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楚歌、霸王和虞姬

十二月,项羽率军抵达垓下。垓下,即今天的安徽省灵壁县东南,是一个高岗绝岩之地,经历千年的风吹雨打,今天它仍然高达十二米左右。

此时,诸侯亦会合完毕,决战开始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将是一场面对面的火并,项羽十万军,汉军五路大军,合计将近七十万之众。但是项羽此次面对的诸侯军,非刘邦当初进入彭城的联军,因为,此次调度这七十万人作战的非刘邦本人,而是韩信大将军。

这是刘邦的高明之处,上次他亲率大军输得很惨,这次不能再败在他手里了,于是他任命韩信为联军统帅。事实证明,刘邦这个决策是伟大而正确的。普天之下,除了韩信,还有谁能挡得住项羽的阵势?

韩信早已看出,项羽多年征战,从未吃过败阵,其秘密武器只有一个,那就是——强力攻击。巨鹿之战如此,彭城之战亦是如此。项羽凭借着本人这种天生的强势攻击本领,从来没有一个诸侯能够抵挡得过他的冲击。

但是今天,韩信要告诉项羽,他将是第一个破解项羽招术的人,同时也是埋葬项羽的人。韩信破解项羽的方法概括起来不过六个字:封锁,包抄,进攻。

首先,他命令刘贾、英布军自南将楚军外围出路全部封闭,又命令彭越军自北封闭通路。其次,韩信率主力大军五六十万,排出了这样一个阵形:韩信亲率三十万大军居中,为前锋主力;将军孔熙率军数万为左翼;陈贺率军数万为右翼;刘邦率本部主力尾随韩信军跟进,将军周勃率军断后。

让我们再来看看项羽的情况:西楚位于长江以北的土地全部沦陷,只剩十万兵力成为绝对孤军。而更可怕的是这支孤军后勤断绝,无粮而守,真可谓进不是,退不是,守亦不是。

此时此景,只有两个字:等死!

但是,如果我们用等死两字来形容的话,那么我们所看到的项羽将不再是真正的项羽了。真正的项羽是在困境当中崛起,在逆境当中奋进,在绝境之中重生。只要勇力还在,只要铁骑还存,只要信念不死,他仍然不放弃做任何的厮杀和突围!

面对韩信布下的阵势,项羽也已经想好了破解的招数,这个招数就是之前屡用不爽的突击斩首。别看汉军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楚军,只要项羽冲进去斩掉韩信和刘邦,这个所谓的诸侯联军马上就会崩溃。

事实上,项羽这个战法是绝佳之术,孤军作战,唯此一搏,不然,立马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韩信何尝不知道项羽的心思。他正因为担心项羽实施斩首行动,所以才安排刘邦跟随在他三十万大军的主力后面。同时,韩信又把自己的指挥部设在三十万大军的最后方,这就意味着项羽要斩掉韩信和刘邦两人,首先得把他们前面的三十万大军打跑了再说。

但是三十万大军,打退他们又是谈何容易啊。况且,此一时非彼一时,就算项羽打掉韩信三十万大军,后面刘邦还有十万大军呢,就算打掉刘邦的十万兵力,更后面还有周勃掩护逃跑呢。如此看来,韩信这招可是三保险,真可谓是绝美无比,无懈可击。

不管多么美妙的理论,都得让实践来检验,让开打来证明一切吧。

首先,韩信向项羽发起了攻击。面对着韩信这只庞然大物,项羽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率领十万大军倾巢出动,有如刺刀直指韩信本部。不在烈火中胜利,就在烈火中永生,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让冲锋和激战来证明霸王的别号吧。

果然不出韩信所料,项羽首当其冲的任务就是要斩首。楚军骑兵在前,步兵在后,项羽一路杀去,杀得韩信大军即将崩溃。不行了,楚军简直有如狂风暴雨,根本就挡不住,项羽实在是太猛了!

韩信只有立即命令主力大军后撤,可是项羽已经杀红了眼,韩信越是退得快,他越是追得猛。更可怕的是,项羽一马当先极速冲锋,不要说楚军的步兵,甚至连楚军的骑兵也没有一个能够追得上项羽的冲锋速度。

项羽实在太可怕了,他是比鬼神还鬼神的动物,他的铁甲仿佛刀枪不入,一人连破汉军数道防线,韩信三十万大军被他一人冲散了一半之多,一路上无人可挡,直杀向了韩信本人。

完了,完了,这次是真正地完了。韩信,你就等着受死吧。

但是,就在这紧要关头,汉军左右两翼纵兵出击楚军,围救韩信。项羽因为冲得太快,以至于失去了骑兵及步兵的配合,而汉军趁机迅速将楚军后面的步兵及骑兵切一为二,进行无情的屠宰。

汉军这招有如钳住了巨蟒之尾,项羽这只蛇头不得不回身拼杀救援后方。可是当项羽回军时,韩信又立即停止撤退,并且倾尽全军主力反扑。这下轮到项羽麻烦了,他被两路夹击,只好率全军突围,退回垓下。

此次激战,有如梦幻。这是楚汉相争中,最激烈也是最精彩的一场战争。此战楚军死亡四万,两万被俘,项羽只率领剩下的四万人马退回营里。

但是汉军付出的代价更高,死亡竟然有十几万。不过别忘了,诸侯军财大气粗,就算死了三十万,还有四十万。而你项羽只剩下四万,双方兵力由最初的七比一,扩大到了十比一,形势于谁有利,一目了然。

楚歌、霸王和虞姬

以上这场战争,史学家称其为垓下之战,被列为世界著名古代七大战役之一,素有“东方滑铁卢”之称。

遭遇滑铁卢,是每个英雄一生中最绝望最悲壮的一件事,但项羽之所谓绝望及悲壮,不仅是激烈的冲锋和绝望的厮杀,在他生命燃尽的最后时刻,还有一段千古动人的爱情为之照亮了一程黑夜!

项羽退守垓下后,诸侯联军重重包围楚军。在寒风吹彻长空的夜里,在高岗的山岩之上,汉军高举火把,有如群狼窥视,夜空之下绿眼闪烁,仿佛无数荧光屏。这就是传说中的十面埋伏。

但是,更让人要命的不是这如山峦涌动的伏军,而是楚歌。不知谁起了一个头,汉军全都唱起了楚歌。

楚歌,中国古代楚土的楚风歌谣,此类歌谣最大的特色就是句中及句末出现“思”及“兮”字。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浪漫主义诗人屈原,就是吸收楚歌之精华成就了《离骚》,留下了千古绝唱: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汉军此番楚歌演绎,有如万箭穿空,惊心动魄。悲怆的歌声响彻云霄,冲击着楚军每一个士兵,乘着歌声的翅膀,士兵们仿佛回到了楚地,回到了家乡,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村落,远远地,他们看到了白发老母正坐在柴门上痴痴地等待。

这是多么让人揪心的一刻啊,商人及游子的思念都不能与这些战争之子的思念相比,因为士兵们的思念,是真正的经受烈火煎熬及考验的思念。

但是,在悲歌的强烈冲击之下,留下来的不全都是钢铁战士,逃跑的也不全是窝囊废。求生的欲望与军人的尊严同样重要,况且楚汉相争,犹如兄弟相残,天下遭殃,谁是谁非,莫概而论。所以,面对着漫无边际的楚歌,楚军军心大乱,纷纷逃窜。

项羽也被歌声惊醒,他披甲而听,心情大跌,难道刘邦已经把楚国的土地全部拿下了吗,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唱楚歌?

此时,虞姬正面容憔悴地守在项羽身旁。虞姬(?—公元前202年),籍贯不详,一说为浙江绍兴人,一说为江苏省沭阳县颜集乡人。不管怎么样,虞姬的美是不用怀疑的。她身上集中了中国古代美女的三种美:色,才,情。

色,即美色;才,即才艺;情,即忠贞的爱情。美女配英雄,霸王别姬,不愧为千古绝唱。然而在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爱情绝唱,从来都是以牺牲妇女同胞们为代价的。命运注定,她们只有以那惊世骇俗的爱情冲破男权社会,才可博得士大夫们几句咏词及一声叹息。

项羽凝视虞姬,心如刀割。他知道,大势已去,江河不再,英雄末路,虎落平阳被犬欺。项羽可能做梦都没想到,他英雄霸道一世,竟然落到今天如此的尴尬和难堪地步。似乎在冥冥之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牵着他,从吴中牵向彭城,又牵向赵国的巨鹿城,牵向关中咸阳,在整个中国绕了一圈后,然后又把他推到了垓下这座天然的坟墓中。

这只看不见的手,就叫命运。

是的,无论是多么强大的个体,在神秘的命运面前,都是如此地不堪一击。既然如此,那就痛饮一杯,高歌一曲吧。让酒精的浓度及楚歌的悲怆麻木这悲伤的心情,让美人的笑颜及美妙的舞姿,暂时忘却这无比的阵痛吧。

于是,项羽拔剑而起,慷慨悲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如果说悲壮和绝望,这才是世界上最悲壮和绝望的吟唱。谁说霸王无情,谁说英雄无泪?无情无泪,只是都未到伤心处。项羽唱完,他及左右皆悲泣不已!

这时,虞姬也舞剑和歌,对着项羽悲凉地唱道: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虞姬唱完,当即拔剑自刎。这一幕就像梦一般,项羽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虞姬已经缓缓倒下。项羽抱住了虞姬,像抱住了一团绝望的海绵,美人啊,你这是何必啊,悲歌不代表绝气,眼泪不代表死亡,纵使刘邦百面埋伏,八面楚歌,只要我项羽宝剑还在,我们就能冲出这重重包围!

然而,项羽怀抱虞姬,他唯有纵泪而流。虞美人眼如迷雾,她的嘴角似乎渗出一丝微笑和欣慰。真的已经很满足了,我没有死在兵匪之手,也没有孤独地死在高山之上,而是为亲爱的人死在了你的怀里。

这辈子,我陪你走过最壮阔的河山,陪你看过最悲壮的战争,陪你度过最艰辛的英雄路,又陪你唱过世界上最悲伤的歌。我的一生,是缈小的一生,是凄美的一生。苍天注定,我前世是你肩膀上的那只蝴蝶,今世是你最爱的人。

在爱情面前,死亡又算什么呢?死亡只会让我们的爱情走得更远,飞得更高,感动得更深,这难道不是你和我一生所梦寐以求的吗?我们之间的爱,既然不能在春花开满的季节继续,那么就在冬天的烈火中永生吧。

项羽似乎已经读懂了虞美人那残破的微笑,是的,她是为我而死的。她是以死来绝我儿女情长,以必胜的信心冲出重围,这是一个多么绝望的用心良苦的举动啊。

烈女贞魂悲世情,千载万世永相传。

虞美人,请你安息吧。我将擦干眼泪,带着你的灵魂出发,就算敌人有百万大军,我也要在天亮之前冲杀出去。宁愿死在千军万马中,也绝不坐而待毙!出发!

午夜,项羽整束待发。但是他发现,汉军的楚歌像寒风扫树叶一样,刮走了一片楚军,剩下的楚兵就像寒风中颤抖的枝叶,全军都被笼罩在了一片可怕的死亡气息之中。

凭着天生的军事本能,项羽感觉到,如果没有神助,自己想率领这几万丧失信心的楚兵,冲出汉军五六十万人的包围圈,简直是痴人做梦。

楚军跑不了,不等于项羽逃不掉。而项羽要逃掉,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偷溜。偷溜也得有个出口才行呀,可要撕掉汉军一个裂口,那是何其之难。汉军这个包围袋不是猪皮,也不是牛皮,而是五六十万张人皮做成的,你以为你项羽是神仙吗?

但项羽的回答是,我能,而且我只需要八百人就够了。

当然,必须要申明的是,这八百人必须全是骑兵。普天之下,玩骑兵最拿手的,如果项羽说他列第二,就没有人敢说自己第一。在使用骑兵方面,项羽似乎已达到炉火纯青之地步,骑兵是刀,是枪,是箭,它可以砍,可以刺,可以奔袭直射。

现在,项羽要把这八百人变成一根长枪,准备刺过汉军最薄弱的地方,脱身逃去。果然,趁着这无边黑夜,项羽衔枚突围,终于撕开汉军的人袋裂口向南遁去。

项羽这个突围战打得相当惊险,也相当蹊跷。等到天亮时,汉军才发现跑掉的竟然是项羽。这可不得了啦,得派人立马去追,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了骑将灌婴。

骑兵追骑兵,就好像现代战争中的坦克追坦克,彼此比的不仅是速度,还有整体实力及机动调度。灌婴率领五千兵发了疯似地向项羽追去,事实证明,发疯总有发疯的好处,灌婴终于能紧紧地咬着项羽的屁股,项羽一路疯狂地逃,灌婴就像在后面砍树一样,一路疯狂地杀。

当项羽渡过淮河时,他只剩下了一百来名骑兵。真受不了这个灌婴了,竟然一路上被他砍掉那么多人。受不了也得再逃啊,可是当项羽逃到阴陵时,他迷路了。

阴陵,在今天的安徽省定远县西北三十千米处。空旷的田野中,有两条路通向远方,却不知哪条路通往彭城。只要是常出门的人都知道,迷路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懂问路,正所谓路就挂在嘴上嘛。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问路不可怕,可怕的是你问到了不该问的人。很不幸,项羽问路时却问到了阎罗王派来的索命鬼身上。

这个索命鬼就是一个正在田野劳作的农夫。当项羽焦灼地向他询问从哪条道去彭城时,农夫抬起头眯了项羽一眼,他似乎认出了项羽,这不是楚霸王吗?此时农夫似乎也听到了远方紧迫的追兵马蹄声,于是立即明白了,项羽这是在逃命。

农夫心里冷笑一声,只对项羽说了一个字:左。

于是项羽便左转而去,可是还没跑多久,发现上当了。农夫所指之路竟然是一条死路,路的尽头是一片大泽。

项羽真是想哭都哭不出来,想怒,又已经太迟了。这个该死的农夫,我项羽到底是哪里招你惹你了,你为何偏偏给我指了一条通往地狱之路!

没办法了,只得折身返回。但是,更大不幸的是,这时灌婴的骑兵追来了。既然来了就杀吧,项羽只得和汉军骑兵直面冲杀,再次突出包围带兵向东。当项羽抵达东城(今安徽省定远县东南二十五千米处)时,他只剩下了二十八名骑兵。

汉军骑兵数千人,再次包围项羽。完了,这才是真正地完了。苍天作弄,东城,难道就是我项羽葬身之处?

二十八人对几千围兵,就好像是一头病狮带着一群绵羊面对一大群恶狼的攻击。项羽知道,跑是跑不掉的了,现在唯有一战,以示霸王天下无敌。一种强烈的充满绝望感和悲壮感的英雄之气,无情地冲击着项羽的胸膛,项羽对属下骑兵说道:

我从起兵到现在,已经整整八年了。八年来,我身经七十余战,从未败北,然而今天却被困在此处,是天要亡我,而不是我不会作战的罪过。如果你们不信我,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冲破敌军,斩下敌将,砍下红旗,以此证明今天这一切是天要亡我的结果。

于是,项羽把二十八人分成四队,每队七人,命令各自向四个方向突围,越过大山在东边集合。

此时,汉军像流着口水的饿狼一样,从四面八方向项羽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