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宫闱绝杀

太子决定命运

刘濞歇菜了,刘启终于可以歇口气了。真的无法想象,如果刘濞造反得胜,那他对胶西王许诺的一个东皇帝,一个西皇帝,肯定又是一句不能兑现的屁话。那么结果只能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汉朝不是回到战国混战时代,就是回到楚汉相争的艰难岁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然而,才搞完前线,刘启猛然回头看,后院又在冒烟了。

所谓后院,就是后宫;所谓冒烟,就是来事。此来事,是积了很久的毛病:太子之争。

我们知道,曾经,薄太后给她的孙子刘启配了一个不会下蛋的薄皇后。当时,薄太后还活着,包括刘启等人在内都觉得,给薄皇后最后的机会,再等等吧。没想到,一直等到薄太后崩,这个薄皇后还是生不出个蛋来。

没办法,立太子这件事不能再等了。刘启决定,必须尽快从他的小老婆群生的儿子群中,挑出一个中意的太子。于是,刘启的目光自然地就锁住了美女栗姬。

先来了解一下汉朝的后宫制度。整个汉朝,后宫总共分有十四等级。但是西汉初期,后宫制度大约只有如下几个档次,等级排列如下:姬(又称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等。

以上这些嫔妃,无论归属哪种档次,其毕生都在以下怪圈里打转:青春时期,靠脸蛋和肉体吃饭;年老的时候,靠儿子撑门面。用一句很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子因母贵,母因子贵。无子,当然无贵。

所以,当皇帝的小老婆,此中辛酸,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的。然而,不吃得苦中苦,哪能成人上人。在汉朝后宫苦撑多年,有人总算是熬出头了。这个人,就是栗姬。

栗姬的竞争对手是王美人。可是,根据嫡长原则推理:栗姬等级比王美人高;刘启的十四个儿子中,刘荣是长子。所以说,刘荣得到太子之位,那根本就没有什么悬念。

顺便交待一下,刘启封刘荣为太子时,薄皇后还没有被废。刘启为何十万火急地要封太子,难道他真的等得不耐烦了吗?

这事说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之前刘启就答应老妈,自己百年之后,将传皇位于胞弟刘武。当初刘启那话一出口,还被窦婴骂了一顿。后来想想,越来越觉得后悔。于是,他干脆出尔反尔,先封了太子,断绝窦太后和刘武一条死心。

公元前153年,夏天,四月二十三日。刘启封长子刘荣为太子。同时,封中子刘彻当胶东王。

刘荣既得太子,满心欢喜。立马有人就主动登门,说是要投资入股。

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太子不愁没老婆。地球人都知道,嫁给太子,等于一只脚迈向了皇后的宝座。但是,给太子提亲,不是想提就能提,想入股就入股。首先你必须有一个硬条件:出身够贵,派头够大。

恰恰是,前来向刘荣提亲的人能满足这两个条件。

此人,正是刘启的亲姐姐,刘嫖公主。

都说,想在江湖中混,没有点拳脚功夫是不行的。这个刘嫖,小的时候受刘恒宠爱,大的时候受刘启依赖。她之所以能在汉朝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全赖于她有一个好的本领:拍马逢迎,投机取巧。

所谓拍马逢迎,就是说漂亮话,吃酸给酸,吃甜奉甜;所谓投机取巧,就是取己所巧,投其所好。刘嫖拍马逢迎的技巧就不详说了,关键是后者。

曾听说这么一句话,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这话是我从许多家庭妇女那里听来的,她们的目标就是想做一手好菜,让丈夫多在家里待,少在外面混。后来一想,觉得她们所说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两千多年前的刘嫖,就是靠抓住了刘启的胃,从而搞定刘启的。

刘启之胃,装的不是名菜,而是美女。刘嫖天生具有拉皮条的本领,她曾这样对刘启说:兄弟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姐姐给你全包了。

刘嫖这话,刘启爱听。人有物需,物有所供。从那以后,刘嫖建起一套强大的人际网络,到处捕猎美女,然后分门别类,制成豪华菜单送给刘启。只要刘启点中哪样菜,刘嫖必然极快端上。

一个愿送,一个愿吃;送的不亦乐乎,吃的也不亦忙乎。久而久之,刘启就像吸毒上瘾一样,对这个免费贩卖黄毒的亲姐姐形成了心理依赖。

能依赖就好。刘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要套住了刘启的心,就套住了富贵;套住了富贵,就套住了明天。

这个明天,当然就是渴望攀上一门好姻亲。理所当然地,刘嫖就找到刘荣的大门上来了。

提亲之前,刘嫖的算盘,大约如此:我的面子也够大的,向你刘荣提亲,只要你肯娶我女儿为妻,你好我好大家好。天下哪来这般的好生意呢。

刘嫖的算盘打得响亮。然而,没想到,马上就有人将她的算盘,打落到水里去了。让刘嫖算盘落空的人,正是刘荣老妈,栗姬是也。

说栗姬是美女,那是没得说的;说栗姬有脑子,那是很值得怀疑的。栗姬之所以拒绝刘嫖,是因为她恨刘嫖。恨的理由只有一个,刘嫖经常替刘启拉皮条,大大降低了她和刘启的约会率。

换句明白话说吧,栗姬吃醋啦。

我想,栗姬憎恨刘嫖,和栗姬爱刘启应该是成正比的。她深恨刘嫖,是因为她深爱刘启。深爱的结果,当然就是渴望刘启一辈子都吊在她这棵树上。

事实上,这个想法不但过分,而且十分离谱。

我们知道,爱情是自私的产物,是绝对的占有。然而,民间爱情和皇宫爱情,根本就不是一码事。在深如魔井的皇宫后院中,嫔妃和皇帝的关系,不是水中鸳鸯,天上双飞鸟。打个比喻,她们就像是树上的椰子,必须死死地巴结那棵共同的男人树——皇帝。

拥有三妻四妾、三宫六院,那是中国古代男人最美的愿望。再且,刘启拥有妻妾成群,那不是潜规则,而是天经地义,日月光鉴的。栗姬想让刘启此生只爱她一个,就别做白日梦了。

忌妒是一种病。可怕的不是患病,而是无药可治。地狱,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离栗姬是如此接近。

她的黑夜来了。

联盟

刘嫖被栗姬拒绝联婚后,她的第一个感应就是愤怒。栗姬这个婆娘,实在太不识抬举了。给你阳光,你就灿烂;才立你太子,你就翻脸。那太子真的变成皇帝了,你不是连屁股都翘上天了吗?

但是,当刘嫖静心想想,突然又害怕了。

不得不害怕啊,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吃醋是栗姬的特长,嫉妒是她的顽疾。万一她真当上皇太后了,以上两种毛病一起发作,那她刘嫖还有得混吗?

问题不想不知道,一想还真吓一跳。无边的恐惧像伤风感冒病毒流遍刘嫖全身。看来,她只能先下手为强,防患于未然了。

果然,刘嫖行动了。

纵观古今,政治斗争的规律无非如下:首先,找到对手的软肋;其次,找出对手的敌人,即自己的盟友;再次,策划对招的谋略。

在刘嫖看来,栗姬的软肋就是,青春容貌与人生智慧严重失衡;但是,栗姬除了恨刘嫖外,似乎没有什么敌人。这点当然难不倒我们的长公主,栗姬没有敌人,就给她创造一个敌人不就得了。

果然,刘嫖马上就给栗姬找到了一个假想敌,并立即变假为真。此人,正是刘彻生母王美人。

刘嫖是这样引诱王美人的:我想把我女儿陈阿娇,配给你儿子刘彻当媳妇,你看中不中?

王美人想都不想,直接说道:中!

当然中了,打着灯笼还打不到的好亲戚呢,王美人怎么能拒绝呢?

接着,刘嫖又出谋道:既然如此,咱们一不做,二不休,搞掉刘荣的太子位,换上刘彻。这样,将来咱们老了,也算是有所依靠嘛。

王美人的回答是:善!

在此,我们真不得不说,刘嫖找王美人一起搞阴谋,那可是找对人了。因为,王美人天生就是搞阴谋的高手。而她这方面的天赋,全赖于遗传了其老妈臧儿。

曾记否,当初高祖刘邦定天下时,第一个造反的异姓王就姓臧,名曰臧荼。事隔多年,往事都成烟,但是我们不得不提的是,这个臧儿,恰好就是旧时燕王臧荼的外孙女。

真是有其祖父,必有其外孙女。此臧儿,隔代遗传相当明显,她竟然把外祖父敢想敢做的基因,全部继承到骨子里去了。其人生经典逸事大约如下:

首先,臧儿嫁给槐里(今陕西省兴平市)一个叫王仲的人,生了一个儿子及两个女儿。儿子名曰王信,两个女儿,长女叫王娡,次女叫王息姁。此两女,活脱脱的美女胎。那个王娡,就是传说中的王美人,刘彻的生母。

当时,臧儿还没来得及替王仲造出第四胎,王仲就死了。臧儿只好改嫁到长陵(今陕西省咸阳市东北)一个姓田的人家,又生了两子:田蚡和田胜。

尽管说,臧儿命里坎坷,但儿女们运气不差,长女王娡嫁给了一大户人家金王孙为妇,夫妻俩恩恩爱爱,不久也结下了爱情结晶,生了一个女儿,名曰俗。

可是不久,王娡的美好婚姻就被人拆散了。让人想不到的是,此中黑手竟然是她的生母臧儿。而臧儿之所以拆散女儿的婚姻,理由是她给两个女儿占了一卦:两女皆贵不可言。

所谓贵不可言,实在玄之又玄,那是一点都不靠谱的。问题是,臧儿信了。

在王美人老妈看来,到底是什么样的贵,才是无法言说的呢?其实一想,除了把女儿送进宫中做皇帝的小老婆,请问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贵的呢。

这样一想,臧儿当然觉得长女嫁给金王孙是亏大本了。然而,就算是亏,也不能亏得彻底嘛。于是,臧儿持着为女儿负责到底的精神,毅然开口让王娡离婚,休掉金王孙。

臧儿此举,当即就把金王孙先生气得炸肺。自古以来,从来只听说男休女,少听说女休男的。况且,金王孙虽不算名门望族,也算是知书达礼的殷实之家,多少女人想攀他金王孙亲戚,都只能干瞪眼呢。臧儿只凭一句贵不可言之妖言,就要送女进宫求富贵,简直就是卑鄙加无耻。

在此,我们首先对金王孙先生的遭遇表示同情。如果我们能穿越时光隧道回到汉朝,站在旁人的角度来说,臧儿的所作所为,简直不可思议。

臧儿之所作所为,只有两种原因可以解释:要么神鬼附身,未卜先知;要么就是神经错乱,脑袋进水。

神鬼显灵,就算是有,也是千年等一回才有的好事。我想,臧儿之所以果断拆散女儿家庭,只能有一种更好的解释,那就是,她敢赌!

古今以来,无论是帝王,还是将相,敢赌的人太多了,但是能赚得金子满盆的人,实在少得可怜。

然而,我宁愿相信,臧儿之所以最后赚大了,她肯定是对当时皇宫市场的供求系统调查得一清二楚:

首先,当时刘启的薄皇后无子,迟早要被废掉,候选人受宠机会多多;其次,臧儿的两个女儿,应该是两支长得天生丽质、精灵讨巧的优绩股,出头概率相当高,不然不会把女儿往火坑里推;最后,臧儿作为供货商,肯定有一定的供货渠道,不然,她不会冒然动手。

总结以上三点,只有一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愿赌服输。

是啊,两千年后的今天,双色球中奖的概率只有五百万分之一,全国上下都赌得不亦乐乎。两千年前的汉朝,皇宫后院三千佳丽,中奖的机会有三千分之一,臧儿两个女儿加起来,中奖机会就提高到一千五百分之一,天降良机,为何就不能赌一把呢?

就算金王孙化鬼缠身,也挡不住臧儿冒险的心。金王孙死活不同意离婚,臧儿干脆绑架女儿,直接送进宫中。

在此,我们不服臧儿,还真的不行。想想当初秦末时期,吕公两个女儿,一个嫁给时为流氓的刘邦,一个嫁给时屠狗为生的樊哙,历史事实证明,全嫁对人了。现在,王娡姐妹俩前后进宫,果然被刘启宠爱,全翻本了。

我想,如果吕公再世,他肯定会第一个扑到臧儿面前夸她:谁说生女不如男!后生可畏啊!

曾经的吕雉,其刚毅果断,无不受到其父影响;王美人一样,其动作利落,无不是母亲臧儿深刻影响的结果。果然,王美人得宠后,第一个任务就是加快速度,生儿育女。谢天谢地,在连续奋斗了三个女儿后,最后终于生出一个龙种,刘彻。

王美上怀上刘彻时,就开始为刘彻的将来造势。所谓造势,就是编辑神话。

当初,刘邦老爹说,我看见神龙伏在我老婆身上。于是,生出刘邦,当了皇帝;当初,薄姬对刘邦说,我梦见神龙盘在我的小腹上。于是,生出刘恒,当了皇帝。

同样一句漂亮话,第一个说的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才。王美人当然不是蠢才,她是这样忽悠刘启的:

陛下,昨夜我梦见太阳飞进了我的怀里。

太阳和神龙一样,都是将来要当天子的征兆。当时刘启一听,惊喜一叫,好事嘛。于是,他也一本正经地对王美人说道:昨夜,我也做了一个梦。梦见高祖帝对我说,如果王夫人生子,可命名为彘。

所谓彘,就是小猪的意思。这个刘启,实在太幽默了。明明是红太阳,怎么高祖在梦里偏认为生出来的会是猪呢?

先不要喷饭啦。听说,刘启给刘彻取这个彘,也就有点吉祥意思的。因为,“彘”通“彻”。事实证明,刘彻的确一点不像猪,反而是聪颖过人,讨人喜欢。后来,刘启为避免别人产生误会,刘彻七岁那年,决定改名为刘彻。彻,即聪明洞彻的意思。

然而神日之说,终究不能是刘彻将来登台的理由。王美人要想当上皇太后,必须搬掉挡在她面前的两块巨石:太子刘荣及其母栗姬。

而刘嫖主动提出合作搞掉栗姬,命运的天秤一下子就倾斜到王美人这边来。

天与不取,必受其咎。该是发起攻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