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长安乱

一 预备反击战

先说一段闲话。当初,吕雉对刘氏子弟进行全部潜规则,即刘氏子弟要想立侯当王,都得接受吕氏的政治婚姻,目的无非有二:一是企图以政治婚姻宠络刘氏,削其势力,宠其心志;二则监视刘氏,提供情报,以防不测,以便来个先下手为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事实上,搞特务,世界上没有绝对可靠的人,吕禄的女儿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吕雉死后,吕产和吕禄准备狠狠干一票,企图把刘氏江山改为吕氏江山。当时,刘氏子弟当中,首先获取吕氏欲为乱情报的人,正是朱虚侯刘章,而向他提供情报的,正是他的老婆——吕禄的宝贝女儿。

悲哀啊,让你嫁给刘章,不是让你爱他,亲他,抚他,而是收买他,麻痹他,软化他。没想到肉包子打狗,这吕氏的女儿不幸沦为双面间谍,成了引爆吕氏灭亡的导火线。

悲哀是悲哀者的墓志铭,阴谋是阴谋者的通行证。当刘章截获吕氏大动作的情报后,立即派人往东方密告齐王。

此时,齐国老大,正是刘肥的长子刘襄。刘章是这样派人告诉刘襄的:吕产和吕禄这两个王八蛋要作乱了,请你挂帅“清君侧”到长安来清理现场;只要你发兵,我和弟弟刘兴居为内应,诛杀吕氏,保我刘氏江山,势在必得。

当刘襄听到刘章发来的这条短信,只有两个字:兴奋。没有激情的造反,将失去造反的全部意义。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吕雉像宰牛杀鸡一般,对刘氏子弟或阴杀或伏降;现在,数千古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无论是刘章,还是汉朝那帮老臣,他们都有理由这么说,拯救大汉天下江山之人,必齐王是也。大任当前,刘襄激情豪迈地接下任务。于是,他当即召集自家的人马,开了一个讨论会。人马的名单如下:齐王舅父驷钧、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

此三人者,凶狠如狼,乃造反之大材也。然而,当他们磨刀霍霍准备大干一场,先拿齐相开刀兴兵向西时,消息先不幸传到了齐相召平耳里。

这里必须要说清楚一点,对于诸侯国国相,诸侯们是没有权力任命的,唯一的任命者是汉朝中央。之前我们也见过,刘邦为了保护刘如意,派悍人周昌前往打理赵国;在这里,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吕雉生前,她是不会放心刘肥这些龙子龙孙会对他们伏首称臣到底的。于是,安插特务,监视敌情,便成了吕雉惯用的伎俩,而召平,便是吕雉驻扎在齐国的最大特务头子。

当齐国召平闻听齐王要造反,首先拔刀自卫,派兵把齐国王宫围得个水泄不通。这下子,刘襄傻眼了,我快,敌人更快;我狠,召平更狠。现在自己都成了笼中之鸟了,这造反的大戏还如何继续啊。

没关系,造反犹如高手下棋,有制招,自然就会有解招,一招更胜一招。而给刘襄解围的,正是他的左右手魏勃。

每一个围棋高手的背后,都有着一个不平凡的故事。说起来,魏勃的确是个不容易的家伙,他出身卑贱,之所以一路能走到今天,不是凭天助,靠的全是那一腔吃得苦中苦的斗志和斗得过人上人的智慧。

魏勃的发迹史情况大致如下:他年少时就曾经求见时任国相的曹参,但因为家贫没有门路可通,便想出一招曲线自通的道路。首先,他常夜半替曹参的舍人扫门外之地,曹参舍人怪之,守而捉之。这时,魏勃才告诉对方真相:我很想见曹国相,可是没有门路,就想到了来替你扫地这条路,不过引不引荐,您就看着办吧。

亏人家替你扫了这么多天的门地,曹参舍人觉得,这个忙如果不帮,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带着他去见曹参,曹参见这小伙子挺有追求,让他当了舍人之一。不久,魏勃为曹参言事,出了不少力,曹参以为贤,便向当时尚在人世的刘肥引荐,拜为内史,掌民政。再后来,刘襄继刘肥之位,召平当相,但是这时候魏勃已经混得很开了,实际权力比齐相还大。所以,召平对魏勃还要畏惧三分。

正是召平对魏勃持的这三分畏惧,让魏勃有机可乘。于是,当召平派兵围困齐王宫时,魏勃立即跑去对召平道:您真是围得好,围得妙啊,像齐王这等谋反之王,就应该活活地围死他!

魏勃这番话,让召平听得先是一惊,后又是一喜。在他看来,齐国之大,唯他忠于汉朝。没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竟然还发现有几条忠于中央的大鱼。正所谓,日久见人心,国难见忠臣。如果魏勃真是个忠于中央的,那么他又何必那么费神劳力呢?

这时,只见魏勃又对召平说道:齐相你放心,你围攻王宫,是天经地义;而齐王反兵向西,如果没有汉朝虎符验证,算起来只能是反兵。邪怎么能胜正呢?

召平更喜:好样的,你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

魏勃继续忽悠道:不过,像带兵打仗这种事,怎么能够麻烦你齐国相呢。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弃我这个中尉,请允许我替你派兵守住齐王宫,您觉得如何?

这个事嘛……召平故作姿态地想了想,说道:既然您中尉肯替汉朝出力,立场经得住中央的考验,这个工作交给你,当然是最好的啦。

于是,召平果然听信了魏勃,把兵权交还他后,回齐相府休息去了。

但是,当召平转身回到齐相府中时,魏勃的兵就把相府围得水泄不通。这时,召平才发现,原来魏勃和刘襄竟是一伙的!

召平,你没想到吧。生我者也,父母也;拔我者也,齐王也;我不忠于齐王,是不是太不厚道了呢?

我相信,面对着相府之内的召平,这是魏勃最想对他说的一句话。

此时,说什么都是后悔莫及的了。于是,召平仰天长叹,喊出那句无数前人和后人都喊过的一句经典名言: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果然是也!

说完,召平拔剑而出,自刎身亡。

搞定召平后,无疑像是搬开了一块碍路的大石头。此时,刘襄重新调整内部职务,以驷钧为相,魏勃为将军,祝午为内史。全国兵力已经各就各位,万事俱备,只差东风。

请注意,这个东风不是刘襄的一纸命令,而是另外一个关键人物——琅邪王刘泽。

初,琅邪郡、济南郡、城阳郡等三家本属于齐国。后来,刘肥入朝拜见刘盈,与之平坐,激怒吕后,迫使他割出城阳郡给鲁元公主当奉邑,方才脱身。没想到,刘肥主动开口,齐国反倒成了一块任吕后宰割的肥肉。紧跟着,吕后为笼络刘邦的堂弟刘泽,把吕须的女儿嫁给他,同时又割出齐国的琅邪郡,封时任营陵侯的刘泽为琅邪王;同时,又割出济南郡送给吕台为奉邑。

好好的齐国,就这样一分为四,教刘襄怎么不郁闷,教刘肥这帮龙子怎么不奋勇反抗?反抗是必然的,但是必须先解决刘泽。刘泽是刘氏中人,刘襄的主意不仅仅是拉他入伙那么简单。刘襄的算盘是,控制刘泽,没收兵力,全力向西。前有魏勃成功忽悠召平为榜样,现在这个任务则落到内史祝午身上。

二 算盘战

祝午出使琅邪国,见到了刘泽。他是这样忽悠刘泽的:吕氏即将作乱,刘王想发兵向西诛杀吕氏,可是呢,刘王自觉辈分小,年纪又轻,更不懂军事,担当不起这个大任。您琅邪王是刘氏中人,又曾经当过刘邦的大将军,熟悉兵事。所以,杀吕氏,兴刘氏,非您刘泽大叔不可。所以,齐王愿把齐国兵力交付于您,让你率兵向西,希望你抽空到临淄来一趟,商讨举大事之计!

刘泽听到祝午这番话后,唯有几个字形容他当时的心情:诱人,实在太诱人了。

对刘泽来说,什么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那通通都是屁话。没有诱饵,就想跟刘泽合作,那永远都是扯淡。祝午了解刘泽,就像刘泽了解自己一样,他本就是一个无利不早起的人。祝午要想钓他这条大鱼,齐国兵权这个诱饵,足够使他神魂颠倒。

任何骗局的出笼,主要源于双方的信息不对称。祝午那番话,刘泽不以为假,反以为真。他就没有料到,他屁股下的琅邪郡是原齐国的铺垫,人家现在就想拆他的台,夺回自家的土地,他还天真地被蒙在鼓里。

于是,刘泽当即答应祝午,他愿意接受刘襄小儿托付给他的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

果然,刘泽像吃了兴奋剂一般,连铺盖还没收拾完毕,立即驰见齐王。此时,刘襄和魏勃已经稳坐齐王宫,等侯刘泽。当刘泽出现在齐王宫时,他还没来得及喊出“齐王英明”这四个字,只见刘襄一声冷笑,魏勃对左右吼道:拿下!

一群侍卫冲出来包围刘泽,把他控制住了。刘泽傻了。这演的是哪一出呀?转心一想,原来刘襄演的是调虎离山之计啊。

刘泽所料没错。此时,祝午重新扑回琅邪国,把琅邪国所有的民兵全部征调起来,率领军队回到齐国,与齐军会合。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承认,齐国的第二步棋下对了,向西作战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现在,就真的只差刘襄一个进攻的命令了。

然而就在此时,犹如困兽的刘泽,脑袋灵光一闪,马上想到了一个自救的妙策。所谓妙策,就是低成本,高效率。如果以这个标准来论刘泽自救的办法,那是一点也不为过的。他的脱身之计,就是以下对刘襄分析的几句话,记载如下:

齐国第一任齐王刘肥是高祖刘邦的长子,您又是刘肥的长子,高祖刘邦的长孙,推本而言之,皇帝这个座位非你刘襄莫属,这哪还能轮到我叫呢?但是现在汉朝那帮老臣犹豫不决,大约等着听我刘泽的一句意见吧。毕竟刘氏当中,现在就数俺的辈分最高了。所以呀,现在齐王您把我扣留起来,对您是一点都没用的,不如放我入关,让我去替您说好话得了。这,于此于彼,不都是挺美的一件事吗?

刘泽总算开窍了,你也知道我刘襄是高祖刘邦长孙当立为皇帝呀,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当然啦,刘襄也不排除刘泽使的是反间计的可能。问题是,他有十足的把握控制刘泽,使之无论如何都不能飞出手掌心。

其理由如下:第一,刘泽的兵在刘襄手里;第二,刘泽朝中无人,刘襄朝中有人,即刘章及刘兴居是也;第三,刘泽想当飞鸟也行,风筝也行,你入关都得先系上一根绳,有必要的时候可以把你从高空拉下来。

刘襄给刘泽系上的这条绳,就是卫队。主意打定,刘襄决定放刘泽入关,同时派一支盛大的卫队控制他,同时替他开路向西。

当刘泽终于成功离开齐国国境时,恍如隔世。只见他回头望着远方的临淄,心里开怀地放出一句话:刘襄,你等着;你能做初一,俺就能做十五;俺刘泽大叔终有你好看的一天。

当刘襄送走刘泽后,立即发兵攻击吕氏。他的第一个目标,当然是济南郡。刘襄毫不费力地拿下济南郡后,马上向天下诸侯发出号召。号召很长,但是概括起来,只有一句话:起来,不愿做吕氏奴隶的刘氏,让我们联合起来干掉那些不该当王的人们吧!

刘襄发兵讨伐的消息,以风一样的速度立即传向了长安城。按照吕雉遗嘱,长安城是吕氏的生命底线,离不得半步。此时,吕产和吕禄才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长安之内,皆是吕氏之辈;长安之外,吕氏找不出几个像样的带兵打仗的家伙。

更可怕的还有,汉朝野外作战军,其军权不在吕氏家族手里。军权兵力高度集中在两个人手里,一个是太尉周勃,一个是颍阴侯灌婴。

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干了。于是,吕产就以相国的命令派灌婴率军开往前方,拦截刘襄。

然而,当灌婴开军到了荥阳,立即停止前进。灌婴对属官们说道:吕产以为我傻,我偏不傻。他叫我们打刘襄,我们偏联合刘襄杀吕氏!

于是,灌婴马上派人告知刘襄:不要担心,我灌婴是来帮你的,不是来打你的。请你约个日期,咱们联兵打进城里去吧。

当刘襄听到这话时,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将军,还是老的好啊。

此时,无论是对死去的吕雉,还是对活着的吕产及吕禄,事实告诉他们:从一开始,这根本就是一场错误的赌博!现在,他们输掉的不仅仅是灌婴。在政治的角斗场上,灌婴不过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一旦首张倒下,后面的也只有纷纷跟着倒台。

这个道理,吕产是懂的,吕禄也是懂得的。所以,当灌婴打碎了他们心底的奢望时,他们马上把恐惧的目光投向了另外两个人:太尉周勃、朱虚侯刘章。

太尉就不消多说了,他手里有兵。有兵不是娘,而是刀,还真不知道他要什么时候砍过来。刘章更是防之又防了,他血气方刚,勇猛过人,再说了,弟弟不帮哥哥,鬼都不信。

于是,吕产和吕禄马上找到了对付的办法:第一,夺去周太尉兵权;第二,严密防监视两人动向。

现在,吕产和吕禄很有把握了。首先,吕产和吕禄自以为控制住了驻防长安城的南北军,简直是无懈可击,早一天和晚一天砍杀对手,都不是个问题;其次,既然要喊杀,就得找借口。

是的,吕产和吕禄自以为,他们还缺一个完美的借口。这个借口就是,一旦灌婴和刘襄发起攻击,他们就在长安城内,对汉朝旧臣一网打尽。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机会永远不会留给愚蠢的人们。当吕产哥俩犹豫不决,按兵不动时,长安城的汉朝大佬们,全都在秘密行动了。

三 周勃和陈平:绝地反击

首先发起冲锋的是汉朝两个重量级人物,他们正是太尉周勃和丞相陈平。此时,周勃已经被吕产等人夺了兵权,他成了一个光杆司令。怎么办?难道就要坐着等死吗?

事情当然不是这样的。这时,陆贾当初劝陈平和周勃交往的善言终于发挥决定性作用了。这时,毫无对策的周勃只好去找陈平,问他怎么对付南北军。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发现了一个绝佳的粉碎南北军的秘密暗道。

这不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暗道,而指的是一个人,他就是汉朝老将郦商的儿子郦寄。

周勃和陈平之所以把目光锁定郦寄,是因为郦寄和吕禄交好。只要攻破郦寄,就有希望搞定吕禄,那搞定南北军,就不再是什么难事了。

可让周勃疑惑的是,像郦寄这样的世家权势公子,如何才能争取到他的帮助?

这个问题当然是难不倒陈平的,陈平马上支了一招:立即劫持郦商,对郦寄威胁利诱,想要老爹多活几天,唯有出卖朋友。

周勃拍案叫好,立即动手,果真劫持老将郦商。同时,他们俩又把郦寄叫到面前,摆出条件,供郦寄选择。天大地大,老爹的命最大。郦寄唯一的选择,就是答应周勃,出卖吕禄。

当然了,至于郦寄怎么哄骗吕禄,陈平已经替他想好了。台词如下:

高祖刘邦和吕后共定天下,刘氏所立王者有九人,吕氏所立王者有三人。这些都是经过大臣们热烈讨论,并且一致认可的结果,而且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你吕禄被封的是赵王,挂的是赵王印,你不回到赵封地去,徒留长安,竟还挂着上将军印,您就不怕被大臣们怀疑吗?

窃以为,你当务之急就是把兵权和将印通通还给太尉。同时,请梁王吕产归相国印,与大臣们结盟,返回各自封地。那么这样一来,刘襄就找不到发兵的理由,肯定退兵。权衡两头,大臣得头,足下亦高枕而卧当千里之王,此万世之利也。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谎言,而是相信谎言的人。当郦寄通过自己的嘴把陈平这番话传到吕禄耳朵里时,让周勃激动得几乎要老泪纵横的是,吕禄相信这鬼话了。更让周勃兴奋得要升天的是,吕禄给郦寄放话,准备归还周勃的将军印,并且把兵权也还给他。

但是周勃高兴得太早了。要想吕禄交出兵权,还不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还必须征求某些人的同意,这些人当然指的就是吕氏家族。

于是吕禄把个人想法报告吕氏家族,让吕产召集他们开会讨论。讨论的结果是,没有结果。因为有的人认为可行,有人则认为万万不可,争来争去,没有答案。吕禄犹豫了。

这下子,周勃慌了。周勃这就好像看到大鱼咬钩,大鱼突然转身召来一群鱼围着钩上的诱饵热烈讨论,最后放钩脱身。白高兴一场,真他妈的急死人了。

急也没用,要想钓得大鱼,玩的就是心跳。

这时,陈平说话了。周太尉不要心急,慢慢来,会有转机的。于是,陈平吩咐郦寄,无论你采用什么办法,请你先把吕禄稳住。

事实上,郦寄出色地完成了陈平的任务。他的办法是:天天变着花样约吕禄出游打猎,麻痹其人。

不知生死的吕禄正被郦寄引向了一条通往地狱之路。这天,当吕禄打猎经过姑姑吕须家的时候,他走进去串门了。然而,吕须一看见吕禄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当即发怒,把全家的珠宝全搬到大厅上撒下。只见吕须指着吕禄破口大骂:当前吕氏生死危亡之际,你身为将军不镇守长安,竟然还有闲工夫弃军游玩啊!我现在就把这些珠宝扔了,不必再为别人当这守财奴了。

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如果吕须非要找个词来骂吕禄,这个用词相当合适:脑残一个!

吕禄好心探望姑姑,竟然还被她莫名其妙地大骂一场,只有心情抑郁地回去了。

有些人,一旦脑袋进水,就像电路板短路一样,如果没有优秀的电工维修,他只能短路到底。吕须不是专业电工,她不过是凭着政治经验提手狠狠地拍,希望能拍出图像来。历史事实告诉她,她这一拍很及时,但是不管用。

九月十日,凌晨,长安城终于爆炸了。

令人想不到的是,最终引爆长安城的人竟然是曹参之子,代理最高监察长(行御史大夫)曹窋。事情是这样的:曹公子早朝时,去吕产办公室商量公事。就在这时,郎中令贾寿从齐国出差赶回,他一闯进吕产办公室就拍桌子指责吕产道:梁王你怎么还赖在长安城?

吕产疑惑地看着郎中令贾寿:长安是我吕氏的,我不赖在这里,难道留给刘氏不行?

贾寿继续数落道:你不早点回封国,即使现在打算回去,已经迟了。

吕产神经一绷,肯定是刘襄和灌婴已经发兵了。果不其然,贾寿告诉吕产:刘襄和灌婴已经联合发兵,正准备杀向长安城。现在跑路已经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是,进宫率兵控制长安城。

吕产和贾寿只顾说话,竟然忘了被他们冷落一旁的曹窋。曹窋二话没说,立即开溜,把这个火急的消息告诉陈平和周勃。

曹窋你好样的,消息真是传得太及时了。陈平和周勃商定:当务之急是先发制人!要想先发制人,就得先拿下北军!

北军!北军!北军的军权不在周勃手里,关键时刻想夺下北军,简直比登天还难。

其实,周勃要想闯进北军营中,可以绕过吕禄,直接找一个人就行了。这个人,当然就是小皇帝刘弘。可是,刘弘不在他们控制范围内,要想从他那里拿到一张许可证,那简直就是扯淡。

唯一的捷径就是:造假。

矫诏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另外一样东西就不能乱造了。那样东西就是象征着皇帝权威的“节”。节还是其次,重要的是专门持节的人。这个貌似棘手的问题,马上就迎刃而解。因为,这个专门管理符节的人,名叫纪通,他正是和陈平同一条船上的人。

这下子,问题就简单多了嘛。

首先,陈平起草矫诏,让纪通派人持节带领去北军假传圣旨;其次,立即派人通知郦寄加大火力恐吓吕禄,逼其交出将军印和兵权。各就各位,郦寄带着陈平的命令见到了吕禄。

郦寄是这样警告吕禄的:皇上已经派周勃接管北军了,请你务必回你的赵封地去;同时,把将军印交出来,不然啊,你的灾祸就来了。

郦寄这番话,换到别人嘴里,都是一腔废话。然而,吕禄相信郦寄了。他之所以相信郦寄,是因为他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他更相信,郦寄不可能编织谎言欺骗老友!

于是,吕禄不但不怀疑郦寄,反而感激地解下将军印,同时把兵权还给了周勃。

这是一场多么完美,多么惊心动魄的骗局啊。周勃接过那决定生死的将军印后,再次奔往北军营中。

这次,就算是神仙妖怪都不敢拦他了。周勃闯进军门后,只见他高高地举起将军印,大声吼道:拥护吕家的,露出右臂;拥护刘家的,露出左臂。

结果,没有一个北军战士露出右臂。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解决了北军,还有南军。从武装力量角度说,南军不如北军强大;解决北军,就等于胜利了一半。但是,北军守护的是长乐宫,而南军守护的则是汉朝中央中的中央,即未央宫。

陈平把解决南宫的重任,交给了刘章,命令刘章辅佐周勃。有了刘章,周勃犹如有了分身之术。于是,周勃命令刘章,必须守住军门。同时,他命令曹窋告卫尉:关闭所有出入口,不要让相国吕产入未央宫半步。

此时,吕产并不知道人家已经拿下了吕禄,他孤独地带着一帮卫队火急赶往未央宫,准备发动政变。然而,当他到未央宫门外时,发现殿门紧闭,欲进不得。吕产就像走投无路的猛兽在门外徘徊,寻找碰开未央宫大门的途径。

这时,躲在门内的曹窋害怕了。

他不得不害怕啊,人家一帮人在大门外大喊要杀要剁的,就只怕这大门质量不好,被他冲将进来。没办法了,关键时刻还是相信那句话,人多力量大。于是,曹窋马上派人去向周勃搬救兵。

周勃接到曹窋告急后,转头对刘章说:你赶紧带队入宫卫帝!

这真是一个漂亮的借口。一句话,就把吕产置于全民公敌的境地。于是,刘章带着一千余人,火急匆匆地奔向未央宫。当他进入未央宫时,发现了一幕惊奇的情景:吕产及他的卫队还在殿堂外大吼大叫。

刘章立即围住了吕产,两军僵持了。

武侠小说为了显示一个人武功的高强,总是千篇一律地设计一个人多打不过人少的局面。然而,政治不是武侠。此时此景,刘章和吕产两人锋芒相对,从严格意见上讲,也不叫战争。换个叫法,我们应该叫它:械斗!

香港关于群殴械斗的电影,多数都是人多的胜。况且,艺高胆大、血气方刚的刘章,对打狗急跳墙的吕产,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这场械斗,一直僵持到黄昏的时候才开打。当刘章喊出一声杀时,吕产闻声逃跑。这时,突然刮起一阵大风。这场大风似乎是朝着吕产而来的,吕产的官兵卫队,全被都风打乱了,他们连抵抗的姿态都没办法保持好!

老天都不帮你了,吕产,你还能活多久啊。吕产只顾逃命,不知不觉地逃到了郎中令家的厕所里。刘章一声冷笑,冲进去,挥下大刀。

以鲜血开杀的政治,最终,只能以鲜血作为结束礼!

四 真正的赢家

刘章才砍杀吕产,就有人派人来慰劳他。可笑的是,此领导者竟然是小皇帝刘弘。

小皇帝真是天真啊,他真以为刘章真是来保卫他的。当谒者持节来到刘章面前说了一大堆辛苦的话时,搞得刘章哭笑不得。地球人都知道,卫帝不过是个幌子,不杀你都不错了,还想来凑热闹?如果这样,那我刘章成全你!

于是,谒者说话之间,只见刘章满脸杀气,跳将起来要夺其手里的节。我相信,这帮职业持节者,他们平时的功夫多数不用在如何持节,而是要练出如何防止被人夺节的功夫。因为,防人夺节比如何持节重要,手中无节,等于身上无头。果不其然,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谒者一闪,刘章扑了个空。

那根要命节,还死死地被握在谒者的手里。

呵,还真有两下子。刘章怒了,夺节不行,夺人总可以吧。于是,刘章立即动手劫持谒者上马车,一路上以节招降,并向长乐宫奔去。在长乐宫外,斩杀长乐卫尉吕更始,以及吕氏另外一个干将。紧跟着,直奔北军,回报周勃。

周勃闻刘章已斩吕产,悬着的心落下来了。当即,他命令部队搜捕吕氏全族,无论老少,全部斩杀。在这些死亡名单中,重量级的人物有:赵王吕禄、樊哙老婆吕须、燕王吕通;不幸中的大幸是,吕雉的外孙张偃只是被废掉鲁王一职。

同时,周勃派刘章飞马去报刘襄和灌婴,长安警钟已经停息,教齐王罢兵归国。刘襄听到这个消息后,一下子就蔫了。

真他妈不好玩!这就像一个爬树捉鸟的人,只爬到一半,突然只听见一声枪响,鸟被人家从树上打下来了。那一声枪响,对刘襄伤害最大的,无疑是粉碎了他的登顶之梦。

果不其然,汉朝那帮大佬干掉吕氏的主要势力后,立即召开了一个紧急大会。参加会议的人员都是汉朝的大臣,有陈平、周勃,甚至包括刘泽在内。刘泽是必须到场的,不然就错过雪耻被刘襄扣留在临淄的大好机会了。

这帮人开会的主题只有一个:汉朝的下一任皇帝,谁才是最佳的接班人?

汉朝明明都有皇帝了,他们还在讨论立新皇帝,这简直就是阴谋。

事实上,连司马迁都认为他们是在搞阴谋。不过,站在阶级斗争的立场上,陈平和周勃他们都一致认为,这个阴谋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因为,小皇帝刘弘根本就是吕雉扶上台的,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既然否定了吕雉,就必须连根否定刘弘。

他们不但否定刘弘,甚至加他那几个异母同父的兄弟通通否定。基于这个前提,他们一致对外宣称,刘弘等几兄弟都不是刘盈所生,他们都是由吕雉杀别人母,送到皇宫来抚养的。

其实是,这帮小兔仔,如果留在世上,一旦有一天长大成人,肯定让这帮老臣不得善终。所以,必须铲除他们,同时在刘邦的的龙子龙孙当中,找合适的人来填补即将空出的皇帝位置。

所以说,这是阴谋,实实在在的阴谋。

或许对刘氏子弟来说,刘弘这帮小兄弟的命运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谁会接班,谁会是将来那个至尊天子,谁会享受那根天下至高无上的权杖!然而,这既是一个刺激性的问题,又是一个麻烦大的问题。在这个阴谋大会上,众人意见纷纷,不能统一。

总的来说,他们意见分为两派:一派是从刘邦龙子中选;一派则是从刘邦的龙孙中选。当然啦,后一派的呼声比较高,反呼声也比较猛。有人说,如果是从刘邦龙孙中选皇帝的话,那就非刘襄莫属了。因为,刘襄是刘邦之长孙,血统纯正,亦合情合理。

这个说法马上就遭到了一部分人的强烈反对,跳起来叫得最厉害的就是琅邪王刘泽。刘泽反对的理由是:怎么能让刘襄当皇帝呢?你们难道就不知道刘襄有一个可恶的舅舅驷钧吗?如果让刘襄当皇帝的话,汉朝又会造一个新吕氏集团,这个万万不可。

刘泽口口声声说入关帮刘襄当上皇帝,原来他是来拆台的。不过,你刘襄不也派人说要刘泽来齐国统兵西征入关当皇帝吗?可结果呢,还差点让他落得个人权两空。好了,现在这就叫一报还一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扯平了。

当然了,不是刘泽一个反对,刘襄就不能当皇帝。可更要命的是,刘泽高喊此话,并非恶意伤人。事实上,驷钧就不是个善类。有外戚如此,汉朝那帮大佬当然不乐意看到。于是,刘泽的反对,就成了大家的反对。

于是,刘襄的皇帝梦,就这样被无情地粉碎了。

龙孙不行,那就看龙子吧。刘邦的八个龙子,早死的有两个,被吕雉杀掉的有四个,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他们就是代王刘恒和淮南王刘长。如果从这两个人中选,有人认为应该选刘长。可是提出这个意见的人,立即被另外的人否定了。他们反对的理由是:刘长年纪小,母家又恶,又是另外一个吕氏啊。

其实,更要命的是,刘长是吕雉抚养长大的,实在是个危险的苗子。

这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这哪里是选皇帝,简直就是选皇帝的母家。谁母家强,汉朝大臣们将来被欺负的概率就会越高;反之,谁母家弱,他们将来被欺负的风险就会下降。

如果按大佬们此标准来选的话,那就非刘恒莫属了。

世间有这么一种动物,退能明哲保身,进能翻云覆雨。刘恒就是这么一种食肉动物。明哲保身是一种艺术,既然是艺术,就有其妙不可道人之处。

果然,当即就有大臣站起来说道:高祖在世诸子中,代王为长,为人仁孝宽厚;太后家薄氏节俭善良,做事谨慎。选皇帝,就应该立长才顺,以仁孝闻于天下!

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了各位的心里去了。是啊,选皇帝,不但要选一个不能被他及母家欺负的,同时又懂得宽厚待人的。皇帝也像自家养的宠物一样,温顺的宠物还是较受欢迎的。

这场阴谋大会,就像香港电影《黑社会》那帮大佬们开会一样,讨论结果出来后,还得那两个当头的点头同意才能通过。对于汉朝来说,其头目当然就是周勃和陈平了。陈平和周勃也一致认为,刘恒当皇帝实在是个合适人选。

于是,当场全票通过,共同推举刘恒为新一任大汉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