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暗斗

有时,宫廷斗争就像街头群殴,往往总是人多的一方赢。吕雉斗戚姬就是一个例子,纵使刘邦居高临下,拿捏诸侯,仍然摆脱不了手下那帮牛鬼蛇神的纠缠。

现在也一样,刘嫖和王美人要联手掐栗姬,那根本就没有什么悬念。更何况是,两个有头有脑的女人,掐死一个没头没脑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刘嫖和王美人做好分工后,开始分头行动。离间刘启和栗姬夫妻关系,刘嫖来办;在背后煸风点火的事,王美人来安排。

公元前151年,秋,九月。刘启废薄皇后。

此时,离薄太后崩已有四年。刘启等了四年,忍了四年,薄皇后不会打鸣,也不会下蛋。刘启终于下定决心废了她。

薄皇后被废,这是栗姬愿意看到的。这就意味着,她离皇后也就是一张诏书的事了。然而,这是刘嫖和王美人所不愿意看到的,栗姬一旦转正,后果不堪设想。姐妹们,赶紧努力吧。

刘嫖第一个出马了。

鲁迅先生说,世间本无路,只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刘嫖也可以这么说,世间本没有坏人,只是坏话说多了,她也就成了坏人。刘嫖眼中的坏人,当然指的是栗姬。

刘嫖到底在刘启耳边说了多少坏话,无人可知。但是,有一句还是被有眉有眼地记载下来。

此话是这样的:栗姬这个娘们真不是东西。她和宫中许多贵夫人聚会时,总是秘密使人在她们背后吐口水诅咒,甚至对她们使用妖术施法。

栗姬嫉妒心是真的,到底有没有怂恿别人吐口水,却是无据无凭。然而,在刘嫖看来,有没有证据,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栗姬有那个妒忌心就行了。

要知道,刘嫖嘴里这些贵夫人,多数是刘嫖替刘启拉皮条找来玩的。栗姬嫉妒刘嫖,就是对她劳动成果的不尊重,再往深处想,更是对刘启的不尊重。那么这个不尊重的结果只能是,报之以更多的不尊重。

刘启听了刘嫖一话,从此,就把栗姬的坏记在心里。

但是,刘启还没有发作。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搞阴谋,就像熬粥,只要火候一到,立马见效。火候到不到,只有刘启尝了才知道。

于是,刘启就以生病为借口,召来栗姬,以探口实。

刘启装出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这样对栗姬说道:夫人,我最近身体不好,你可知否?

栗姬闭嘴不应,但心里哼了一声:活该!

刘启接着问道:夫人,皇宫后院就我最疼你了,知道不?

栗姬还是不应,心里冷笑:扯淡!

刘启继续说道:你是我在世上最可倚重的人,我走后,你能不能替我管好那帮孩子?

此时,栗姬脸色像被煎过的蕃茄,已经黑白不分。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娘的,你玩女人的时候,知不知道我的心在滴血。好了,你今年才三十八岁,就玩出毛病来了,然后拍拍屁股想走人,留下那一堆孩子让我替你照料是吧?老实告诉你吧,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栗姬这翻话,刘启听得,心都要碎了。刘嫖姐姐说得一点没错,你姓栗的是一个变态的女人。就冲你这个态度,你想转正当皇后根本没辙。如果真让你当皇后了,估计我的那群小老婆不变成人彘,儿子们亦要变成毒酒的冤鬼了。

是啊,吕雉的阴影还在长乐宫里久积不散,栗姬如此恶劣,叫刘启怎么不心寒呢。吕雉让刘邦吃过亏,刘启怎么能在同一个地方再摔倒呢。哎,这个栗姬,自掘坟墓,真的是让刘启绝望透顶了。

绝望就好,这说明刘嫖和王美人有奔头了。于是,刘嫖再次向刘启贴耳朵。此时,栗姬已不配让刘嫖大动口舌。她换了一个口味,专说某人的好话。

这个某人,正是时值身体生长期的刘彻。

刘嫖经常对刘启说的一句话就是:老弟,王美人替你生的刘彻,真的很聪明哦。

其实,不用刘嫖多说,刘彻之聪明,宫中无人不知。要不然,刘启也不会替他改名为彻。

认真一想,刘嫖此话也不全是废话。她这亦叫打广告造声势。她之所以造势,是看出栗姬转正为皇后的希望几乎为零。栗姬皇后位不保,刘荣的太子位亦跟着不保。

只要刘启废掉刘荣,刘彻自然是太子的首要人选。这就像今天的广告市场一样。过硬的品牌,再加上铺天盖地的广告效应,那就是无往而不胜了。

到底废不废太子,真让刘启为难了。

没办法,请神容易送神难啊。如果要废掉刘荣,必须得先跟两个人打招呼,一个是刘荣的师傅窦婴,另外一个就是周亚夫。

周亚夫自平反吴楚归来,立即升官,成了丞相。这两个举足轻重的家伙,偏偏都是太子刘荣的死党。

没关系,这个难题就交给王美人来解决吧。也该轮到王美人登场了。

王美人认为,刘启之所以对废太子一事犹豫不决,主要是还缺一个理由充分的借口。借口是活的,人也是活的。只要刘启需要,我王美人就给您造一个十万分充分的踢人阴谋。

阴谋,是智慧的变身。谁也没想到,王美人竟然想到了一个奇招。其具体如下:收买礼宾总监(大行),怂恿其上奏,请刘启封栗姬为皇后。

如果没学过孙子兵法的人,根本看不懂王美人此招之狠毒。事实上,这就叫欲擒故纵。别名,激将法。

果然,大行奏书一交到刘启手里时,刘启看了,然后火了,接着,开始骂人了。

刘启开骂是有理的。因为封皇后这事,根本就轮不到大行先生操心,然而大行先生之所以甘心出面,只有一种解释:这都是栗姬和他串通好的。

于是,刘启大骂栗姬:老子还没死,你就等得不耐烦了是吧。你想转正,我偏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果然,刘启立马斩杀大行,然后叫嚣废掉太子。

可刘启一喊话,马上就有人替太子说情了。此二人,正是太傅窦婴及太尉周亚夫。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刘启决心已定,神仙也拦不住了。刘启大手一挥,对窦婴和周亚夫吼道:你们该干吗就干吗去,就算是老天爷来说情都是假的。

孝景七年(公元前150年),冬天,十一月。刘启宣布废掉刘荣,贬其为临江王。

消息传出,天下哗然。窦婴先是力争,力争无果,只能无语,接着称病辞职;周亚夫亦固争,依然自讨无味,还被刘启数落一番,渐渐被疏远。

不久,栗姬含恨抑郁而死。

这个冬季,长安城萧飒的风,吹落了满地的黄叶。栗姬,就像长安城上那片随风悲哀的枯叶,于苦雨中飘荡,最终轻轻落下,被随后的叶子掩埋了青春的容颜和痛楚的声音。

同年,夏季,四月十七日,王美人被封为皇后。

四月二十九日,刘彻被封为太子。

刘嫖和王美人,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刘荣和郅都

斩草要除根,这是政治斗争最基本的常识。摆平了栗姬,踢了刘荣,封了皇后,立了太子,任务只算完成一半。革命尚未成功,姐妹仍须努力。接下来,刘嫖和王美人要做的一件缺德事是,搜罗刘荣罪名,把他这颗定时炸弹丢到深海里引爆。

两年后,机会终于来了。

这次,刘嫖和王美人仍然没有自己动手。她们又找到了一个肯卖力的替死鬼。此人,正是汉朝排名第一的酷吏,郅都先生。

郅都,河东大阳(今山西省洪洞县东南)人也。初,郅都以郎事孝文帝;孝景帝时,升至皇家警卫指挥官(中郎将),以敢言直谏,冷酷无情闻名宫中。

有事为凭:郅都曾经跟随刘启入上林苑打猎,其间贾姬如厕,不料有一饿得慌的野猪闻到粪香,拔腿冲来。刘启眼看贾姬就要被野兽侵犯,立即给郅都打眼神,让他去救人。然而郅都一动不动,仿佛瞎了眼。刘启急得只好独操兵器,跳将起来就要去救人。

就在这时,致都伏身拦住刘启,劝道:“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贾姬等乎!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

此话翻译过来就是,像贾姬这种女人多的是,死一个大不了再找一个。但是天子只有一个,陛下奋不顾身之前,首先要为国家和窦太后考虑考虑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拍马高手,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竟然还振振有理。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如无,则与禽兽有何异。是啊,郅都不过是披着野猪皮的小样。

恰恰是,刘启就喜欢这种人样的野猪。当时,刘启果然不救贾姬,而野猪从贾姬那里讨到一顿粪饭后,也满足地离开。后来,窦太后闻听此事,赏郅都黄金百斤,致都自然也得到倚重。

野兽的力量是无穷的。上林苑一事,郅都初露锋芒,刘启认为,这个郅都,肯定是驯兽高手。于是他决定派郅都,去盛产披着人皮野兽的地方当驯兽师。此一盛地,正是当时以治安混乱闻名天下的济南郡。

济南郡之所以乱,根源在于地痞流氓。都说了,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济南郡的这群流氓,不但有文化,而且队伍庞大,已经发展成了宗族犯罪集团,历任郡守甚是头大。

如果你看一个统计数据,郡守先生想不头大都不行。数据是这样显示的:济南郡以宗族为帮派的流氓集团共有三百多家,更可怕的是,这三百多家,家家都是强悍的主。他们不但强,而且猾,黑白通吃,无人可奈何。

所以,要解决郡守治安问题,不仅仅是个麻烦问题,甚至还是个棘手问题。其实,要解决复杂问题,不一定要用复杂的办法。至少,郅都是这样认为的。

郅都的办法就是:化繁为简,一洗而尽,杀无赦!

果然,郅都一到济南郡,不给任何人打一声招呼,也不给任何人一个面子,更不会开会动员。他就只管闷声抓人,然后把首犯通通像割草一样干掉。

于是,不到一年工夫,济南郡治安脱胎换骨。地霸明抢暗诈,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济南郡,如今变成路不拾遗,人人皆雷锋,甚至还成了全国最具安全感和最适合居住的郡县。

须不知,这些都是郅都用上百个恶霸人头换来的。也正如此,郅都变成了凶神恶煞的代名词。济南郡的流氓怕他,官场同僚怕他,连襁褓婴儿也怕他。

如果婴儿半夜狂哭乱喊,只要说一声:再哭,郅都就来了。没有人相信,这个婴儿还敢哭出第二声来。

其实,郅都能换来这个大名声,着实不易啊。杀人的时候甚痛快,但也要时刻防着别人杀到你头上来啊。郅都的防身之术是,不接私客,不受私礼,公事公办,敢作敢当。

郅都此招,就像今天的电脑系统,敌人就是病毒,防止病毒,就必须安装防火墙。只要郅都坚定守住那道冷酷无私的防火墙,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一般的黑客都会拿他没辙。

有郅都如此,他没有理由不升官。果然不久,刘启就给他换了一个岗位:长安市公安局局长(中尉)。郅都不负刘启所望,从济南郡挟着冷酷杀气扑回长安,整个首都都被震动了。

首先,郅都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该砍头的砍头,甚至该打挨大棍的也可以砍头。此种执法,京人赐他两个字:变态;变态还不算什么,郅都还要违法必究,不避皇亲,无论贵戚,除了皇帝,六亲七贵,通通不认。

硬汉,实在是一条硬汉。

面对这条硬汉,不服也得服。更骇人的是,听说长安的列侯宗室迎面碰见郅都,都不敢抬头正视。看来,郅都之名声,吓唬小孩子,那实在是太小意思啦。

于是,经过这么几轮折腾,郅都名声天下无人不知。全国上下都给他冠了一个绰号:苍鹰。

苍鹰在上,利爪横空,想活得久点,那就安分守己省省吧。我想,这应该是当时长安贵族们最想说的一句心里话。

介绍完郅都的光荣经历,让我们再回到刘嫖和王美人身上。郅都不认皇戚贵族,不代表他不认王美人。不对,不应该叫王美人了,应该改称王皇后。

皇后王娡认为,要摆平刘荣,必须找一把好刀。郅都就是一把好刀,一把只需划过空气就能震人心寒的利刀。而且,她们也已经替郅都编好了刘荣的罪状:侵占刘恒祭庙墙外余地。

当然,就算刘荣有这些罪状,也不是什么死罪。问题是,郅都不是这样看的。挨打的到他手里都能杀头,霸占皇家土地,在他看来杀两次头都不过分。有苍鹰如此冷酷,刘嫖和皇后真谓是找对人了。

在这里,我不想诬蔑王皇后和刘嫖,据我手里有限的资料,没有看到她们怎么和郅都搭上线的。可是,当有闲人状告刘荣,说他侵占刘恒宗庙墙外余土扩建王宫,刘启马上就召刘荣进宫对质。

奇怪的是,刘荣才到长安,不容他争辩,郅都也啥话都不问,直接把他关到监狱里去了。

这,难道就没有诈吗?

我只能这样说,囚禁刘荣,刘嫖应该是出过力的,皇后应该是讲过话的,刘启应该是点过头的。所以说,阴谋,这是实实在在的阴谋。这都是太子惹的祸啊!

哦,想杀就直接剁了吧,何苦要冤了我。我生是你身上的毛,死是刘家的鬼。拔毛除根,骨肉相背,人生无常,我只能认了这命。

然而,生死寻常事,容我道别离。借我一刀笔,一竹简,刻上我的眼泪和绝望。然后,挥一挥衣袖,让我从此忘记,我曾来到这人世间!

那时还没有笔,写字只能用刀刻。所以,刘荣知道死已经是不可避免,只能带着一颗绝望的心,向郅都大人提出借刀笔。

然而,郅都冷冷地告诉刘荣:想借刀笔?没有!

伤痛,从来没有像今天来得这般绝望和无助。然而,就在刘荣举头无望之时,总算有人悄悄地给他送来了刀笔和简。此人,是那个想救他,而又无能为力的窦婴先生。于是,刘荣果然在简板上痛诉绝望,趁机自杀。

刘荣自杀的消息马上传到了皇宫之内,终于:刘嫖放心了,王皇后舒心了,刘启默许了。唯有一个人极度愤怒和悲哀,那就是,窦太后。

此时,窦太后之前对郅都的所有好感,通通一笔勾销。这个熟读了一辈子《道德经》的女人,没有什么阴谋能逃过她的眼睛。老子说,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她窦太后才是真正的上德,从不标榜自己的德行。然而,郅都之流,口口声声标榜治国有德,实则是借刀杀人的刽子手。

说得更损一点就是,他简直是一个无耻的杀人工具!

愤怒和悲痛的窦太后,转而是对郅都深深地痛恨。这个丑陋的郅都,既然都容不下一个清白无助的灵魂,那么,她的利刀也一样不能容许郅都这般下德失德的无耻者。

于是,窦太后绕过刘启,直接派人去搜集郅都的罪状。当有关部门把郅都所谓犯罪事实呈现到窦太后面前时,窦太后立即召来刘启,把郅都的罪证甩到他面前:杀还是不杀,你看着办吧。如果不杀,你必须叫郅都把孙子还给我。

母老虎发飙,郅都死到临头了。

然而,郅都还是暂时躲过窦太后的刀。最后,刘启只从轻发落郅都,免他官职。同时,他还特别安慰郅都,说你这段时间辛苦了,先回家休息一下吧。

没办法,郅都也不容易了。人家辛辛苦苦替你打了不少工,杀了不少人,不能因为窦太后一句话就把他干掉吧。所以,刘启此招也就是障眼法,他就是想装装样子,让窦太后先消消气。

果然不久,刘启又秘密启用郅都了。

为了躲过窦太后的耳目,刘启派人持节到郅都老家,叫郅都不必回长安报到,直接取便道去上班。此上班地点,刘启已经打点好了,相当隐蔽可靠,新岗位就是雁门太守!

雁门郡,即今天的山西省右玉县。此处山高皇帝远倒不说,它还是汉匈边境,是匈奴经常观光旅游,又顺便抢劫的理想地盘。然而,当匈奴闻听郅都赴任雁门太守,先是一愣,接着拔腿吼道:郅都来了,赶快跑啊!

一时间,汉匈边境上,只见匈奴骑兵哗啦啦地全部撤兵。此情此景,无不让人感慨万千。只凭一个郅都,还没动一个兵,没动一匹马,匈奴全跑没影了。

天下第一酷吏,还真不是吹出来的啊!

从此,郅都真的像一个守关门的恶神,匈奴全都不敢靠近雁门半步。当然,郅都是人,不是神。既然是人,他和我们一样,可以吃刀子,可以挨利箭。于是,匈奴为了对付郅都,整出了一个郅都木偶像,命令所有战士练习骑飞箭射杀!

我可以告诉你们结果,很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射中。

他们之所以射不中,只有一种解释,心惮而虚,飞箭不稳,当然不中。然而,悲观的匈奴马上转忧为喜。

因为,有人终于射杀了郅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