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刺杀刘邦

一 刺客贯高

匈奴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被匈奴整得头大的刘邦,现在准备放松一下,轮到他来整别人了。继两韩之后,第三个倒台的是吕雉唯一的爱婿——张敖。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凡是整人,得有借口。首先是,有闲人来报,赵王阴谋行刺刘邦。刘邦出奇愤怒,把赵王及赵王圈子里的人,通通抓捕,严刑拷问。

事实是,行刺之事是有的,但这事不是张敖干的。说到底,张敖不过是个冤大头,要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得从前年那一场大雪说起。

前年那时,也就是公元前200年,十二月。

我们知道,那个冬天是刘邦最郁闷最难熬的冬天之一,白登被围,差点没命。解围之后,班师回朝,恰好路过赵国张敖门口,顺便就留下做客。说为客人,实为恶主。张敖以子婿礼招待刘邦,亲自端食倒水,然而刘邦仍然不改骂人如骂奴之习惯,把张敖骂了个狗血淋头。

在刘邦看来,张敖之所以有今天,全赖有一个好老爹和好岳母:赵国是张耳打下留给他的,功劳却是岳母替他争取来的。之前刘邦论功行赏,萧何居功第一,曹参第二,张敖第三。这个第三名,正是吕雉阿姨强烈要求刘邦赏赐的。

至于刘邦怎么骂张敖,历史没有记载。但是根据当时刘邦的心情,我们可以这样想象:

小子,你他妈的不要以为你是我女婿,我就不能骂你;你也千万别以为像条狗一样伏在我左右,我就不想踢你;你更别以为我是被冒顿围攻了一顿,就回来向你开火。错!我之所以不爽,是因为你无能!

我问你,王黄立赵利为新赵王的时候,你在哪里?别人都抢你王位了,你还好意思躺在赵国冬眠,让我这个老岳父去替你打鬼,你说你像不像话?张耳英雄一世,真不知道是怎么生了你这个勇胆两无的儿子。如果不是你老爹早年帮过我,不要说封你为赵王,你想泡我女儿,门都没有。你可听好了,别以为你有一个岳母大人罩着你,就以为万事无忧了。我抬得起你,也踩得起你,如果你哪天再惹我不爽了,你就别想在赵国混了!

由以上这番话,我们可以看出后来的刘邦为什么会答应娄敬把鲁元公主下嫁匈奴。张敖在刘邦眼里,根本就没有闪光点。正因为没啥优点,所以吕雉阿姨才拼命地说他为人厚道,恭敬谦卑。屁!如果你把一大堆好处往我家里推的时候,你看我对你厚不厚道,谦不谦卑。恐怕是十个张敖都不如我刘邦一个会做人,不信你问问项伯去,问他当初我是怎么搞定他的。

刘邦之骂,狠毒至极。然而张敖就当自己失聪耳聋一样,低头不语,屁都不敢放一个。刘邦骂完,吃饱喝足,拍拍屁股就回长安去了。然而,刘邦这副高高在上的姿势,顿时惹怒了两个人,他们就是张敖的国相贯高和赵午。

在贯高和赵午看来,这个张敖,实在软弱得不行。连我这等外人都看不顺眼了,他竟然还能忍声吞气,实在不可思议。于是,他们一起去见张敖,异口同声地说道:天下豪杰并起,能者先立,今王事帝甚恭,而帝无礼,请为王杀之!

什么?!张敖听得又惊又怕,两只手指不禁插到嘴里,咬出了鲜血。

什么豪杰并起,请问我是豪杰吗?

能者先立,请问我是能者吗?

还请为王杀之,请问我凭什么要自作自受?

正所谓,人贵在自知之明。我是什么货色,我自己十分清楚。你们不要拼命吹捧,更不要胡来乱闹。委屈我一个算不上什么,如果把赵国众官及百姓的命都搭上了,那你们就太浑蛋了!

好一会儿,张敖终于镇定下来,对贯高和赵午说道:你们为我出气,我感谢你们。但是你们俩出此下策,万万使不得。君不知,先前我老爹失去赵国,全赖陛下才得以复国,我才得以继承王位。赵国的一草一木、一禽一畜,无不是皇上送给我们的,请你们以后不要说这种杀头灭族之话!

呵,果然是一个孱王!赵王胆小,看来只有自己动手了。

贯高和赵午秘密讨论,结果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由不得赵王了,杀!同时,他们还决定:刺杀之事,事成,归赵王;事泄,咎由自取,与赵王无关。

凡是刺客,也要分个三六九等。有勇有谋,我们称之为极品,例如张良;有勇无谋,我们称之为下品,例如贯高。这个贯高,说他脑袋发育不健全,实在有点损他。不过从后来的表现来看,他实则脑袋进水。

其具体表现形式如下:第一,他以为行刺刘邦就能使张敖脱离苦海,这是扯淡。请问,就算你杀了刘邦,刘邦的儿子们及宗族会放过他们吗?第二,他说行动失败,不关赵王的事。问题是,你贯高身为赵相,说行刺天子,与赵王无关。请问,如果你是刘邦,你会信吗?

所以说,贯高怎么杀,都是下等次之。张敖软弱无罪,胆小有理!

可是,贯高还是行动了!

公元前199年,冬天。

此时距离刘邦谩骂张敖将近一年了,在过去的一年里,贯高和赵午等人为暗杀行动做过种种设想,结果无一理想。

一切都是天意,这一年冬天刘邦亲率大军前往东垣(河北省正定县)征伐韩王信残部。要去东垣,必定经过柏人(河北省隆尧县西南),贯高决定在柏人对刘邦实施暗杀行动。

关于暗杀,秦始皇曾经历两次:荆轲图穷匕见,血染宫殿;张良伏击轵道,铁椎击之。在贯高看来:荆轲及张良勇猛有余,不足师之。既然是暗杀,必须出其不意,杀他个措手不及。

经过众人讨论,贯高敲定了暗杀刘邦的具体方位:厕所!

此中厕所,正是柏人招待所卫生间。在汉朝,无论平民或贵族,也无论权贵或富人,都把厕所做在猪圈里。贯高料定,刘邦必在此处留宿,既留宿,必选柏人招待所,入得招待所,必得入猪圈如厕。

不得不说,在厕所伏杀刘邦,这的确是个可爱的创意。

只要刘邦入厕,就知道什么叫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我想,这应该是贯高等人的完美算盘。

贯高可爱,刘邦更可爱。当时,正如贯高所料,刘邦行军经过柏人县,并且打算留宿。可当刘邦正准备下马时,突然问左右:这是什么地方?

左右回答:柏人!

刘邦心灵一动:柏人?柏人者,迫于人也。此地不祥,不宜留宿。

中国占卜算卦历史源远流长,其中有一种就是拆字。汉字到底蕴含着多少文化魔力,无人能知。我们只听说的是,仓颉造字成功时,风雨大作,神哭鬼嚎。难道神鬼共哭就是因为仓颉破解了唯有神鬼共知的秘密吗,不然又为何如此悲泣痛心?

不得不说,刘邦,你实在太有才了。因为,刘邦之解字,竟然比许慎的《说文解字》提前了二百余年。当初,嬴政经过博浪沙的时候,他可想到“博浪沙”可释成“浪人张良博杀的地方”?

那一次,刘邦果然没有在柏人留住,继续开往前方。于是,贯高等人白白蹲了一夜的猪圈,暗杀行动,就这样莫名地泡汤了!

二 谢幕

刺客,俗名恐怖分子。在恐怖活动十分嚣张的今天,刺客已经失去了浪漫的理想主义美。在世界各地,无论是中东,或是南亚,他们动不动就是人体炸弹,或是扣留人质,再或许是绑架外交官。杀完之后,还会假装十分负责任地跳出来宣称:这是我干的!

然而,在古代之中国,刺客完全不是如此肮脏龌龊。恰恰相反,古之中国刺客,民间对他们似乎都充满着一种崇拜景仰之情。此种情怀及情绪,被司马迁缩写于那篇著名的《刺客列传中》。

在那篇史记里,司马迁一共写了五个刺客:曹沫、专诸、豫让、聂政和荆轲。前四者或全身而返,或被杀于当场,但刺杀全部成功;后一者,英雄之豪气,舍生之义气,绝无仅有,然而还是毙命于嬴政剑下。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失败的荆轲,永远代表着一种不失败的刺客精神。这种精神就是:锄强扶弱,舍生忘死,救国家社稷于水深火热之中。于是,千百年来,刺客精神仍然鼓励着后来者勇往直前,置生死于度外。

毫无疑问,刺客之刚烈精神肯定严重地刺激过贯高等人的心。很快的,刘邦也让他们体验到荆轲之惨烈和悲壮,更教世人懂得了:刺客,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贯高的并非一般,不仅仅体现在对死亡和强权的蔑视,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作为一个刺客,追求什么时候生,比追求什么死来得更加高贵。

当时,贯高及赵午一行人被逮捕后,众人便知,此谋一泄,肯定生不如死,不如死个痛快。于是,赵午等十个杀手争先自刎,以免生被凌辱。就在这时,只见贯高对赵午一声大喝:一帮饭桶!就知道自刎。如果你们全都死光了,谁来替赵王洗刷清白?

赵午一愣,恍然大悟。对哦,活着时拖了赵王后腿,不能死了还要将之拖入地狱吧。众人只得放弃自杀,并且统一口径:刺杀的事是我们想出来的,与赵王无关。

很快的,贯高就被纳入审问流程。其步骤如下:

首先,狱吏们好言好语对贯高说:我们的政策向来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请问行刺一事,是不是赵王派你们干的?

贯高摇头否认,说道:我才是主谋,赵王根本就不知道这事,他是无辜的。

狱吏冷笑,开始用鞭子抽,又问,是不是赵王派你们干的!

贯高摇摇头,还是以上那句话。

紧跟着,狱吏换上大棍狂揍,又问,是不是赵王派你们干的!

贯高遍体鳞伤,咬着牙摇头,又是那句话。

再紧接着,又换上铁锥乱刺,又问,是不是赵王派你们干的!

此时,贯高全身高度溃烂,面目全非,恍若活鬼一只。然而,贯高拼尽了身体最后一丝力气,嘶哑地说道:

是我一人所为,与赵王无关!

听说,上帝造人总是不尽完美的,捏你两块优点,也得掐上一块弱点。贯高愚蠢糊涂的头脑和高贵凛然的义气同时集为一体,使狱吏们已经彻底没辙了,只得向上报御史大夫。

御吏大夫又将案情如实向刘邦汇报。刘邦一听,竟然叹服不已。刘邦第一次看见,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打不服,吓不倒,死不认罪的英雄好汉!

此时,吕雉阿姨竟为女婿求情来了。吕雉对阿刘说道:赵相都说了,此事是他一人所出阴谋,非赵王所为。再说了,赵王是你的女婿,尽管不是胆小如鼠,但也不至于做出对不起你老人家的事呀!

实话说,这个吕雉,实在让刘邦讨厌。女人究竟是女人,只看现象,不看本质。面对着袒护张敖的吕雉,刘邦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你这个死婆娘,别老护着你的屁女婿。人家要行刺的是我,又不是你,你当然不知道其中滋味。如果天下是姓张的,试看看姓张的还爱不爱你的屁女儿!

吕雉挨了骂,只得乖乖闭嘴。

这时,只见刘邦叹息一声,对左右说:贯高好汉一条,打是不行的,你们当中有谁认识他的,赶快想个办法替我套出真话来。

刘邦话语刚落,就有人站出来。此人名已不详,史书称其为泄公。泄公对刘邦说:我和贯高是老乡,贯高这个人我了解,他向来都是豪气冲天,重义守信。让我来替您完成这个套话的任务吧。

刘邦当场把差事交给了泄公,并赐他持节前往询问贯高。

泄公来到了监狱。贯高看到了泄公,也看到了他手中那根挂牛尾的竹竿。这就表示着,他不仅仅是跟泄公闲聊,更是在跟刘邦较量。

套话与谈判不同,前者得有铺垫,循序渐进;后者可以开门见山,单刀直入。泄公是知道这个套话原理学的,所以他没有就事问事,而是对贯高的牢狱之灾表示抚慰。聊着聊着,他们把话题扯回故乡赵国,谈起他们曾经的陈年往事。

最后,他们不由自主地回到赵王身上,泄公不由问了一句:难道赵王真的与暗杀皇上一事无关吗?

贯高长叹一声,对老乡说道:人,都不过是感情动物。世之常情,哪有人是不爱他父母及老婆孩子的。可是却因为我,害得三族尽诛。难道我对家族之爱会超过对赵王之爱吗,我之所以拼死拼活地护着他为的是什么?这主要是因为赵王无辜,阴谋之事全出自贯高之手啊。

真话,这是地地道道的真话。没有任何政治感情和空洞的口号,有的只是动物之本能及人类高贵的大义品质。

贯高这话,鬼神信了,泄公信了,刘邦也信了。

刘邦这才知道,原来这场所谓暗杀,源于前年冬天对赵的一场无礼谩骂。这当然不是误会。这全都是傲慢耍大牌惹的祸。

既然如此,那就放了张敖吧。无罪不等于无罚,刘邦废掉张敖王爵,降为宣平侯。同时,封代王刘如意为赵王。

贯高,果真豪侠之士。刘邦决定特赦贯高,并且让泄公告诉他:张敖已经出狱了,你也可以出狱了。

当泄公带着喜悦的心情来到了监狱,把这天大喜讯告诉了贯高。贯高一听,两眼痴狂地看着泄公,身上仿佛涂了神药,体内充满了无限活力。

他欣喜若狂地摇着泄公道: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赵王真的被放出来了吗?

这是死对生的摇喊,唯有站在地狱里才能感觉到对生命的强烈渴望和震撼。泄公的眼泪都被摇出来了,他不是阎罗王的小鬼,他深深地懂得生的可爱和义的高贵。

泄公对贯高说道:老乡,这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相信陛下宽宏大量!

贯高猛烈摇头,还是不相信地问道:皇上为什么连我也放了?

泄公说道:皇上欣赏你的高义,所以特赦!

贯高再次摇头:我体无完肤,之所以不死,只为张王洗罪。既然大王已经出狱,我已尽到本分职责,死而无憾。然而,叫我背上这么一个篡弑的名声去事奉皇上,不无愧杀我内心。我愿以死而谢之。

贯高说完,突然甩头后仰,只见一声颈骨断裂的声音震荡着空洞的牢房。泄公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贯高如山倒下,轰的一声震动了大地!

贯高,以愚蠢为开端,以高贵为生命暮曲。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监狱里,他独自唱起一曲悲壮的挽歌。苍天在上,士不逐嗡嗡富贵,为清白大义而死,足已!

三 戚姬和吕雉: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有时候,厄运就像病毒一样,具有可怕的传染性。现在,张敖的坏运气又传上了与之关系密切的吕雉。

对吕雉来说,刘邦搞掉张敖赵王之位,等于挖去她半颗心。而刘邦把赵王封给刘如意,又等于给吕雉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此时,刘如意不过十岁小娃,小孩子不可怕,可怕的是娃儿他妈,她就是传说中的戚姬。

戚姬,定陶美女,名不详。姬是西汉王朝初期皇宫小老婆群最高一级,也称“夫人”,位比宰相,爵比亲王,俸禄二千石,地位仅次于大老婆皇后。

所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是也。项羽有虞美人,刘邦宠戚姬。项羽会唱“力拔山兮气盖世”,刘邦也会唱“大风起兮云飞扬”;→文¤人·$·书·¤·屋←虞美人会舞剑放喉,悲伤动人,戚氏也会彩袖凌空,放歌起舞;更绝的还有,虞美人常跟项羽征战在外,戚姬也是不离刘邦左右,两相不离。

是的,吕雉已经老了。现在人称阿姨,刘邦骂她死婆娘,再过几年,估计又要被骂死大妈,死老太婆,死鬼。岁月如水,从脸上流过,留下的只有沧桑老态。相对戚姬来说,吕雉输的不只是青春之色,还有绝世技艺。她没有戚姬的细腰,没有那一低头的温柔美感,更没有哼唱楚歌好喉。甚至还有,她生的孩子没有戚姬生的聪明伶俐。

这下问题就大了,多项指标衡量,吕雉几乎输掉大半,严重地威胁到了皇后之位。

夺太子,想当的就是皇后,这是明摆着的。然而夺位,不一定就要搞阴谋。戚姬也知道,她唱歌跳舞哄刘邦有余,要搞阴谋,那可是远远不及,自寻死路。所以她只能扬长避短,使出绝招,那就是哭。

当女人真好,要想得到某样东西,可以一哭二闹三上吊。男人则不行,有泪不轻弹,刀剑砍到头上也得装出面不改色,坚强如铁的样子。男人,特别是英雄的男人,他们不怕刀山火海,偏怕女人的眼泪。英雄是铁,女人泪就是盐酸,结果搅在一起,英雄就成了盐酸铁。

公元前197年,五月,太上皇刘太公崩于栎阳宫。

自从刘太公崩后,戚姬整个人就变了个样,不跳,也不唱,整天就泡在悲叹和泪水当中。但是注意了,戚姬不是为刘太公哭丧,而是为自己悲贱的命运而哭。

今年,刘邦已经六十岁了。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按人生百年来算,六十年光阴岁月,已经是入土过半。这些年来,刘邦经历九死一生,尽管落得个逃跑大王的称号,但对生死亦看得很开了。可是他有没有想过,某天某夜,他突然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就去了天堂,放心尚在人间的戚氏母子俩的生世安全?

刘三,不管你在人间还是天堂,我都是爱你的。可是,你在人间时,我尚可感觉到你爱我,疼我,护我。然而一旦升了天堂,你的爱,你的疼,你的护,就只会变了镜中花,水中月。所以,在你飞天堂之前,你必须先把银行密码告诉我,或者是存一笔丰厚的存款给我们母子俩养老,这才是真正的实惠。

天下就是刘邦的银行,太子就是密码,皇后就是存款。可是现在密码和存款都被吕雉一人垄断,这叫人怎么办?这一点都不难办,戚姬的看法是,银行不好换,但是密码总是可以更改的。古今到今,皇帝都能被人搬走,哪有太子是不能更改的。所以她一定要哭到底,哭到山穷水尽,不哭得刘邦拿定主意,决不罢休。

刘邦妥协了。被敌方包围,他可以逃跑,然被戚姬的泪水包围,他就像被万能胶水粘住跑不动了。于是,为了解决戚姬后世无忧,刘邦决定废掉刘盈,立刘如意为新太子。

这下轮到吕雉阿姨哭了。好你个戚姬,抢了我的风光,得了我女婿赵王之位,又来打我太子和皇后的主意。你不就是会唱个楚歌吗,不就是会跳个烂舞吗,不就是会击个破鼓吗?这通通都算个屁!

想当初,刘三辗转砀山当猴王的岁月,你在哪里?

想当初,刘太公的吃喝拉撒,我悉心照顾之时,你又在哪里?

想当初,为了刘三,我差点丧命项羽手中。

总之,为了皇帝,我付出了一个女人应有的一切,请问你付出够了吗,你又有什么资格与我争皇后?

骂,狠狠地骂;哭,狠狠地哭。骂也骂完了,哭也哭完了。吕雉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问题解决了吗?没有。眼泪是戚姬的专利,但是她偏不相信眼泪。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等死吗?

不!这绝不是我吕雉一向的风格。不管命运多险多恶,我也要擦干眼泪,勇敢面对。于是,吕雉沉静下来,仔细思量对策。

这时吕雉发现,与戚姬的这场政治博弈,其实上天安排的条件是等同的。戚姬的优势是,她得了刘邦宠爱;而吕雉本人的优势则是,她得了刘邦手下那帮生死兄弟的心。

这些年来,吕雉就像一员女将跟着刘邦东奔西跑,无论是张良、陈平,还是萧何、曹参、周勃、灌婴、樊哙等人,无不显现所有互相照顾之处。如今大难当前,他们就是强大后盾,刘邦要先放倒吕雉,得先征求他那帮生死与共的兄弟们的意见。

这下子,悲伤绝望的吕雉立即找到了力量和自信。是输是赢,还为时太早,稍安勿躁,待观其变。

斗争将不可避免地登场。

这天,刘邦召开了一个重量级的高官会议,表示要废掉刘盈,立刘如意为太子。

这下问题终于白热化了,会议现场像砸了锅一样,高官们纷纷站起来反对刘邦的提案。大臣们的反对意见缤纷多彩,归纳起来只有一条:皇上爱谁跟谁,那是你的事。问题是太子废立一事,关系国之根本,怎能凭一时喜好而动摇。刘盈是个好孩子,诚实忠厚,无错无过,你就凭刘如意性格像你,戚姬一时把你哄得神魂颠倒就动废立之念,这是不是太儿戏了?

大臣们的议论声有如苍蝇嗡嗡作响,然而此时刘邦,却是稳坐如山。他神态肃穆,少了几许嬉皮士的游戏表情,大臣们狂叫乱喊的忠言,他却全听不进去。

最后,当大臣们喷完口水,个个都充满期待地看着刘邦能回心转意。此时,吕雉正躲在大殿东厢偷听,连她也不得不屏住呼吸,等待刘邦宣布结果。

这时,刘邦傲慢地环顾四周,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他缓缓地说道:反对无效。大儿刘盈是必须要废掉的,小儿刘如意是必须要立起来的。

致命的宣判,犹如五雷轰顶,吕雉一下子瘫痪在地。绝望像空气一般,弥漫在大殿东厢,吕雉紧咬嘴唇,泪如雨下。而大殿中央,群臣一时哑语,不知所措。他们这时才发现一个致命性的问题,天下是皇帝的,太子也是皇帝生的,他之所以征求群臣的意见,不过是故作姿势,求个理直气壮,名正言顺。

完了,这下子真的玩完了。都说,上帝要毁灭一个人,必先使其疯狂。吕雉已经感觉到疯狂的征兆,仿佛再多忍一时,她就要发疯。

然而就在这时,一颗闪亮的救星出现了,一下子照亮了陷入黑暗谷底的吕雉。

他,就是中央最高监察部长(御史大夫),周昌。

四 可畏的周昌

周昌,沛人也。职业出身:秦时与从兄周苛皆为泗水卒吏。为人特点:说话口吃,但坚忍刚强,敢于直言。

经典逸事:有一次进宫奏事,不小心碰上刘邦和戚姬调情,周昌见状,扭头便走。刘邦一见,立即追上周昌,耍流氓般地骑在周昌脖子上,嘻嘻地问道:御史大人,你觉得俺像个什么皇帝?

周昌昂起头,不客气地说道:陛……陛……下,你……想……想……听真话,还……还……是假话?

刘邦哈哈大笑:我当然是想听实话啦。

周昌冷笑,嘴上立即迸出一句:陛下即桀纣之主也。

周昌这话,貌似玩笑话,实则暗藏威力。好你个御史大夫,瞧你说的什么话,刘邦当即又是哈哈大笑,把周昌打发了去。

不过,周昌能混上御史大夫,不是因为他敢于直言,而是托了他的堂哥周苛的福。我们知道,当年项羽攻下荥阳时,项羽企图以封大将收买周苛,却不料被周苛一阵痛骂,一怒之下便把他烹了。事后,刘邦念周苛高义,封周昌为御史大夫,承从兄之志继续为汉王服务。

让我们回到刘邦议太子事的现场。

当刘邦见周昌像猴子似的从人群中蹦出来,就料定这小子定要大闹一场,破坏他的好事。果然,周昌根本就没心气跟刘邦废话,他一冲出来说道:臣……臣……口才不好,但臣……臣……期……期……知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如果陛……陛……下废掉太子,臣……期……期……不奉诏!

抬杠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你不会抬得幽默,杠得开心。本来会议现场都僵死一片,然周昌这几个不知所云的“期期期”几字却像一幕滑稽戏,让一直绷着脸的刘邦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

刘邦笑,群臣也跟着笑,躲在东厢的吕雉也莫名地含着眼泪笑。

这时,只见刘邦宣布:废立太子一事,就以后再议吧。今天到此为止,散会!

阿弥陀佛,刘盈终于暂时躲过一劫!

吕雉高兴得太早了,这不过是第一回合。刘邦只是说,暂时搁置议论废立一事,不等于不废,也不等于不立。事实上,废立一言一旦放出去,就只能是一路走到黑。

形势逼得刘邦不得不为戚姬母子找一个万全之策。此时,刘如意尽管被封为赵王,可是因为年纪小,加上刘邦疼爱有加,不能不留身边。可是赵国的行政必须找一个强悍的又信得过的,并能压得住太子和吕后及满朝大臣的强相帮助刘如意打理赵国。可是放眼朝廷,谁才是最佳人选呢?

这时,有人向刘邦推荐,辅佐刘如意,非周昌莫属。理由是:周昌此公,从吕后、太子及群臣,甚至皇帝您,无人不敬畏他。除了他之外,再也无合适人选。

这个意见,乍一听,似乎是开国际大玩笑。周昌刚刚反对立刘如意为太子,却又派他去管理刘如意,这不是更不能起到保护刘如意的作用吗?

错!最危险的人才是最安全的人。周昌此公,讲原则,敢力斗,不畏强权,活脱脱的一只公老虎。而刘如意年幼孱弱如幼虎,不正需要这么一只生猛的公虎保护吗?

高,实在高。

刘邦连连称善,立即召见周昌,开门见山地就问道:吾有一事想麻烦周公,不知周公可否成全吾愿?

周昌问:何……何……何事?

刘邦差点又笑,但他必须忍住,今天所谈是一件相当相当严肃的事。刘邦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想派您为我小儿赵相,替他打理赵国!

什么!周昌一听,一下子傻掉了。

陛下,你不会是又拿我开玩笑吧,或许是,你对我拦你立刘如意为太子有意见,故意要整我?玩笑你可以开,要整我,你就明说,何必遮遮掩掩,我周昌可不是吓大的。

刘邦似乎看出周昌心中顾虑,接着说道:周公不要多心,建议你当赵相,是另外有人替我想到的,他就是您的老部下——赵尧。

赵尧,时任掌玺监察官(符玺御史),周昌下属。对于此人,周昌曾有朋友评价说,他肯定是接替周昌为御史大夫之职的人。然而,周昌一直对他就是看不上眼,原因只有一个,他年轻辈小,想接班,还早着呢。没想到,这个小年轻竟然还有一手,在背后捣周昌一刀,无非就是想把周昌挤走,自己好接班换任。

周昌这才终于觉察问题的严重性,突然也变得没有主意,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教周昌怎能不哭?诸侯国相级别和地方郡守相当,又与中央九卿同级,年收入二千石。现在周昌干得好好的御史大夫之职与丞相、太尉并称为三公,年收入也是二千石。所谓二千石,是以年俸两千石谷而得名。收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权力。御史大夫相当于副丞相,主管九卿,如今刘邦派周昌委任赵相,那不是降级使用吗?

周昌一边哭泣,一边陈述心中委屈。很奇怪的是,他哭诉的时候倒是不口吃了。只见周昌这样对刘邦说道:陛下啊,自从沛县起义起,俺和俺兄一直跟随你出生入死,为何你偏偏中道就把我丢到诸侯中呢?

刘邦听得长叹不已。这个周昌,骂人也骂得真诚,哭己也哭得无邪。

刘邦不禁抚着周昌说道:老兄啊,你的官职重要,我的小儿刘如意更重要啊。我这也是没办法之事,实在是找不出人了啊,所以还是委屈一下兄弟啦。

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最后,周昌无奈,只得接旨,到赵国挂职锻炼去了。果然,周昌一走,刘邦就封赵尧为御史大夫。

对吕雉来说,这下问题大了。周昌作为唯一敢以性命相搏为刘盈说话的人,都被打发走了,那以后还能指望谁?

危险,再次降临到吕雉身上。

五 请神仙:商山四皓

周昌被贬到赵国后,吕雉就坐不住了。于是,吕雉急召哥哥吕泽等人,开了一个家族扩大会议,共同讨论保护太子之位的对策。

会议当然没有白开,家族外有一门客替吕雉支了一招,说:留侯善长计策,皇上很信得过他,为什么不去找他试试呢?

门客一语拨醒吕雉。是啊,天下数张良最善谋划,为何不去找他呢。

此事重大,不容外人知,必须由长兄吕泽和次兄吕释之亲自料理。吕雉吩咐哥俩道:无论如何,一定要请张良出山,如果不行,就是劫也要劫出来。

此时的张良,自从随刘邦迁都入长安后,他闭门不出已一年有余。之前,他已经明确宣布,从此不理人间俗事,一心学道,跟随神仙。所以这一年来,张良一直沉迷在玄虚的巫术里。他的日常工作就是静坐,也不食五谷杂粮,改吃一种听说可以延年益寿的药物。

吕泽和吕释之驾着马车来到张良门前。侯门冷寂,不见人气,唯有香味扑面而来。吕泽哥俩轻轻敲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张良正在静坐,他微微开眼,看到了吕泽和吕释之。

张良心里本能地一颤,吕泽兄弟简直就是稀客中的稀客,此徒登门,肯定有要事来了。

吕泽兄弟也不打搅张良,静静地看着他做功课。

张良心里一叹,眯着眼故作糊涂地问道:吾门久不见贵人,今贵人到,不知有何事指教?

何事?那个何事当然就是刘盈的太子保或不保之事啦。当然,我们没有能耐指教张大师,敢烦张大师心劳片刻,替我们指一条光明之路。

于是,吕泽兄弟就刘邦企图废掉刘盈,更立刘如意为太子之事,通通向张良和盘托出。当然,这其中不乏有对戚姬一番诸如妖精惑君的痛骂之声,更不乏要添油加醋地讲群臣对刘邦的做法,是如何的义愤填膺和怎般的无可奈何。

最后,吕泽总结性地说道:君乃陛下的得意谋臣,然陛下欲易太子,君怎能安心高枕而卧乎?

张良心里苦笑,这是陛下及你们吕氏家事,关我张某何事,干嘛要拉我下水?

张良说道:哎,你们找错人啦。正所谓,时过境迁,今时不同往日。以前陛下打天下时,是急需人才,所以才用我计谋;如今天下安定,陛下因为一己之私更立太子,那也是他个人意愿中事,就算多了我张某这般一百多人前去劝阻,又有什么用呢?

这就叫“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没那么好的事。

张良不让抱佛脚,那就只好来硬的了。于是,吕泽颜色大变,恶狠狠地说道:我不管,无论如何,您必须得替我想个解决的办法!

张良睁开眼,顿然醒悟:这哥们俩,摆好架子就是耍流氓来了。看来,今天不教他们几招,以后就甭修神仙了。

张良又想了好一会,不禁叹息:戚氏邀宠,那是自寻死路。我张良想不救吕雉,可老天偏偏逼我出招啦。苍天在上,戚姬啊,请你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

最后,张良只好支招自保,招数如下:

你们听好了,想要保住刘盈,光吵是没用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培植势力。当然,这不是叫你们招兵买马,准备造反,而是招贤,以贤人之名威慑陛下。陛下南征北战,见过贤人何其多,唯对四人心存敬畏,他们就是著名的商山四皓,只要请他们出山辅佐太子,为太子造势,那么废立之心,必能瓦解。

所谓商山四皓,是汉初躲在商山的四大高龄隐士。隐士者,向来吃软不吃硬,吃贤不吃侮,吃香不喝辣。此四人者,乃东园公唐秉、甪里先生周术、绮里季吴实和夏黄公崔广四位著名学者。听说,此四人之所以归隐商山,主要是因为刘邦傲慢侮人,义不为汉臣,故逃匿山中。刘邦曾经请他们出山为官,他们不但委婉拒绝,反而以歌明志。歌曰:

莫莫高山,深谷逶迤。

晔晔紫芝,可以疗饥。

唐虞世远,吾将何归?

驷马高盖,其忧甚大。

富贵之畏人兮,不如贫贱之肆志。

此歌词,通俗地说就是: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此等志向,用孟子的话说,就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所以,刘邦生逢此辈,封之不来,赏之不喜,威之不服,只得听之顺之,叹息不得而罢。

张良一招,让吕泽大长见识。

刘邦请不来的,刘盈请来了,足见刘盈之贤。以贤争天下,莫之以争。高,实在高。可问题又来了,此商山四皓,高龄八十以上,头发须白,清高志傲,如何请之?

张良继续说道:天下的隐士和神仙都是一路货色,他们不是不愿意出山,而是封赏不够,态度不谦,诚意不足。所以你们就不必心疼金帛玉器,更要懂得谦恭待人,同时叫太子亲自写书一帛,派遣有口才的前去游说,包你赢得神仙归!

好主意啊,果真找对人了!

终于,吕泽兄弟谢过张良,立即回报吕雉。吕雉命吕泽派人奉太子书,并携厚礼,卑躬屈膝,前往请人。果然不出张良所料,商山四皓被吕氏收买,愿意出山跟随太子。

抓到四位活神仙,仿佛抓到了四根救命草,吕雉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戚姬,你就做梦吧。除非你从我身上踩过去,不然,只要有我在一天,休想夺走太子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