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私行

公元前138年,刘彻19岁。这个年纪,用现在人的话说,就是叛逆的时期。窦太后、刘嫖、陈阿娇,等等,这些人或事像乱麻一样,无休无止地缠于一身。于是,就在这一年,郁闷已久的刘彻做出了一个极不寻常的叛逆行为——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是我们百姓的叫法,在他们皇家看来,这叫微服私行。然而,刘彻私服出行,不是探视民情,纯粹就是为了贪玩,过一把自由的瘾。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真的,他这个皇帝当得一点都不爽,心中苦闷憋得太久了。

刘彻纠集好一帮年轻的玩伴,准备秘密行动。路线怎么走,在哪里集合,以什么名号亮相,他们已经拿出一套得意的方案。

终于,在一天夜里,刘彻及年轻的侍者约定在殿门外会合,乘夜出发。

刘彻向外打出的名号是:平阳侯。平阳侯就是刘彻的姐夫,平阳公主的老公大人。跑了一夜,天快亮时,众人抵达南山。年轻真好,一夜的跋涉奔跑,竟然毫无倦怠之意。

刘彻是个儒家学生。儒家学生必须要掌握的有六种基本技能,分别如下:礼,乐,射,御,书,数。礼,即礼节;乐,即音乐;射,即射箭技术;御,即驾驭马车的技术;书,即书法;数,即算法。而在六种基本技能中,我相信,学生们最喜欢的是以下两门功课:射箭和驾驭马车。

对于刘彻这个十九岁的小伙子来说,骑马打猎,不仅是温习功课,更是充分表现一个男人的野性雄姿。

终南山脚下,空气清新,沁人心脾。自由的日子,从来没像今天来得这么惬意。于是,他们就像出笼的野兽,刘彻决定,就在南山脚下进行围猎。

刘彻等人犹如出笼之野兽,呼吼着射鹿,逐狐,赶兔。乱马奔腾,践踏田野庄稼,仿佛那是他们家自己种的一样,全不当回事。然而就在这时,有人有意见了。

这帮有意见的人,当然是南山脚下的农民伯伯叔叔们。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满野的庄稼是他们挥汗如雨的劳动果实,竟然一日之间被你们这帮野孩子践踏得不成样子。于是,农民伯伯叔叔们,全跑出来站在田埂上,用恶语问候了刘彻一行人的父母及爷爷奶奶。

农民们的恶骂声,马上传到了县里。有两个县太爷火气冲天,拉了两帮民兵向刘彻扑来。他们已经知道,这个践踏庄稼的人就是平阳侯。平阳侯就能胡作非为吗?于是,两个县令来到刘彻面前时,就大声棒喝。

呵,好大的口气。刘彻那帮兄弟一听就怒了。就算是平阳侯,你也敢骂,太不给皇帝面子了。于是,有几个少年立即持鞭就要抽对方。

赤脚的不怕穿鞋的,穿布的哪怕穿绸的。两位县令一看架式,立即吆喝起来,准备拿下这帮不识好歹的少年。这下子,玩笑开大了。围猎的刘彻,被民兵们团团围住,也成了网中猎物。

当两个县太爷准备拉刘彻一行人回衙门时,这时刘彻只好亮出了皇帝信物。

啊,原来是陛下亲自打猎来了啊。所有人既吃惊,又兴奋地看着刘彻。

是啊,诸位,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不过是出来透透气,没想到就踩坏这么多庄稼。这样吧,你们报个数,多少钱我们赔就是了。

交了罚单,刘彻只好收马离开终南山。然而,这时刘彻又做出一个让人意外的决定:既然出来了,就让我们一次疯个够。

于是,他们没有折回长安,而是朝长安相反的方向往前奔。

青春的叛逆,从来就是不讲道理的。此次,刘彻率领手下这帮少年离开了陕西境内,向着河南方向漫游而去。在一天夜里,不知不觉地就到了柏谷。柏谷,就是今天的河南省灵宝县西。此地距离长安航空距离有一百八十公里。

夜已经很黑了,刘彻和少年们找了家旅馆,准备在柏谷住下。那时经济不发达,能开得起旅馆的人,实在不多。所以,能开得起旅馆的老板,也算是小有成就了。没想到的是,当刘彻准备投宿时,旅馆老板拒绝纳客。

老板之所以拒绝,是因为凭着多年开店的经验,看出刘彻带的这帮人傲慢无礼不是什么好鸟,很像是盗贼绑匪。

深更半夜的,人家又不是不给钱,竟然不给投宿,实在太伤尊严了。况且,投宿的人,不是什么江湖浪客,就算看不出是大汉天子,也能看出他们是一帮公子哥呀。

于是,少年们一听说老板不纳客,立即将他包围起来,并且大声喝道:请你给我们老板上茶!

呵,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吗?旅馆老板也装出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大声叫道:我们这间店没有茶,只有人尿!(无浆,正有溺耳!)

见过抬扛的,但是从来没见过如此抬扛的。牛,实在太牛了。

就在这时,老板娘见形势不对,立即跑上来赔礼道歉:客官请里面坐,茶水来了。老板娘将老板推开,给客人开了房间。

然而,当老板娘侍候好客人后,突然发现,她的老公不见了。

不一会儿,老板回来了。

当然,老板不是一个人回来,其背后还跟着一帮持棍拿刀的少年。这帮人,是老板到镇上拉回来的。老板决定,等刘彻一行人鼾睡之时,趁机向他眼中的这群盗匪发起攻击,为民除害。

老板娘一看,吓出一身汗。她对老公说道:我看这帮客人不同寻常,而且他们戒备森严,不可轻易动手杀人。

老板一听,怒了。说的什么话。敢到咱的地盘上撒野,谁怕谁呀,杀的就是这帮亡命之徒。于是他决定,今晚一定要替天行道,清除盗匪。

大祸,真的要来了。

如果真出人命,估计不是开不开店的问题了,恐怕全家的人头都不保了。老板娘劝阻不行,又生一计。她立即搬出好酒,招待老公带来的那帮兄弟。她说道,大家既然想行大事,就先喝几碗酒吧。酒是好东西,喝好能壮胆。

兄弟们一看有好酒,端上来就喝。老板娘负责劝酒,当然主要对象是家里那个男人。反正是几十年难得学一回替天行道的绿林好汉,那就好好表现吧。

于是,老板娘拼命劝酒,男人也拼命喝酒。不知不觉地,家里那个男人竟然被灌醉了。

老板娘马上将绳子绑住自家那个醉酒的男人,向兄弟们宣布道:酒你们也喝够了,谁想杀人,先从老娘身上踩过。

众人一看没戏,只好作鸟兽散。

刘彻不是傻瓜。店里这杀气腾气的一幕,早将他们惊醒。然而,聪明的老板娘马上放水杀鸡,将刘彻一行人再请出来喝酒道歉,将内情一一道出。众人一听,欷欷不已,如果真干起架来,死伤不定,那真的是惹祸了。

因为差点惹祸,玩兴大减。第二天,刘彻决定打马回府。

回到长安后,刘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救他的老板娘召来,赐之千金。同时,也将也那个豪气干天的男人召来,拜为羽林郎。

大隐隐于朝

狂生东方朔

刘彻乘兴出猎,败兴而归。尽管花了千金,拜了一个羽林郎,但是他却长了教训。那就是,猎可以继续打,但是不能再住私人旅馆,那样实在太危险了。不住旅馆,那住哪里?

刘彻是这样设想的:派人沿路秘密设立旅舍。

但是立马刘彻又觉得这个设想不甚理想。第一,路太远,跑一趟实在辛苦;第二,跑得越远,危险系数越高。再者,沿路都是百姓农田,践踏一次,民怨就来一次,背上不体恤民情的罪名,实在不是好受;第三,宫里还住着一个老不死的窦太后和一个厉害的王太后,如果,万一,假如,被她们知道他私自出门打猎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那么,怎么办?

很好办,既想安全,又想惬意,又不必受约束,那就在皇家后花园上林苑打猎吧。

这是个好主意。然而,刘彻又嫌上林苑范围太小,玩得不爽。于是,他又冒出一个念头,不如扩建上林苑,打通沿路阻隔,直通终南山。

这真是一个疯狂而又奢侈的想法。要想连接天然猎场终南山,那必须进行一场浩大的圈地运动和搬迁工作。要完成这么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程,实在是考人智慧的活儿。

但是,刘彻相信有一个人可以将此事办成,此人,就是吾丘寿王。

吾丘寿王,今河北邯郸人。善于辞赋,曾拜董仲舒为师学过《春秋》,是为太中大夫。当然,要让吾丘寿王这么一个中级国务官去完成这项巨大工程,那实在是不靠谱的。所以,刘彻将首都长安警备区司令(中尉),北长安市长(左内史),首都长安特别市长(右内史)等人召来打好招呼,让他们配合吾丘寿王的工作,呈报辖区内的农田,动员农民搬迁。

有人配合,吾丘寿王的工作就很好展开了。不久,吾丘寿王将一份调查报告递交上来,认为扩建上林苑可行。刘彻一听,喜上眉头,准备动工。

然而就在这时,有人站出来说话了。

此人,正是被后人称之为智圣的东方朔。

东方朔,字曼倩,平原厌次(今山东惠民)人。特长,强闻博记,诸子杂书,无所不通。当然,如果没有两把刷子,东方朔也是不敢吹的。初,刘彻发出布告,招天下之贤良。于是,东方朔也闻声从齐国赶来参加面试。

既然是来求职抢饭碗,那就得来点奇招。东方朔之奇招,就是写一篇超长的策论。那时候,还没有发明纸,策论只能写在竹简上。据司马迁介绍,东方朔此篇策论约花掉三千片竹简。

三千个竹简,这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呢?我们不用将它转换成纸张,看看刘彻阅读花费的时间就可了解一二了。你猜这篇策论,刘彻花了多少时间才读完?

足足两个月啊。

就那两个月,刘彻天天读,读到哪就做记号,明天接着读。而且,刘彻不是一个人在奋斗,仅靠他一人是无法将策论翻出来的,必须需要两个力气充足的人才能撑起。

写超长超重的策论,还不仅是东方朔的牛特长,东方朔写的那封求职信也是千古奇文。在这里,为了满足部分读者的好奇心,我还是将它搬出来,奇文共赏。此文意思大约如下:

我,东方朔,年幼失亲,由兄嫂抚养成人。我十三岁学书,勤奋好学,三个冬天读的文史,足够一生使用。十岁学击剑,十六岁学《诗》《书》,读了二十二万字。十九岁学孙吴兵法,熟悉使用各种兵器及阵法,大约此方面的文字约有二十二万字,起来就是四十四万字。除此之外,我性格豪爽,重义守诺,简直就是子路再生。

今年,我二十二岁,身高两米一(九尺三寸)。谁赏我眼,都说我双目有神,烂若明珠;谁看我牙,都说我牙洁白整齐,仿若贝壳。还有,勇若孟贲,捷若庆忌,廉若鲍叔,信若尾生。像我这样的人,够格当您天子的大臣吧。

得了,不要吹了。再吹,恐怕老天都要被吹破了。

然而,世间不缺吹牛人,缺的正是可爱的吹牛人。刘彻一看,哈哈哈,好一个山东吹牛大汉啊,不服还不行啊。于是,刘彻就将东方朔留下了,并且马上给他安排了工作。

你猜人家给东方智圣安排了什么好工作?刘彻给他的职位,不过是公车府中的一个小职员。

公车府到底是干什么?搞接待的。臣民上书,或者皇帝征召的活儿,都是他们单位负责的。东方朔人高马大,牙好能啃,能侃会吹,搞接待,那实在是太对口啦。

然而,东方朔是怎么评价这份工作的?失望,非常的失望。

首先,此活儿都是跑腿活儿。没油水捞还算了,工资还特低。其次,整天没日没夜地干,连皇帝都见不上一面。这种长期见不到领导面孔的工作,还能有什么前途呢?

所以,失望之余,东方朔还相当郁闷。读了这么多圣贤书,竟然还混不饱肚,实在掉价。那个青春啊,就像流水一样东逝不回。难道,我东方朔一辈子就当个接待员,像老牛赖窝一样老死在这个岗位上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看来等待皇帝涨工资是不可能的了,唯一的捷径就是换工作。伸手要官,似乎是个办法,但绝对不是好办法。好办法就是,让皇帝心甘情愿,心里乐开了花地给你官儿当。

嗯,有个好办法倒是可以试试。好,就这样办。

那时候,侍候皇帝的有两种男人,一种是太监,一种是侏儒。此两种人,恐怕是男人中最不易的人了。有一天,东方朔将几个跑动的侏儒叫到面前,他装出一副沉重的语气说道:兄弟,想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只是,不知该不该说。

侏儒一听,既莫名其妙,又是紧张万分。大哥,俺们天天守职奉公,从未出错,何来不幸?既有不幸,请您实话告诉俺吧。

东方朔又沉重地叹了口气,拍着侏儒肩膀说道:其实啊,我一说就怕伤你们的心;但是我憋在心里,又要伤了我的良心。既然兄弟想听,那我就实话实说吧。事情是这样的……

侏儒们都睁大眼睛,看东方朔嘴里到底要吐出什么祸水来。然而,东方朔欲言又止,竟然又不说了。大哥,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啊,急死人了。

这时,东方朔吞了一口水,终于说道:不过有言在先,我只是听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事情是这样的:听皇帝说你们这些侏儒是一帮废物。说什么种田不如常人,做官又不能胜任,从军又不能杀敌,对国家一点用处都没有,还白白浪费了很多粮食,所以决定将你们通通杀掉。

侏儒们一听,就傻掉了,全都急得哭了起来。这时,东方朔同情般地又叹了一口气,拍着他们的肩膀说道:兄弟们别哭了,大家都混得不容易。这样吧,看在咱们同病相邻的份上,我教什么一个救命的办法吧。

侏儒们转忧为喜,睁大眼睛看着东方朔。东方朔看看他们,想说,突然又不说了。

大哥,你就说吧,急死人了。

东方朔心里一笑,你们急,我比你们还急呢。想着,脸上却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说道:先说好哦,不要说是我教你们的哦。

这个请放心,大哥请快讲。

于是,东方朔叫他们靠近来,对他们说这样这样。侏儒们一听,乐坏了。办法很简单,也很管用。就按东方大哥说的办。

事实上,侏儒们全被忽悠了。有一天,刘彻出门,被侏儒们拦驾哭诉,请求赦免死罪,放他们一条生路。

刘彻一听,莫名其妙地说道:你们好好的,赦什么罪?

侏儒说道:陛下不是嫌弃我们没用,要杀了我们吗?

刘彻: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们无用,又什么时候说过杀了你们?

侏儒:这是东方朔说的。

刘彻一听,只将东方朔召来问话。东方朔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一肚子牢骚,等的就是这个召见的机会。

东方朔终于见到刘彻,刘彻很不客气地骂道:你是吃饱撑着吗,干吗拿侏儒开涮?

东方朔从容应道:陛下大大错矣,臣恰恰是没吃饱而硬撑的。

刘彻:你不是吃饱了撑的吗,我怎么会说错了?

东方朔:陛下您用心想想就知道了。侏儒们只长三尺余,俸禄就有一袋米,二百四十钱。我身长九尺余,是他的三倍,竟然也是一袋米,二百四十钱。要说饱撑,那是侏儒们才能有的好事。这些粮和钱,根本就不够我吃,能不被饿死就不错了。

这话我很早就想对陛下言说了,只是一直没逮上好机会。既然今天来了,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陛下您如果觉得我能为你所用,请替我涨工资,不然就让我离开长安,免得浪费您那点粮食。

刘彻哈哈大笑。

皇宫森严,连表情都被模式化了。而东方朔犹如僵死的湖泊中跳跃的小鱼,让刘彻看到了湖面的一丝生机和乐趣。刘彻重新给他换了一份工作,调其到金马门上班。

金马门,官署名。门旁有铜马,故因此得知。此岗位,正是学士待诏处,跟皇帝直接打交道的概率很高。对这个岗位,东方朔没有说特别满意,也没有说不满意。只能说,还凑合吧。

东方朔绞尽脑汁,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亲近皇帝吗?亲近皇帝,不就是升官发财当个富贵奴吗?

事实上,此话只对一半。

东方朔亲近皇帝,要的就是富贵。富贵和升官是两码事。他没想过要当大官,像那些高高在上的公卿们,只要板一板脸,同僚都要退避三舍的那种。如果真是那样,他将不是真实的东方朔。

那么,真实的东方朔是什么样人呢?说得不好听,只有四个字:玩世不恭;说得好听,三个字:乐逍遥。

人生不枉来一回,何不放歌逍遥游。读过庄子或陶渊明的都知道,所谓逍遥游,就是逃避俗世,归隐江湖山泽。以青山为伴,以绿水为友,以蓝天为被,以苍野为床,喝歌纵歌,任意飘摇。

然而,在东方朔看来,庄子之逍遥,不是上档次的隐者生活。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他要做,就做庙堂之上那个放荡不羁的大隐者。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为了什么?或许就是为理想而奋斗,实现心中的梦想。所有的梦想,都必定在一个圈子里实现。

就像实现富人之梦,就得进商场;实现当官之梦,就得进官场。所谓场,就是圈子。

当你进这个圈子时,猛然会发现,圈子的力量是无穷大的,而个人的力量简直是无法比拟的。这时你还会发现,只要你进了圈子中,无亚于被套上了金箍的孙悟空。碰上唐僧这样的领导,只要他一念经,你就只有翻滚的份了。

这就回到了卢梭的哲学命题上:人生而自由,却无处不在枷锁当中。说自由,是因为那个圈子是你自己选的。当你选上了,你就不自由了。

庄子在《逍遥游》曾表达了一种对绝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事实上,那只是个人意淫而已。在所有相对自由当中,官场恐怕是最不自由的圈子。陶渊明就是因为不适合官场,觉得违背个人意志,所以才打包回家的。庄子更是因为如此,从而拒绝被收去当官。

事实上,人在田野之中,也是不自由的。因为,你的肉体就被它装在其中。然而,在这不自由的空间中,总能自由地歌唱,呼喊,吹笛子,晒太阳,临风作赋。但是,你人在官场,你能想唱就唱吗?就算是想唱就唱,也未必唱得响亮。

说了这么多,就想说明一个问题。所谓大隐者,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当的。没有高技术的人生本领,想戴这个高帽,那你最好打消此念。官场每一步,都是荆棘和地雷;每一步,都是鲜花遮眼的牛屎。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拦腰绊倒,你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没踩上牛屎或地雷。

但是,东方朔自诩有这个能耐,也有这个胆魄。

所谓艺高人胆大,而他之所以选了大隐之路,那是因为他深刻地洞穿了时代和个人的命运。

这个时代,不是春秋战国,不需要苏秦张仪。这个时代,是歌舞升平的时代,大家吃饱没事干就想找点乐子玩。平民是这样想的,当官的也是这样想的,皇帝也是这样想的。

东方朔天生放达,不拘小节,叫他跑腿打杂,不合他性子。如果叫他戴上高官之帽,替天地立命,为百姓谋生,似乎,他也没那个兴趣。

时代注定,他只能是一个替人找乐子玩的人。当然是高级别的那种,专替皇帝找乐子,然后蹭点肉,磨点钱财,拿些帛,以此养家糊口,逍遥度日。

我想,这,应该是东方朔来到世间的人生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