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流氓我怕谁

流氓传说

在中国历史上,凡是出身差劲的皇帝,天生都有自我吹嘘的能耐。他们为了证明自身乃世间非凡人品,不是乱跟神仙攀亲戚,就是自诩为神物投胎。神话是护身符,传说是美丽的袈裟,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演得玄之又玄,充分调动民众的崇拜情绪,那么就足以证明你成功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毋庸置疑,在这些自我广告宣传的人当中,刘邦是做得最成功的。

刘邦,生于公元前256年,字季,家中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外号刘三。

籍贯:江苏省沛县丰邑。

家庭出身:祖上至少三代农民。

职业:亭长,兼职无赖。

特长:吹牛和耍赖。

话说公元前的某个夏天,刘三的老妈独自外出劳作,其间疲惫不堪,躺在大泽堤岸上睡觉,做了一个大梦。正当老妈在梦中与神相遇时,突然天上雷电交加,风卷草飞。这时,刘家的老爷子刘太公万分焦灼地奔往大泽,却远远地看见自己的女人身上伏着一条蛟龙。不久,她便生下了刘三。

传说中国龙是由马首,蛇身,鹿角,龟眼,鱼鳞,鱼须,虎掌,鹰爪,牛耳组成的。它神力广大,能在陆地上跑,在水中游,在天上飞,还能兴风作雨。它有时乘春风而登天,有时趁秋霜而潜伏深渊。正因为中国龙集中了动物之精华,所以又被喻为万兽之王,万能之神。

这么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的东西,不要说人,恐怕连天上的神仙都不常见到。那时也没有DNA检测技术,刘三自我吹嘘说是苍龙之子,可有证据证明他就是传说中的龙种?

按当时的笨办法,只能从长相上判断。就是说,人是人他妈生的,龙也得有个龙爸爸,如果你是龙,那至少要有点儿龙爸之相。

刘三恰好长有一副龙相:马形长脸,鼻梁高挺(马首)。脸颊之下长有几根鱼须胡,很是美观。左腿上有七十二颗黑痣(类似眼镜蛇身上的黑点)。刘三生肖属蛇,大蛇为龙,小蛇为蛟,如此说来,刘三命中为蛟外部龙相,不是蛟龙,那是什么?

这下我们终于明白,世间吉祥物有千万种,为什么刘邦偏偏认神龙为亲爹。如此说来,刘邦不过是一个私生子,刘太公也不过是他名义上的父亲。但是,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刘太公戴了一顶绿帽就笑他丢人。即使它是绿色的,但毕竟也是一顶神帽,如果你祖坟不冒青烟,也想找一顶来戴,那可是门儿都没有的。

若以龙生龙的观点来推论,刘邦长大之后肯定是一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中之龙。但事实上,年轻时期的刘邦,不过是一个一不做二不休的流氓加无赖。

所谓一不做,即坚守不爱劳动的习惯。

二不休,即喝酒、泡妞两样什么时候都不能少。

就算孩子不是亲生的,养你这么大也得为家里分担点什么吧?农忙时节刘大叔想叫他一起下田,刘三却早神龙见首不见尾,不是赖在王大妈、武大娘的酒馆里,就是赖到情妇曹氏(长子刘肥生母)床上去了。

刘大叔没读过书,想了半天都找不到一个狠毒的词来骂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憋了好久终于憋出一个词:无赖。

慢着,刘大叔您先别生气,您应该以发展的目光来看待刘三,您要相信刘三总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他不可能一辈子总是当无赖。

果然,偏偏就是这个脸皮比墙壁还厚的无赖,后来竟然还谋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泗水亭长。更让刘大叔想不到的是,又恰恰是这个无赖刘三,后来竟创办了一家史前巨无霸公司——汉朝。刘邦也谋到了一个天下独一无二的职业——皇帝。

蛟龙毕竟是蛟龙,刘三只用了七八年就走完了这条看似遥遥无期,而又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登天之路。也就是因为刘三,汉人从此有了一个永恒的名字:汉族。

让我们先回头看看刘三是怎么当上这个泗水亭长的。

秦朝没有科举制度,要想当官,如果不是高干子弟,你就得走下面两条路线。

第一,你家里要有钱,还要你自己的品德好。所谓品德好,无非就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救死扶伤,大义凛然。你连这个作秀的基本功都不会,就别想入官场混了。

第二,你得认识个好人。所谓好人就是有权势的,并且是个会抬举你的人。秦朝有规定,政府官吏可以向上级推荐低级官吏。但并不是推荐了就收下,还要给你一个试用期。如果在试用期内任职合格的,行,那就留下继续干活吧。如果不行,不但叫你滚蛋,还要惩罚负责推荐的官吏。

刘三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而且一个只想给自己戴光环,到处骗吃骗喝的人,哪还会有什么好德行。那怎么办?只好巴结达官贵人呗。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抬举了他,反正刘三能力表现得还不错,试用期合格,被留下了。

秦朝政府机构分为郡县两级。郡管县,县下管乡,乡下设亭。按秦汉制度,乡村每十里设一亭。亭里设亭长,主管治安警卫,兼管停留旅客及治理民事,多以服兵役已满期之人充任。刘三曾经去咸阳服过徭役,而且还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秦始皇,所以最有资格做亭长工作。

不管官职大小,泗水亭长毕竟也是个正经工作,得有个正经名字,我们不能再唤他刘三了,从此就改作刘邦吧。

其实搁到今天,泗水亭长也顶多算个乡派出所所长。这个芝麻不如的官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偌大的乡里,无论是偷鸡摸狗的事,还是征收苛税,或是那些三八婆吵架,都会找到你的门上,工作极其繁琐,不把你累死也要把你活活烦死。更让人郁闷的是,这差事不属于公务员,没有编制,国家不发工资,就是过年过节也别想人家给你发米发油。

刘邦不是傻子,闲得没事找苦吃。事实上,亭长相当于县外派出管理基层的机构,也是有一些经费补贴的。但经费补贴不是从政府拨款,而是县吏们赞助的。所以每次刘邦要出差时,他就会理直气壮地到县吏家敲门要差旅费,每人三百文。县长秘书萧何是刘邦的顶头上司,他是个大方之人,只要刘邦上门拉赞助,都会多给他二百文。这笔账,刘邦记在了心里。

按规定,亭长只配两个兵卒,一个管杂务,一个管捕盗。他们都要睡在单位里,以单位为家。假期还是有的,隔五天休息一天。说来可笑,这一天假不是让你回去看望老婆孩子的,而是洗头发。头发洗完了,晒干了,束好了,再吃顿晚饭,明天又得去上班了。

亭长的职责是管理乡里一大堆烂事,并接待出差路过的官吏。除此之外,他的业余活动就是到处拉赞助骗吃骗喝。所以亭长这个工作尽管表面上是很辛苦的,实际上油水不少。今天东家婚事蹭一顿酒,明天西家死人撮一顿饭。不管红事白事,有吃的总少不了亭长先生。

爱喝酒也就罢了,刘邦还爱赊账。赊啊赊啊,没完没了地赊,王大妈和武大娘两家酒店老板娘一看到刘邦就向他哭着要酒债:大哥,我上有八十岁的母亲,下有三岁的孩子,老公最近打牌又常输钱,能不能先还点啊?要不然我只好上你家砍树了。

砍树?砍人还差不多,我家没种树。

大哥,你不知道,现在秦皇爷征税又重,物价上涨比发大水还快,酒价都翻了好几倍了。要赊账可以,可是酒贵呀,您吃得起吗?

吃。有好酒尽管拿上来。

王大妈和武大娘本是欺负刘邦穷,故意把酒价翻了几倍,没想到刘邦还要赊。既然刘邦想赊,就让他赊吧,多少他还是一个亭长,不怕逃账。到年底还钱的时候,那多出的几倍酒钱就当是你还的利息。

传说中的操盘高手

用现在股民流行的话来说,年轻时期的刘邦就是个地道的垃圾股。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偏有人说他是蓝筹股,未来行情不可估量。

何人竟有如此不平凡的眼光?他正是刘邦的岳父大人吕公。

吕公,山东东单县人。他跟当时的沛县县长大人是好朋友,为了避仇而跟随入沛安家落户。吕公生了个国宝级的女儿,叫吕雉。县长大人曾向吕公提过亲,想娶吕雉,但是吕公却迟迟不肯嫁女儿。

吕公是个经济实力雄厚的贵宾,沛令能把这样的人物引进来,也算为沛县招商引资做了贡献。为了拉拢吕公,沛令特意为吕公办了一次招待宴会。其实,县长大人就是想贿赂吕公,好让他早点把吕雉许配给自己。没想到宴会一结束,县长大人就哭了。

沛县豪杰和官吏听说县长请贵客,这可是个巴结上司的好机会,纷纷带着贺礼登门拜谒。刘邦听说县长要变相捞钱,流氓的习气就来了。妈的,我整天干死干活的,连要个出差费都要拉赞助,还想我给你贺钱,这不是扯吗?他决定赴宴整整那帮县吏,顺便吃顿霸王餐。

当时县长秘书萧何同志负责主持宴会,他对前来祝寿的宾客说,一千文钱以下的请坐下堂,一千文钱以上的请坐上堂。

轮到刘邦报贺钱。他顺手写了一张礼单:刘季,一万文钱。

吕公听到这么大的钱数,两眼大放绿光,亲自跑到门口迎接来客。只见刘邦龙颜高鼻,还长着很美的胡须,好一副吉人天相。吕公如获至宝,请刘邦一起入席侍坐。

刘邦不带一文钱虚报个数就想忽悠人,还是萧何厚道,他悄悄地向吕公提醒道:刘季这个人爱说大话,做不成什么大事,您老人家还是小心点吧。

吕公却对萧何的劝言置若罔闻。当刘邦在酒席上大耍流氓作风,海喝海吹时,吕公在暗中仔细观察,越看他越像是一支绩优股。

待到刘邦吃饱喝足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吕公用眼色示意他留下来,并且说道:我给很多人看过相,就数你的相最贵。我有个女儿,想嫁给你,中不?

刘邦看着吕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打了大半辈子光棍,坏事干过不少,优点比白日的星星还少,况且家里三代农民,穷得叮当响,你吕公到底瞧上我哪点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是流氓我怕谁。不管你吕公是真英雄,还是假糊涂,既然你敢嫁,我就敢娶。不娶白不娶,娶了也不白娶。

于是,刘邦果断地答应了这桩自动找上门的婚事。

但是,当吕公刚向刘邦许诺完以后,吕公的老婆就对他发牢骚了。沛县县长大人是吕家好朋友,论地位和社会关系,刘邦都不能和他相提并论,这么好的人家不嫁,偏要嫁一个游手好闲的流氓亭长,这不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吗?

然而,吕公只是很不屑地对她说道:此非尔女子所知也!

这话翻译过来就是,这不是你们女人家所能知道的。换到今天,我们都会觉得,吕公如果不是先知先觉,那就肯定是脑袋进水了。好好一个县长不嫁,为什么要把女儿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流氓呢?

事实上,吕公是个聪明人。历史就像股市,有暴涨就会有暴跌,有暴跌也会有暴涨。吕公是一个高明的股市操盘手,他把秦朝股的未来走势看得一清二楚。秦始皇的暴政弄得天下民怨载道,他这个秦朝的老板迟早要倒台,而沛县县长不过是秦老板的低级打工仔,终究也逃不脱被诛杀的命运。这时候如果他把女儿嫁给沛县县长,才是真正地把她往火坑里推。

吕公又看出来,这天下一乱,只有像刘邦这样的人才会迅速崛起。因为刘季具有王霸之气,天不怕地不怕,能吃能喝能吹,脸皮厚得很,天生是块造反的料。既然造反是迟早的事,那富贵也是迟早的事,为何不把女儿嫁给他呢?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吕公眼光的正确性。沛县县长果然被人诛杀,沛县易主,刘邦当头。什么叫眼光,这就是眼光。有几十年的眼光,就会有几十年的事业。有上百年的眼光,就会有上百年的基业,这根本不是吕大妈一类人能看得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