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悲壮突围

诱杀工具:一只全牛,素菜几碟;

方法:轮流讹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一切准备好之后,项羽的使者也来到了荥阳,到了吃饭时间,只见陈平叫人热情洋溢地抬着一头喷香流油的烤牛,来到了使者的宴席上。

陈平手下这帮打工仔早就准备好了台词,他们对项羽使者问道:请问是范增先生的使者吗?

项羽的使者摇摇头,说:我是西楚霸王派来的!

抬烤牛的人假装大失所望,忙不迭地嚷道:搞错了,还以为是亚父派来的呢。

于是,这帮人就像耍戏一样,抬着烤熟的牛肉像拜神走错庙一样,又抬出去了。好一会儿,他们重新上菜,这次换上的只有几盘小菜。

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范增的使者吃牛肉,霸王的使者就只能吃凉菜。你们凭什么冷落霸王的人,却对亚父的人这般好,是不是范增那老家伙给你们什么好处了?!

牢骚发归发,但饭还是要吃的。项羽的使者只好忍气吞声地吃完小盘凉菜,然后丢下饭碗愤怒离去,还没忘丢下一句话:

你们就等着瞧吧!

陈平望着使者离去的背影,笑了。兄弟,如果想知道你为何被如此冷落,就自个回去问问范增吧,或许还会问出天大的内幕来呢。

天大的内幕也没有这个受冷落的内幕刺激人。当项羽听到属下向他哭诉荥阳这难堪而又耻辱的一事时,他猛然醒悟,亚父叫他急攻荥阳,原来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项羽当即向诸将发出新的命令:所有将领都听好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攻荥阳,抗命者杀无赦!

可笑的是,全世界都在谣传范增心怀鬼胎,独有范增还被蒙在鼓里茫然无知。范增听到项羽突然发布停止攻击荥阳的命令,他屁颠屁颠地跑到项羽面前,说道:你还不赶快攻城,再晚就错过机会了!

项羽冷笑:得了吧亚父,你以为你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吗?

范增疑惑地看着项羽:小子你在说什么,你到底又听到了何方妖言?

项羽又冷笑:妖言我没听说过,不过我倒是看到一只老妖在我面前放屁!

范增老羞成怒,立即跳了起来:竖子,你敢骂我,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赶快进攻荥阳,你死定了!

项羽也跳起来,对着范增叫道:够了,你别假装仁义了,我也告诉你,你叫我跑,我就站,你叫我攻,我偏退!

范增的老牛脾气也使出来了,叫道:好,你狠!你好自为之吧,请允许我告老还乡,我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过问江湖中事!

范增转身离去。

项羽背对范增,也不回头望一眼。

范增这次是真的走了,夏天的风拍在他的脸上,竟有一阵阵灼热的痛。人生七十古来稀,几十年雨雪风霜,他到底收获了什么?他不过像一只老鸟一样,在这混沌的天空上转了一圈,如今又不得不沿着老路重新回到他的老巢。

范增所去的方向是彭城,然而当他行至半路时,老人家急火攻心,背上突然长出一颗毒疮。但他仍然背负沉重孤独前行,他一路孤独地停,孤独地走,没有旅伴,没有慰问,空气里弥漫的仿佛全是阴谋者的怪笑和愚蠢者的悲局。

他真的老了,只有老了才会徒然生出这般毫无意义的感伤和悲叹,让天空下一场大雨吧,让他在雨里对着天空哭出眼泪和悲伤,让绝望的期冀从此作别这苍茫而古老的大地!人祈天愿,闷热的天空果真下起了大雨。闪电划亮了黑沉沉的天空,雷声轰击着灰蒙蒙的大地,大雨倾盆而下,淹埋了范增沧桑的足迹。

范增昂首向天,张开双臂,他像一只在天空中挣扎了多年的鹏鸟,风雪一次次地剥蚀了他的羽毛,岁月一次次地打击他的斗志,谣言还总是让他无处遁身。

好了,不用绝望了,不必回眸了,就让这场大雨作一个痛快的了断吧。范增鼓足人生最后的力气,对着远方呼喊道:

苍茫的大地啊,让我与你一起长逝吧!

范增喊完,毒疮病发,这具坚强的躯体在风雨中终于缓缓地倒下。

风雨已淹没了他的声音,大地也将深埋他的尸体,历史必定会记住,有一个坚强的老人,他以无畏的斗志和绝望的智慧走完了他的人生。

安息吧,范老,天堂已为您敲响了幸福的钟声!

悲壮突围

四月,范增离开项羽,五月,范增病死的消息就传到了项羽的耳朵里,他后悔了。一个孝子表达对亡亲的忏悔,是悲伤的泪水和无限的哀思;然而,对一个英雄来说,眼泪和哀思根本就无法填补他难过的心,只有一样东西可以告人欣慰,那就是攻城掠地,报复敌人。

项羽开始报复了,被陈平忽悠的耻辱和激走范增的悔意像两股燃烧的火焰,冲击着他压抑的心房。他再次磨亮战刀高高地举起,五月的阳光轻轻地滑过刀锋,仿佛响起了破碎的声音。所有的战士都听好了,这个夏天的五月,将是见证你们勇敢的光荣岁月,历史将因为你们而震动千古。

自古以来,没有一个将领能比得上项羽的号召更有震荡寰宇的力量,项羽一声令下,大地立即万马奔腾,红烟滚滚,战马的嘶叫声和战士的嘶杀声排山倒海般地向刘邦的守地扑来。这是一股十二级以上的台风,这是来自海底深处最强悍的海啸,这是任何铜墙铁壁也阻挡不住的冲击波。

楚兵四面围击,驻守荥阳的汉军像一条蠕动的长虫,被一群张牙舞爪的红蚁逼进了战壕,进而又逼进了城门。

可怕的是,这群红蚁围住城门,正准备积蓄最后的力量冲破眼前这座最后的篱笆城!所谓的反间计不过让项羽放慢了进攻的速度,现在,四万斤黄金也抛光了,楚兵强悍如旧,刘邦龟缩如旧,让一场冲锋破解这无耻的忽悠战术吧,不超出今晚,将是见证死亡的最后时刻!

此时,荥阳城内的战士们正在进行最后的晚餐,天空昏暗,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种恐怖的死亡的神情。刘邦坐在破烂的作战指挥中心,一灯如豆,没有风,没有声音,房间里只听得见每个人沉重的呼吸声,这些人当中有陈平及纪信等人。

纪信我们比较陌生,如果说周勃和樊哙等人像一把四面出击的锋利军刀,那么纪信就是一面的沉默盾牌,站在士兵面前。正因为如此,一直以来,纪信的曝光率并不是很高,他最上镜的一幕是在鸿门宴上和樊哙等几人护着刘邦从小道逃亡。今夜,死亡的空气弥漫在荥阳城的上空,他已深深地吸进去了一口,如果没有预感错的话,这个庄重而光荣的夜晚,他将作最后的谢幕。

几乎每个将死亡当令牌挂在裤腰上战斗的战士,他们都有一个强烈的渴望,那就是,宁愿以死亡摘取应属于他们的荣耀,也不甘心做一个被贻笑千古的丧家之犬。纪信也不例外,他深深地知道,英雄的荣耀和死亡的战斗永远都是捆绑在一起的,而能够战胜死亡去摘取光荣的人,那是少之又少。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今晚的结局无论如何,他都将作为一颗巨大的铺路石被搬上历史屏幕!

这时纪信说话了,他对狂躁不安的刘邦说道:臣有一计献给大王,不知大王是否采纳。

刘邦:有何妙计,请说出来。

纪信:事情危急,请允许我假扮大王出城诈降,然后大王趁机从他处逃跑!

刘邦仿佛在黑暗里看到了一只萤火虫,但又不无担忧地说道:这能行得通吗?

死到临头了,行不通也要试试。这时陈平站出来帮腔道,如果刘邦愿意逃跑,他自有办法引开敌人,网开一面。

让刘邦逃路只是中策,而既能让刘邦逃脱,又能让汉军守住荥阳城,这才是上上之策。这些陈平全部考虑到了,他演的就是上上之策。

不过有一个问题不得不值得注意,要想彻底骗过楚兵,刘邦这场投降仪式必须要做大,做大就必须需要人马,然而现在汉军多战死,又需守城之兵,哪来那么多陪葬之人?

陈平已经想好了,没人就找人,男人不行,就让女人上场。这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当初萧何发关中父老,不管男女都送到战场,现在荥阳还有两千余女兵。这批娘子军该是到发挥光热的时候了,纪信扮汉王,女兵扮男兵,趁夜晚出城,这将是一场好看的大戏!

这个结果是可想而知的,纪信必死,陪葬的却是这些所谓的无名巾帼英雄。别怪陈平狠心,战争是残酷的,这时候还要坐而论道,那就是扯蛋了。好了,既然都准备好了,就这样上场吧。

这个闷热的夜里,汉军突然打开东门,一行队伍缓缓而出。汉军的行动马上惊动了楚军,他们像蝗虫和红蚁一样迅速行动,从四面八方集兵扑来。夜空黑如浓墨,星光和旷野互相交映,楚军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支队伍竟然是女扮男装,只隐隐约约看见后头一辆大车缓缓驶出城门,车上挂着一面大旗,这时只听见车里传出一个声音:

汉军粮食已完,汉王出来降楚了!

纪信这句话,仿佛一个嘹亮的集结号响遍旷野,穿透空气迅速向四面八方传递,传到了项羽及每个楚兵的耳朵里。投降了,终于投降了,楚军欢呼雀跃,互相传告,将领们都不甘落后,全部带着队伍向东门集结见证这伟大的历史时刻!

就在楚军欢呼胜利的时候,刘邦命令周苛和魏王豹留守荥阳,他本人带着数十人警惕地打开西门一角,借着夜色护身,像逃命的老鼠一样迅速向遥远的方向遁去。

东门之外仍然呼声震天,项羽高高地坐在马上,等着刘邦下马跪拜。然而,这实在是一支拖泥带水的军队,他们像蚂蚁搬家似慢吞吞地挪出城来。不用多说,纪信这是故意拖拉为刘邦创造逃跑的余地,当纪信诈降的车停下,项羽看到车上走下来的不是刘邦,而是一个打扮酷似刘邦的人。

项羽问纪信:怎么来的是你,你们大王呢?

纪信昂起头骄傲地说道:汉王已逃掉了。

又中计了。项羽发疯了,刘邦是个老人精,他手下也是些小人精,竟然把威武不屈的西楚霸王当孩儿耍了一次又一次,杀!不杀不足以解心头大恨,于是项羽叫人烧起一堆熊熊大火,把纪信丢到火里活活烧死!

战魂归去,项羽再次证明了火与铁的力量。他勒马城下,目光如火炬,仿佛一下子就能烧掉眼前这座残破的城池,各就各位,准备攻城!

此时,荥阳城里只有三个守将,他们分别是周苛、魏王豹、枞公。周苛和枞公都是刘邦的患难兄弟,唯有魏王豹是个变色龙。大敌当前,城外的项羽是不足畏的,而最让人畏惧的却是城内的内奸。对周苛来说,魏王豹这个曾有过前科的人就是潜在的内奸,内奸不除,岂能安心守城?

周苛对枞公说道:反贼之王,不足与谋。不如我们联手把魏王豹做了,免得有后顾之忧?!

周苛这个意见是光明而正确的,枞公当即和周苛杀掉魏王豹,死守荥阳。荥阳,对于项羽来说也就一眼之距,稍微发力就能踏破冲进去。但事实上,这却是一座石头城,而不是一座人肉城,项羽一直打到五月底,仍然拿不下荥阳城。

项羽火大了,坚强的城堡只会激发他勇往直前的斗志。当项羽重新调整阵势再次进攻荥阳时,东边传来了坏消息:彭越在后方对楚国的粮道搞破坏,使粮食无法运及荥阳。

多大的荥阳都没有粮食的事大,没有粮食荥阳城还怎么有心攻下来,项羽只好决定暂时忍痛放弃荥阳,回头教训破坏大王彭越先生。

六月,老天像发了疯似地泄火,大地焦渴,火星纷纷。这个月里,肝火攻心的项羽跟彭越干了一架,彭越抵挡不住,抬腿大吼一声,跑了。

赶跑彭越,项羽再次率军回到荥阳城下,他抬眼望着残破的荥阳,城内余烟袅袅,西边黄昏的阳光刺得他的重瞳有点生痛。眼痛,心更痛,就是在这座不顺眼的破城里,一不小心让刘邦逃掉,更可恨的是那个叫周苛的人竟然像一块巨石般挡住了入城的大门。

看好了,火烧不掉的,就用铁锤砸。

项羽再次发飚了,今天攻不进荥阳,以后就再不叫霸王。号令不能当饭吃,但是号令能够爆发出无限潜力摧毁城市,这次粮尽兵疲的周苛终于顶不住了,楚军伴随着无边的怒吼踏破荥阳冲了进去,周苛和枞公同时被楚兵捉住押到了项羽面前。

项羽像一只雄猫似地看着周苛和枞公这两只垂死挣扎的活老鼠,他对周苛说道:兄弟,你还是做我的将军吧,如果你肯投降,我就升你为上将军,并封你三万户。

好一个上将军和万户侯!钟离昧和龙且几乎为你卖掉一生,倾力杀敌,你又封了他们多少户侯?天下谁人不知你项羽是出了名的守财奴,竟然使此愚蠢小计骗取人心,做梦去吧。

周苛高傲地抬起头,冷笑着对项羽说道:你还是识趣点快投降吧,你根本就不是汉王的对手。

刺激,实在是太刺激了。好心招降,竟然换来如此伤人之话!项羽像一只被人故意拔掉胡须的老虎,立即咆哮如雷,既然周苛想做一名忠孝之士,那就成全他的大名吧。于是,项羽很不客气地把周苛丢到锅里,炸成人肉油条,并一刀把枞公送去见了如来佛祖!

夺帅

老实说,刘邦的确是个老油条,项羽满天下地追着他打,打得他自己都剪不断,理还乱,却又像一个不倒翁一样,一次次被击倒,一次次地自动弹起。

更可怕的是,项羽越是打得猛,刘邦反弹得越是快,真是神了。

五月的那个夜晚,刘邦从荥阳西门胜利逃亡,一路马不停蹄地逃进了函谷关,躲进关中。在这个乱哄哄的世界,再也没有一个比关中更安全更舒心的地方了,没粮食,找萧何,没兵马,找萧何。刘邦几乎是光着身子逃回来的,萧何刚给他凑了一支队伍,他却又蠢蠢欲动想要出关挑逗项羽了。

这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姓辕的先生给刘邦提了一个谋略,他建议刘邦避项羽锋芒,南出武关,假装向东抄其老巢彭城,诱其南来。一旦项羽真来,就坚壁不出,缓和荥阳压力,一面命令韩信尽快消化北方战果,前来助战。由此,汉军几方分散楚兵,汉军也可以趁机歇息休养,待时机成熟,再反扑不迟。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策略。这招就叫游击作战,打不赢就跑,跑了再回来接着打,就是拖也要拖死你。

果然,刘邦带着一队人马敲锣打鼓地南出武关,一直走到了宛城。宛城是一座不光荣的小城,却让刘邦有过一段最光荣的岁月。三年前,刘邦听张良一言回军绕宛城三匝之事,对他来说仍然历历在目。

然时过境迁,世事沧桑,此时宛城非彼时宛城,此时汉王也非彼时沛公。当远在北边的项羽闻听刘邦出关时,他像一只闻到了不祥气味的饿狼,果然引兵南下拦截。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当项羽刚在宛城驻军,准备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时,却又突然听说彭越又在后方破坏他的粮道。没办法了,天大的事也没有粮食的事大,项羽只好留一支军队守住宛城,独自带兵杀向彭越。

刘邦和彭越这叫遥相呼应,搞的是让项羽疲劳的战术。项羽前脚刚走,刘邦后脚就加大火力打掉了宛城外的围兵,又趁机溜回北方重新占据成皋。

成皋?!项羽恍然大悟,又上当了。他东跑西奔了一个月,原来刘邦竟然是企图搞疲他的军队。

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够了,想再多骗一次都没机会了,干掉荥阳,下一个就是成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