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可怕的吕雉

一 弥留之际

其实,回头看看刘邦,他之所以伸腿登天那么快,跟他装酷有关。他在和英布那场决战中,所受的流箭之伤,回长安旅途中,继续恶化。当时,吕雉派良医替他治病。医生诊断后,刘邦问医生情况。医生回答是:只要休养,这病是可以治好的。但是,刘邦听后,一反过去惜命如金的态度,拒绝治疗。并向外宣言: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老子本是小民一个,手提三尺剑夺得天下。如果上天要夺我性命,就算扁鹊在世,又有何用?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刘邦自以为,无数次的死亡危险他都能熬过,这次依然不例外。没想到的是,卢绾反水,使他病情加重,信念俱灰,最终只能享年六十二年虚龄。

毛泽东说,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刘邦的一生是伟大的,亦是光荣的。出身草莽,登顶九五,历尽辛苦,阅过人间百态。曾经,他渴望像秦始皇那样活,他实现了。

成,在天;死,亦在于天。这是刘邦留给世界的一句结语。

对于生死,古今以来唯有庄子最看得开。他说,人从无中来,又归于无,这是天之大道,不必悲伤。于是,当妻子死后,庄子不但不流眼泪,还能敲盆鼓歌,歌唱大道。

刘邦将死,吕后当然庆幸,因为她的儿子可以理直气壮地当上皇帝了。但是,她绝不能像庄子那样敲锣打鼓庆贺一翻,而是假装虚心地向刘邦请教国相及太尉的接班人。

刘邦告诉吕雉:萧何之后,曹参可以接之;曹参之后,王陵可以接之。但是王陵太直,不能独当一面,一定要请陈平帮助。这是文职安排。至于武官,周勃当太尉最为合适。周勃尽管木讷,但是他办事,我放心。安刘氏江山者,非周勃不可。

刘邦这番崩前话,基本上是为汉朝定下了发展的基调。但是,吕雉问话并非就是按基调唱下去。恰恰相反,她就是想探刘邦口实,以便唱出反调。

汉朝,一场新的危机犹如黑云,正在笼罩着大地。

果然,刘邦一崩,吕雉封锁消息,秘不发丧。她和审食其相谋道:汉朝诸将与刘邦皆是草莽出身,功高气傲,事奉我家刘邦都已心情不快,现在我儿又小,他们肯定会更加放肆。如果诸将不除,天下不安。

母狼的獠牙终于暴露。一场腥风血雨的屠杀,即将开场。

但是,就在这危险时刻,有一个人及时站出来,使吕雉急刹车。他,正是郦食其的弟弟郦商。

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郦商的工作履历,就可知道他的杀伤力。其基本名衔和履历如下:多次以将军和右丞相的身份征战在外造反的诸侯,护卫过太上皇刘太公,食邑五千一百户,人称曲周侯。他总共击垮过三支敌军,降服平定六个郡,七十三个县。

像郦商这等人的威望,如果非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举足轻重。

当郦商听说吕雉要大杀出手时,马上找到审食其,并且威胁般地告诉他道:

陛下都崩了四天了,你还不发丧,是不是想趁机诛杀群臣?如果真敢这样的话,那吕后和你可就危险了。首先,陈平和灌婴将十万兵守荥阳;其次,樊哙和周勃将二十万兵平燕代;如果他们听说你要屠杀汉朝功臣,那么他们必定发兵攻打关中。诸将外反,大臣内叛,到时候汉朝之亡,也就是他们踮一下脚跟就能搞定的事。

郦商这番话,让审食其听得倒抽一口凉气。于是,审食其马上提腿就跑去后宫见吕雉。此时,吕雉也听得傻掉了。光想着杀人,却没想到寡不敌众。天下兵权都在诸将手里,还杀个屁呀。那不是引火自焚吗?

罗马不是一天能造就的,胖子不是一天能吃肿的。要想搞定诸将,那得像吃饭一样,一口一口来。

这下子,吕雉不得不以隐忍为上,为刘邦举行发丧,大赦天下。

五月十七日,刘邦葬于长陵(今陕西省咸阳市东北二十千米处)。群臣对刘邦的一致评价是:起微细,拨乱世反之正,平定天下,为汉太祖,功最高。所以尊号高皇帝,又称汉高祖。

三天后,十六岁的皇太子刘盈继位,吕雉由皇后变成尊号皇太后。

刘邦的时代已经结束,属于吕雉的时代,正式拉开序幕。

二 陈平:生存是第一需要

吕雉悬崖勒马,对满朝群臣突然止杀,首先躲过她屠刀的人当数陈平。

陈平的劫数,得从春天二月说起。当时,刘邦派遣樊哙出征卢绾。然而,当樊哙前脚刚离开长安,后脚就有人向刘邦告樊哙的状。说是告状,实是诬陷。告状之人不详,但状词还是有板有眼的,其状词如下:樊哙与吕后结党营私,听说他只等陛下一崩,即可发兵击杀小儿刘如意等人。

我们知道,那时的刘邦老眼昏花,加上爱儿心切,不管此话是真是假,一听就信,犹如急火攻心,难遏盛怒。

常人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话如果放在十年前给刘邦讲,他是信的。想当初,进入咸阳宫,樊哙硬冲入宫,力劝离城回驻灞上。后来,鸿门宴上,舍命相救,情义冲天。

可是,当天下归一,一切都将颠倒重演。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衣服乃可换,手足不可断。保刘如意,就是保戚姬。为了戚姬,刘邦连刘盈都想废掉,搞死樊哙又算什么玩意儿?

于是,刘邦杀意顿起。然而,因为废立太子一事,刘邦已经气晕了张良。朝中能与刘邦议事和谋事的唯有陈平,刘邦只好寄托于陈平,希望他能找出一个绝招不动声色就能干掉樊哙。

果然,陈平不负刘邦所望,立即给他支了一招。这就是:派遣周勃秘密跟随陈平前往燕地,以诏传樊哙,杀其军中,以周勃代其将兵。

一直以来,周勃和樊哙都披着同样的战袍,骑着同样的战马一起出生入死。如今,刘邦突然教他杀将取之,这叫周勃实在意外。

陛下啊,您怎么是越老越糊涂了呢。想当初,如果没有樊哙,估计你早就被项庄一剑斩下头颅当酒壶了。如今,只为一小人谗言就大喊要杀,这是不是也太那个了啊?周勃只顾心里想着,却不敢说出口。刘邦命令已下,他不得不藏在陈平的大马车下,窝着郁闷的火前往燕国。

然而,马车一离开长安,陈平马上就变卦了。他对周勃说道:樊哙不能杀,一杀我们就跟着玩完了。

陈平把周勃说得一愣一愣的。支招的是你,变招的也是你,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平镇定地说道:道理很简单嘛。樊哙是陛下的故人,而且功高盖世。更更重要的是,他的老婆是吕后的亲妹妹。愤怒出糊涂,尽管陛下说要杀樊哙,可是万一他后悔了怎么办?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陛下不后悔,可是陛下重病在身,命在旦夕,他崩后,吕后和樊哙的老婆吕须能饶过我们吗?

周勃恍然大悟。转而又疑惑地看着陈平,不杀,陛下怪之,死罪;杀樊哙,吕后责之,亦是死罪,这教人如何是好?

周兄,您别紧张。我既然能想得出招,肯定就有破招之法。现在,我们唯一的好办法就是:绑架樊哙,囚往长安。如果到时陛下反悔了亦来得及,如果真杀樊哙,我们亦能推脱责任。

妙,实在妙。

周勃立即转忧为喜。更妙的还有,陈平已经想好一个捉樊哙的好计。当他们未行至樊哙军中,陈平筑起高台,召樊哙前来听诏。

陈平这招就叫引蛇出洞。他曾经说过,捉韩信,不过一力士耳。捉樊哙何尝不是如此,只要他一露脸,马上就成为瓮中之鳖。更让周勃叫绝的还有,樊哙此趟必来,因为陈平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礼物,那就是“节”。

于是,陈平派使者持节前往樊哙军中。果然,樊哙很爽快地独自策马前来受诏,陈平一看到樊哙,拿出诏书宣布一大堆死罪。樊哙一句话都没有申辩,直接反扣双手,等待绑绳。此时,周勃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樊哙军中,取代樊哙将军之职。

这一切,犹如排演过一般。没有一丝差错,没有半点意外。樊哙的表现着实让人意外。但是往深里一想,一切都明白了。樊哙勇猛过人,却甘愿束手就擒,不争不辩,反而使诬陷不攻自破。陈平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的,问题是他不知道刘邦会不会明白,更不知道的还有,吕后能不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四月,陈平押着樊哙返回长安。这时,刘邦驾崩的消息传来。陈平先是震惊,接着是庆幸,继而又是一阵深深的恐惧。

他震惊的是,刘邦不辞而别;庆幸的是,有先见之明,没有干掉樊哙。恐惧的是,樊哙的老婆吕须尚在朝中,只要她向吕雉一番谗言,追杀令马上会赶来。

陈平当即的反应是:快。他一定要在吕须向吕雉进谗言之前,赶回长安把事情向吕雉说清楚。不然,纵有千双佛手,亦是难以救之于万劫不复之中。于是,陈平命令押解樊哙的士兵缓行,他抢先赶回长安。

事实证明,陈平第六感果然正确。此时,长安调令已出,他半路上碰上使者,使者宣诏,调其与灌婴屯守荥阳。

其实,这正是吕雉的调虎离山之计。

陈平不是傻瓜,立即接诏,继续赶往长安。陈平这招就叫赶为上策。如果听命前往荥阳,必定让樊哙老婆大人吕须有进谗言机会,那必死无疑。要死,也要告诉吕雉真相,死个明明白白。况且,这也是自救的唯一希望。

陈平终于赶回了长安,他第一件事就是奔往宫中哭丧。司马迁用三个字来形容陈平哭丧的境况:哭甚哀。用现代话说,就是哭得特别惨烈!

陈平不得不装悲啊。

他悲刘邦,你一登脚就走人了,把我推到吕雉刀下,这是悲一也;

他悲吕雉,你不由分说下死调命令,摆明就是想置我于死地,这是悲二也;

他悲告状之人,告谁不行,偏找樊哙这等有背景、有功劳的人来告,害他不得不响应刘邦支招,这是悲三也;

他悲自己,一脑聪明才智,一腔凌云壮志,今天却碰了前程未卜的劫难,这是悲四也。

陈平哭的时候,吕雉就站在旁边看。于是,陈平放高分贝,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对刘邦哭诉道:陛下啊,你叫我杀樊哙,我没有遵照您的旨意,只是抓起来,还押在回长安路上。

陈平这番苦诉,让吕雉吃了一颗定心丸。原来樊哙还活着。只见吕雉也可怜般地对陈平说道:好了,你辛苦了,请回去休息吧。

吕雉这话,犹如清风拂耳,一下子扫去了陈平心里的一半阴云。做事要趁热打铁,紧跟着,陈平的第二步计划就是请求留在长安,而且是一定要让他留在宫中替刘邦守棺。

什么理由都可以拒绝,偏是守棺这个漂亮的借口不能拒绝。吕雉妥协了,任命陈平为郎中令。郎中令,宫廷禁卫官司令,只要是傻瓜都明白,如果没有深得后宫信任的人,休想碰这个职位。

陈平能被委任,说明一点,他以他独有的智慧和魅力战胜了恶运,成功地扭转了吕须对吕雉的影响。同时,吕雉又命令陈平任刘盈的老师。一切都将烟消云散了,危机即将过去了。

陈平自信,他已经战胜了吕须。

因为,吕须向吕雉说了陈平一大堆坏话,吕雉却全部丢在垃圾堆里。这时,樊哙也回到了长安,不过是虚惊一场,官复原位,该享受的爵位一个没少。

其实,陈平只是度过了第一道难关。对于他来说,考验,只是刚刚开场!

三 女人,你的名字就叫疯狂

安葬好刘邦后,吕雉开始了政治人生的一系列报复行动。她第一个下手的,正是让她久眠不安的戚姬和刘如意。这对绝配母子俩,一个软弱,一个年幼,宰她们就像剁铁板上的两块肥肉。第一步,吕雉命令逮捕戚姬下狱,剃光头发,穿上囚服,带上刑具,当上了专门捣米的劳改犯。第二步,把赵王刘如意召回长安,准备剁掉。

此时,刘如意年纪十二。吕雉要想召回刘如意,还得经过他的保护人的同意,此人正是周昌。但是,周昌拒绝了吕雉征召刘如意的要求。

在周昌看来,刘如意一入长安城,肯定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那么,刘邦当初派他辅佐刘如意的期望就全部落空了。如果周昌真的怕死,白白让刘如意送死,那他将不是真正的周昌了。所以,周昌一见到吕雉使者拿出的诏书,大手一挥,大嗓音一吼:你们赶快滚吧,只要有我在,赵王决不能回长安。

周昌一言,传回长安城,吕雉听得都郁闷了。换成是谁,她早一刀劈出去。可是偏周昌不行,因为他毕竟曾经舍命保过刘盈太子。不过,斩草除根,这是政治斗争的基本常识。就算周昌多么强硬,这个刘如意,是坚决不能让他在地球上待下去的。

于是,吕雉再次派出使者前往赵国,一次比一次催得急。但是,周昌更是一次比一次拒绝得坚决。最后,使者再次前来催人,周昌更是不耐烦了。他干脆打开天窗对使者说起亮话:我不让刘如意回长安理由有二,一是皇太后恨戚姬,戚姬都入狱了,如果刘如意回长安,不等于送他下地狱吗?既然这样,我当然不能答应你们;二是刘如意身体有恙,恕他不能奉诏进京!

使者再次无语,只得乖乖回长安复命。这下子,吕雉真是把周昌恨得牙齿咬得咯咯响。可恨有个屁用,关键是要想办法摆平他。马上,吕雉想到一个绝杀刘如意的办法。

首先,召周昌进京,给他换工作。只要周昌离开赵国,刘如意自然就失去保护伞,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果然,调令一到赵国,此次周昌什么话都没说,只得乖乖地收拾行李,打道回府。

周昌很是无奈啊。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的任务已经够出色地完成了,剩下的问题,只能靠刘如意个人造化。不久,周昌回到长安,前来向皇太后请安。吕雉一见周昌,便破口大骂。杀你不得,骂你总行吧。妈的,本来杀掉刘如意,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就是被你这个好事者搅得夜长梦多。

吕雉问周昌:你知道我恨戚姬吗?

周昌:知道!

吕雉再骂:你明知道我都恨戚姬,为何不给我送赵王前来?

周昌闭嘴,什么都不想解释。

吕雉再次破口大骂周昌:你别以为你装聋作哑,我就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以为我容易吗我。想当初,刘邦一无所有时,我嫌弃过他吗?没有。刘三造反前,我是规规矩矩地替他种田生孩子。造反后,我可是背着两个孩子整天没了命地东藏西躲。好了,当他得到天下了,戚姬就想过来夺我江山了。你说我恨不恨她?你说我该不该废掉她?如果没有你们这帮老臣护着我们母子俩,今天坐在这里跟你讲话的,恐怕是戚姬,而不是我吕雉。

周昌仍然不言不语。他只静静地闭上耳朵,似乎真的聋了。

听说,天下的母鸡都是一个德性。在哺蛋之前,它们总是一脸活泼可爱之气。一旦哺出鸡崽来,全身的羽毛总是像充气一般,全部竖起来。这是动物的一种本能,不管多么软弱的母鸡,它们为保护幼崽不得不迫使自己变得强悍,并时刻准备着与一切来侵敌对势力斗力斗狠。

此时的吕雉,正被这种叫做本能的力量牢牢控制。正所谓,爱得越深,斗得亦越深。戚姬和刘如意,如果一天不能在人间蒸发,她就一天不能安卧长乐宫。

好了,骂是骂完了。可是吕雉发现,她心里的气还是没有出完。骂架也算是一项民间体育运动,唯有碰上棋逢对手的人骂才过瘾。就像打排球一样,你扣我顶,我扣你又顶,你来我往,这样才能显出精彩纷呈的体育精神和魅力。只可惜周昌还紧闭双唇,不顶不撞,太没劲了。

其实,周昌闭嘴原因有二:一是他口吃;二是,有些话,一出口就是错。于是干脆闭嘴认错,一了百了,多干净。

吕雉只得自知无趣地打发周昌走人,然后马上派人征召刘如意。刘如意是个听话的孩子,只要吕雉举起火把,他就如飞蛾扑火而来,自寻死路。果然,刘如意一接着到吕雉的诏书后,二话没说,当即起程赶往长安。

刘如意,你真的死定了。

正当吕雉对刘如意痛下屠刀时,上天给刘如意又送来了一个保护神。说来让人不可思议,此人正是年轻的皇帝——刘盈。

回首往事,刘邦之所以讨厌刘盈,就是因为他太仁慈,像个熊样,没有杀气,镇不住人。而刘邦之所以喜欢刘如意,则因为在他身上似乎集中性地继承了他老爹的精华。上天真是公平的造物主,软弱的戚姬造出了刘邦喜欢的版本孩子。剽悍的吕雉却造了一个软弱善良的刘盈。如果苍天再给刘如意十年,而刘如意也真的表现出老爹刘邦的流氓无赖之特点,或许个人命运及王朝命运即可改写。

可偏偏是,人生没有如果,历史也不会重来。

刘盈今年十七岁。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换到今天,顶多就是一个会做高考题,甚至会赶韩流,或者是早恋的高中生。然而此时,刘盈却要绞尽脑汁去保护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异母弟弟。刘盈的想法,吕雉不理解,或许别人亦不理解。

但是,只要认真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可理解。原因只有一个:刘如意是无辜的,刘盈是仁慈的。

十八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他曾经有一句经典名言: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保护你说话的权利。然而,在两千年前,刘盈却以他的行动告诉世人:我不同意刘如意夺我太子,但我誓死保护他生存的权利。

伏尔泰的话是一种思想启蒙,刘盈的做法却是一种人性启蒙。在人类的天秤面前,后者比前者更伟大。也正因为此,刘盈后来被尊称汉惠帝。“惠”,本义仁爱。

不得不说,在争取保护刘如意的事情上,刘盈是孤独的。刘盈的孤独是一种必然,当吕雉露出母狼野性,当嚣张的周昌亦被搞定,谁,还有必要和胆量去保护一个貌似人道,其实却百无一用的孩子呢?

好!没人帮忙,我自己来。

刘盈当即想到了一个笨办法。当他闻听刘如意即将来到长安时,亲自率团到灞上迎这只不知死之将临的小绵羊。于是,刘如意便和刘盈一同进入长安。为了好好罩住刘如意,刘盈决定和他形影不离。一同吃饭,一同玩耍,一同睡觉,一同入梦。

这下子,吕雉可傻住了。一个是让她爱得心力交瘁的骨肉;一个则是让她恨得比天天更年期还疯狂的小孩子。可是他们偏偏像影子和身子一般,时刻粘在一起,让她不好下手。

这,难道是好事多磨,还是上天故意捉弄?昨天搞定了一个周昌,今天冒出了一个刘盈,明天,又将是谁来替之撑腰?

吕雉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派人时刻盯梢。只要刘盈离开刘如意半刻,马上下手。

做事只怕有心人,吕雉果然盼来了一个天大的机会。

四 虐待狂是怎么炼成的

公元前194年,史上称此年为汉惠帝元年。

那时,十二月冬天的寒风正猎猎吹响在长安的天空。这天早上,刘盈起床,拉起刘如意说要一起出门打猎。

此时的刘如意,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孩子。用现在的话说,他正是贪吃贪睡的长身体阶段。在这种天寒地冻的季节,就算是父母逼迫,就算是军训号角在耳边吹响,想让孩子自己揭开温暖的被子,那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况且,刘盈晨猎,不过是锻炼身体。只听说过硬逼着上学的,没听说过硬逼着出门跑步的。当刘盈要求刘如意一起出门时,刘如意有一万个理由拒绝起床。什么天气太冷,我年纪太小,让我多睡一会吧,反正你一会儿就回来了。

刘盈的心是很软的。小弟爱睡就多睡一会吧,我尽快回来就是了。于是,他便独自带队出城打猎去了。然而,当刘盈一离开长安城,马上就有人报告吕雉,刘如意正一个人赖床贪睡着呢。

对吕雉来说,宫人报告的这个消息不亚于中了五百万大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刘如意的死期到了。吕雉马上为刘如意准备了一份早餐,它不是牛奶,而是一杯鸩酒。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一个宫人端着毒酒来到刘如意床前,说您该起床吃早餐了。刘如意眯着眼睛,翻了一下身,推辞道,早餐请放桌上,我一会再吃。宫人肯定又接着说,不行啊,早餐要趁热吃,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于是,硬拖着刘如意起床,灌下了那杯要命的鸩酒。

刘盈离开长安城时,天色未亮。当他打完猎时,太阳已挂到了树上。刘盈突然想起了赖床的刘如意,即刻收起玩兴,率队回城。然而,当刘盈回到卧室再次摇动熟睡的刘如意时,发现他再也醒不来了。

刘如意竟然无声无息地就死了!

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刘盈此时的心情:巨痛。

他痛自己一时麻痹大意,疏于防范,没有保护好刘如意;更痛吕后大妈为何痛下杀手,除刘如意而后快。

吕雉不是在鸩杀生命,而是毒灭人间所有美丽的情感,诸如善良、仁义、博爱。这一切,在她身上通通都找不到。

两个孩子的友谊和善良,竟然不能挽救一个毒性攻心的母亲。这,到底是吕雉的悲哀,还是刘盈的悲哀?

这样的问题,刘盈真的无力回答。

然而,在吕雉看来,她能够给刘盈一个完美的答案。这个答案就是,政治的仇恨不相信眼泪!刘如意是必须要死的。这不但是死亡的诅咒,更是宿命的安排。死亡还不是最坏的事,最坏的是,生不如死!

此时,戚姬就正在承受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

鲁迅曾说过,所谓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活生生地毁坏在你的面前。曾经,戚姬美腰如蛇,环绕刘邦左右;曾经,戚姬佳音犹如天籁,弄得刘邦如痴如醉;曾经,戚姬肌白如玉,搞得刘邦五魂出窍。

今天,吕雉就让戚姬拥有的这一切,一件一件地化成残忍的血水流淌在她的脚下。

首先,吕雉命令砍断戚姬手足。戚姬这辈子最拿手的功夫就是手足舞蹈,好了,现在没了。

接着,去眼,挖掉她两只明媚如水的大眼睛,让你不能暗送秋波,不能看日出月起,永堕黑暗。

再接着,煇耳。所谓煇耳,就是凿聋双耳,让你听不见虫吵鸟鸣,让你活生生地感受,世界不但是黑暗的,更是死寂的。

最后,灌哑药。想唱,不能唱;喊冤,喊不出音。

残忍,实在残忍啊!

吕雉,她正以一种亘古未有的手段,向历史深处宣泄内心曾经的恐惧和仇恨。同时,她为了没有愧对中国历史第一女虐待狂的称号,绞尽脑汁,使出更绝的虐待手段。那就是,把戚姬丢到厕所,命之为“人彘”。

所谓“人彘”,就是人猪。其实,吕雉之所以称之人彘,不过是讽刺她猪狗不如。这不仅是胜利者对残灭者的嘲笑,更是禽兽不如者对禽兽的突出贡献。更绝的还有,吕雉对她本身这项史无前例的发明创造是洋洋得意的,为此,她特意安排刘盈去观看人彘表演。

此时的戚姬,不能听,不能看,不能说,不能爬,只能靠着身体惯性在肮脏的污泥中滚来滚去。

刘盈见过千千万动物,独不见此等宠物。于是,他疑惑地问左右,这是什么?

有人对刘盈说:这正是曾差点夺去你太子之位的戚姬!

戚姬?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左右坚定地又说道:这的确是戚姬!它也是您的母后吕雉大妈的伟大杰作!

刘盈当即号啕大哭,泪水纵横满脸。

吕雉之创举,有如晴天惊雷,一下子把刘盈善良之树炸得支离破碎。刘盈观看人彘之后,大病一场,久卧不起。一年之后,才慢慢离开病床。但是,从此他患上了惊雷后遗病。

吕雉,从此成了刘盈人生永恒的恶梦!

五 垮掉的一个

“垮掉的一代”这个词,源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美国。上帝,几乎代表了整个西方人的价值观。当时,由于二战的创伤,摧毁了美国许多青年心中的上帝。在一个心灵没有上帝驻扎约束的地方,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由于信仰的缺失,使那一代的美国青年几乎一代人都陷于整体焦虑。于是乎,民间迅速掀起了一股后现代主义运动思潮。他们的身份如下:流浪者、吸毒者、同性恋者、性开放者、群殴者、裸体行为主义者、骗子,等等,五花八门,无奇不有。

但是,这帮非主流人物几乎是天才型的青年才俊。存在的,即是合理的。他们之所以选择了如此极端的生活方式,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告诉世界:在一个堕落的时代,唯一的反抗方式就是堕落。

于是乎,后人为了区别他们与一战之后成长的美国迷惘的一代,称之为垮掉的一代。

如今,当我们回顾那一段历史时,仍然觉得惊世骇俗。堕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整个一代人的无可救药的完蛋。还好,历史拯救了他们,他们也完成了自身的生存使命。那帮被称之为艺术天才的疯子,多数也把名字留在了美国文学史。用美国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家海明威的一句话来概括美国青年后来的生存状态:太阳照常升起!

此时的刘盈,诸如以上所述的美国垮掉的一代,自甘堕落。但是有一点不同的是,垮掉的一代的整体焦虑,是不可阻挡的战争造成的。而刘盈荒谬的生存状态,则是由吕雉人为造成的。

法国存在主义者加谬就说过,明知生活是荒谬的,我们也要活下去。为了鼓励生命继续,他写出了一部传大的思想著作《西西弗的传说》,并塑造了一个反抗荒谬的伟大英雄,他的名字就叫西西弗。

西西弗被神惩罚去做一个世界上最无聊,亦是最无助的一件工作。那就是,让西西弗一年又一年地从山脚下推着巨石上山顶,又让巨石滚下来,最后又再推上去。

这个传说出自于古希腊,然而,加谬却从这个传说里发现了当代人具有和西西弗人相同的命运,那就是工业时代让每个人都站在流水线上,像木偶一样年复一年地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同时,加谬发现,西西弗在推石上山过程中,他发现了幸福的意义。后工业时代的人们也应该像西西弗一样,在枯燥苦闷的生涯中,发现幸福的意义。

哪里有荒谬,哪里就有荒谬的反抗。法国加谬的理论和美国垮掉的一代几乎同时出世。似乎在当时,对时代的悲观绝望是每个人的共同情绪。美国人为了拯救这代人,也像加谬一样发明了一个拯救自我的伟大英雄,他就是《阿甘正传》里的那个阿甘。

我们在《阿甘正传》里发现一个奇异的镜头,阿甘疯狂地迷上了流浪型的长跑。我们永远都在路上,这几乎是那一代美国人的共同心态。他们不但在物理学、地理学上流浪,更是在广阔无际的心灵世界里流浪。越来越多的美国青年都加入了阿甘的行列,最后他们发现,只要勇敢地跋涉下去,总有发现生活意义的一天。

这就是明知世界是荒谬的,仍然要勇敢活下去的全部意义。活下去,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孤独焦虑的刘盈,在吕雉的阴影之下,只有他一个人在艰难地生存着。他这个垮掉的一个,反抗荒谬的唯一手段,就是使自己变得荒谬。于是乎,他离开病床以后,不是上朝听政,而是长年累月地沉浸于酒色淫乐之中。

这个叛逆的孩子,仿佛要告诉他的母亲:我要以我的堕落,来刺激你的痛苦!

对于刘盈此举,司马光在《资治通鉴》无不为他感到可惜。司马光批了一句:笃于小仁而未知大义也。这话的意思是说,刘盈这孩子,只会小仁小爱,母亲稍微打击一下他,就纵酒伤身,忘了国家社稷之大义,实在不该啊!

司马光说得好轻松啊。他以为,拯救一个孩子的绝望,犹如他小时候砸缸放水就能成功的。或许吕雉会如此以为,如果要让一个孩子成长,就让他承受风雨的洗礼和残酷无情的野外训练。然而在刘盈的一生中,他经历过战争致天下混乱的洗礼,经受过被父亲逃难踢下车的耻辱,种种残酷的现实都不能泯灭他心中的善念和仁爱,难道吕雉造一个残酷的人彘,就能一夜教育出一个残酷如她一样的孩子?

如果说,吕雉让刘盈参观人彘,是出自于她的一种教育手段。那么,我们只能说这是一种变态的教育。当然,不流血的中国古代政治,那是十分罕见的。吕雉的时代,从人彘开始,流血的政治也再次证明,吕雉不是政治家,连政客也算不上。充其量,她只算一个报复狂的强势者,一个教育理念绝对失败的变态母亲!

中国当代诗人梁小斌,作为从“文革”阴影里爬出来的人,写下了一首震撼时代的诗歌《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在他的诗里,钥匙是一把关闭愚蠢时代,开启新时代、新生活的灵魂工具。一个时代,特别是一个时代的青年,如果失去了这样的一把钥匙,那么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小至个人,都将是绝望无救的。

对刘盈来说,他的灵魂钥匙就是仁慈。现在,吕雉活生生地夺走了这把人性钥匙,关闭了光明大门。同时,刘盈就像一只可怕的小鸟,失去自我,又无力还原自我,从此他只能永远活在吕雉的手掌之中。

那只手掌,就叫魔掌!

一旦落入其中,永世不得翻生!

悲哉!刘盈!悲哉!吕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