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救世主

公元前203年,十月。田广煮了郦食其后,自己也不能在齐都待下去了,他只好向东逃跑,向项羽求救。

此时,项羽正在魏地追赶彭越这头老狗,哪有空去管田广的死活,十七城被彭越抢去了,他要一个接一个抢回来。霸王的称号不是白混的,但彭越占领的这些城市不是每座都如肉包子一样不经咬,外黄就是一块硬骨头。一连数天,项羽不但没有咬掉外黄,反而磕掉了几颗牙,还磕出满嘴的血!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项羽愤怒了!彭越,你够狠,你知不知道让我磕掉牙齿的严重后果!

所有兄弟都听好了,后退两百米,一鼓作气冲进城去,就算外黄是铜墙铁壁也要给我把它冲垮,冲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外黄的末日来了!

项羽发起进攻的号角再次响起,昏暗的天空下,楚军的铁骑像一阵拔地而起的龙卷风,呼呼地卷上古老残破的城墙。其实,彭越在项羽的眼里,连条狗都算不上,顶多就是条毛毛虫,他想怎么踩,就怎么踩,他想什么时候踩,就什么时候踩。

但外黄久攻不下,不是因为彭越突然成龙了,而是外黄城内的百姓死命抵抗。对项羽来说,抵抗就等于犯罪,但凡犯罪那是要受惩罚的,外黄人,你们准备为自己犯下的错买单吧。

项羽呼吼着像一阵强风冲击着外黄,外黄人终于顶不住了,只好主动投降。项羽进入外黄城后,立即把所有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全都拉到城下,然后下达了一道可怕的命令:都听好了,十五岁以上的站在左边,十五岁以下的站在右边,右边的留下,左边的全拉到城东去。

城东?去城东干吗呀?突然之间,所有人立即明白过来了,项羽这是要拉这帮无辜的百姓到城东全部坑杀!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抵抗是死,投降了也是死,怎么摆脱不了死啊。外黄满城当即响起了一片末日来临时的嚎哭。

哭算什么,哭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甚至只会增加项羽痛杀的快感。在这个真正的弱肉强食的时代里,残暴是满足残暴者最大的娱乐,没有比杀戮更让人痛快,更能刺激人的感官功能!

尼采说,社会之所以进步缓慢,正是因为弱者拖住了强者的后腿,弱者统统该死。

项羽说,他之所以攻城慢,正是因为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百姓死守外黄,守城者统统该杀!

杀!似乎是项羽一生唯一的生活方式!

百姓仍然哭天震地,东城,跨一步就离地狱近一步,跨两步地狱仿佛就已经在脚下了。无处不在的苍天啊,你睡着了吗,请你睁开眼吧,如果你不能给项羽一个不杀的理由,那就派一个可以救赎生灵的人儿吧。

在那个混账无望的时代,多少年来,万能的苍天一直都在沉睡不已,但是他也有被叫醒的时候,这次,苍天恰恰是被百姓的哭声吵醒了,竟然大发慈悲给外黄派来了一个救世主。这个救世主,不在城外,而在城内;不在左边,而在右边,一个十三岁的小孩身上。

十三岁,如果是女孩子的话,按中国古代年龄范围,恰好赶上了豆蔻年华;如果是男孩子,却什么都不是,因为男孩子二十岁才加冠,方可雅称弱冠年华。苍天给外黄百姓指定的这个救世主,不是豆蔻年华,而是一个离弱冠年华还差好大一截的小男孩!

一个十三岁的毛孩,换成今天,顶多就是玩网络游戏比较出色的初中生,然而让人奇怪的是,这男孩子不知从何而来如此神力要救外黄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其实,这位小朋友不是什么大人物的小孩,不过是外黄县令门客的儿子。苍天有眼,他不是个放牛娃,游说大人物正是他老爹一生的光荣事业,他从小对游说之术耳濡目染,多多少少学到了一点毛皮功夫。

小孩贵姓及名字,我们都无法知道了。我们只知道他是一头不怕虎的初生牛犊,这牛犊不忍心看项羽要杀人,因为他们杀的尽是一些看着牛犊长大的老牛,这些人,有他亲爱的父亲、母亲、邻居、三姑、四婆,他们马上就要当垃圾一样地被埋掉了。

对这孩子来说,怕或不怕,都不再是一个年龄问题,也不是一个常识问题,更不再是一个生活问题和哲学问题。它,仅仅是本能问题。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孩子仅是凭着一股天生的本能和智慧去挑战项羽好杀泄愤的习性的,幸运的是,这孩子赢了!

司马迁没有记载这个孩子是怎么求见到项羽的,但我们可以这样想象:这个孩子看到左边队伍中,他可怜的爸爸妈妈正在哭着向他挥手告别,残酷的生离死别让他鼓起勇气,对一个值班的士兵说,哥哥,帮帮忙,我要见项羽叔叔。

去去去,滚一边去,不杀你就不错了,还要见什么项羽叔叔。

哥哥,我有很多话想跟项羽叔叔说。

有什么话就直接跟我说吧,我帮你转达。

不,我要当着他的面说。

真是一个难缠的孩子。但幸运的是,这孩子碰到的是一个不坏的兵哥哥,兵哥哥把他带到项羽面前。孩子仰望着项羽,就像仰望着一座遥不可及的山峰,而恰恰是,项羽不仅仅是一座山峰,而且也是一个历史的巨人!

一个绝对渺小的孩子和一个绝对强大的霸王的比较,真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场面,这孩子他会用什么妙招,去征服这个千万人都无法征服的叔叔呢?

征服有很多种,以强力征服强力,叫以暴制暴;以温柔征服强力,叫以柔克刚。温柔又有许多种,虞姬征服项羽的温柔,我们叫做感性温柔;而这个黄毛小孩征服项羽,我们却称它为智性温柔。

孩子征服项羽的话意思大约如下:彭越大叔劫持外黄百姓,外黄百姓不得不被逼着抵抗。但是他们现在投降,是为了等着您项叔叔的到来,可是您来了又偏要杀掉他们,这让外黄百姓又怎么来表达他们的归投之心?再且,项叔叔您向东还有十几个城市要攻打,如此滥杀,他们还敢投降吗?

项羽当场震惊了。他不是没见过高妙的理论,而问题是,这样高妙的理论竟然是从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嘴里脱口而出。这小朋友说得也很实在,他这话等于说,上将杀战,重在杀心,而不杀百姓之身,就等于杀了他们的心,杀天下人之心,威服天下之诸侯,不正是项羽一辈子苦苦追求的梦想吗?

佩服,实在是太佩服了!

项羽当即承诺不杀,全部释放准备坑杀的百姓。外黄百姓又是一场嚎哭,这哭声不是悲天抢地的哭声,而是告别地狱的哭声,是他们生命本能对死的恐惧及生的渴求的极致宣泄!

人间,这是一个多么值得留恋的地方啊,多少人为你哭着而来,为你哭着而去,又为你再哭着回来,生生死死都是为了你,尽管你现在已经民不聊生,但是你仍然是人类所知道的最合适和最受人欢迎的安居乐业之地。

这个十三岁的小救世主的出现,让天下仿佛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如果苍天是可以吵醒的话,那么下次就用更大的哭声把他弄醒,让他派一个更大的救世主来拯救人间吧。是的,没有人不相信,痛苦即将结束,眼前这一切,不过是黎明前最难熬的那一段黑夜!

但要挺过黑夜,需要一场决战。是的,决战,它为期不远了!

挑战

跟所有的戏剧一样,要进入高潮,必须经过序幕,开端,发展。天下百姓等着看楚汉相争这幕大戏的高潮,流尽了多少浓血沉泪,熬过了多少兵荒马乱,经历了多少妻离子散。现在,他们似乎已经听到了急促的马蹄声和紧迫的战鼓声。

是的,这是高潮来临之前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叫挑战。

忍够了坚壁清野的日子,刘邦终于要出笼了。果然不出项羽所料,一旦他离开成皋,黄鼠狼就要给鸡拜年来了。没错,刘邦就是那只黄鼠狼,曹咎就是他想咬的那只鸡。

前面说过,项羽离开之前,已经把鸡笼关好,并且吩咐鸡做好准备,不管黄鼠狼如何引诱,都不能轻易出笼。但是项羽忘了,曹咎不是一只听话的鸡,而且是一只劲头十足的斗鸡。刘邦要想诱鸡出笼,不用米,不用谷,更不用糠,而是用挑斗!

成皋城下,汉兵对城上喊话,曹咎大哥,大过年的躲在城里干吗,出来遛一遛呀!

城里无人作应。

曹咎,是爷们就出来会两手,别龟孙子似的躲着不见人!

城里仍然无人作应。

曹咎,你他妈的还像个人吗?

曹咎一听到汉兵这话,立即就发怒了。你个刘三无赖兵,你骂我就够了,干吗骂我老妈,忍你已有五六天了,斗鸡不发威,你还以为是瘟鸡,你敢挑,我就敢斗!

斗!

曹咎怒火冲天地准备出城应战,但他立马被一个人拦住了,这个人我们并不陌生,他就是塞王司马欣。司马欣警告曹咎:您千万不要冲动,项王叮嘱过我们不要出城,一出城就上刘邦的当了。

曹咎当即反驳司马欣:刘三骂的又不是你妈,你当然不冲动。我不管那么多,你怕死就给我待在城里,看我怎么收拾他!

斗鸡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不知天高地厚,恰恰曹咎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有一双翅膀就想飞上天,有一双利爪就要跟狼斗,有一张兽皮就想拿出来唬人!

曹咎陈兵点将,准备出击!

成皋城外,刘邦已经准备好了。曹咎你就来吧,只要你一出城,我就打你个鸡飞狗跳!顺便告诉你曹咎,脱鸡毛的水都给你煮好了,那就是成皋城外的这条汜水河。

弯弯的汜水沉沉地流过成皋城。水,是柔软的,又是沉默的,然而柔软不等于软弱,沉默不等于消沉。自反秦以来,有多少著名的战争莫不与水有关系。水,让项羽破釜沉舟威慑诸侯;水,让韩信背水一战成就功名;水,让章邯变成了窝囊水鬼;水,让陈馀从此告别了江湖。

今天,刘邦将高举《孙子兵法》之旗帜,让汜水把曹咎变为第二个陈馀!

只要是读过《孙子兵法》的都知道一句话:令半济而击之。这话的意思是指,在对方军渡河至半、进退维谷之际,攻击制胜。半渡而击,这是兵法的深刻总结,更是千百个伟大的军事家们不得不防的招数。

但是,身为项羽参谋长的曹咎,似乎已被刘邦骂得昏了头脑,打开城门,连前后左右都来不及观察,就朝对岸的汉军扑去!

曹咎,你死定了!

曹咎冲出去,司马欣只好也跟着他冲锋。当楚军才渡过一半汜水的时候,刘邦实践伟大兵法的时刻来了,只见锣鼓震天,汉军迎面向曹咎扑来,而埋伏在成皋城下的另外一支汉军有如神鼠出洞,配合对岸兄弟对曹咎形成前后攻击之势!

夹击!脱毛!鸣金收摊!

实践是检验兵法的唯一标准,在这次挑战当中,曹咎又成了佐证《孙子兵法》的一个历史反面教材。汉军攻破楚军,曹咎和司马欣及董翳全部自杀,刘邦再次入主成皋城,项羽的金银珠宝全成了他的囊中物,更重要的是,敖仓的粮食又全部被他占有了。

回头看这场挑战,如果曹咎不败,那简直是天理难容。霸王项羽都知道刘邦的厉害,亏曹咎还是大司马,却还自我失控,这种人,如果不是早年救过项梁,项羽早就该打发他回江东种田算了。

输都输了,说什么都没用了。遇到这种事,要说最伤心的,不应该是我们,而是项羽同志。当项羽刚刚把彭越抢去的十七城全部收回来时,他就听到了曹咎兵败的消息,心里只有一种感觉,痛,痛,痛!

痛杀我也!

项羽最大的心痛不是因为曹咎司马欣之流的自杀,而是成皋城的沦陷。成皋城藏着他多少沿路搜刮的财物,而且成皋城一旦失去,就失去了占据粮食之地敖仓,那以后楚军的粮食供给麻烦就大了。

一点都没错,项羽马上就要尝到失掉成皋的严重后果!

项羽只有一边捂着痛痛的心,一边立马调兵向成皋扑去!此时,刘邦还有另外一支军队正在荥阳东围攻楚军大将钟离昧,他们闻听项羽回军,纷纷撤退,退到险阻地带驻守下来充当观众看项羽。

项羽奔到广武。广武,山名,东连荥泽,西接汜水,形势险阻,山中有一断涧划开,分峙两峰,刘邦已在西边依涧自固,如此形势,项羽纵使有千军万马也难以扑向刘邦,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广武以东涧边筑垒,与汉军相拒。

这一对峙,数十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打持久战,这是刘邦最愿意看到的。他锅里有米,就算耗到明年也不怕,然而项羽就不一样了,军队乏食,军心动摇,粮食问题从来没有如此严重地威胁过楚军!

怎么办呢,再这样煎熬下去,这仗恐怕都不要打了,只凭饥饿就足以把楚军击垮!

天皇老子都不怕,却无缘无故地被饥饿拖垮,那当然不是项羽想看到的。不管日子有多难,智慧有多穷尽,一定要想出一个妙策!

但项羽的智慧已经枯竭,他唯一的妙策就是,威胁和挑战!

现代战争中,最厉害的就是核威胁,但在那个冷兵器时代,项羽没有核武器,也没有飞机大炮,马儿也不能跃过沟涧,他认为对刘邦最厉害的威胁就是——人质,这个人质就是刘邦的老爹刘太公及老婆吕雉阿姨。

搞绑票,强敲诈,这是我们现代的黑社会电影中最常看到的镜头,黑社会之所以兴起绑票之风,当然不是受项羽影响,而是掌握了人性中的弱点。

马克思说过,人是社会关系的产物。换句话说,人是绝对不能摆脱社会关系而真空存在的。但不管人类有多少种社会关系,在人类个体的心里,没有一个社会关系能够比血缘关系更能左右他们的感情。

一点都没错,亲情当然是最能伤到人类内心的痛处的,就好像王离的爷爷王翦杀了项羽的爷爷项燕,也如项羽烹了王陵的母亲后,让王陵生不如死一般。

项羽在沟涧东边架起了一块极大的砧板,把刘太公及吕雉架出来,然后对着西沟喊话,刘三,你赶快投降,不然别怪我烹了你老爹!

项羽的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他相信刘邦对他这个伟大的创举,肯定会表现出无限的胆怯和畏惧。对父爱的流失,对妻爱的挂恋,永远使人类对生老病死保持着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敬让,项羽如此,他以为刘邦亦会如此。

但是他马上发现,他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项羽忽略了一点,他的对手不是王陵,而是无赖加流氓的刘三。刘邦跟刘太公是父子,难道他跟刘盈就不是父子吗?当初,刘三兵败彭城被楚兵追杀时,为了逃命他连孩子都要踢下车去,还怕你项羽烹了老爹,你吓唬谁呀你!

面对项羽的幼稚无知,刘邦真是又可笑又可气。小子,跟我耍流氓,你还嫩着呢。于是,他以一副不正经的官话对项羽回应道:

项羽同志,我曾经和你事奉义帝,约为兄弟,我老爹也就是你老爹,如果项小弟你烹了老爹,可否也分我一碗人肉汤来尝尝呀?

见过无赖,但从来没见过如此无赖的。项羽真是气得一蹦三丈高,谁跟你是兄弟呀,什么你老爹就是我老爹,你大我二十四岁,你当我爹我还嫌弃你老呢,你还有脸给我安一个无名之父,你到底要不要脸呀!

死都不要了,还要什么脸呀。项羽同志,你赶快烹了吧,咱们打了这么多年仗,粮食奇缺,好多年都没闻到肉味了,恰好你就要分我一杯肉汤来喝,先谢了哦。

呵,你以为我是吓唬你的是不,好,我就烹给你看。既然你想喝人肉汤,我就整一锅都送给你!

项羽暴跳如雷,准备烹杀刘太公。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有一个人跳出来劝住了项羽,他就是刘邦所谓的亲家项伯先生。项伯天生是刘邦的保护人,在楚汉相争这段历史上,只要项伯出场,肯定是刘邦出事了,而每次项伯出手相救,刘邦也总能化险为夷!

此次也不例外。项伯对项羽说:从来顾天下的人,从来都是不顾家的。像刘邦这种货色,就是最典型的,你就算杀了他们全家,对你也是毫无益处的!

项羽一听,马上蔫了下来。苍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偏偏给我送来一个无赖的对手啊。

项羽同志,怨天尤人是从来不能解决问题的,请你抬起头来,端正态度,直面现实,勇敢挑战,未来将属于你。

是啊,勇者唯有挑战,方可博得天下一席。项羽心头又是一亮,对,既然威胁不行,那就挑战!

自古以来,挑战有很多种。有单挑,有群殴。单挑又分为很多类别,有拳击,有剑术,也有相扑和柔道,品种多样,婀娜多姿。这种挑战还可以分回合来比,一回合,两回合,三回合,如果双方愿意,可还以不分回合,不分场地,不分时间,想打就打,打个痛快,打得有一方趴在地上叫对方一声爷求饶!

群殴就不一样了,品种不多,但形式也是多种多样,比如有正规群殴和非正规群殴。正规群殴,学名为战争;非正规群殴,我们称为械斗!

要挑战,项羽也得搞点创新招式,如果学着刘邦手下那帮赖皮兵骂曹咎出战,那就太没意思了。他这个挑战,不是群殴,而是单挑。只要刘三愿意接受挑战,无论是剑术,拳击,或者是相扑什么的,统统由他选,甚至不分场地,时间,回合,更甚者还可以让他先出手,或者先让他两三拳之类的也无所谓。

于是,项羽再次对刘邦放出话来:刘三,天下受苦受累这么多年,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咱俩打得死去活来的缘故。既然是咱俩的事,就咱俩单个出来解决吧,一次解决,免得让百姓再受伤害了,好不?

有才,实在是太有才了,刘邦一听就笑得不行了。项羽同志,战争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你怎么能开这种无知的玩笑呢,你以为我刘三想喝人肉汤就是一个不正经的人吗?我现在郑重声明,我刘三只跟你斗智,绝不斗勇。如果你想斗勇,就找个斗鸡来跟你斗!

真是一个不正经的大无赖!项羽彻底失去耐心了,他把几位所谓的壮士召起来命令道:你们天天给我出去挑战,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一直挑到刘邦出来应战为止!

好主意!这才是真正的项羽嘛,前面那场戏演得太烂了,再演下去观众都要笑爆牙了!就应该这样,挑他个无赖,挑他个流氓,挑他个耳失聪目失明,神经错乱,你们赶快给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