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埋葬项羽的坟墓

在项羽看来,这密密麻麻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汉军,不过是大象脚下的一群蚂蚁,他想踩哪只就踩哪只。项羽指着敌军,又对兄弟们说道:看好了,我现在就冲下去,斩下一将首级给你们看看。

说完,项羽有如一阵龙卷风由天而降,向汉军直卷而去。汉军何时能挡过这般气势,纷纷溃散,有一员将领果然成了项羽手下的冤鬼。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但是,灌婴这支骑兵也不是吃白饭的。当项羽成功地冲出他们的包围,在大山东侧分三处集结时,汉军亦分兵三处再次围堵项羽。

项羽火大了,既然甩不开,只能大开杀戒了。杀贼先杀王,我要搞掉你最大的那个。于是项羽再次向汉军冲去,有如猛虎入羊群,他横冲直撞,斩下汉军一都尉,并且连杀数十百人。

真是太可怕了,项羽简直不是人,而是无人能敌的战神,汉军又一次被项羽威吓住了。

项羽复聚先前的二十八人,数了一下,损失了两只肥羊。以两只肥羊换汉军两名大将及数百条生命,实在太值了。于是,项羽不无得意地对兄弟们说道:你们看到了吧,我说的没错吧?

二十几人全部伏首称赞:都看到了,大王果然英勇无敌,我们心服口服!

接着,项羽趁汉军惊魂未定时,再次向东逃跑,抵达乌江。乌江,即今天的安徽省和县东北二十千米的乌江镇。而长江恰好流过乌江镇,渡过长江,前面就是项羽的发迹之地江东。

此时,长江边上,乌江亭长正在泊船而待,他等待的人就是项羽。乌江亭长对项羽说:这一带唯有我有船,请让我将大王渡过长江,汉军就算来了,也没有船过江。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大王完全可以卷土重来!

项羽笑了,这是欣慰的笑,亦是悲凉的笑。欣慰的是,当他走投无路时,江东父老仍然牵挂着他,宽恕着他。悲凉的是,他曾经席卷天下,如今以一副落魄模样回去,又以何面目见江东父老呢?

这一刻,项羽突然决定放弃渡江,他对乌江亭长说道:天都要亡我了,就算我渡过长江又有什么用呢?再说,我曾经带着八千江东子弟渡江向西,现在竟然没有一个跟我回还,我又有什么脸面见到父老乡亲们?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所乘骓马已有五年,我舍不得杀,就把它送给您吧。

这时,灌婴的骑兵又追到长江边上,项羽命令所剩骑士全部下马,手持兵器,接战汉兵。项羽冲进汉军当中,独自击杀数百人,而身上不过负了十余处伤。这一幕,就算金庸武侠小说里所有的绝顶高手们看了,估计都要汗颜三生!

当项羽正杀得激烈之时,他突然看到汉军中有一个老相识也在其中,这个人就是灌婴的骑兵参谋官(骑司马)吕马童。项羽停下厮杀,指着吕马童问道:你不是我的老友吗?

吕马童大吃一惊,靠近前一看,果然是项羽。吕马童指着项羽对郎骑王翳说道:他就是项羽,千万别让他跑了!

本是故人情,相煎何太急?!

项羽凄凉一笑,他对吕马童说道:我听说刘邦花千金及封万户侯的代价,要购我的人头,今天我就替你做件好事,把人头送给你吧。

说完,项羽拔剑自刎。

结束了,这才是真正地结束了。眼疾手快的王翳一刀砍下项羽的头颅,接着,汉军骑兵一下子涌上来几十个人,对着项羽的肢体狂砍切割。最后,郎中骑杨喜、骑司马吕马童、郎中吕胜及杨武各得一体。

四人把项羽的肢体拼凑,王翳接上人头。他们再次证实所杀没错,此人正是传说中的西楚霸王项羽!

项羽和阿喀琉斯的脚后跟

项羽死了,悲壮的英雄终于向历史谢幕了。然而,千古以来,仍有多少人在为项羽的自杀惋惜落泪,甚至有不少TXT100电子书墨客都对项羽为何不肯过江东,进行了种种想象及假设。替秦朝阿房宫立传的晚唐大诗人杜牧,就怀着无限慨叹的心情为之赋下一诗:

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辱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杜牧相信,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只要项羽忍辱负重,卷土重来,那么未来一切皆有可能。然而,宋朝的王安石却发出了与杜牧不一样的声音:

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

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与君王卷土来?

王安石认为,忍辱负重固然重要,然而项羽大势已去,民心尽失,就算项羽企图东山再起,也无人响应云集,最终亦只能沦为失败的境地。

现代小说理论认为人物形象有两种,一种是扁形,一种是圆形。如果杜牧和王安石只从一个政治家的角度去理解和观察项羽,用现代小说家的话,那就是他们看扁了项羽。我们知道,任何英雄,他首先是人,然后才是英雄。既然是人,总有人的独特性及局限性,其最明显的就是反映在个人思想及情感方面。

正因为如此,有人便把项羽的死和虞姬联系到一起。在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少要美人不要江山的英雄好汉,况且项羽是如此一个情义并重、刚柔并存的感性男人,似乎以自杀来殉情亦是合情合理。

虞美人固然重要,爱情固然绝望。但我个人认为,项羽的悲剧有着多重因素,但项羽的贵族血统及文化宿命是最主要原因。

让我们先来看看项羽的家族史。项氏之发家,是因为项羽先祖世世代代贵为楚国大将,被封到项地,所以才姓项。项氏到项燕一代,更加威名显赫。项燕不但为楚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甚至最后以身家性命捍卫了项氏先祖的荣誉,这个荣誉就是,宁愿死在光荣的战场上,也绝不做失败的奴隶!

于是,项氏家族的英雄主义精神代代相传,这就好像一场接力赛,项梁接过了项燕的棒,项羽又接过项梁的棒,他们前仆后继,勇往直前。所以说,项羽从一出生就无法摆脱家族及先祖的影响,他平生唯一的使命就是捍卫项氏家族这祖祖辈辈以来的荣誉和利益。

项羽天生具有的这种贵族式的英雄主义,犹如动物界的虎豹及狮子,这种内在精神让它们天生不屑与犬羊为伴。这是因为,人类繁衍有如动物传种,如果想保持家族的荣誉万世不倒,虎豹的后代就必须是虎豹,它不但不能变成犬和羊,甚至它们会把犬羊当成是最深恶痛绝的东西。

很幸运的是,项羽继承了虎豹家族的优秀传统。更可怕的是,项羽还把虎豹家族的光荣历史推向了巅峰。曾经,他一吼天下抖;曾经,他一览天下小;曾经,他是天下最大的王。

对项羽来说,为家族荣誉而战是祖训,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是梦想。所以,当最后的失败像山崩般无情倒塌时,项羽与其说他无颜见江东父老,不如说是他无颜见项氏列祖列宗!他不得不以死来向项氏祖宗谢罪,以自刎保住项氏那英勇的贵族英雄主义精神!

由此看来,项羽的自杀,既是解脱,又是宿命。所以他最后为自己的死找了一个非常恰当的借口——是天将亡我,非战之罪也!

可惜当司马迁听到项羽这话时,却认为是项羽临死前为自己进行的一次徒劳无益的粉饰。我认为,这不是粉饰,也不是借口,这是项羽对命运深刻的畏惧,及人生宿命的深刻体验。因为,从他一出生起,命运就把悲剧的种子,即具有缺陷的性格注进了他的体内,而性格决定命运,他就只能任由性格像魔鬼一样控制着自己的命运,最终走向毁灭!

项羽之命运,犹如古希腊神话中的阿喀琉斯命运的再现。阿喀琉斯是希腊神话传说中的海洋女神的儿子,当他刚出生时,神就向他母亲谕示:阿喀琉斯必定死在光荣的战场上。

海洋女神听到这个消息时,有如五雷轰顶,因为她太爱这个儿子了。可是他终有一天要离她而去,那怎么办呢?海洋女神找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抓着阿喀琉斯的脚后跟放到神水里浸泡,以让他拥有一个刀枪不入的身躯,这样,他在战场上就不会被杀死!

当阿喀琉斯长大后,果然变成了一个英勇无敌的战争英雄。他参加了古希腊著名的特洛伊战争,并为捍卫古希腊民族的荣誉和尊严叱咤风云,无人能挡。然而,当特洛伊战争进行到关键时刻,神再次向他母亲谕示:他即将被杀死在战争上。

于是,海洋女神劝告阿喀琉斯克制自己,无论谁来挑战都不能出征,必须等她拿回那护身铁甲时方可上阵。可阿喀琉斯最后还是受不了诱惑走上了战场,被太阳神阿波罗一箭射中脚后跟,当场毙命,果然应了神谕死在战场上!

阿喀琉斯之所以被射死,是因为当初海洋女神抓住他脚后跟倒立泡神水,却独独忘了浸泡此处,于是便成了他的死穴。这个神话告诉我们,无论多么强大的个体,无论你采取多么完美的保护,都无法逃脱命运的制裁。而命运制裁个体,并非天灾,而是把弱点植入体内,让其进行自我毁灭。

这就是传说中命运惩罚人类的最完美手段,也正因为如此,阿喀琉斯的脚后跟成了人类个体身上的某个致命弱点的代名词。从这个角度来说,项羽的失败不但要归于命运,更要归于自己。他最大的敌人不是诸侯,而是他自己,但可惜的是他被他自己打败了。

打败项羽自己的这个武器就是暴力,对暴力的无上迷信,使他自己陷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他以为,暴力能扫平一切黑势力,也能建立起一个新时代。但是自从他在咸阳放了一把大火后,他就错了。

他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暴力不过是一种涂着毒药的工具,而不是绝对的及万能的生存技能。他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比暴力还管用,那就是人道。没有人道的暴力,将是自我毁灭的暴力,给别人挖坟墓,其实就等于给自己挖坟墓。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埋葬项羽的坟墓就在谷城。

谷城,即今天的山东省平阴县西南东阿镇。项羽自杀后,西楚王国全部投降,独剩鲁国继续抵抗。鲁国是我们的孔圣人孔夫子的故乡,鲁国之所以不投降是因为项羽曾被楚怀王封为鲁公,鲁国人民发挥儒家忠孝精神,誓死不向刘邦投降。

刘邦火大了。这真是一个迂腐到没法言说的王国,要不狠狠教训一顿,他们还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于是刘邦调兵遣将,准备屠城。

然而,当刘邦兵临城下时,他听到了城里传出来的乐声和读书声。这一幕太震撼人心了,一个渺小得如一个鸡蛋的国家,只要被石头轻轻一敲,便可能马上被粉碎。但是他们明知如此,却为何在敌军当前,仍然还保持着如此从容儒雅的姿势?

刘邦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忠君,也就是将来他将用之统御天下的利器。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刘邦的心头,他顿时打消了攻打鲁国的计划,只是叫人把项羽的人头挂起来,并告诉他们,项羽已经死了,天下将从此改姓刘!

鲁国证实项羽已死,不得不开城投降。

鲁国这一幕,就像黄昏里的最后一支惆怅的暮曲,缓缓地为历史拉下了帷幕。在这最后一唱中,刘邦以鲁公的仪式为项羽送葬,并且亲自主持祭礼,放声悲泣。

对刘邦来说,在这一刻,眼泪是最好的宣泄。整整八年啊,天下昏乱,诸侯如刀,苍生如草,诸侯混战就像刀割草,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壮丽河山如今只剩下这痛人心扉的满目疮痍。

哭吧,哭吧,不经历黑暗,怎么盼来黎明。过了这一夜,我们的明天将迎来一个崭新朝代,她的名字就叫:

汉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