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诈降

在回到荥阳之前,让我们越过万里长空,把镜头向南推移,去看看一场出彩的大戏。这场大戏的主角,就是那个让刘邦睡不安席的英布同志。

十月及十一月末,天空连续两次出现天狗咬日。天之不祥,地上有知,当天空第二次日食时,随何带着刘邦的慰问到六县来看望英布先生了。英布的病是心病,随何已为英布准备了一贴良药——辩术。刀能杀人见血,良言亦能救死扶伤,随何之所以敢来见英布,是因为他自恃辩术高明,保证英布药到病除。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然而,当英布闻知随何到来,却拒绝见客,理由是:身体不便见生客,一见病更容易发作。

是的,英布现在害怕的就是使者,不管是项羽的,还是刘邦的,或是齐国的,他似乎已经厌烦了这打打杀杀的世界。

对英布来说,皖西并不富庶,但是它很安逸。在这里,他可以天天安静地欣赏清远的田野,也可以站在城楼上眺望天空过往的飞鸟,还有这里的冬天不太冷,天气合宜,偶尔还可以出去打猎。然而,这并不算过分的一个心愿,为什么就没有人能读懂呢?今天一个使者,明天一个说客,尔虞我诈,你死我活,你们到底烦不烦呀。

英布你错了,不是没人读懂,而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既然刀已拔出,血已沾染,这一路就只能一直走到黑。

当时,接待随何的是一位膳食官(太宰),他的任务是只管吃,不谈政治。随何只有等,这一等就已经三天过去了。

三天,对于英布来说,不过是三次平淡无奇的日落日出,然而对于远在北方备受项羽欺负的刘邦同志来说,三天不亚于蹲三十年大牢。

随何终于坐不住了,他对敬业的太宰先生说道:麻烦您转告九江王,我是来替他治病的,不是来度假的。

太宰很有礼貌地回拒随何道:不好意思,我们大王有御用医生,不需要外医。

随何一听,恼得大声喝道:够了,都不要装了。九江王之所以不见我,还不是因为楚强汉弱的缘故。我今天出使到九江来,就是带了一个可行性分析报告呈现给大王的,如果我说得对,请九江王听取,如果我说得不对,就请他连我及这二十几个随从都拉到六安市上斩头示众!

太宰立即被随何的气势慑住了,这年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随何都已经豁出去了。看来英布不见他,这事是不会罢休的。于是太宰立即向英布汇报,英布只好把随何召进了他的办公室。

随何见到英布,只见他脸色红润,喘息均匀,甚至还隐隐约约地看出发福之象。休养得不错嘛,才隔多久不杀人,就一副人模狗样了。

既然脸皮都已撕破,那就不跟他装三作四了,随何单刀直入地对英布问道:请问大王,你和项羽是什么关系?

英布: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是老大,我是马仔,我一切全都是听他的。

随何:错!请大王回想一下,当初你老大项羽亲自出马攻打齐国田荣时,叫你带所有兄弟一起上,你却只派了四千人助战,你这是叫全听他的吗?还有,汉王攻陷彭城,项羽叫你一起去救他老家,你拥兵万余,不但一个都舍不得捐出去,还袖手旁观隔江观火,你这叫全听他的吗?

英布愣住了,支支吾吾地说道:当时情况特殊,我身体有病不能出战嘛。

随何又斩钉截铁地说道:又错!你根本就是在装病,如果有病也是心怀鬼胎之病。其实不用你多说,我也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你表面效忠项羽,其实心里已经想背弃他了,只不过因为目前汉弱楚强,你不便光明正大地表态。在这里,我还是要负责任地告诉大王,项羽剩下的好日子没几天了。

英布:你此话从何说来?

随何:你且听我分析。第一,项羽不义,毁盟约,杀义帝,废旧王,全民公敌是也。第二,汉王势众,收诸侯,深挖沟,广积粮,坚如磐石是也。综合两点,项羽以不义之师攻打正义之师,败势定也。孰强孰弱,一眼了知,而你却还想从项羽那里寻求保护,这真是让人想不通。

英布:按你这么说,如果我背叛项羽,就一定能够打败他了?

随何:我的意思不是说凭你九江王的兵力就可以打败项羽,而只是说,如果你背叛项羽,把他拖住几个月,汉王就有充裕时间做好充分准备,那么项羽必败无疑!

英布: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拖住项羽有什么好处?

随何:如果你愿意归汉,那么汉王必定封你为王,况且六县这块地盘本来就是你的,不封给你封给谁呀?

英布大喜:好,成交,就按你说的去办!

随何终于露出了舒心的一笑。

搞定英布,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过几天回去告诉刘邦,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文臣说我们不是干大事的料。但是,你随何高兴得太早了,事情还没有就此了结,一场新的危机正在悄悄地降临。当时,随何前脚刚说服英布,他后脚就突然发现项羽也秘密派使者探望英布来了。探望是外交辞令,其实项羽就是派人来跟英布谈条件的。

这才叫真正的麻烦来了,所谓弱者无外交,利益才是外交最本质的驱动力,如果项羽开出的条件优于刘邦,英布可能就要真的摁住随何这二十几个随从,拉到九江街头砍头示众了。

随何顿觉一股寒意从脚心直窜而上,福祸只一纸之隔,死亡从来没有像今天来得这么迅猛。突然,随何的心头又跳起一个烈火般的欲念,不,绝不能等死,生存永远属于敢于搏斗的人!功亏一篑,还是一举成名,就全在今天一搏了。

是的,搏,是必须的,求生是必然的,追求成功更是不可以随便放弃的。随何不是一个人在奋斗,他还有二十几个兄弟,当时刘邦派这些人来就是以防备不测之用,不管那么多了,兄弟们先一起上去斗了再说。

这时,随何又惊奇地发现,西楚使者竟然与他们同住一处——九江政府招待所。正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既然来了,兄弟就办个葬礼给你送行去吧。于是,随何一边派人跟踪项羽的使者,一边秘密打探英布的谈判底线。还好,情报工作进展顺利,他们已经打听到英布和西楚使者秘密约会的时间和地点。

这天,手下来报随何,英布正在九江政府大楼会客厅和项羽使者开会。这个消息十分准确,随何当即带个几个兄弟直接闯进英布的会客厅,他果然看到西楚使者正在咄咄逼人地拍桌跳板,要英布立即派兵击杀刘邦!

好小子,口气真不小,先收拾你了再说。随何朝西楚使者大声喝斥道:九江王已经归附汉王了,你西楚怎么还有胆量催促发兵!

随何这声怒吼仿佛天外雷音,把英布轰得当即愣住,一时说不出话来。西楚使者也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随何,又看看惊恐万状的英布,他终于怒了,好呀你个英布,项王对你恩重如山,三番两次叫你助楚打刘,原来你个花花肠子已打好小算盘,好,你狠,咱们等着瞧。

西楚使者怒气冲冲地冲出大厅,英布像一具僵尸还没彻底苏醒过来。随何当即又就英布叫道:大王还发什么愣呀,事情已经暴露,你赶快杀掉西楚使者,然后跟我一起投奔汉王,不然就来不及了。

英布这才醒悟过来,说道:对,就按你说的办。

这是一场没有回头路的战争,英布在随何的蛊惑下,派人把项羽的使者杀掉,随即率兵北上。

然而,对于项羽来说,这一切来得是那么迅猛和不可思议,当项羽听到英布反兵要抄他后背时,他暴怒了。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英布有什么充足的理由要反叛,该得到的你都得到了,该给的也给你了,到底还有什么条件是我没有满足于你的呢?

英布反楚就像一个错误的命题,无论项羽怎么证明都是徒劳的,如果偏要合理推想英布反楚的心理,那只有一个理由:他后悔听从项羽的命令击杀义帝,从而也被列入了诸侯攻击的黑名单!

小样的,你别以为换个马甲就能蒙骗世人,杀手永远都是杀手,就算你脱了那层臭皮,还是改变不了杀手的事实,既然你想与我划清界限,那么就让我们兄弟战场上见吧。

这一幕就像我们经常看到的黑社会题材电影一样,杀手一旦企图脱离组织,那只会招来更多杀手的追杀。项羽还没等英布杀到北方,他已经派出另外两大杀手率军迅速南下九江击杀英布,这两大杀手即是项声和龙且。

项声和龙且两人,其中龙且最为生猛,他就好像是项羽秘密圈养的一条狼狗,是埋伏在杀手背后的杀手。这种杀手,我们称之为杀手之杀手,是专门对付杀手的杀人机器。果然,龙且出手凌厉,他似乎已掌握了英布战术的所有弱点,英布被项声和龙且两人左右击杀,最后终于招架不住,大败而逃。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英布人生历史中的第一次惨败。这种惨败仅仅用龙且之生猛来解释是不够的,而多数应归于英布的身上失却了杀气。

是的,此时英布非彼时英布,彼时英布从来不问生死为何物,勇猛冲击,有着河山不破铁刀不回的杀敌雄心;此时的英布就像一个投机人贩子,前瞻后顾,哪里有利益就往哪里跑,结果是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勇气一旦脱离生死而与切身利益挂钩,他就像一匹被套牢的野马,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由人不由己了。英布就是一个典例,当初那种以少数兵力也敢于冲锋陷阵的历史将一去不再复返了,他现在甚至害怕跟龙且直面交锋,只好像一头驴一样被随何牵着,从小道向荥阳投奔刘邦来了。

当郦食其PK张良

十二月,寒风扫落叶,英布和随何狼狈地逃到了荥阳,见到了汉王刘邦。然而让英布万分意外的是,当他第一次和刘邦亲密接触时,刘邦不是兴奋地从屋里赤足奔出来拥抱他,而是傲慢地坐在床上洗脚。

这真是一个大伤尊严的场面。英布是王,刘邦也是王,地位同等不相上下,而且英布是投奔来的,又不是要债来的,你刘邦不但没给他办酒宴替他压惊,竟然还搞这种冷场式的招待仪式,这实在太欺负人了!

我们知道,刘邦一边洗脚,一边接待客人又不是第一次了。当初,郦食其主动上门向刘邦求职时,人家脚底下还有两个小妹给他按足底做按摩,你英布看到他一人在洗脚又算得什么大事?

可英布不这么认为,刘邦分明是在摆酷,故意刺激他这条落水狗。然而,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英布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拔剑自杀,叫人找块地埋掉一了百了。英布果然说到做到,他一走出刘邦寝室,就要拔剑自杀。

英布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了农村的那些愚蠢的妇女,每与家人稍有不和,不管三七二十一,不是灌农药,就是闹上吊,她们自杀的目的不是真的自杀,而是赌命威胁。现在,英布就是要赌命威胁,而且还故意当着随何的面拔剑而出。傻瓜都看得出来,英布更生气的不是刘邦的态度,而是随何,你凭什么把我英布忽悠成这个下场?

英布的举动果然吓住了随何,随何一见英布要自杀,立即扑上去夺下他的宝剑,喘着大气连忙解释道:大王不要激动,汉王有脚气,天生爱喜脚,您千万不要放心里去!

英布暴怒:他迟不洗,早不洗,为什么偏偏在我拜见的时候洗?

随何:这纯属巧合,别和他一般计较。

英布跳了起来:什么纯属巧合,难道我背叛项羽也是纯属巧合?

随何:大王您说错了,其实汉王已经为您准备好了高档宾馆和酒宴,不信您跟我去瞧瞧。

英布半信半疑:真的?

当然是真的,如假包换。随何半哄半骗地把英布送回下榻处,刘邦果然厚道,还真没有把英布当成难民,从宾馆住宿及饮食随从,都以一个诸侯王的待遇设置。英布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情大转,高兴地住了下来。

随何终于松了一口气:真是一个没骨气的东西,天下第一杀手也不过尔尔!

然而,英布紧急逃亡时,他的妻儿老小还没来得及带走,现在他安全了,不得不派遣使者秘密潜回九江接回亲属。不久,使者给他带回一个不幸的消息:全部家属已沦为项羽的刀下鬼,而亲自屠杀他全家的凶手,正是张良的那个著名好友项伯先生。

天下的仇恨有很多种,但再也没有比杀妻夺子更大的仇了,这个消息,让英布有如错误地吞下一贴毒药,仿佛有千万条毒虫在撕咬着他残破的心。

英布流泪了,他以泪眼眺望着遥远而苍茫的故乡,一种人性天生具有的仇恨之火强烈地冲击着他焦灼的心房。项羽,亏得老子给你杀了那么多仇敌,你竟然连我的老婆孩子都不放过,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就让我们用铁和血来了断彼此的恩恩怨怨吧。

不幸中的大幸是,使者还替英布带回一把复仇之刀——一支几千人的军队。刀在人在,人亡刀亡。英布仿佛听到了刀锋切过空气直入九江的声音,我绝不能就此待毙,我要报仇。

于是,脑热得要溢血的英布,马上召集九江兵就要杀回老家。

当刘邦闻听英布出兵,立即跑来劝解,他对英布道:兄弟,请息怒,千万不要做傻事!

傻事?报仇怎么算是傻事?我不管那么多了,傻也好,不傻也好,先回九江杀个痛快再说!

英布一发蠢,刘邦就发怒。

刘邦拍着桌子大声骂道:别闹了,你就知道杀,几千破兵能杀得了谁?你以为项羽造孽还少吗?全天下就你最想杀项羽吗?王陵老妈被他烹掉,难道他就不想杀他吗?我老婆和老爹也被他扣着当人质,难道我就不想杀他吗?

有如高大凶猛的狮子在恐吓一条粗野的蛮牛,英布被吓住了。

是啊,从火烧阿房宫,踏碎咸阳城,到攻破田荣,屠死降卒,多少人间惨剧都是由项羽一手导演,多少无辜的人们妻离子散,饿尸遍野,也无不出自项羽的铁蹄,而那一幕幕惨剧中,英布那几十个妻儿老小又算得了什么呢?

刘邦继续对英布慷慨陈辞:只有愚蠢的人才不管死活喊着报仇,而聪明的人会紧握利刃,适时出击!项羽攻势凶猛,如发了疯一样,谁也挡不住。我再派些人给你,你就给我好好守住成皋,我们唯有先稳住阵脚,将来才有机会再图复仇之事!

英布似乎无话可说了,他只好答应与刘邦一起发兵前往成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