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填坑的人

窦太后和刘彻这场较量,卫绾、直不疑,包括初为中尉,后为内史的宁成在内,刘彻总共挖掉窦太后的人有三个。然而,窦太后一棍子打死对方的就有赵绾和王臧,打成重伤的就有窦婴和田蚡。算起来,刘彻一方是二死二伤,窦太后不过是一死两伤,窦太后还是赢了。

又应了武侠小说套路的那句话:人多的,打不过人少的;年轻的,还是打不过年老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既然刘彻挖了窦太后的坑,现在,老人家又不得不拉上一些来填坑。关于丞相和御史大夫两个职务,窦太后心中已有人选。这两人就是:柏至侯许昌和武强侯庄青翟。

许昌,时为祭祀部长(太常),政绩诸多不明;庄青翟,侯位是世袭的,除此之外,也是诸事不明。既然两人功德平淡,窦太后为什么选中他们?

在我看来,中国古代官场,犹如武林江湖,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有些人,生来挖坑,有些人,则生来填坑;窦太后之所以看中他们,无非就是拉来填坑,摆摆样子。

接着,窦太后又准备找人填郎中令和内史两个坑。此坑不算大,但是窦太后却拉来一块巨石填上。此巨石,重约万石,人称万石君。

万石君,名奋,姓石,赵国人。关于万石君的光荣事迹,可以追溯到高祖刘邦时代。当时,高祖向东抗击项羽时,石奋乳臭未干,年纪不过十五。尽管生于乱世人心不古的时代,石奋却拥有时人叹为观止的优良品质:为人恭敬,谦卑有礼。

石奋此种优点,用今天的话来说,当属三好学生。当时,刘邦趁着一次机会,与他聊了一席话,心生爱悯之情,准备提用。

于是,刘邦问他:小朋友,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石奋答:家有老母,不幸失明。家里太穷,没钱看病,所以老母这病一直拖着。另外,家还有老姐一个,长相可以,还能鼓瑟。

哦。刘邦听了点点头。他又问:叔叔问你一个问题,你想不想跟叔叔一起混天下呀?

其实了解刘邦的人都知道,他这招叫顺手牵羊。明明看中的是人家会鼓瑟的姐姐,竟还要装出一副慈悲心肠的样子。

事实上,他最想问的应该是:小朋友,如果你愿意让姐姐嫁给我,叔叔我就认你为小舅子。

当然,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是没有什么女人是刘邦得不到的。再说了,石奋小朋友孝心天地可鉴。一旦姐姐嫁给刘叔叔,不但解决了老妈的医疗费问题,也解决了姐姐的婚姻问题,同时也让他这个小舅子能搭上顺风车,开向未来。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呢?

果然,刘邦还真娶了石奋姐姐,还特别宠爱,封其为美人爵号。更让石家老母高兴的是,刘邦将他们全家人全搬到长安城里居住。不但解决了他们的农转非问题,还解决房子等诸多生活大问题。真可谓是,一人嫁好,全家享福啊。

更享受的还在后面。孝文帝时,石奋因为老实可靠,被提为太中大夫。有心的读者都会发现这么一个特点:只要当上太中大夫这个官,前途似乎都很顺畅了。诸如卫绾和田蚡等人。

果然不久,孝文帝刘恒又迁石奋为太子刘启太傅。刘启当上皇帝后,当然不能薄待老师,立即将石奋上了九卿之位,秩两千石。不久,又将他迁为诸侯国相。

更让人惊讶的是:石奋生子四人,长子石建,二子石甲,三子石乙,四子石庆,此四子之性情,简直是石奋用一个模型铸出来的,全都是为人低调,做事认真,彬彬有礼,而且个个都是秩两千石的高官。

现在我们终于知道万石君的称号是怎么来的吧。石奋官位和四子加起来,就等于一万石。搞得当时刘启都咋舌不止,怎么搞的,咱家亲戚竟然这么能干,一家人竟能做到一万石的境界。

于是从那以后,刘启就呼石奋为万石君。因为名声太大了,于是后人叫石奋都不叫姓名了,直呼万石君。这个雅称,罩到谁的头上,估计听起来都是很消受的一件事。

窦太后之所以看中万石君,就是因为他本人不通儒术,教子有方。

当然,让万石君一人来兼任郎中令及内史两职已无可能。不要说两职,一职也无可能。原因只有一个,石奋老啦,该让位啦。

说让位,当然指的是让给自家那四个孩子。窦太后从中选了两个,那就是长子石建及少子石庆。迁石建为郎中令,提石庆为内史。

到此为止,几个大坑终于又填回来了。窦太后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了。

事实上,这不过是第一回较量。窦太后既能填,刘彻还能再挖。好戏,当然还在后头。

苦闷的刘彻

刘彻最近比较烦。

少年试剑,本来雄心壮志,想大施拳脚,做一番伟男人的事业。结果,被窦太后当头一棍,打得全无话可说。还有的是,家里那个蛮横无理的陈阿娇和贪得无厌的岳母,整得他天天全没好心情。

陈阿娇之蛮横,全赖于有一个蛮横老妈的教养。而长公主之蛮横,原因就在于恃功自傲。

想让她不傲慢都不行。想当初,太子刘荣得宠,如果不是长公主刘嫖倒打一杆,将栗姬和刘荣打到水里去,能有刘彻的今天吗?

的确没错。当初打天下的时候,大家是合股一起努力拼的。现在皇帝生意兴隆,股东对你董事长刘彻指手画脚,这有什么不对呢?

刘彻真是郁闷了。是,在你们刘嫖和陈阿娇看来,你们做什么都是成立的。你们别以为在我身上装了一个炸弹,我就怕你了。你好好检查自己的身体吧,看看谁身上的炸弹更危险!

的确,陈阿娇身上也系上一个定时炸弹。如果说,这对母女俩的蛮横是炸弹,那么,只要刘彻处心积虑,总能排除。可是陈阿娇这个就不行了,就算鬼神再世,也帮不了她这个大忙。

因为,陈阿娇此个炸弹就是:不能生育。

皇后无子,命运可想而知。人世间,女人千千万万个,痛苦千千万万种。为何,陈阿娇偏偏是,千千万万中的那个绝育之人?

如果非用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用一个字:命。

在刘嫖看来,陈阿娇无子,不是她一个人的事。套用现在某个教授曾说过的牛话来形容,那就是它已经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境地。于是,为了治陈阿娇的病,刘嫖倾尽所有力量和积蓄。一年又一年,钱就像流水一样哗啦啦地流出去。可是,陈阿娇的肚皮仍然像个死皮球,丝毫看不到半点冒气的希望。

真是痛杀人也!

刘嫖公主真是泄气了。大约算了一下,总共花的钱有九千万钱了。九千万钱是什么概念?我没办法将汉朝的购买力转换成今天的购买力,不过有一个数字可以说明问题。据王立群教授统计,当时汉朝一年总收入是五十三个亿,而陈阿娇仅治病就花掉的九千万钱,相当于当时国民生产总值的千分之十七。

还必须要说清楚,这九千万钱,其中属于国家拨款和公费报销的极少。那么大多数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刘嫖贪来的。

所以,陈阿娇这个不孕之病,如果再治下去,恐怕真的上升到国家经济安全的境地了。真没想到的是,刘嫖干了一辈子拉皮条生意,以为稳赚不赔,没想到到了最后,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她还是亏了。

如果是亏,当然最亏的是替人做嫁人裳。

这,当然是刘嫖不乐意看到的。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报应。如果真有因果报应,那么这一切都是栗姬在地下搞的鬼了?

别胡思乱想了。地下之事,无能为力;然而人间之事,只要用心对付,相信刘嫖还是能挺过难关。关于这点,刘嫖当然有把握。因为,她手中握有一张王牌,只要她亮出,就足可让刘彻畏惧。

这张王牌,就是王太后。

果然,当刘彻对陈阿娇及岳母刘嫖的感情陷于冷漠时,王太后出场了。

王太后这样警告刘彻:

小子,你最好少给我惹事。你刚刚上位,马步还没站稳,百官的名字还没记完,你就想搞出名堂。

好啊,啥名堂都没搞出来,还被窦太后整得一鼻子灰回来了。现在,窦太后的气还没完,你又想蹬开你姑妈刘嫖,你是不是想找死啊?

刘彻莫名地看着母亲大人,姑妈既然蛮横无理,我凭什么还要装出龟孙子模样?再说了,窦太后是窦太后,刘嫖是刘嫖。我想蹬她就蹬她,那又怎么样?

王太后一叹,又对刘彻说道:哎,小子,你果然嫩着呢。你知道什么政治吗?敌人的敌人,永远是你的朋友。如果你一脚将姑妈蹬开了,那她不是要跑去窦太后那里了。两个厉害女人,搞你一对脚跟扎不稳的母子,就算不死,也是两败俱伤了。

这下子,刘彻终于醒悟了。

当初,刘荣是怎么被废的?就因为栗姬不跟刘嫖合作,所以刘嫖才找到王美人合作的。刘彻就是她们合作的成果和产物,如果刘彻翻脸不认人,那么刘嫖有可能另找他人合作。就算不是这样,她也有可能联合窦太后……

越想下去,越觉得寒气袭背。流年不顺,还真的只能是忍忍了。刘彻只好暂时放弃与刘嫖母女对峙的愚蠢念头。陈阿娇蛮横,就让着她去吧。刘嫖爱贪,就让她贪去吧。

总之,花钱和蛮横的账要记着。还是那句老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要算账,还是等以后吧。现在没心情,得出去散散心。要散心,当然得找个好地方。对刘彻来说,此中好地方,非姐姐平阳公主家莫属了。

刘彻之所以不到别的地方,那是因为平阳公主家春色满园,芳草菲菲。所谓春色满园,就是美女多多。当然,这些美女不是平阳公主自家长出来的,而是故意栽培的。平阳公主此招此术,大约是学刘嫖的。

曾记否,当初刘嫖鞍前马后地替刘启搜罗美女,搞得刘启很是受用。于是,平阳公主改良刘家这传统手艺,将自己变为刘彻的美女供货商。

有一次,刘彻去霸上举行除灾仪式,又顺路到平阳公主家听歌喝酒去。此时,平阳公主圈养的美女约有十来个,她闻听小弟夫妻生活苦闷,于是将家里的美女化妆,全部供上。然而,没想到的是,这十来个刘彻没有一个是看上眼的。

没养眼的,那就先喝酒听歌吧。接着,一排歌女出场。更没想到就在这时,刘彻的眼睛亮了,他瞧上了其中一个能歌善舞的歌女。

哦,能看上咱家的女子,那是我平阳公主的荣耀啊。平阳公主顺刘彻的眼看去,原来那个被看上的女人,竟是出身低微的卫子夫。

卫子夫,家号卫氏,平阳(今山西临汾)人。皇帝喜欢歌女,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想当初,项羽之虞姬,刘邦之戚姬,都是一等一的舞蹈家。从那之后,有才华的帝王将相喜欢才气横飞的歌女,似乎都成了一个光荣的传统。

那时,卫子夫的出现,犹如天上的彩虹,将刘彻这风雨过后的天空,装饰得闪亮多姿起来。刘彻当即点名,要卫子夫专门侍侯他。

结果,俩人在皇帝更衣车里约会一次,刘彻对卫子夫的服务态度相当满意。当他再次回到平阳公主的宴会上时,神采奕奕,仿佛喝了一道补药汤一般。

平阳公主微笑着点点头。让皇帝这个大顾客满意,是她这个做拉皮条生意的最大光荣。最后,平阳公主决定将卫子夫送给刘彻,随其入长安享受富贵。

当然,平阳公主不是白送的,刘彻当场就赐她千金,算是辛苦费了。

这天,当卫子夫准备登车随刘彻入宫时,平阳公主专门送行。临别之际,感慨多多。似乎是,刘彻此趟前来,平阳公主赚了。其实,更赚的当属卫子夫。卫子夫此遇,一旦皇帝真宠,富贵即加身,全家可腾达。

平阳公主心里想着,不禁抚着卫子夫的后背说道:走吧。好好吃饭,好好生活。有朝一天,你富贵了,不要把我忘了就行了。

说富贵,道富贵。其实,富贵这玩艺犹如天上之彩虹,水中之明月。貌在眼前,其实咫尺天涯。平阳公主或许没想到,卫子夫这支所谓富贵绩优股,一到长安后,竟然马上跌到了谷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刘彻一回到长安,将卫子夫打发到后宫后,竟然就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男人啊,真是不可思议。喝酒交栈相竟欢,车轩侍候鱼水欢。竟然一转身,就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不仅是皇帝的毛病,也是刘家的光荣传统。曾记否,当初刘邦路遇薄太后时,不也挺一副暖气相加的模样吗?结果行过那事之后,就将人家忘得一干二净。

过了一年多以后,薄太后的姐妹陪侍刘邦喝酒,说起这事,刘邦才忆起世间还有这个人。于是,只好将薄太后召来陪一夜,才陪出一个伟大的成果,那就是后来的刘恒皇帝。

认真比较竟然发现,卫子夫和当初的薄太后命运极其相似。有一年多的时间,卫子夫没看到刘彻再光顾她的床铺。空床空等空遗恨,这是后宫所有佳人的写照。然而,彼此陌生一年多后,刘彻突然要清查后宫,说要打发一部分人下岗。

下岗的原因大约有二:一是新货上市,旧货必须下架;二则是后宫编制有限,不能空养闲人。于是,卫子夫也在被打发的名单当中。

本以为,相识恨晚良宵短,春宵一刻值千金;

本以为,花须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技;

本以为,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没想到,闹到最后,竟然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下场。

卫子夫哭了。没有什么可埋怨的,这就是后宫所有女人的命运。既然这样,那就准备上路吧。于是,卫子夫找到刘彻,流涕满脸,自请归家。

我认为,世界上有两件武器最为可怕。一个是核武器,另外一个则是女人的眼泪。关于美女的哭相,古今以来诸多TXT100电子书妙笔横生留下诸多佳句。比如,梨花带雨,弱柳悲风,等等。无不都是哭出了文学审美的境界。

刘彻是学儒的,文学功底相当深厚。我们有理由相信,在那一刻,卫子夫的眼泪,肯定弹响了他内心深处的某根弦。

于是,刘彻不但没有打发卫子夫回家,反而让她留岗,继续工作。

阴霾的天,乌云终于散尽了;狂跌的股票,终于爬上来了。卫子夫因祸得福,怀孕在身,尊宠日隆。一夜之间,她就像后宫里跳出的明星,让诸多女人眼红了。

当然最眼红的人,就是那个不会下蛋的陈阿娇。

前面已经介绍过两件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如果再加上一件,恐怕就是女人的忌妒心。为什么后宫红颜总薄命,其中与女人忌妒心有着莫大关系。

市场竞争残酷,女人无不都拿出最冷酷的绝招,在众花蝴蝶中,夺取跟皇帝的约会话语权,从而最后摘取,摆在金字塔顶上的富贵王冠。正所谓,一女功成万颜枯。优胜劣汰,红颜想不薄命,难了。

那么,陈阿娇有什么办法对付卫子夫呢?下蛋是下不过卫子夫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天下女人都会用的那招:一哭二闹三上吊。

如果说,女人偶尔闹情绪,那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天天闹,那么这个人就是不可理喻,无可救药了。

果然,陈阿娇天天闹要着死,非但没有得到刘彻的同情,反而,刘彻已经超出了忍受的范围,他甚至发出了久闷在心中的气话: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讲点道理呢?

这下子,陈阿娇也没辙了。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卫子夫像明月一样爬上天空去吗?

事情当然没这么简单。这时,阿娇老妈刘嫖出场了。只见她安抚道:你应该像卫子夫一样,多吃饭,多养身体。不要拿别人的得意来惩罚自己,剩下的事,老娘替你办就是了。

刘嫖到底想干吗?

很简单,她就想找个人开刀疗治女儿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