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 代王刘恒

吕雉的答案现在揭晓。赵王刘恢死后,吕雉寻找的下一个假想敌,即一直默默无闻的代王刘恒。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在刘邦所有孩子中,刘恒犹如他老妈在刘邦所有老婆中的名气一样,从来都是冷遇待之,无关痛痒。代王这个位置,当年首先是刘邦二哥刘仲专位。后来匈奴打进来时,刘仲弃位而逃,让刘邦既是尴尬又是愤怒。于是,刘邦废刘仲王职,降格为侯。同时,封他的得意子刘如意为代王。后来,张敖因出了贯高行刺一事,被刘邦废掉王位,徙刘如意为赵王。于是,代王一位空缺,刘邦就把它封给了刘恒,定都晋阳。

刘邦封刘恒为代王时,时间为公元前196年,刘恒实龄六岁。六岁的孩子,有些还在尿裤子,他懂得什么叫政治。按汉朝惯例,如果子弟年纪尚小,可以挂职为王,派代理商前往封地治国。当年刘如意被封为代王时,亦是未成年,所以派了一个代理商前往封地打理,其人就是后来和韩信约同造反的陈豨。

还有更充分的理由是,代地山高水远,满眼苍茫。无论是对孩子的成长,或是对大人来说,遥远的代地哪有湿润如春的长安城待得舒服。所以,小小年纪的刘恒完全可以向刘邦要求,以代王身份居住长安城,待到成年再往封地。

然而,刘恒老妈薄姬却做出一个惊人之举,不找借口,不托人情,毅然带着刘恒前往封地。

每一个皇帝的背后,都有一个传奇的母亲。薄姬亦不例外,关于她的故事,就必不能绕过楚汉相争的另外一个失败英雄,他就是当年魏王魏无咎的弟弟魏豹。

魏豹立为魏王时,薄姬被老妈魏媪送进魏宫服侍魏豹。薄姬的老妈是个牛人,她本来是魏王宗室女,硬是与苏州人薄氏私通,生下了薄姬。按此来算,薄姬还算是苏州人氏。自古说,苏杭美女甲天下。薄姬不算美得人见人爱,车见车堵,但她也算是个气质美女。那时候,魏豹宫中美女无数,想得到王入榻前,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魏媪马上找到了一个让魏豹为薄姬动心的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以相命来制造舆论!

首先,魏媪找一个所谓算命高手给薄姬算了一卦,结果是:薄姬当生天子。正所谓算命之意,在于魏豹。当魏豹听到这个消息时,立即一蹦三尺高,从此,薄姬受魏王邀宠,在所难免。

殊不知,魏媪这一卦可是把魏豹给害死了。

当是时,正值楚汉相争,刘邦和项羽正在荥阳展开拉锯战,打得天昏地暗,难分胜负。作为诸侯王的魏豹,开始左投项羽,后来被刘邦干了一顿,于是只好右投刘邦。现在,当听到算命的说薄姬能生天子,无异于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

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魏豹应该是这样理解薄姬的:薄姬能生天子,说明儿子能当皇帝;儿子能当皇帝,肯定靠老爹。现在,我贵为未来天子老爹,天下不归我,那不是逆了天意吗?由此类推,刘邦和项羽打得热闹,但都不是天下之主。看来,老天爷是故意让他们两虎争斗,以让我收渔翁之利。

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陷于无知之中。于是,魏豹决定脱离刘邦队伍,保持中立,观望二个牛王争斗。看了一阵,见项羽略占上风时,又突然手痒左投项羽打刘邦。这下子,刘邦被惹怒了,立即派出曹参去收拾魏豹。结果是,魏豹到死时,方才知道上了算命老太的当。

当时,魏豹死后,刘邦以魏封国为郡,宫中美女尽被送去输织室工作。有一天,刘邦挂着考察工作的名义去输织室打捞美女。于是,不经意地看见了薄姬,见她长有一番姿色,于是选入后宫,备案宠用。

刘邦这个备案,可是让薄姬足足等了一年有余,竟不见他来考核。还算老天长眼,一次无意的言谈中,让刘邦突然想起了冷宫中的薄姬。

情况是这样的:有一次刘邦和两个美女在一起喝酒。这两个美女,一个叫管夫人,一个称赵子儿。真是无巧不成书,俩美女正是薄姬少女时代结识的好姐妹。现在,这两个得宠的美女,趁着酒兴,不知何故聊到了从前,说她们三人曾订盟约,以后发达了,谁都不要忘了谁。没想到的是,现在两人得宠,薄姬却还蹲在冷宫独自晒露水,儿时的誓言成了一场笑谈。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两个美女只把薄姬当笑料哄刘邦开心罢了,没想到刘邦听后,顿然起了一阵怜香惜玉之感,他决定要亲自见一回薄姬,以还报一年来不宠之歉。

于是,刘邦当日就召薄姬入室面见。

那时,当薄姬听说刘邦要亲自面见她,犹如在千年暗室看到了一盏星火。我以为,今生今世,只能是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没想到,当我等到花儿都谢了的时候,蓦然回首间,却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好啊,老天爷,你终究没有瞎眼。

回顾从前的冷遇,薄姬两眼汪汪;一番忆苦思甜的眼泪流完,薄姬突然意识到,她还没有编好哄骗刘邦上床的甜言蜜语。没办法啊,你不哄他上床,那还得继续待在冷宫里独自烧香拜月。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当前,不可错过。

薄姬想了想,突然想起了从前老妈魏媪教的绝招,心里突然有了底。好,就这样办。薄姬一番打扮过后,前往刘邦龙榻之室。薄姬见刘邦之后,自然是一番软语肉香。

最后,只见她对刘邦说道:昨暮夜,妾梦苍龙据吾腹。

我们有理由相信,薄姬这番鬼话,不过是向刘邦发出的性暗示。算卦也好,或是编造神话也好,刘邦从来就是个中老手。面对薄姬这番诱语,他肯定能识出,但他选择了不点破。大丈夫何苦为难一个弱小女子。女为悦己者容,人家费尽口舌也是为了哄你开心,这有什么不妥的呢。风流无罪,上床是硬道理。今晚叫你来,管什么苍龙黑龙,冲的不就是这一夜的冲天销魂吗?

于是,刘邦当即也配合地对薄姬说道:你所说的是个好兆头,让我来完成你这个愿望吧。

说完,刘邦拥美人入怀,两人就开始……

刘邦是流氓出身,自有流氓的特点。流氓在女人面前耍流氓,无非就是提起裤子不认账。一夜风流过后,刘邦播下了种子,不久,薄姬收获了一片金黄稻田。这片稻田,就是亲生子刘恒的化身,是薄姬的全部希望和寄托。

但是,从那之后,薄姬难觅情郎的影子,从此也不见刘邦召她上床。

接着,又是漫长的冷遇岁月。薄姬经过长时间的思考,终于慢慢领悟了一个世间道理:女人这辈子,特别是身为皇帝的女人,不过是配茶壶的一只茶杯。人家赏用你,是命;人家弃之不用,也是命。既然是命,一切皆是天数,冥冥之中,一切缘有安排。

薄姬再次向命运低下了卑贱的头颅。同时,长期的冷遇岁月,使她磨练出了一种珍贵的品格,那就是坚韧和寂寞。

老子说,水是世界上最柔弱的事物,凡是低洼之处,都能藏之贮之。所以说,当刘邦封刘恒为代王时,薄姬就认为,贫穷落后的代国,就是生命中注定的低洼之处。对于水的命运来说,这样的低洼,正是明哲保身,韬光养晦之地。

刘恒是薄姬带大的,在他身上,凝聚着薄姬的血泪,倒映着薄姬的身影。在吕后准备徙他为赵王这一年,刘恒已经二十一岁了。在他身上,薄姬积攒的一切优良品格他都具有了。那就是:节俭、守柔、坚韧、知足。

在吕后看来,长期受到刘邦冷遇的薄姬,与她简直就是同病相怜。从某种程度上说,她是可怜薄姬的。刘邦的龙子龙孙,能拉拢的则拉拢,拉不拢的就一刻也不能停留地送他去见高帝。现在,刘邦这批龙子龙孙当中,除了杀掉的,多数都是被她以买一送一政策套住了。

唯有刘恒是个例外。沉默不代表柔弱,是该试探他的时候了。

刘恒和薄姬当然都不是傻瓜。赵王之位是个死穴,谁碰谁倒霉,从刘如意到刘恢,一个接一个死去,死在赵王位上的已有三个了。你吕雉口口声声说封我赵王,这招就叫一手摇着橄榄枝,一边提着大刀。如果我敢接,还能挡得住你这把屠龙大刀吗?

必须找一个漂亮的借口把死球踢回去。

还好,良将难求,托辞易得。刘恒和薄姬经过一番研究讨论,最后敲定以下对付吕雉诱惑的推辞:非常感谢吕后您的提拔,但是我已经习惯代地的生活了,请让我继续驻留代地,为中央守边吧。

当吕雉听到这个借口后,只有四个字:非常满意。明知前面是地雷阵和万丈深渊,就不要勇往直前,死而后已。换用孔子的话说,这就叫,明知不可为,而不为之。既然刘恒不敢接球,那就让吕氏家族接吧。于是乎,吕雉顺水推舟地封吕禄为赵王。

天杀的,刘恒终于躲过了一劫。

二 朱虚侯刘章

俗话说,多荒的草场都有肥牛马。在吕雉的黑色统治下的汉朝,刘氏子弟并非个个都是吞声受气及挨刀掉命之徒。在刘邦的孙子当中,有一个就敢当着吕雉的面撒野,此人正是此前差点儿被吕雉一杯毒酒要命的刘肥之子,朱虚侯刘章。

刘章,刘肥次子,又称刘老二。用司马迁的话说他,年二十,有气力,忿刘氏不得职。用毛泽东的诗句形容他,就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用我的话说就是,牛逼烘烘,天不怕地不怕,对吕雉打压刘氏极大不满,整天就想着寻着招儿整吕氏。

刘章跟他的几个叔叔一样,也被吕雉潜规则了。这就是以上所说的,买一送一。吕雉也给他配了一个吕氏女,想不做吕雉女婿都不行。从后来历史发展的结果来看,刘章非但不是吕氏家的好女婿,简直就是祸害大王之一。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看,刘章却是一个好男人,因为他和吕氏女的关系很好。他爱她,她也很爱他,犹如鱼儿爱上了水,老鼠爱上了大米。

这就是刘章敢于在吕雉面前撒野的根源之在。只要你刘氏待我们吕氏女儿好一些,一切都是好商量的,这似乎是吕雉对待刘章的底线。然而对刘章来说,吕雉的恩宠是一种病。无论吕雉对他如何网开一面,都不能使他忘却刘友和刘恢是怎么死的。更让他忘不掉的是,当初老爹刘肥是怎样差点掉命的。

没有什么力量能挡得住刘章那一颗愤怒的心,刀剑初露锋芒的时候终于来了。

事情过程如下:吕雉举办一个盛大国宴,请刘章为酒吏,主持宴会。在那个时候,特别是在国宴上,喝酒是一件严肃的事,于是古人便发明了酒仪和酒吏这等玩意儿。刘章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就算没有酒量,也是有酒胆的,不然吕雉不会安排这么一个光荣的任务给他。然而,当刘章接到任务时,鼻孔里马上喷出一股得意之气,好呀,这真是一个整人的好差,咱接下了。

于是,刘章对吕雉先出一道难题:你叫我主持宴会可以,酒宴规矩必须按我订下的执行。如有不遵守者,按军法论之。

吕雉面露难色,不知所以。尽管说国宴规矩多多,但也应是以娱乐为主。你刘章突然上纲上线,搞得剑拔弩张,这样只能让大家把国宴当成了一项负担,这又是何苦呢?不过,吕雉想了想,又只好点头答应,依了刘章。

好,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国宴顺利进行,刘章磨刀霍霍。今天,我是不干一场不罢休的。我就等着吕氏哪只牛羊会落到我的刀下。我想,这应该是刘章最想对吕雉说的话。

开始,宴会气氛相当不错。大家铭记刘章规矩在心,人人都喝得挺积极的。管你能喝还是不会喝,都得一口闷。当宴会进入高潮时,刘章突然对吕雉说,请让我为大家歌一首助兴,如何?

免费表演,这当然举两手支持。吕雉许之。然而,刘章演唱的这首歌,并非祝酒歌,亦非《长安城郊外的晚上》,更不是什么阳春白雪的美声独唱,而是一首下里巴人的《耕田歌》。

当刘章报出这个歌名时,当场立即有人喷酒而笑。仔细一看,原来这个喷酒的是吕氏家的纨绔子弟。他喷酒的理由是:你刘章生为王子,知道牛有几只脚就不错了,还懂得何为耕,何为田?

刘章接着很严肃地说道:都不要笑,我没种过田,但是我深深地懂得种田的理论。

吕雉一听,顿觉有理。这就叫,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于是,她就对刘章说道:请为我歌之!

刘章不但想唱就唱,更要唱得响亮,震撼人心。于是,刘章清嗓,开始放歌。歌词如下:深耕穊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而去之。

听说,世界上最经典的歌曲,歌词多是通俗易懂,流露出的情感更是自然流露,水到渠成。对刘章来说,吕氏家族那帮操蛋的家伙,我刘氏子弟杀你不得,打你不得,借歌来抒抒情,发发牢骚,这总可以吧。

须不知,有些牢骚一出口便是错,优美的歌声只会加速死亡的脚步。

当初,戚姬一首《舂米歌》就唱出了灾祸: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以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

当是时,戚姬如果不是因为此歌,她可能都不会沦为人彘,刘如意有可能也不会死得那么惨。但是,此歌一出,立即刺激吕雉。让你活在世上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你的刘如意为你报仇?

现在,刘章此歌一出,无不让人替之受惊。刘章呀刘章,我们知道你胆魄过人。但有些歌在家里唱,甚至是在心里唱就行了,何必拿命去跟人家斗气呢。你看看你唱的什么歌,摆明就是以歌喻事嘛。说什么,不是我家种的,全部要除而后快。

哎,唱得痛快,怎换一个死字了得?

没有人相信,刘章还能熬得过今天!

然而,让人十万分意外的是,吕雉一反常态,只是装聋作哑,没有发飚。简直就像是,太阳要从西边升出来了。

这时,不知谁出来打了个哼哈圆场,气氛又像天空里一片不祥之云被风吹走了。酒会继续,劝酒继续,娱乐至死!

今天这场宴会,进来容易,出去难啊。刘章有言在先,你不喝趴下,今天就不要走出这个长乐宫。然而,喝着喝着,还真喝倒了一片。于是,酒会现场开始出现了不和谐的动作和声音,有人赖酒了。

这个赖酒的人,正是和刚才那个喷酒的一伙的,他们集团的名称就叫吕氏子弟。这个姓吕的皇亲,估计是个三杯倒。首先,他被灌得晕头转向,不知南北;接着,趁着人多手杂,偷偷开溜,企图脱身逃酒。

没想到,他还是没逃出刘章的眼睛。

刘章今天是来干嘛的?整人的。拿什么整人?酒和军法。整人对象是谁,吕氏皇亲。干嘛要整?不整怎么泄愤?既然是整人泄火,肯定有重点对象,他们就是吕氏那些酒量差劲的子弟。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逃酒的家伙,肯定被刘章背地里叫人提着酒壶灌他。果然,他还是顶不住逃跑了。这时,刘章二话不说,提起剑来就追出去,三下两下,砍下人头。

接着,刘章提着这颗滴着鲜血的人头走回宴会现场,把它丢在地上,对着吕雉大声说道:今有亡酒一人,臣谨行法斩之!

全场立即被这个血的现实吓住了!

好你个刘章,还真杀了。

刘章表情镇定,内心冷笑不已。

吕雉还真没办法对刘章怎么的。有言在先,杀之有理,没办法啊。要怪,就怪这个绝命的家伙没有练好酒量。

最后,酒会不欢而散。

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刘章的这次行动:斗得狠毒,可是后果很严重。几乎没有大臣相信,吕雉会轻易放过刘章。就算不杀,也得教训教训这小子,免得他以为有胆量就无法无天了。

于是,大家都在等待,等待下一场即将到来的杀戏。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三天过去了。

若干天就这样静悄悄地过去了,仍然不见吕雉有所行动。此时,刘章仍然我行我素,来去自由,吃得好,睡得好,精神爽朗,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这下子,汉朝大臣不由惊呼起来,母夜叉也有怕人的时候。好你个刘章,还真不赖啊。

那些心惮吕氏势力的汉朝大臣,从刘章身上仿佛看到了刘氏势力崛起的明天。于是,一个以刘章为中心的反吕集团,正在慢慢形成。刘章,成了达尔摩斯利剑的代名词。他就在吕氏集团的头顶上晃呀晃。

摇晃,是为了找准斩杀的角度和时机。

这一天,迟早会来临的。

刘章,上天还欠他一个绝杀的机会!

三 陆贾启示录

当刘章像一头愤怒的公牛在吕雉面前冲突无常时,右丞相陈平却像一只缩头龟闭门冥思,不知所想。面对吕雉的嚣张气焰,还是俗话说得好呀,惹不起,总可以躲得起吧。

当然,陈平奉行的不是鸵鸟主义。躲得了和尚,永远躲不了庙。他之所以郁郁寡居,不过是忧虑所致。此忧虑之事,也就是众刘氏子弟们思虑的问题:吕雉势力到底能撑多久,他这个右丞相,又到底能坐多长?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三个人才能回答,也就是天知,地知,吕雉知。

陈平日想夜思,不能自已。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手足无措之时,有人犹如清风拂云,给他送来了一个好计谋,一扫阴霾心情。

此人,正是以蹭吃蹭喝出名的陆贾。

我们依稀记得,当初刘邦打天下时,陆贾和郦食其主打外交,纵横天下。那时候的陆贾,他映衬郦食其,犹如星星点缀月亮。只可惜,郦食其这轮貌似光明的月亮一夜消失,汉朝外交的夜空里,陆贾这颗星星就显得特别的孤独和耀眼了。

事实上,陆贾亦是一位政绩出色的同志。郦食其死后,他没有活在后郦食其时代的阴影里。相反,他珍惜机会,开辟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外交时代。奠定陆贾在汉朝中央外交地位的,最出色的一件政绩是搞定南越王。

南越王,尉他者,真定人也,姓赵。当时,秦始皇统一天下,在南方设置三郡。它们分别是,桂林郡、南海郡及象郡。而尉他本人,则是南海龙川令。秦二世嬴胡亥上任时,继续老爹的腐败事业,却没有老爹的把屁股坐稳江山之力。那时,就在北方诸侯纷纷挂名称王时,南方的尉他也迎来了他的黄金时代。

提拔尉他的,是他的老上司南海尉任嚣。当时,任嚣闻听北方战争,诸侯崛起,亦想跟风举事。只可惜,上天不助,使他落得一身大病,奄奄一息。就在他生命的最后,他想来想去,能接他在任行大事的,唯尉他是也。于是,任嚣便召来尉他,做了一番为了告别的嘱咐。

其内容大约如下:秦为无道,天下苦之;项羽、刘邦、陈胜、吴广等诸侯都兴军聚众,虎争天下。现在,番禺负山险,阻南海,东西数千里,又有许多中原人世居于此相辅,这么一块宝地是完全可以立国的。本来这件事,应该让我来完成的。可是身体不行了,我也即将告别人世,我见你挺有两把刷子,才召你来见。我话都说到这分上了,你就看着办吧。

任嚣说完,一脚登天。于是,尉他接过南海郡尉之棒,将立国事业进行到底。当北方的诸侯把秦王朝撕成碎片时,南方的尉他击并桂林和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

刘邦搞定中原所有大王成为名副其实的天子时,他也想过要干掉尉他。可是,八年抗战才打完,又要出兵南方,劳苦中国,这个成本花得实在太大了。想想又算了,不如承认尉他为南越王。

当然,交易是必须讲究公平原则的。尉他还必须承认刘邦提出的一个条件:承认刘邦天子至尊,才能和平万岁!

代表刘邦和尉他谈判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在了陆贾身上。

事实上,传说中的不辱使命并不是一碗好吃的饭。当尉他见到陆贾好不容易跋山涉水地来到他面前时,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之感激,反而耍尽地主傲慢作风,摆出一副酷酷的样子。

按《史记》记载,尉他接见陆贾时,所摆酷样大约如下:梳着当时流行的锥子一样的发型,像簸箕一样叉开两腿。不要说外交场合,就是连平常的宴会,只要君对臣摆出如此模样的,都是挨批的料。然而陆贾没有拍桌子对尉他大骂无礼,更没有拂袖而去,职业感觉告诉他,这是一种纸老虎。只要他微启朱唇,就可戳穿对方的全部狂妄自大。

陆贾首先问尉他:请问,你从哪里来?

尉他一笑:我从中原来。

陆贾:如果没有说错的话,你不过是南越的第一代移民,你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祖宗的坟墓都还在中原真定吧。

尉他又一笑:阁下所言没错,有话请讲。

陆贾:中国,礼仪之邦。足下中国人,不识礼仪,今天反本性,弃冠带,以区区一南越之地就想与天子之国抗衡,你难道是想自寻灭亡吗?

尉他心里暗语道:狗屁的礼仪,别以为打着一个幌子老子就怕你了。天子在北方,老子在南方,正所谓山高皇帝远,老子欺负的就是你汉朝的使者,这又怎么着?

陆贾看着尉他一副不屑的样子,心里亦冷笑。小样的,换了个马甲,还真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了。今天不好好给你上一课,你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了。

于是,陆贾继续陈述利害,他摆出的道理,意思大约如下:首先,你尉他牛,总不能牛过项羽吧。项羽曾经是天下第一霸王,可结果呢,跟刘邦苦争五年,还不是照常被干掉;其次,韩信、英布、彭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也比你牛吧。可结果呢,还不是一个个被刘邦翦除;再者,别以为你山高水长的,你就想跟汉朝作对。汉朝之所以有今天,不仅仅是人力就能达到的,那是天在帮他。

老实跟你说,你蜗居一方,只顾自享自乐,不助天子诛暴逆,汉朝中央本来要干掉你的。可是天子顾虑到战争会伤害百姓,只得派我带着金符印,封你为诸侯王。你不郊迎于野,反而如此摆酷,待我犹如村野之夫,实在不可思议。如果汉朝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相信,他们肯定会把你中原的先祖坟墓全部掘烧,夷灭宗族,兴兵远来,搞掉你易如反掌矣!

真正的外交永远都是,握紧利剑,示之橄榄枝。橄榄枝不行,行利剑之道。这也就是我们常所说的俗话:打狗还得看主人。你尉他欺负汉朝使者,也要看看他背后的老板。别把眼睛长到屁股后,睁着大眼犯着低级错误。

事实上,尉他也就是想在陆贾面前耍耍威风,蹭个面子,过一把瘾罢了。然而陆贾这番话立即又让他醒悟,原来有些酷还真是耍不得的。

当即,尉他一反傲慢之态,立即跳了起来对陆贾行大礼道: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没有摆酷,只是久居蛮夷之地,把中原礼仪忘光了。

嗯,要的就是你这种认错的态度,陆贾满意地点点头。

尉他接着问陆贾:我与萧何、曹参、韩信比,谁更贤?

陆贾心里一笑,这个问题很简单嘛,你南越王不是想说自己比汉朝三杰优秀嘛。于是,陆贾微微一笑,答道:你比起他们来,似乎要强一点点儿。

尉他乘兴追问陆贾:那么,我和刘邦比起来,谁又更贤呢?

所谓外交,就是在原则不变的框架下灵活多变。保持皇帝天下第一,不仅仅是皇帝的问题,更是国家的问题,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根本就不能拿来讨论。尉他,真不知你是想考验汉朝的实力,还是想考验陆贾的实力。如果真是两样都算是的话,那么陆贾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想戴高帽可以,但是想让我说你比皇帝强,没门!

于是,陆贾又滔滔不绝地给尉他讲了诸多道理,但是概括起来就是:刘邦草莽起家,直到一统天下,把汉朝做大做强,乃古今第一人也,是真正的天生龙子。你和他比起来,就像江河见大海,就像山丘望高岳,根本就不是一路货!

陆贾义正辞严,一副铁打不动的样子。尉他看得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说道:玩笑而已,千万别当真。接着,尉他连忙举杯劝酒,自打圆场。

有些人,注定就像水乳一般,不遇则罢,一遇就难分难舍,水乳相交。对尉他来说,陆贾就是他相识恨晚的人。他,识大体,懂灵活,会拍,拍得响亮;会说,说得漂亮。缘分啊。

于是,陆贾出使南越,最后则变成是来南越度假的。爱情有蜜月,政治亦有蜜月。数月之后,尉他方恋恋不舍地放陆贾归去。临走前,尉他赐陆贾千金,足足装了一麻袋;同时,又赐值千金之物产货品。如果非用一句话来形容陆贾此行,那只有四个字:满载而归!

陆贾功德圆满归来,刘邦大悦,拜他为太中大夫。

有些人,一旦走上官场,就好像被魔鬼引向了黑暗,只能是一路走到黑,更黑。有些人则不同,在他看来,官场就像是动物园,他之所以走进来,不是当动物发兽威,而是持着一种有趣的态度来观赏动物的。

是兽物,还是看客,不仅仅是一念之差的问题。两种人生之中,陆贾独爱后一种。他不像别人,首先是一只凶猛的动物,然后才是政治家;他则先是一个斯文的读书人,然后才是一个外交家。天生读书人,必治《诗》、《书》。于是,搞外交,谈诗书,成了陆贾两不误的生活。

但是,陆贾这种作风,刘邦马上发表了不满意见。他对陆贾说:你学什么不行,偏偏学诗书,烦不烦呀你。

要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流氓,就看他对读书人的态度。刘邦这话不但深刻地伤害了陆贾,更是伤害到了广大读书人脆弱的心灵。于是,陆贾当即反驳刘邦:你别小看了我们读书人,请问你一个基本问题,你马上打得了天下,下马能治得了天下吗?如果不是我们这些读书人替你打理朝政,统筹天下,恐怕汉朝还停留在尔虞我诈的混乱时代呢。

汉朝礼仪是谁弄出来的?叔孙通是也;南越王是谁搞定的,陆贾是也;又是谁把你从匈奴马蹄下解救而出的,陈平是也。总之,汉朝的昨天,可以没有竖儒;汉朝的明天,不能没有读书人。

刘邦一时哑语,无话可说,只得低头向陆贾认错,并且要求他将秦之所以失天下,汉之所以得天下之成败经验和教训通通写出来,供后世学习。于是,陆贾转交政治理论研究,著书十二篇,汇编成《新语》一书。

然而,好景不长,刘邦驾崩,吕氏专权,陆贾再也无心研攻学术,面目全改,一副玩世不恭之模样,到处浪荡游玩。陶渊明当初辞官归隐时,写下一首著名的《归去来兮辞》,以表入世之迷茫,出世之逍遥。其文放歌曰: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陶渊明辞官归隐,视官场如牢笼,身在其中如鸟入其笼,倍觉不爽。然而,陆贾之所以无所事事,一半是对吕雉充满畏惧,避灾避祸;一半则是逍遥出世,自乐自在。为了把逍遥进行到底,他对未来进行了一番规划。

首先,把当初出使南越时尉他送他的那麻袋礼物全卖了,得了千金,然后分给五个儿子,每人二百金。他本人以称病为借口,在好畤买了一块好地安身立命。正所谓,食肉者鄙。这年头,靠权贵不如靠田地。于是,他命令五子亦学他从事生产,自力更生,知足而乐。

其次,陆贾给自己留下的财产有一辆安车驷马,十来个擅长歌舞鼓琴瑟的侍者,一把价值百金的宝剑。陶渊明持锄南山脚下,真正的一无所有,连想喝的酒都要别人送他。他要逍遥,逍遥离他竟然还有十万八千里。因为,没有面包和美酒的逍遥,不能算是真正的逍遥。如果算是,也只能叫他苦逍遥。

但是,陆贾却是实实在在的乐逍遥。他公开对他的五个儿子放话道:我和你们定个规矩,我无论是经过谁家门口,你们都得尽量满足我和侍者,甚至马匹的伙食。每隔十天换一家。如果我不幸死在你们其中一家门口,那我的全部家产就归他所有。当然,你们不要烦我蹭吃蹭喝,我还要去别人家,一年之内去你们各自家,最多二三次罢了。所以,你们见我的光阴也是比较少的,不必担心给你们带来生活的负担!

我们有理由相信,对陆贾的五个儿子来说,父亲后半句话才是关键。好啊,在家靠儿子,出门靠朋友,老爹啊,希望你多靠朋友,少靠儿子,儿子肯定会对你感激不尽的。

于是,外交家的陆贾,变成了靠外交蹭吃的玩世之徒。陆贾还是一个厚道之人,要蹭也要找些油水足的人下手,比如太尉周勃,比如丞相陈平,这些人,千放万放,就是不能放过他们。

这就不得不回到前面的那一幕。当陈平正为吕氏专权苦无心计时,陆贾直接闯到他的丞相府上来了。当陆贾坐在大厅等待陈平见他时,这时侍者却告诉他一个扫兴的消息:丞相身体有恙,不便见客,请回吧。

陆贾抬头看着传话的人,脸上先是愕然,后又是微微一笑。请佛容易,送佛难啊。况且我这尊佛不是你请来的,你不出来请我喝顿酒,两手空空想赶我出门?

于是,陆贾告诉陈府侍者:传话丞相,我不是来蹭喝的,是专门来给他看病的。

陆贾这话传到陈平耳里时,让他着实大惊。还真看出我有心病来了,请他进来吧。陆贾进入陈平卧室,眯着佛眼,像绽开的两眼莲花。他第一句话就对陈平说:你有什么心事,就直接告诉我吧,让我替你摆平,免得我也白来一趟。

陈平一笑:先生既然知我有心病,不妨猜猜?

陆贾笑:根本就不用猜。你贵为丞相,食三万户侯,已是人臣之极。正所谓,富贵极,无欲求。然你心中有病,无非患诸吕专权,危害刘氏万里江山罢了。

陈平摇头长叹:知我者也,替我心忧。先生既然了如指掌,可有计策替我出之?

都说是来治病的了。如果没有几分谋略,也不敢硬闯你陈丞相府。于是,陆贾当即说了一句:天下安,注意将;天下危,注意将。

陈平伸长着脖子等待着陆贾把话说完,然而见他半路打住,不由奇怪地问道:还有呢?

陆贾继续说道:将相和调,则士务附;士务附,天下虽有变,即权不分。

陈平又问:还有吗?

陆贾:为社稷计,在两君掌握耳。

陈平已经听出陆贾的弦外之音,故意又问道:您的意思是?

陆贾笑道:这还用说吗?你为文相,主朝政;周勃为太尉,掌军事。你们俩联合起来,试问天下,谁主沉浮?然而周勃这个人经常与我嘻嘻哈哈习惯了,总是不太相信我的话。陈丞相何不主动结交周勃,以待时变呢?

陆贾这席话,如若穿世良言,直抵深处,照亮了陈平那潮湿阴暗的灵魂。

是啊,千谋万虑,怎么就没有考虑到周勃那把利剑呢?枪杆子里出政权。我陈平为什么就不能说,刀剑权里能保政权?

陈平当即大悦,然其计。也正因为如此,陈平和周勃实现了第一次文相武将的合作。同时,陆贾从陈平那里狠狠地捞到了一笔丰厚的财富:奴婢百人,车马五十乘,钱五百万。够了,不要说蹭吃蹭喝,就算是躲着吃,这辈子也绰绰有余了。

而此时,汉朝风云也完成了关键的一次聚集,大戏马上开场了。

四 吕雉之痒

在我们这个唯物主义至上的时代,倘若六月飞雪,冰山融化,都会有许多所谓的专家跳起来说,这是人口过分膨胀和生产过剩联合作祟的结果。然而,在古中国,倘若天打旱雷,陨石天降,或许都是大灾大难的征兆。这是古中国人优点之一,因为他们还保持着对天地的一种敬畏之心;这同时亦是古中国人的缺点之一,因为他们过分夸大和迷信了天的力量。

公元前180年,春天三月,太后吕雉带着一帮人去灞上祈福驱灾。

然而,就在她从灞上经过轵道回长安城的路上,忽然看见一个犹如苍狗的东西,流星般地钻到自己腋下。当即,吕雉顿惊,低头一看,那东西忽然又不见了。

糟糕,莫非是冤鬼上身,或是老眼昏花了?

关于鬼神及天之征兆,吕雉向来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她立即召来巫师占卜,巫师告诉她:跑到你腋下的那个东西,果然不是东西,他正是赵王刘如意的冤魂是也!

巫师这话,犹如一条套脖的绳子,勒得吕雉差点喘不过气来。祈福祈福,祈来的怎么是个阴魂啊。刘三啊刘三,你到底还是做鬼都恨我杀了你的儿子啊。好啦,现在你们父子俩的阴魂准备缠我不放了是吗?

我相信,吕雉现在最想做的事是,带一帮活人,来到刘邦牌位前对着它大骂一场。因为巫师的话果然应验,吕雉的腋下果然像长了肿瘤似的,一天比一天疼。就像蛇吞象一般,一天天地把吕雉拖向了死亡的地狱。

当时没有理由不相信,讨命的人来了,吕雉气数尽矣。

其实,事隔两千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则不相信吕雉恍惚间看到跑到她腋下的那个东西是个冤魂。但我相信,那不过是吕雉心理的某种暗示,只不过这种心理暗示化成了虚无飘缈的感觉,刹那间飞出脑海,又钻进了心里。

这当然不是我胡说的。关于心理暗示,当然是现代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研究的伟大成果之一。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愿望的满足;梦的来源,相当一部分则来自于身体。当然,吕雉看到的不是梦,而是内心升起的一种感觉。那么我们可以这么说,感觉是愿望的满足,感觉的来源,相当一部分来自于身体。

曾经有这么一个经典案例: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人,连续一段时间,经常重复地做着一个梦,梦见有人夜里总是掐他的脖子不放,以至于让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于是,这种所谓正常人便去找心理医生解梦,结果医生告诉他:你的脖子可能出毛病了,去检查一下吧。那人马上去检查脖子,竟然发现他得了咽喉癌。

用弗洛伊德的观点说,这病人之梦,正是身体向大脑变异传递的结果。那么我们也可以这么说,吕雉恍惚之间看到的苍狗钻腋之物,亦是身体变异发射信号产生的感觉。原来,有时鬼魂不过是内心深处的恐惧,一种对无知世界无能的感觉。

没想到,一波未平,又来一波。四月,老天亦来和刘如意凑热闹。于是,南方大雨不停,长江以及长江最大支流嘉陵江泛滥成灾,大水淹死及冲走的户数有一万余家。

此情此景,对于崇尚天命的吕雉来说,人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提前而来的恶兆。更悲哀的是,天意不可扭转,常人能做的是,好好安排后事。

七月的秋天,吕雉大病加重。凭着多年对苍天研究的经验和成果,她知道,她将活不久了。

此前,吕雉最担心的是她的外孙张偃。张偃,即张敖的儿子。张偃年幼孤弱,无人可罩。于是,吕雉马上想到封张偃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为侯,以便辅佐张偃。

照顾张偃还是小事,可是照顾吕氏江山不倒,那不仅是大事,更是一个大难题了。然而,陈平当初许诺让吕氏子弟居南北军的事突然提到了吕雉的病床前。吕雉命令赵王吕禄为上将军,居北军;吕产居南军;只要南北军在手,京城无人可撼也。

吕雉趁还有一口气在,把吕氏重要成员全唤到跟前一一叮嘱。吕禄和吕产当然是她重点关照的对象之一,只见吕雉对两人说道:我有一句话不得不向你们说,吕氏当王,大臣当中,无人服气;我就要走了,小皇帝还不懂事,小心防大臣们谋反叛变!

吕禄和吕产两人表情凝重,他们都沉重地点头表示切记在心。

吕雉接着又说道:“我还有一句话,那就是,我崩后,你们不要给我送葬。因为一旦你们离开京城,那帮乱臣就会趁虚而入,受人所制!切记,切记!!”

吕禄和吕产的脸色更加凝重了,他们再次沉重地点头,铭记在心。

吕雉跟老天的心灵还是息息相通的,她终究没有熬到八月。七月三十日,她灵魂出窍,永不复归身体。

我们在武侠小说里经常看到,当绝世武功大师仙逝,他们总是给自己的弟子留下一本绝世武功秘籍。吕雉死后,当然没有什么政治秘笈可留,但她却为吕氏留下了一封相当重要的遗诏。

遗诏是这样写的:以吕产为相国,以吕禄女为皇后。

此诏一出,汉朝那帮老臣都傻眼了,数皇宫之内,尽是吕氏。吕雉果然大师啊,这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善后!

请注意,完美的设计都像是鸡蛋,总会有小鸡破壳而出的小孔。前有夺权,当然就有反夺权。果然,一切权力之战,在吕雉入葬后的不久,首先就被对手狠狠地发起了致命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