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难识狂生真面目

自从东方朔那次开涮侏儒后,刘彻对东方朔刮目相看了。怎么说呢,东方朔这人很诡,很逗,也很滑。他能出诡逗滑,那是因为他有智慧。刘彻喜欢幽默,更喜欢有智慧的幽默。从此,他经常召东方朔一起喝酒。东方朔的任务是,每次喝酒,必须逗皇帝开心。

司马迁说,刘彻和东方朔喝那么多酒,没有一次不开心的。刘彻一开心,就会随手赏赐。皇帝有赏,东方朔从来不会拒绝。非但不拒,反而能多蹭就多蹭。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比如,刘彻请他吃饭。饭饱酒足,段子也听够了。那么,东方朔就会告诉刘彻说,我该走了,剩下的肉就让我打包回家吧。

二米一高的大男人打包,似乎很少见。既然你爱蹭这个便宜,那就打吧。东方朔一不害羞,二不含糊,三从不犹豫。每次打包,都是直接将衣服裹起大肉就走人,从不回头,也不猥琐。

坦荡自如,仿若无人。衣带尽裹终不悔,为肉消得人衣秽。此等境界,世人几人能达到?

吃肉打包,那对皇帝来说,都是小意思。除此之外,刘彻还常赐东方朔钱和帛。赏钱,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叫外块。

那时候,没有基金,也没有股票,更没有理财公司。尽管说,东方朔取财有道,但也没有将外块进行再投资的打算。而是身体一转,低头一溜,就拿这些外块跑到长安街上泡妞去了。

对东方朔来说,打包有准则,赚钱有门道,泡妞也有要求。长安女子,无论长相,不管贤良,只要愿意跟他玩的,也不管你是否爱他爱得死去来,没有他你一天都过不下去的,他会很明白地告诉你,你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只能是一年。

为什么是一年?这样包二奶,成本是不是太大了呢?成本大,无所谓。只要我喜欢就行。不就是个钱嘛,刘彻就是我的银行,荤段子和谜语就是我的密码。想取多少,都是拍拍脑袋之间的事。

东方朔吃饭打包,包二奶,终于混出个娱乐明星的名声。如果那时候有娱记,那么东方朔将天天都上八卦新闻头条。娱乐只要收买被东方朔抛弃的一两个女人,随便都能编出一部《我和东方朔,不得不说的故事》或者是《我和东方朔的幸福往事》等。

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我认为,此话只对一半。猪怕壮,理所当然。因为壮了就要被拉出去宰。但是人怕出名,似乎不合实情。请看新浪博客,多少所谓美女作家,为了出名,不是脱衣卖肉,就是叫嚣要做某某名人的情妇。当然,这都是噱头。

东方朔知道,在一个正统的社会里搞怪,那是很容易出风头的。此风头,人人都不想自己出,但是人人都想别人出。因为,人人都想看别人的娱乐新闻。此风头,别人不想,东方朔却乐在其中。

因为,这样大可以独领风骚,笑傲江湖。

于是,天天成为长安人茶余饭后,八卦新闻头条的东方朔,不久就被喻为疯子。此疯子,有一半是贬义。不是疯子,至少也是半个疯子的意思。

的确也是,东方朔博古通今,而且还是国家公务员,至少也得注意点形象啊。再者,看他也不像是读书落魄的样子呀。

读不懂,那就慢慢读。反正,东方朔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因为,他的任务是,天天疯,月月疯,年年疯。此病,举目长安,唯有一个人能读懂他。

这个人,当然就是刘彻。

那时,刘彻身边的郎官天天说东方朔神经病。然而,刘彻一笑,他这样替东方朔圆场道:如果东方朔不搞怪,你们哪个能比得上他呢?

老实说,刘彻的评价是中肯的。如果东方朔一本正经,整天衣冠整齐,工作认真,按时上班下班,那么,刘彻身边那些郎官,早就低头叫他一声大人了,还能像今天这般有事没事扯他一段八卦来逗乐吗?

郎官们不知刘彻为何竟如此宽容东方朔。事实上,要想探究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难。

在刘彻看来,皇宫就像一桌菜,桌上有主菜,也有主食和水果。主菜是必须的,主食和水果是解胃的。如果天天吃主菜,没有开胃的上桌,这日子还能挨得下去吗?

东方朔爱打包,就随他去吧。爱包二奶,就随他去吧。但是,有一个底线,彼此是必须坚守的。那就是,女人可以玩,皇帝不能玩。只要不玩我皇帝,其他的事,永远都是小事。

这个底线,只有两个人知道:刘彻知,东方朔知。

有一天,东方朔走过行宫。有一郎官走上前去,和他聊了起来,不知不觉地就扯到东方朔的娱乐新闻上。郎官问东方朔:请教先生,您知道外面的人都在沸沸扬扬地议论您吗?

东方朔眯着眼,微笑:不知。

郎官说道:他们都说先生您是神经病呢。

东方朔笑了。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懂。东方朔终于向此郎官,说了一段知心的话:古之人,为避世都跑到深山老林;而像我东方朔这般,则是避世于朝廷间。正所谓,大隐是也!

大隐两个字,从此成了解读东方朔疯狂的绝密钥匙。东方朔自己也有酒歌为证:陆沈于俗,避世金马门。宫殿中可以避世全身,何必深山之中,蒿庐之下。

认真观察:另类的东方朔,并非就是一个真实的东方朔。因为,遮蔽一只蝴蝶的,往往是一个丑陋的蛹壳。误解东方朔的,往往是因为他那玩世不恭的活法。

那时,除了打猎外,猜谜也是刘彻喜欢的娱乐动活之一。有一天,刘彻和数位方术大师一起玩猜谜。刘彻将一只壁虎反扣,让这些所谓跟鬼神沟通的方术师们猜,猜中有赏。可惜,没有一个人能猜中。

皇帝的赏赐,还真是不好拿的。让人猜中盆子装着什么东西,除非神鬼附身,要么就是孙悟空再世。然而,东方朔来了。

他兴趣勃然地对刘彻说道:我学过《易》,让我先占一卦,再猜吧。

占卦,那当然是个幌子。幌子的好处就是,如果猜不中,东方朔可以说他占卦不准,与他脑袋有没有水无关。说罢,占过一卦。然后,就按卦词解释:这不是一只壁虎,就是一只蜥蜴。

果然猜中了。

如果不是班固将此事写下来,还真不能让人相信。东方朔到底凭着什么判断,那就是一只壁虎?去除作弊的可能性,只能惊叹,他脑袋的确非同寻常。

东方朔传奇一猜,马上传遍宫中。于是,有人忌妒了。此人,有姓不留名,人称郭舍人。

算起来,郭舍人也是东方朔的同行。能搞怪,会逗乐,也是他的老本行。而且,他出名比东方朔早。现在,东方朔突然冒出来,似乎有抢他饭碗的趋势,他当然心里一万个不舒服。

此处冒出叫阵的人,叫他郭舍人,那是客气的叫法。如果不客气的话,可以叫他倡优。所谓倡优,古代称以音乐歌舞或杂技戏谑娱人的艺人。郭舍人属于后者,靠杂技戏谑吃饭。此等身份,用现在的话来说,活脱脱的寄生虫。如果将他跟那些门客比,那可是差好多截的。

听说东方朔有如神助,猜中壁虎,郭舍人偏说不信邪。他这样跟刘彻说道:东方朔有什么好狂的,他不过是幸运猜中罢了。让我来考考他,看他还能不能猜中。如果猜中,请打我一百棍;如果猜不中,不好意思,陛下的帛就赐给我了。

刘彻想想,觉得郭舍人说得很有道理。于是,将东方朔召来,让郭舍人考考。

比赛现场很热闹,当然也很无聊。郭舍人技不如人,被东方朔猜中,挨了一百大棍,被打得嗷嗷大叫。

话说回来。东方朔另类,但他也有真实的另一面。

那时,东方朔闻听刘彻要扩建上林苑,主动站出来阻拦。我们知道,就只一个招贤对策,东方朔足可让刘彻两月除了吃喝就只看他的文章。像刘彻不顾国情,为一己之欲而劳民伤财,东方朔完全可以发挥他的特长,再作一篇劝谏之策,不累刘彻个两三月绝不罢休。

此次,东方朔没有恶搞。因为,皇帝圈地扩建猎场,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所以,他一反常态,一本正经陈述了反对理由。话语不长,也不算很短。用几句话概括,意思大约如下:

终南山盛产各种野生动物及农作物,是百姓生活的依赖,国家税收的来源之一。陛下为满足个人私欲而占为己有,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刘彻一听点头笑了。然后,他升了东方朔的官,又赏了他一百斤黄金。

封赏完毕,刘彻转头就对负责上林苑的吾丘寿王说道:上林苑的事,就按你的方案去做吧。

东方朔无语了。

他终于明白,在刘彻的眼里,他永远都是个小丑。所谓劝谏,在别人听来,纯属放屁。

司马相如登场

事实上,如果要说刘彻只将东方朔当个逗乐卖乖的家伙,那是不全对的。对刘彻来说,什么东西可以舍弃,但是,打猎这个爱好实在不能割舍。

所以,对于扩建上林苑之事,不要说是东方朔,除了窦太后和王太后外,其他人能劝住他,那是很悬的。

很快地,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刘彻不但着迷围猎,甚至达到了不要命的地步。

美国作家海明威,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真男人,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多次跑到非洲打猎。长期的野外训练,使他长有一副建壮的身体。特别是他胸膛上那些茂盛的胸毛,那是他骄傲的源泉之一。

如果有人敢说他性无能,他首先送你几拳,然后再扯破你的衬衫,比比谁的胸毛更多。

我认为,要理解刘彻后来为何和匈奴疯狂较劲,应该先理解刘彻打猎的冲动。

打猎,从来都是勇敢者的游戏。刘彻,从登基起,就注定要担当起勇敢这个大角色。修明堂,罢卫绾,准备独揽大事,将窦太后气得抽风。现在,碍于窦太后在头上罩着,他只好暂时忍辱负重,将全部精力发泄到上林苑那些凶猛的狗熊和野猪身上。

在别人看来,打猎是可以的。如果打猎总是跟野兽拼命,那是万万要不得的。猎手死了,可以再找一个;野兽跑了,下次可以再打。

但是天子只有一个,每当选一个皇帝,花掉的成本实在太大了。不死几个人,不搭几条命,似乎很难顺利成功。所以,天子必须惜命如金,爱自己,就是爱皇后,爱国家,爱人民。

这个道理,谁都懂。但要遏制住刘彻这头几乎要脱缰的马,那实在太难了。难也要劝,甚至可以骂。于是,东方朔劝阻不成,这时侯又冒出一个劝话的人来了。

此人,就是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字长卿,小名犬子,成都人。爱好:读书,击剑。特长:写赋,鼓琴。缺点:口吃。司马相如,原名不叫相如,后来读书时,太过仰慕战国时期赵国上卿蔺相如,所以改名相如。

我认为,无论生在哪朝哪代,只要是好击剑的,多数都是日子过得不错的。按照我这个推论,司马相如家境也应该算是可以的。事实也如此,孝景帝时,司马相如一家花了钱,买了一个郎官,被孝景帝刘启封为武骑常侍。

对于武骑常侍这个工作,司马相如很不满意。不满意,那是因为他的爱好跟这个工作搭不上边。他不爱好,那是因为他嫌这份工作太过冒险。因为武骑常侍平时做的工作,就是陪着皇帝去射猛兽。让一个口吃的TXT100电子书去干这种苦力活,估计出了事喊救命时,能不能喊完救命两字,这还真是个问题。

司马相如的特长是写赋,他当然渴望刘启也喜欢赋。命运弄人,自刘邦以来,刘家没出过一个爱好文学的皇帝。刘启继承了刘家这个不好文学的光荣传统,所以司马相如一直憋着无法出头。

金子总会有发光的时候。刘启不好文学,但是偏偏和他有着手足之情的梁孝王刘武,对文学艺术却一往情深。

有一次,刘武带着一班TXT100电子书来朝述职,司马相如先是遇上刘武身边那帮TXT100电子书,顿然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后来一打听,原来他们之所以日子过得滋润洒脱,那全是梁孝王也有此爱好。于是,他决定放弃跟随皇帝,称病辞职,投奔刘武去了。

刘武对司马相如弃官向他奔来,当然两手支持。他将司马相如和其他TXT100电子书安排同一个宿舍,同吃同住,还可以一起讨论文学。正所谓,物以类聚,搞文学还是要讲究点艺术氛围的。就在梁国做客的那段时间,司马相如写出了享名天下的《子虚赋》。

刘武是个好老板,但同时也是个倒霉短命的老板。那时,窦太后一直怂恿刘启百年之后,也要让刘武过一把皇帝瘾。然而,刘武这个美梦被袁盎一帮人搞破坏就没了。刘武一怒之下,这不就派人去刺杀袁盎。

结果东窗事发,被刘启查中,从此手足之情越来越陌生,刘武得了抑郁症,觉得生活绝望,伸伸腿,弯弯腰就去见上帝去了。

刘武走后,苦了身后那帮TXT100电子书。大家没有了依靠,只好作鸟兽散。于是,司马相如只好回到成都。可是这时,他家道中落,穷得叮当响,只好在家做了待业青年。

别小瞧了穷人,当初陈平不也穷得叮当响,可是家门前仍然有马车来往。这是为何?那是因为他有一帮志趣相投的贵族朋友啊。

司马相如的情况跟陈平有所不同,他是半途中落的。尽管如此,他还有几个好哥们,其中有一个叫王吉的,就在临邛当县令。

秦汉有规矩,一万户以上设县令,一万户之下,改叫县长。由此可见,临邛这地方人气旺盛,财丁往来,油水应该是不少的。司马相如决定投奔王吉去。可是,这时候问题来了,王吉尽管当一县令,似乎也没办法给司马相如安排工作呀。

这怎么办?

两人当即碰头,对司马相如的未来进行了一番策划,结果发现,当官似乎没什么指望了。

然而两人马上发现,天无绝人之路,有一条路通往致富之路,可以去试试。又是一番论证,结果发现,如果事情成功,前途一片光明。

嗯,就这么办。

那么,王吉到底替司马相如找到了什么绝招呢?

其实,这个事大家窝里说说可以,说出去还真被人吐口水了。不瞒大家了,王吉和司马相如共同奋斗的目标就是,搞定临邛首富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傍上富家女,日子当然也不会倒霉到哪里去了。

他们之所以有把握,那都是经过一番论证的。首先,卓文君刚死了老公,正在家里守寡;其次,听说卓文君爱好艺术,也算是个文艺女青年;再三,凡是文艺女青年,都喜欢儒雅的翩翩男子。司马相如尽管口吃,但一表人才。

当然,对比了优势,也要讲劣势。司马相如最麻烦的问题是,穷。别以为寡妇只要碰到帅哥就能扑上去。当初,陈平娶的老婆可是连连克死了五个老公的,陈平说要娶人家,人家还瞧不上他那个美男子呢。如果不是后来女方的爷爷主动出击,测量出陈平是个潜力股,估计陈平这辈子就得打光棍了。

再者,有一个残酷而诱惑的现实摆在面前:卓王孙是以炼铁发家的,是钢铁大王。他不但是临邛首富,也是汉朝当时的首富。如果按正常渠道搞定卓家女儿,门都没有。

要想成功,就得动动脑子,搞点邪门。

而王吉和司马相如想到的唯一邪门就是,勾引卓文君!

真是一个邪得鬼都怕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