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尘埃落定

蒯通这段话是一语双关,所谓“背”就是后背,除此之外还有“背叛”之意。傻瓜都听得出来,蒯通这是要告诉韩信,如果你守着齐王之位,那是相当不安全的;如果背叛汉王,就可谓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然而韩信听后,没有半点激动,而是笑嘻嘻地问道:请问蒯通为何有此一说呀?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为何?还不是为了让你当更大的王,也好提拔我当一个更大的官。蒯通又像武涉游说韩信一样,滔滔不绝地讲了一通纵横术,总结起来也只有一条:天予不取,必受其咎。背叛刘邦,摘下刘氏连锁店的牌子,自创品牌,打造明天,这是明哲保身及享受富贵生活的唯一途径。

韩信听后,表情顿然严肃起来:汉王待我有如手足之情,我怎么能为了利益而背叛义气呢?

蒯通冷笑:请问大王,如果从朋友的角度来说,你和汉王有张耳及陈馀的关系铁吗?

韩信:当然没有,张耳和陈馀可是结拜的生死兄弟。

蒯通:这就对了,张耳和陈馀贵有生死之盟,尚可自相残杀,你和汉王的关系又算哪根葱?

韩信:???

蒯通:请问大王,如果从君臣的关系看,您对汉王有先秦时期的文种先生对勾践那般忠诚吗?

韩信:文种跟随勾践多年,两人感情非一般人能比。

蒯通:这就对了,文种自以为以他对勾践之忠诚,可保百世富贵,然而结果呢?还不是被勾践当做眼中钉拔掉,留下一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悲惨结局?

韩信:???

蒯通:大王你不要犹豫不决了。今天你携带巨威,投奔项羽,项羽仍然不敢深信你;就算忠于刘邦,刘邦也会以为你是危险之物,必除之而后快。既然你左投不是,右投也不是,那就只有自立为王,勇敢地开辟属于你的生存空间。

真所谓是谋士之见略同。蒯通的这番话武涉也曾说过,好话不说二遍,你韩信到底是想活命,还是要忠义两字,那你就看着办吧。

韩信似乎已被蒯通追问得无话可说,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敷衍地对蒯通说道:先生先回去休息吧,我会考虑您的意见的。(先生且休矣,吾将念之!)

我为什么要把这句话的原文放到这里,是因为这句话对我们理解韩信将来的悲剧太重要了。在我看来,韩信这话是他人生最大的分水岭,正所谓成王败寇,有时,或成或败,都不在厮杀的战场,而只在一念之间。

我们真的无法想象,如果韩信听从蒯通之计,并且相信他那番“相君之背,贵乃不可言”的鬼话,中国历史将会发生一个什么样的转折和变化?只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韩信就像当年的李斯一样,自诩功大,主上亦不敢怎么奈何他,从而拒绝了蒯通之谋。

在我看来,这只是表面现象。如果深究下去,就会发现韩信当上齐王之后,他的所谓梦想就像一只放飞的风筝,手中的欲望之线已经全部放完。换句话说,他的梦想不过到齐王为止,保王则安,他已经没有太多过分的野心了。

让我们回头看看曾经的韩信葬母那一幕,那时他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终身的目标——万户侯。如今,母亲坟墓的风水显灵了,他不但当上了万户侯,而且还当上一个令诸侯们艳羡不已的齐王,这已经远超出了他最初的渴望和追求。

从某种意义上说,欲望是梦想的原动力,欲望和野心就像燃油,梦想就像汽车,燃油有多少,梦想就会跑多远,韩信的野心燃料已经消耗完毕,你叫他再多跑一米远,那也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啊。

够了,我的梦想满足了,我不想再折腾了。我相信,这应该是韩信最真实的想法。

韩信主意已定,连续几天过去了,他对蒯通闭口不谈背叛之计。然而对蒯通来说,这下是真正的麻烦来了。他可是下足了赌注来豪赌这一把的,如果韩信接受背叛之计,那他就可以一夜成名,极有可能封侯拜相。

然而韩信一旦拒绝他,那么韩信就能在短时间内安身立命,同时捞到一个忠君之臣的美名。可是我蒯通呢?除了死路一条,试问天下还有我容身之处吗?

不,这不是一个谋士想要的生活,一定要争取胜利,不到最后,坚决不能放弃。于是,蒯通再次去游说韩信,并要他正面回答可否背叛刘邦之事。

但是,韩信还是没有直接答复蒯通,仍然是支支吾吾。

蒯通一看,心都凉透了。他悲愤地对韩信喊道:古来行大事者,犹豫不决只会葬命埋名,正所谓机遇就像流云,时不我待,机不再来,请大王一定要考虑好呀!

韩信看着蒯通那一副近乎绝望的表情,心都软了。算了,我既然不想被你折腾,也就不必再折磨你了,干脆就让你一次死心吧。最后,韩信鼓起勇气向蒯通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齐王我当定了,但背叛刘邦,已无可能!

这是蒯通在他的人生中看到的一次最绝望的亮牌,这张牌昭示着韩信未来的死路,同时也昭示着自己未来的死路。

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既然无计可施,那就亡去吧。蒯通只好委屈地向韩信辞别,装疯而去,浪迹天涯。

韩信,你就等着瞧吧,死神离你为期不远了!

尘埃落定

鸿沟之约:楚河汉界。

项羽的末日即将来临。

公元前203年,七月,刘邦立英布为淮南王。八月,刘邦又得到了北方两支军队的赞助,他们是北貉部落(今吉林省东部一带)及燕王臧荼,最可怕的是,他们赞助刘邦的是北方的土特产——骑军。燕王和北貉部落实在太可爱了,他们这些军队绝不亚于二十世纪的苏联先进的现代坦克,有了他们,刘邦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同时,田荣之弟田横闻听田广被韩信诛杀,收集齐国残军败将投奔彭越。韩信是田横的死敌,但彭越是刘邦的老朋友,所以说田横归根到底也成了自己人。

与此同时,精明的刘邦发布命令,凡是为国捐躯的战士,由官吏负责准备丧服及棺材,并且转送至其家乡,这项措施,有如风云卷集,天下全部聚集在了以刘邦为核心的集团周围。

由此算来,整个中国大地,从北到南,从西到东,诸侯和百姓几乎没有几个是项羽的人。刘邦兵多粮丰,项羽兵少食尽,天下是红是黑,一目了然,项羽再次陷入了空前的孤独与寡助之中。

但是,项羽的西楚霸王称号也不是白来的,他的钢铁意志及震荡山河之气仍然威慑着天下诸侯,让刘邦一时寸步难进。

此时,考验刘邦和项羽的似乎不是谁的兵力粮食多,而是谁的意志坚强。刘邦首先松动了,他主动向项羽提出谈判讲和的请求。

刘邦任命出使楚国的谈判员是陆贾同志。当陆贾跳过广武涧,向项羽传达刘邦议和的文件时,项羽冷笑一声,直接把刘邦的文件打回汉军,他告诉陆贾:打仗可以,议和没门,想弄回老爹及老婆,如果不投降,就别异想天开!

刘邦是实实在在地被惹怒了。呵,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项羽,你以为今天的你,还是鸿门宴上的霸王吗?请你站高一点,踮起脚尖看一看,天下到处飘的是什么颜色的旗帜。叫你一声霸王已经够给你面子了,说白了你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甚至连一只病虎都算不上了,竟然还敢跟我谈过分的条件。

好,既然谈不拢,就用老办法,打,打到他服为止。

于是,刘邦命令两军攻击项羽,一支是彭越的流氓军,一支是韩信的齐国军。彭越的任务是干他的老本行,彻底切断楚国粮道;韩信则派军从东扑来,进逼楚军。

但是,韩信在进逼项羽的时候,也在压迫着刘邦的心房。刘太公及吕雉阿姨还在项羽手里呢,逼急了项羽,那可是会真动刀杀了这两个国宝级人物的。这时,有一个叫侯公的人主动向刘邦请缨游说项羽,以楚汉两军议和的条件换回刘太公及吕雉。

议和,本来就是刘邦的最后底线,不是他不想打了,而是他及士兵们的意志及耐心已经达到了极限,他们都不想和项羽一味地耗战。

刘邦批准侯公出使谈判。

侯公说的还是陆贾说过的那句话:议和,还人。这次,项羽终于再无骂言了。战争不是单打独斗,形势于楚军越来越不利,诸侯从四面八方而来,包围圈已越来越明显了,最可怕的是彭越这个老流氓断绝了楚军的粮道,楚军已无力修复这条生命通道,除了讲和,项羽别无选择。

项羽终于同意议和了。

于是,历史上出名的中分天下的计划就要出笼了。项羽和侯公签定了一个盟约:以鸿沟为界,鸿沟以西,全部归刘邦;鸿沟以东,全部归项羽,两国交好,永不交战。

顺便解释一下,鸿沟不是什么今天所说的下水道,而是一条河流。鸿沟,又称洪沟,流经今天的河南省开封市西南,在荥阳县东北注入黄河,只可惜的是岁月沧桑,这条传说中的洪沟今已堙没。

当然,盟约定好了,刘太公及吕雉还得还回去,同时奉还的人质还有刘肥等人。当侯公带着人质及胜利的盟约回到汉军时,全军高呼万岁。

汉兵这一声万岁是为刘邦而呼的,也是为自己而叫的。四年了,多少个昏天暗地,多少个激战冲锋,战士们死了一批又一批,萧何向战场输送了一批又一批,输完了强壮的,又输老人及未成年人,甚至还要把女人也投送战场,今天,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但战争的最高境界,不是为天下而战,而是为不战而战。战士们刀山火海地闯荡,不全是为刘邦取得天下,以求封侯拜将光宗耀祖。我相信,以血肉之躯铺开一条通往开满鲜花的故乡之路,这才是他们此时最渴求的事情!

战士们实在太想歇下来了!还有刘邦,他应该感谢侯公,这个侯公实在太有才了,之前都没怎么注意他,没想到他一出场就能一锤定音,天下分晓。按正常人的思维来看,这是一个极其宝贵的谋士,应该加以重用。

如果我们这样设想刘邦的话,那就错了。在刘邦看来,侯公不是一个吉祥物,而是一个不祥物,于是他赐给了侯公一个奇怪的爵名为平国君。关于这个爵名,刘邦是这样解释的:侯公是天下很厉害的辩士,他居住在哪国,哪国就会倾覆,所以给他取这个名号。

这实在太令人费解了,侯公好不容易替你赎回老婆老爹,还拿到了大半个天下,感谢两字你不说也就罢了,为何还替人取这种不吉祥的封号?更让人费解的是,刘邦竟然还让侯公隐藏起来,从今之后,永不相见。

关于侯公这段历史,司马迁记述简略,而且疑点多多。如果刘邦不满意侯公的谈判结果,又何来汉军的万岁高呼声,甚至刘邦本人的天下辩士之客观评价?

透过历史迷雾,我宁愿相信刘邦和侯公所谓的永不相见,不是因为刘邦害怕侯公而不想见他,而应该是侯公不图奖赏,自愿隐退天下!

我们无须说得太多,说到底,侯公不过是刘邦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既然楚河汉界已经划定,就解甲归乡吧。

这时候,项羽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累了,他第一个撤兵东还。可让项羽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个撤兵动作一下子把内心的焦灼无助暴露无遗,死神迅速地找上门来了。

使项羽陷入死亡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张良及陈平。当刘邦准备撤兵还都时,张良和陈平突发奇想建议刘邦撕毁盟约,急攻项羽。

刘邦愣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早不提,晚不提,偏偏到项羽撤军了才提,你们到底想的是什么主意呀?

汉王千万不要疑惑,这当然不是什么烂主意,而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试想想,汉王您都据有大半个天下,基本上没有一个诸侯不归附您,而楚兵力疲粮尽,这是天要亡项羽的时候了。如果汉王您不乘胜追击的话,必将养虎遗患,而您也将失去建立帝业的绝佳机会!

刘邦如梦初醒,恍然大悟。两位大师说得一点没错,项羽永远都是一只猛虎,只不过是暂时患病沦落罢了。而此时,汉军及诸侯却是一匹匹吃肉的恶狼,既然如此,这正是群狼出击撕碎病虎的大好时光啊。

项羽,这次你真的死定了!

会战

公元前202年,十月,新年。

刘邦撕毁盟约,率领二十多万大军追杀项羽。从某种角度来讲,刘邦这种出尔反尔的做法,可是违背了战争之道。然而,在张良看来,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道或不道的。五年前,他就是以这种方式劝刘邦撕毁与秦军守将的条约,才得以趁机打进咸阳的,那事之后,天下又有谁对他们非议过一句?

所谓兵不厌诈,乃兵家之法宝。残酷的战争告诉我们,所谓战争公约,不过是一张废纸,世界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道德信义!

既然这样,那就放开手脚,大胆地打吧。

刘邦发起进攻的同时,号令韩信和彭越前往固陵会师与项羽决战。固陵,在今天的河南省淮阳县北。然而,当刘邦怀着兴奋的心情打到固陵时,却遇上了一个让他万分沮丧的情形,韩信和彭越竟不约而同地耍赖——两人都没有前来助战!

这下麻烦大了,刘邦原来的几个厉害兄弟都还在韩信旗下,比如灌婴和曹参。而地球人都知道,像刘邦这种人,一旦他与项羽面对面地交战,除非人多势众,不然他根本就不是项羽的对手。

刘邦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这时项羽对刘邦的行动也猛然惊觉,顿时怒火中烧。好你个刘邦,刚刚还你亲属,你就不识抬举地放狗来咬我,打你个狗日的。

于是,项羽亲率十万大军,立马调头突击刘邦。刘邦上演的这一幕就像打乒乓球一样,刚抓到球拍还没碰到球,项羽就抓起球拍狠狠地朝他脸上砸来。这一砸,刘邦顿时鼻青脸肿,大败而逃。

刘邦只得退军陈下,筑壁自守。

这郁闷的一战,汉军被项羽斩首两万兵。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好好的设想,竟然被韩信和彭越这两个无赖粉碎成末。夜,是多么的寒冷;心,也是多么的冰凉。韩信呀韩信,我的好韩信;彭越呀彭越,我的好彭越,你们为什么都不来呀,你们知不知道我是多么的想你?

夜幕之下,刘邦仰头向东高喊:韩信,你在哪里啊?

天空悠悠,东方回荡——

他在这里,他在这里。寒夜帐暖身不起,他还在沉沉地做着齐国大地主的梦!

刘邦又朝魏地方向呼喊:彭越,你在哪里啊?

大地悠悠,魏地传来——

他在这里,他在这里。你不见他挂着那个魏相的印,却还在痴痴地做着魏王的梦?

刘邦泄气了,他总算看清了韩信和彭越这两副嘴脸,这两部罢工的战争机器,原来一直都做着与他同道不同王的梦。可这两个人翅膀硬了,打也打不得,叫也叫不来,怎么办呢?

刘邦问张良:韩信他们都不听我的话了,这叫人咋整?

张良:他们不是做梦吗,只要你愿意圆他们的梦,他们肯定会来。

刘邦:此梦该怎么圆?

张良:韩信没有封地,他又想当地主,你就把东边一块地划出来封给他;至于彭越呢,自从魏王豹死后,他就一直盯着魏王的宝座,你只要封他为王,招之必来!

刘邦又恍然大悟,原来韩信他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

既然如此,那就暂时成全你们吧,这笔账我先记在心里,有朝一日我们再好好算,到时连本带利息,叫你们一样不少地还上。无奈之下的刘邦,只好从张良之计实行圆梦计划。果然,十月底,得到好处的韩信和彭越同时发兵助汉攻楚。

与此同时,刘邦的堂兄刘贾渡过淮水,利诱项羽的总参谋长(大司马)周殷叛楚,项羽终于尝到了什么叫落井下石。周殷举兵屠杀英布老家六县的楚兵,举九江之兵迎接英布重新入主。诸侯听令,刘贾、英布、周殷等人都向东集结,与刘邦会战项羽。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决战的时候终于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