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项羽初闯江湖

一个眼神引发的血案

此时,史上最牛的武将项羽也闪亮登场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项羽,出生于公元前232年,本名项籍,字羽。

籍贯:江苏宿迁人。

家庭出身:没落贵族后裔。

身高:约一百八十四厘米(八尺)。

体重:不详。

爱好:弄枪。

特长:力大无穷,英勇无敌,号称中国古代第一武将。

陈胜在大泽乡造反时,曾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呼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意思就是说,王侯将相不是天生的,只要凡夫俗子们勇敢追求也是可以做上去的。

事实上,陈胜的呼声并不完全正确,像项羽这号人物,天生就是武将之才。

项家世代为楚国将领,时间久远。三代之内的名人,可以追溯到项燕。项燕就是项羽的祖父,曾是战国时期楚国武功显赫的大将军。秦始皇统一六国时,李信率二十万大军远征楚国,却被项燕灭得一干二净。后来,秦始皇只得屈身请老将王翦出山,王翦一点不敢马虎,调动六十万大军远征楚国。项燕就在那场战争中英勇牺牲,从此,项家算是和秦朝结下了深仇大恨。

但是,项羽小的时候并不是一个认真好学的孩子。开始,他喜欢读书,可没读几本就觉得没意思,于是就去练剑。然而剑法的火候未到,他又丢下宝剑干别的事去了。

项羽这种坏习惯,连他的叔叔项梁都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就大声训斥他道:小孩子不认真学好一样东西,你到底想干什么?

项羽不但听不进项梁的话,反而理直气壮地反驳道:读书写字有什么意思,能够学会写名字就算不错了。剑练得再好又怎么样,顶多只能跟一个人决斗,我要学就学万人敌。

好小子,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狂妄,小事做不好,还挺会找借口。小子我告诉你,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想学万人敌,也得把基本功学扎实了。

后来,项梁就去教项羽兵法。然而,没过几天,项羽对兵法只知大意,又不肯学了。书,剑,兵法,没有一件是学到家的,项羽不愧为三不像学生。从这几件小事中,我们可以发现项羽性格里缺乏一种可贵的精神,那就是耐心。须知,缺乏忍耐力正是项羽将来命运悲剧的主要根源之一。

那么,在项羽的内心深处,难道就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激发他的潜力吗?

答案是肯定的,这个东西就是仇恨。

秦始皇东游经过钱塘时,项羽指着坐在皇家马车上威风凛凛的秦始皇,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那个人,我可以替代他。

项羽不会忘记,祖父项燕的死及项氏的没落,完全是由那个至高无上的秦始皇造成的,他可以忘记书剑及兵法,但是绝对不会忘记仇恨及制造仇恨的这个人。之前,项梁本不看好项羽,突然听到他说出这灭族之言,心里虽是又怕又惊,却从此对项羽刮目相看起来。

项氏有孙儿如此,项家复仇有望了!

于是,项梁决定带项羽离开家乡,闯荡江湖。其实,闯荡江湖不过是个借口,他们离开家乡主要是逃难。当时,项梁及项伯因为与人有仇杀了人,为了避难,不得不逃往传说中盛产美女的地方——苏州。尽管时运不济,但项梁还是在苏州站稳了脚跟,甚至还得到了会稽守殷通的青睐。

当时,会稽守殷通闻听陈胜反秦,把项梁召来商量大计,他对项梁说道:长江以西都反了,现在是反秦的最好时机,我想让你和桓楚先发制人带兵击秦。

请注意,殷通之所以想拉项梁入伙,主要是因为项梁在吴县是个人气王。项梁性格豪爽,行侠仗义,结交了不少人,上至豪杰,下至乡里的偷鸡摸狗之徒都是他的朋友。

那时候,死人出葬似乎比活人婚娶还要隆重。不管是哪家死人,送葬的人都是多多益善。而项梁恰好天生就是策划葬礼的高手,只要他一出场,参加葬礼的肯定是人山人海。所以每当谁家死了人,都必请项梁亲自主办丧事。

尽管人多,但项梁每次坐镇指挥总是从容自如。你,张三,给我找几个好汉抬棺;你,李四,给我找几个会吹哀乐的人;你,王二,给我找几个会哭的的婆姨哭场,等等。项梁所学的兵法就是在替人办丧事中间加以训练实践的。更搞笑的是,后来项梁手下那帮将领,多是他主办丧事时挖掘到的人才。

对项梁来说,造反当然是一件好买卖。可问题是,殷通的意思是要项梁和桓楚一起干,当时桓楚不知躲在哪个山旮旯,而项梁又想单干当老大,怎么办?

苟活乱世,夺权是第一生存需要。这时,只有一个老办法:碍我路者,杀无赦!

一场夺权的阴谋就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阴谋策划者:项梁,项羽。

谋害对象:殷通。

一切都布置妥当后,项梁带项羽去殷府拜会殷通。

项梁把项羽留在门口,独自走进府第里对殷通说道,桓楚不知躲到哪个山沟里去了,听说只有项羽知道他在哪里,要不我叫他过来,你吩咐他去把桓楚召回来?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殷通同意项梁把项羽召进来。

于是,项梁折身返回,他跟项羽耳语一番,交代了注意事项及暗号,接着两人一起走进殷府。可怜的殷大人见到项羽后,还没唠叨几句,项梁就向项羽使眼色示意动手,项羽立即拔剑冲上前去把殷通斩首了。

这一幕把殷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吓坏了。然而还没等殷府官兵反应过来,项梁就夺了殷通的官印,手持人头走了出来。这时,殷府的爪牙才如梦初醒,挥着刀棍哇哇叫着朝项羽和项梁冲上来。

这些可怜的喽啰并不知道,他们碰上的不是普通劫匪,而是武功盖世的项英雄。项羽挥舞长剑,如斩乱麻,说话之间,一百多号人白白地成了项羽的剑下冤鬼。冲在队伍后头的官兵,全被项羽这英猛无比的杀气吓住了,除了大喊饶命之外,就只剩下爬在地上尿裤子了。

杀掉殷通后,项梁把苏州各路英雄豪杰都召集来开会议事。豪杰们经过项梁一番洗脑后,一致同意反秦。于是项梁接收吴中郡属下各县,得精兵八千。项梁当上会稽郡守,项羽任副将。

这一年,项羽虚岁二十四。

捡来的军队

陈胜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天下的牛鬼蛇神全跑出来闹事。除了江苏的刘邦和项羽外,山东贵族田儋等人也纷纷举旗反秦。但是好景不长,起义六个月后,陈胜不幸遇难了。

扬州人召平是陈胜属下的一员干将,他受命为陈胜攻取扬州,但是久攻不下。召平听说陈胜吴广等一帮人在西线战场玩完了,又听说秦将章邯带着几十万劳改犯和奴隶们气势汹汹地向他开过来,只好渡过长江逃命去了。

项梁造反,拥兵八千,这是一把砍秦的好刀。于是召平假借陈胜的名义给项梁戴了一顶高帽子,拜他为楚上柱国。所谓上柱国,就是军事武装的高级总帅,相当于大将军级别。项梁的父亲项燕曾经就是战国时期楚国的大将军,召平的这道假诏,无疑让项梁有了一种这样的错觉:我父亲失去的,我终于替他拿回来了。

高帽戴上后,召平就对项梁说:你不要待在江东了,赶快渡过江去替我打章邯那狗日的。

项梁不是白吃饭长大的,他的身上还流着项燕英勇的血,他的心头还燃着复仇的火。所以他得到命令后,义不容辞,渡过长江,一心一意地要去干掉章邯。

项梁带八千精兵就想去干掉章邯的二十万大军,这和拿鸡蛋去碰石头有什么区别?然而,当项梁刚渡过长江,他就逢上了一件喜事。这不是一般的喜事,而是双喜临门——有两个人给他送来了几万的好兵。

第一个人是陈婴。

陈婴原先在东阳县当过令史,东阳人闻知陈胜反秦后,也把县长大人干掉举旗造反了。因为陈婴为人厚道,东阳那帮造反的少年就推举他为老大。但是陈婴请辞了,他的借口同刘邦如出一辙:我没有能力干这个活,你们还是请别人吧。

从陈婴的角度来说,这个老大的确是不容易当。因为造反派不是推他为新的东阳县县长,而是当王。王是一般人能当的吗?刘邦不敢,项梁也不敢啊。再说了,对秦朝来说,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什么新郡守新县令,而是那些自称为王的人。谁当王就收拾谁,陈胜那么厉害,还不是被干掉了,你陈婴又算哪根葱呀?

还是陈婴的老妈识相,老太婆对儿子说:我嫁到你家几十年了,从来没听说过你祖上出过什么大富大贵的人,你突然要得到这么大的一个名声,我认为是不祥的。不如把这个王送给别人,如果成功了,你还可以被封侯;如果失败了,你还可以逃跑,因为你是一个不被世人容易记住的人。

得了,老妈都发话了,你们就都别给我扯淡了。于是陈婴对部下这帮野心勃勃的军吏说道:我听说项梁家世世代代都是将相之家,他们在楚国已经享名很多年了,不如我们归附他,有他打前锋,我们一定成功。

陈婴说得很在理,众人无话可说了,他们答应把二万多人的使用权交给项梁。

第二个给项梁送兵的是英布。

英布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他不是流氓,也不是杀狗的,反而像个人贩子。英布最初不过是安徽六安县一个平常的老百姓,年少时,曾有算命先生给他看过相,说他以后肯定受刑,但受刑后肯定当王。

在苛政猛于虎的秦朝,当个罪犯是很容易的事。随便在街上骂几句狗日的皇帝,或者是家里藏了几本来不及烧掉的诗书被发现后,就可能被判重刑。后来英布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罪,竟然受到了一种特殊的肉刑:黥。

所谓黥刑,就是在犯罪的面额上刺刻涂墨,这种刺面艺术谁惹上谁倒霉,因为所涂之墨渗进皮肤里,那可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

从此,英布就多了一个外号:黥布。英布受了肉刑后,还被押送去骊山脚下给秦始皇当免费劳工修墓。犯罪对于任何正常人来说都是一件多么羞耻的事,但是英布却像是中了五百万巨奖般欢歌笑舞。在骊山脚下,他逢人就说:有人给我看相说,我受刑之后就要当王了。

这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神经病!劳改犯们纷纷嬉笑英布,饭都吃不饱,还想当王?这辈子你能把脸上那块字洗掉就不错了!

事实上,英布还真的精心为将来称王做了一系列铺垫工作。在劳改之余,他专意和队伍中的劳改犯头目及各色英雄豪杰交好,终于有一天,他们瞅准了一个机会,跑了。英布像拐卖人口似的把那帮劳改犯骗到了南方,并且全都带到滚滚的长江水上去当了强盗。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水上强盗英布亦听闻陈胜起义,决定金盆洗脚上岸做英雄,带着兄弟们投奔番阳县(今江西省波阳县)县长吴芮,一起参加反秦大事。吴芮看英布算条汉子,也不在乎他脸上那几个字,心甘情愿地把他的千金小姐嫁给了英布。

老实说,英布是个不错的战将,他不但敢打能冲,而且以少胜多对他来说也像是家常便饭。秦朝猛将干掉陈胜等人的军队后,牛气冲天,无人敢碰这个硬钉子。但是英布却带领着兄弟们联合苍头军吕臣,在青波(今河南省息县与新蔡县交界处)会战,大破秦军,夺回陈县。陈县,即陈胜号“张楚”的首都。

接着,英布又准备解放江东,却没想到江东已被另外一个比他还牛的人——项梁解放了。英布是人贩子出身,他知道什么样的人可以投靠,什么样的人可以利用。当他看到陈婴把二万多士兵交给项梁,不由打起了算盘,也决定把身上的全部家当(二三万兵力)连同他那条小命全部押在项梁身上。

就这样,项梁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捞到这么大两个便宜:一夜之间,队伍从八千人扩大到了六七万人。

乱世当前,手中握有强兵比什么都可靠,就像今天,腰里缠着一大把可靠的钞票,就是天塌下来都不怕了。

如果说以八千江东子弟兵去打章邯二十万的劳改犯大军,是一件闲得皮痒找抽的事,那么,用六七万人去打二十万人,胜利则是完全有可能的。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胡亥同志,你就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