕齐两国,仅赵国赵王歇就有二十来万兵力守城,将军正是牛气烘烘的陈馀同志,你一支孤军北上,即使你是一条贪婪的大蛇,但能吞得下陈馀这头大象吗?

韩信的回答是,我能!

韩信的回答再次让人震撼,他的自信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回想一下就可明白,巨鹿之战,项羽以几万兵力搞定章邯几十万大军;彭城之战,项羽一样以少数的三万兵搞掉刘邦将近六十万大兵,这个以少胜多的专利项羽垄断得太多次了,必须有人打破他这个魔幻神话。

刘邦终于明白了,韩信这是想挑战项羽的吉尼斯纪录。既然如此,那就拨给你三万兵力去试试吧,刘邦当即允许韩信北伐,同时派张耳跟韩信一同北上。赵国,那可是张耳曾经梦中的封国。

九月下旬,韩信和张耳以凌厉的攻势拿下了代地。代地本是赵王歇封给陈馀的,但陈馀转交给手下夏说代理,可怜的夏说就替陈馀成了韩信的俘虏。但是,韩信北伐刚打赢了第一局,荥阳就传来不好的消息,项羽军队猛烈攻击荥阳,无奈之下,刘邦只好派人赶到代地把韩信的精兵调回荥阳抗击项羽。

刘邦真让人苦笑不得,这就好像借钱赌博,韩信刚把老本稍稍翻了一番,借债人就把老本的大部分拿回去救急,现在刘邦只留不到两万的民兵给韩信,这仗还怎么打得下去,想破项羽的神话那更是谈都不用谈了?

这就好像一个打牌高手,打牌技巧固然重要,但是手握一把好牌更是重中之重。当初项羽无论打章邯,还是打彭城,都是集中精锐之兵干掉对手的,所以项羽无论身处多么绝望的苦境,只要他手中稍有一叠好牌,就打得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牌局。

如今,暂且不论韩信和项羽的牌技高下,他还缺乏项羽那样的好牌,如果说韩信还有好牌,就只有一张,那就是他自己这张王牌。一张王牌带一堆垃圾牌,要拼出项羽般惊天地泣鬼神的牌局,那不是白日做梦吗?

但韩信的回答是,不,这绝不是白日做梦。

果然,刘邦调走精兵后,不打常规战不按常理出牌的韩信没有灰心丧气,仍然意气昂扬地向北挺进。

当时,赵王歇和陈馀闻听韩信扑来,立即组织全国兵力驻守井陉(今河北省井陉县西),号称二十万大军。不消多说,交战双方只要是多少万大军前面加上“号称”两字的,这个军队的人数多数是要打折扣的,虚报人数只是为了壮大军威,这是古代中国战争的一个潜规则。

还要顺便解释一下,陈馀驻守的井陉口是一个易守难攻之地。所谓陉,就是山脉突然中断,两岭紧夹,天然的军事要地。太行山脉共有八陉,井陉是第五陉,山凹如井,所以连起来称之为井陉。韩信想要打通井陉这座大门,除非他的军队锋利如钢刀,不然就甭想穿过这道天然的军事屏障。

看来,韩信只有远远地望陉兴叹了。韩信如果要打败赵国,唯有一招,那就是和陈馀拼运气。事实上,上天还真给韩信送来了一个好运气,这个运气就是:陈馀的大意轻敌。

当时,陈馀手下有一个叫李左车的将领对陈馀说道:韩信远道而来,锐不可挡,志在必得。但是井陉易守难攻,将军如果借我三万兵力,从小路包抄,断绝韩信粮车通道,赵军坚壁不战,这样汉军就向前进不得,后退又退不得,要生生不得,要死路只有一条,那么十日之内,必定把韩信和张耳的头颅砍下来呈献赵王,如果不依我之计,赵军必败,我们必定都将成为韩信的俘虏!

韩信是谁?李左车以为他果真是大街上,那个钻过别人裤裆任人欺负的软弱少年吗?须知,此时韩信派的间谍就正在李左车的旁边偷听,他还想十日之内砍掉韩信的头,那简直是痴人做梦。实话说吧,韩信派间谍属于他的非常规作战的一部分,正所谓兵不厌诈,手中的牌这么烂,再不搞老千就只有弃牌不打了。

这时,让韩信兴奋的一幕出现了,骄傲的陈馀非但没有接纳李左车的出牌招式,反而理直气壮地教训他道:

我们是正义之师,不需要使用阴谋诡计。兵法上说,兵力十倍于敌人就围打它,有超过一倍的兵力就攻击它。今韩信兵号称数万,其实不过数千人,而他千里迢迢地来奔袭我,已经非常疲惫不堪了,如果我避而不战,汉军援军到了我们不但不知道怎么应付,而且还会让别的诸侯误解我陈馀胆怯,那以后他们不是随意就派兵来欺负我了吗?

陈馀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什么仁义之师,什么不屑阴谋诡计,当初章邯和王离围攻巨鹿时,他带几万兵在城外徘徊不进,可曾想过自己是正义之师?当初向田荣借兵开出要当齐国尾巴国的条件时,可否想过他使用的不是阴谋?当初他把张耳打跑时,赵王歇封代他不干,偏要以辅佐之名留在赵国挟持赵王歇,可想过这不是仁义?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在这个没有仁义道德的世界里,竟然还有人出售仁义之称号,人家刘邦假借仁义之师之名替义帝报仇,那是挂羊头卖狗肉,可你陈馀这玩的是噱头还是迂腐?

陈馀这当然玩的不是什么噱头,而是实实在在的迂腐。之所以说他迂腐,是因为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刻板的儒者。没有人知道他是用哪个脑子读书的,孔孟二人带着“仁义”两字奔波于诸侯间,非但卖不出去,还碰了一鼻子灰,难道陈馀在这一点上对前辈就没有一点的经验教训总结吗?

好了,陈馀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再重要了,他即将为自己的迂腐买单离开历史舞台。我们现在关心的是,韩信将如何打赢这场看似极不可能胜利的战争。

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使其糊涂。当韩信听到陈馀这番经典的糊涂之音后,放开手脚高歌猛进,直奔井陉。狡猾的韩信当然不会像一头猪一样愚蠢地直接冲到井陉口任人宰割,他在离井陉口三十公里处,命令军队驻营休息。

一切都在掌握中,明早将是绝杀的最好时机!

十月夜半的冬风吹过苍凉的树林,仿佛幽灵野鬼在空中呜咽。冷风催杀,迷雾弥漫,韩信行动了。韩信首先发布了一个夜行军命令,又挑了两千人每人分发一面旗帜,红旗,汉军的伟大标志!

韩信带着这两千名手持红旗的士兵从小道穿过树林,埋伏在可以望见赵国的地方。韩信大约交代了一二三条注意事项,又信心十足地对这两千旗兵说:

记住,当我们跟赵国交战时会诈败,赵军一旦见我军逃跑,必定倾巢而出,你们务必迅速跑入赵城拔掉他们的旗帜,插上汉军的红旗。

旗兵默不作声,一切听领导安排。但他们有个疑问,你韩信又不是陈馀肚子里的蛔虫,怎的就料定赵军会倾巢而出呢?

韩信笑了,这个不用担心,上苍自有安排,你们埋伏在山头上看戏就是了。

第二天凌晨,士兵吃过早餐,天还没亮,韩信派一万多士兵打着先锋旗先行一步,渡过桃河,在赵城之下背水列阵。天灰蒙蒙亮,陈馀走上城墙远眺,看到汉军如此阵势,不禁大笑,赵军全都跟着狂笑起来。

陈馀大笑是有理由的,只要稍有点兵法常识的人都知道,背水之地是一种绝地,军队一旦背靠河川,就马上成为“废军”,绝地废军,你今天不死,还待何日?

但陈馀笑,韩信也在笑,就看谁会笑到最后,开打!

那边刚布好阵,这边韩信就树起了将旗,敲起大鼓直出井陉口。陈馀开城迎战,赵军像洪水猛兽般向汉军扑来。

黎明时分的喊杀声立即漫天遍野地响起来,仿佛冲破了高天之浓云,满山的鸟群被惊吓得突突突地飞向天空。韩信和陈馀只打了半个痛快仗,就故意弃掉将旗,逃命般地逃入背水之阵中。城上的赵军一看汉军如群鸟自投罗网,好像看到天上落下来的馅饼,果然倾城而出,争先恐后奔出城来杀敌邀功。

韩信布置的死亡程序启动了。

当赵城几乎空城之后,埋伏在山上的两千汉兵却像一群黑乌鸦般从背后闯进了赵城,他们成功地把赵国旗帜拔掉,插上了汉军的大红旗。

这真像是一场梦,当赵军冲入背水之阵中厮杀一阵后,才猛然发觉上当了。汉军哪里是一群束手待毙的鸟,他们简直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群猪与群狼斗,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赵军遍体鳞伤,只好打鼓退回赵城。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当赵军撤军回头时,竟然发现赵城满眼都是飘扬的红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难道是汉军打进城去了吗?顾不及想太多,赵军已整军大乱,全都像无头苍蝇四处逃跑。

陈馀于乱军当中,仿佛是一个牧羊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羊群被韩信的狼群驱逐,他挥着长剑对着士兵喊道:不要跑,都给我回来!

喊也是白喊。这就好像牧羊人对自己的羊群喊道,回来,不要怕狼。请问陈馀同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不怕狼的羊吗?

陈馀挥剑连杀几个逃兵,但仍然制止不了这乱阵之势。悲壮的他仿佛像要被自己的羊群逼疯了,他年轻的时候就在赵国游荡,熟悉这里的一切,包括这里的人文风景,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陈胜抛弃过他,他没害怕过,张耳抛弃过他,他也没害怕过,项羽抛弃过他,他更是没害怕过,但今天被自己这群绵羊抛弃时,他害怕了。

这不能不教人害怕啊。多少年来,陈馀风餐露宿经营赵国,他熟悉自己的士兵,就像天空熟悉白云一样,士兵们也像白云熟悉天空一样熟悉陈馀,然而今天败势初露,士兵们却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了。

陈馀欲哭无泪,遁地无门,在韩信设计的这场梦之战中,他就像天空上一颗闪亮的晨星,梦一般地消失了。这是一场载进历史的梦之战,像当初项羽打彭城一样,汉军只消一日就瓦解赵城,并成功斩杀陈馀,活捉赵王歇,解放赵国。

这场大战韩信打得清清楚楚,但对于汉军士兵来说,却是赢得糊里糊涂。三万不到的弱兵,没有人援,没有神助,况且韩信又摆出让赵国笑破肚皮的死阵,可汉军竟然在关键时刻起死回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信微笑着告诉士兵们,兵书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正规军被汉王调走了,留给我的是一堆市民组成的乌合之众,我不把你们置到死地,你们怎么会奋起反抗?!

士兵们恍然大悟,原来这招就叫:置于死地而后生。

客观地说,这场十万分意外的大捷并不完全是韩信用兵如神,部分功劳要归于陈馀错误地使出昏招。如果陈馀脑袋开窍听从李左车之良策,战争将可能朝另外一个遥遥不可知的方向发展。险胜之下的韩信不得不暗暗佩服李左车,是的,李左车是个人才,必须把他找出来。

于是,韩信在军中颁布告示:活捉李左车,赏赐黄金两万四千两。

两万四千两,那足够买好多袋大米了。那年头,有米就等于有了动力,不消几日,有几个幸运的士兵绑着李左车,兴奋地推到韩信帐下领赏。

当韩信看到李左车,就好像看到了多年好友,连叫误会,亲自替他解除绑绳。接着,韩信叫人置酒一席,李老师,您辛苦了,请上座。韩信像学生拉着恩师的手,恭恭敬敬地请李左车坐上酒席高位,他自己却坐在低位。

酒永远是个好东西。它可以宣染气氛,可以渲泄苦闷,可以化敌为友,可以推心置腹,更可以借酒献佛表示仰慕之情。

韩信就属于后者。他借酒敬过李左车三巡,问李左车道:请问李老师,我想向北打燕国,向东进攻齐国,用什么办法才能成功呢?

李左车看着韩信,不知他这是真谦虚,还是假谦虚。李左车沉思良久,虚晃一招,故意说道:“我不过是个俘虏,哪有资格参与你的大事?”

韩信马上说道:您甭给我客气了,谁说您没有资格论大事?如果陈馀听您的话,我韩信早被他擒去了。正因为陈馀不接受您的意见,我今天才有机会当学生向您学习,希望老师不要拒绝我的好意!

嗯,这话听来舒服。李左车微微点头,他对韩信说道:你威名赫赫,天下皆知,但是请注意你的一个致命弱点:你的军队已经很疲惫,很难再投入战场,而且你粮食不足,一旦燕国和你僵持不下,那么东边的齐国也必屯兵自强,那刘邦的前途就很难说了。

分析得好,韩信赞同地点头,又请教道:那请问老师,有什么办法可以打破这个僵局吗?

办法当然是有的,不然怎么当你老师。李左车胸有成竹地说道:用自己的短处去和别人的长处战斗,这不是真正的用兵之道。如果我是你,必先按兵不动,安抚赵民;然后派一位能言善辩的使节出使燕国,向他们展示你的优势,那么燕国肯定经受不住威吓而屈服于你。既然燕国屈服,那么大军必定移师东向,那么对于齐国来说,就算是多高明的智者补救也都来不及了。

韩信听得如痴如醉,李左车果然见解卓越,不同凡响。这招叫什么,好像叫先声夺人,是吧?

李左车点头道:对,这招就叫先声夺人,名至实归。

好,一切就按李老师说的去办。

韩信马上发书,派使者出使燕国,果然不出李左车所料,燕王臧荼推牌认输,愿意投降。搞定燕赵两国,韩信马上把这两个天大喜讯传到荥阳向刘邦报喜,同时建议刘邦封张耳为赵王。

没多久,刘邦给韩信回了一封信,上面写道:同意封张耳为赵王,但荥阳告急,请韩将军征兵送往荥阳前线救急。

又是这个荥阳,荥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