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流亡

不管如何,刘邦总算找了个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了。不久之后,他就当上了两个孩子的爹。刘邦在外蹭吃蹭喝,却苦了在家的吕雉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刘邦没钱请保姆,吕雉只好带着两个孩子下田劳动。刘邦有时候也会请个农忙假,回家帮老婆处理农事。

这一天,有个老父经过吕雉的田前,问吕雉,能不能借口水喝?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吕雉很热情地端水给他喝了。

他又问,能不能给点饭吃?

吕雉下田是带着便饭的,便给老先生赠了一顿饭。

喝足吃饱,老父突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吕雉,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感叹道:夫人真是贵相啊。

原来是个过路的算命先生。

吕雉一听,高兴得都快要跳起来了,又不禁问道,既然您老会算命,麻烦您帮我两个孩子看看?

老父先看看蹲在地上的那个男孩,说,夫人贵是因为这个男孩。

那么女孩呢?

老父又看了半天,说,也不错。

吕雉这会儿只差没飞上天去了。老父前脚刚走,恰巧刘邦后脚回来。吕雉马上把老父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刘邦激动地叫了起来,人呢?他在哪里,我也要叫他帮我算算。

吕雉指着前方说,刚走不远,你赶去问问。

于是刘邦拔腿赶去,果然把老父撵上了:老父老父,您老慢走。刘邦气喘吁吁地跑到老父面前,您会看相,帮我看看如何?

老父驻足停留,仔细端详了半天,对刘邦只说了一句话:您真是贵得让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啊。

刘邦激动得跳了起来:真的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现代心理学有一个很出名的典例:有个著名教育心理学家说要去到班上挑几个天才,同学们带着很期待的心情等待大师驾临。大师只在教室里转了一圈,随意点了几个学生,大声宣布道,他们几个就是未来的人才。

很多年过去了,当初那几个被大师点中的学生果然都成为优秀的人才。于是人们很奇怪地问这位大师,当初你是怎么断定他们会成为人才的?大师答道:其实我对那些学生一无所知,只是随意点的。他们之所以成才是因为受到了积极的心理暗示,无论碰上什么困难,他们心中都有一个信念,我是天才。凭着这种信念,他们不断地克服困难,走向了成功。

吕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呼风唤雨号令天下的女人,生性刚毅,行动果断。虎父无犬女,吕雉的父亲敢把她许配给刘邦,而吕雉亦敢嫁,说明她肯定受到了吕公的影响。

所以关于刘邦相贵不可言之说,我宁愿相信吕雉是联合老父骗刘邦的。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变相鼓励刘邦造反。不造反,你就只能永远待在泗水亭,永远赊酒,永远请不起保姆,永远靠拉赞助过日子。

刘三,别怪我们骗你。骗你是为了鼓励你,鼓励你是为了让你更有出息。我们说你有才,你就是有才。那就大胆干吧。

你,缺的只是一个创造历史的机会。

刘邦又要准备出差。方向:咸阳。任务:遣送本县的徒隶去骊山脚下修偶像秦皇爷的墓。这就意味着又有正当理由找县吏们拉赞助,有了赞助,路上少花点,年底回来就可以把酒钱都还上。

可是刘邦这次如意算盘打错了。到年底不但还不上酒钱,而且是有家不能归。

原因并不在刘邦身上。他带了一帮徒隶上路,徒隶就是我们所说的劳改犯,他们早受够了嬴政大哥的苛刑重罚,谁还愿意免费去给他当劳工?于是一路上不断有人跑路,跑着跑着,只剩下了十来位。

刘邦估计,再这样下去,还未到咸阳,肯定就只剩下他这个光杆司令了。

按秦朝刑律,按时完不成任务,可是要杀头的。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那就逃吧。

刘邦走到丰西大泽,停下来喝酒。酒上心头,牢骚满腹:妈的,这亭长当得太窝囊了,欠一屁股酒债不说,辛辛苦苦跑赞助当差旅费,如今还要落得个杀头的罪,老子不干了!

于是刘邦亲自给剩下的十余位劳改犯松绑,醉眼矇眬地说道:兄弟们,你们都逃命去吧。我从此也要远走高飞了。

跑?茫茫人海,哪还有藏身之处?十余位兄弟纷纷表示:刘大哥,跟着您有肉吃,我们愿意跟您。

跟我?我也不知道要跑去哪里啊。活在这乱世,当个人真不容易,要不大家一起上山当土匪算了。

刘邦决定带着大家上山逃命。

可刘邦实在喝高了,不能亲自开路,只好命令一个劳改犯走在前面开道。不一会儿,跑在前头的人回来报告:大哥,前面有一条大蟒蛇挡道过不去,不如我们回去吧。

秦皇爷都不怕了,还怕区区一条蛇?刘邦醉醺醺地抽出宝剑,叫道:大丈夫跑路,有什么害怕的。说完,刘邦提着宝剑冲到前面,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拦路的大白蛇斩成两半。斩死大蛇后,大家跟着刘邦继续逃命,还没跑出几里地,刘邦就酒气大作,不禁倒地呼呼大睡了起来。

然而,落在后头的兄弟们却在半路上见鬼了。

等到刘邦睡醒后,兄弟们把路上碰到鬼的事告诉了他:我们路过你斩蛇的地方,看到有一个老太婆在哭。我们问她为什么要哭?她说自己的儿子被人给杀了?我们又问,难道你的儿子跟我们一样,也是劳改犯,没替活人秦始皇修死墓被斩首了?老太婆说,不是的。我儿子是白帝之子,变成一条蛇挡住了赤帝之子的路,被赤帝之子斩了,所以我才痛哭。大黑夜的,什么白帝赤帝,我们是劳改犯,又不是好吓唬的。我们觉得这老太婆是在忽悠人,准备揍她一顿走人。没想到,说时迟,那时快,她就变成一团青烟不见了。

不是见鬼,而是弄鬼,这叫造反未行,舆论先行。

兄弟们遇鬼的事让刘邦心里暗喜,从此他的名片上又多了一个头衔:赤帝的儿子。于是以为撞见了鬼的兄弟们更加仰慕他,他们也越来越相信:跟着赤帝的儿子干革命,肯定有肉吃!

我们不能怪刘邦太会编故事,在那个冥顽不化的乱世,想起义做大事,没有一点贵族血统是没有人愿意跟你干的。想想可知,如果大家都是平凡布衣,凭什么让我听你的?刘邦是流氓出身,身份卑微,没有像项羽那样高贵的血统,又是个穷光蛋。穷人又不能随便认亲戚,只好跟神攀关系了。而且跟神攀关系也比较保险,没有人揭发,也无法揭发。我说我是赤帝的儿子,不信你问赤帝去。可是赤帝住在哪里呢?他总是神龙不见首尾,又没有手机,也不能上网,怎么问啊。无法反驳的就是成立的,不要说赤帝,刘邦就算说是黄帝的儿子也没人反对。

更玄的还在后面。斩蛇流亡后,刘邦带领着十余个劳改犯进入芒山和砀山一带山泽间躲匿,可无论刘邦走到哪里,吕雉都能找到他。这就奇怪了,那时候没有手机,也没有卫星定位,还可能没有鸽子(都逃命了,谁还有闲工夫养宠物),她是怎么找到刘邦的?

吕雉说道:你所居住的地方,天上经常有祥云环绕,我只要跟着云气追寻就能找到你。

你如果不是神仙和龙,就休想让祥云跟着你跑,这摆明了就是暗示刘邦是人中之龙啊。沛县的青年仔一听说这故事,就更加崇拜刘邦了,争先恐后地赶过来投奔刘邦。

就这样,刘邦靠着自己翻云覆雨的能力和吕雉出神入化的广泛宣传,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十来个劳改犯和上百名沛县子弟。

就差一个口号和一张大旗了。

爆发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东巡返回咸阳的路上,不幸患病驾崩了。这事马上改变了他两个儿子的命运:冤死了长子扶苏,乐死了幼子胡亥。

当时,跟随秦始皇东巡的主要有三个人:左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胡亥。于是小畜生胡亥在老畜生赵高的怂恿之下,干了以下几件缺德事:

第一,把李斯拉下水,扶持胡亥上台。

第二,矫造皇帝遗诏,命令远在西北边疆的公子扶苏和蒙恬将军自杀。(蒙恬认为有诈,誓不自杀。)

第三,暴力清洗皇宗,胡亥把自己的二十几个哥哥姐姐杀掉的杀掉,流放的流放。

第四,复修半拉子工程阿房宫,榨取民脂民膏,大开宴会,娱乐无穷。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公元前209年,秋,大雨不止。老天落泪了。

这场大雨是为天下苍生而下的,也是为秦朝送丧的眼泪。因为大雨阻路不能按期率领兵卒到达目的地,陈胜吴广杀掉带队的两名秦尉,带领八九百人斩木为兵,揭竿为旗,首先在蕲县大泽乡(今江苏省宿县东南)反了,国号“张楚”。

战争就像做生意,想发大财就得抢在别人前面上市。当时,沛县县长闻听陈胜起义,他亦想举事响应。于是,县长大人把属下秘密召起来开了一次动员大会,他煽动道:我们为秦朝打了十几年工也腻了,现在是轮到咱们自己当庄的时候了。时不等我,机不再来,想开宝马住大房娶美女的就一起创业打天下。

沛县县长大人这番造反理论,对于那些朝九晚五,却过得不死不活的公务员来说,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改变命运的好机会。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弄不好不但脑袋搬家,还得祸及全家,所以必须慎之又慎。在这次造反动员大会上,有两个人对沛县县长的动员计划提出了异议,一个是萧何,一个是曹参。

萧何,出生年不详。

籍贯:江苏沛县丰邑人。

专业出身:法律。

职务: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主吏)。

光荣事迹:政绩考核曾名列榜首,因而有幸得御史大人提拔,但推辞不就。

萧何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有高处你不走,一辈子待在沛县不腻吗?换作是别人,早捡起两套旧衣服,抹一把苦尽甘来的眼泪,然后向沛县父老乡亲们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满腔豪情地上路了。你这么赖着不走,不会是作秀想捞个什么名声吧?

别以为萧何是作秀,其实他跟吕公是一类角色,都是历史股市的操盘高手。他早就看透了这秦朝就像个烂冬瓜,外表富丽堂皇,内里已经腐烂不堪。正所谓高收入高风险,其实沛县才是他最安全的避风港。

曹参,字敬伯,出生年不详。

籍贯:江苏沛县人。

专业出身:狱法。

职务:监狱管理员(掾吏)。

其人生最大的特点是,闷头干活,为人低调。

当时,萧何和曹参一致认为,如果只凭沛县一帮公务员,造反必败。道理是很显然的,公务员们嘴里吃着秦朝的俸禄,见老板靠不住又想另立山头,搞来搞去大赚的永远是你们这些当官的,既然如此,还有百姓愿意响应吗?

于是萧曹二人又提议,要想造反成功,就必须利用沛县的无赖流氓。刘邦不是带着几百号人流浪于芒砀的岩石沼泽间吗,只要把他们召集回来,利用这些氓流驱使百姓,就没有人不敢不响应起义了。

对于萧何和曹参的这番话,沛令举双手表示赞同。可问题又来了,流氓是不好忽悠的,到底派谁去召他们回来好呢?

大人不要操心,人都帮你想好了,这个工作就交给樊哙去办吧。

樊哙,出生年不详。

籍贯:江苏省沛县人。

职业:杀狗。

萧何和曹参之所以要推荐樊哙为跑腿人,主要因为樊哙和刘邦是连襟关系,吕雉的妹妹是樊哙的老婆,也就是说,樊哙见到刘邦,还得先叫他一声姐夫呢。

我们不服吕公还真不行,好好两个女儿,却一个嫁给无赖,一个嫁给个杀狗的。然而事实也证明,吕公的眼光是天下无双的。

当时,樊哙带着沛令赦免罪犯的召令跑去砀山向刘邦报喜,刘邦一听高兴得都快要哭了。外人真是不进砀山不知革命山区生活苦啊,多少天以来,他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以野果为食,日子才这样一天一天地熬过来了。

还好,这一切都将过去了,今天终于要结束这种与天斗与地斗与官府斗的黑暗日子了。沛县是我家,建设靠大家,天下混乱,正是流氓的出头之日,此日不出山,还待何时?

然而不幸的是,当刘邦带着几百号盲流回到沛县时,沛县县长反悔了。

县长反悔是有理由的。第一,他已经输给刘邦一次了,这个曾经的情敌带着几百个流氓回来,谁能保证他不做出流氓的行为呢?第二,即使是迎刘邦进城,他也难以控制这帮无赖,那将来的下场是可想而知的。

于是,沛令不但下令关闭城门拒绝刘邦进城,而且准备杀掉萧何和曹参这两个出馊主意的家伙。萧何和曹参闻到风声,脚底一滑,溜出城外投奔刘邦来了。

刘邦带着几百人在城外徘徊不能进城,不由火大了。妈的,回都回来了,竟然关门不让我进城,这不是耍我吗?流氓你也敢耍,再不开门我可要砸场了。

砸场之前,刘帮用帛写了一封信射到城上,他告诉沛县城内的父老乡亲:天下人被秦朝欺负太久了。你们即使替沛县县长守城也是没用的,因为各地诸侯就要赶过来血屠沛县了。如果你们把沛县县长杀掉,响应诸侯,那你们的老婆孩子还有救。不然,到时连你们全家人都杀掉,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流氓就是流氓,果然名不虚传。刘邦一吓唬,城里的百姓就害怕了。于是,他们决定杀掉沛令,迎接刘邦进城。

进城后,沛县的父老乡亲们共同推举刘邦当老大,但刘邦辞让了。

不用多说,刘邦这是在表演和作秀。

没办法,有些秀是必须要作的,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如果你不作秀,人家就会认为你不谦虚,是个野心家,那你就不值得大家为你卖命了。如果你谦虚,人家就更认为你诚实厚道,值得大家信赖。

于是,刘邦很谦卑地这样对父老们说道:现在是乱世,大家要选就选个好领导,万一选个混蛋,大家都要跟着完蛋。我不是怕死,只是怕自己能力太低,不能保全父老乡亲们,希望大家再认真考虑考虑,选一个可以胜任此职的人吧。

当时,除了刘邦之外,萧何和曹参当然也是好人选。可是这两个久混官场的人已打好了算盘,他们一致认为,自己的身份还是秦朝公务员,如果举事失败就将全族不保,从安全角度考虑,这个头是不能乱出的,既然刘邦不怕死,那就推荐他来当吧。

这时,众人见刘邦还在推辞,又对他好言相劝道:以前听说过关于你的很多传说,我们也给你算了一卦,有朝一日,你必当显贵。既然命中注定要显贵,你就接受这个吉利的请求吧。

然而,刘邦又再次摇头推辞。刘邦越是推辞,众人越是坚决要他当头。刘邦看看推辞已超过三次了,自己该表的诚心也表了,他就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对父老乡亲们说道:所谓恭敬不如从命,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既然你们没人敢当这个头,那就我来当吧。

就这样,刘邦被历史时势无情地推上了造反之路,统兵二三千,还拥有一个漂亮的称号曰:沛公。

这一年,刘邦虚岁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