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正当刘安父子得意忘形的时候,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事情过程大约如下:首先,太子刘迁自诩剑术天下第一,便到处找人比试比试。他听说郎中剑术不错,就找到他门上去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个郎中,名唤雷被。雷被知道,太子好胜,又好面子,赢他不得,输了自己也不爽,不如不比。于是,郎中雷被推辞,不与比试。但是刘迁却不依了,说一定要比。郎中雷被又只好找借口说,输赢不是问题,问题是比剑不是比棋。万一剑尖不长眼,刺到太子您,那就不好玩了。

刘迁仍然强逼雷被,说道,愿赌服输,既然你能刺到我,说明我剑术不如人,我绝无责人之意。就这样,雷被被刘迁强拉硬拖,俩人就比了起来。

没想到,还真被雷被言中,出事了。

太子的剑术,雷被是有底的;太子的个性,雷被是了解的。正因为知道,所以特别小心。本来是,他就陪太子玩两圈,陪他过过瘾,然后弃剑认输。不知道是太子剑术太次,还是雷被心不在焉,反正利剑不长眼,就刺了刘迁一剑。

这下子,刘迁火了。刘迁火,似乎与剑术无关,而是怪运气太背,竟然被雷被误中。丢人,实在丢人。一股不可原谅的丢人之火,就转烧到了雷被身上。这下子,雷被害怕了。

雷被不是傻子,马上想到要溜之大吉。正想着,机会就来了。

那时,刘彻正在全国范围内招兵买马,对付匈奴。雷被觉得机不可失,就主动报名。于是,他对淮南王刘安说道:我听说咱汉朝边事吃紧,反正俺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俺参军,以报效祖国。

然而,刘安一听就笑了。他只说了三个字:不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主要是刘迁背后搞鬼。想想,雷被误中刘迁那一剑,刘迁还没报仇呢。讨了便宜就想溜,那以后谁陪我玩?当然,除了那一剑之仇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不可忽略。那就是,以雷被的郎中身份,他就不宜离开淮南王国。

所谓郎中,就是领导的随从。雷被跟随他老爹多年,就算没看到他们刘安父子想干什么,多少也闻出他们俩想造反的味道。换句话来说,这么一个掌握王国情报的人,投奔中央,对于王国来说,那是绝对不安全的。

于是,刘安就雷被应征参军一事,下了一道命令:以后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离开王国。

这下子,雷被又傻了。然而,他马上想到了一招。

雷被此招,不是高招,但很管用。按兵法上来说,叫走为上策。公元前124年,雷被先是逃到长安,将刘迁告发。说刘迁太不像话,竟然阻拦他参军报国。

雷被一话传到刘彻耳里,刘彻二话不说,派出两拨人,准备抓人。这两拨人,一拨人是廷尉,一拨是地方的河南郡守。

他们的意见是,先将刘迁抓回长安,然后异地审讯。

消息马上传回淮南王国,刘安和王后当即乱了手脚。刘安和王后商量一夜,得出一个共同的结论:太子刘迁一旦被抓回长安,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如果中央真派人来抓人,不如撕破脸皮,反他娘的。

于是,刘安命令王国随时待命,准备发兵。

然而,这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这就是,刘安等了十余天,竟然迟迟不见中央派人下来要人。难道是中央雷声大,雨点小不行?

事情当然不是这样的。首先是河南郡下达抓捕令,传到寿春县。可是寿春县县长助理(县丞)却将他扣下来,没有传达下去。也这就罢了,这县丞还向中央提了一个要求,可不可以不要异地提审太子?

没想到的是,刘彻竟然答应寿春县丞要求,就在本地提审太子。

刘安听到太子可以本地候审的消息,心里落了一块石头。可以看出,刘彻不想为难他,就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既然你让我一尺,我就让你一寸吧。于是,刘安暂时按兵不动。

计划不如变化。就在这时,有个人对太子本地候审的要求提出了异议。

这个人,就是淮南王国国相。国相认为,太子本地候审,不合规矩,更不谨慎。所以,这个太子刘迁,一定要异地提审。不然,雷被就白告了,中央也白忙活了。

半路上冒出个抬扛的,这是刘安始料不及的。想了想,刘安决定委身低腰,向国相求情,希望国相放太子一马。

放太子一马,就等于放刘安一马。放刘安一马,就等于放刘彻一马。不然,逼得急了,我刘安真反了,到时我不好,你不好,大家都不好。那又何必呢?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国相一根筋,拒绝了刘安的请求。

意外,实在意外。

不整你,还以为老子是啃树皮的。刘安怒了。但是,他没有发兵,也没有杀人,而是准备了一份材料,将国相告到了中央。然而,更更让刘安想不到的是,这份该死的材料,竟然将刘安本人,拖下悬崖。

刘安的材料送到中央,刘彻转交给廷尉。廷尉动作很快,马上将淮南国相抓到长安来审。一审,竟然审出一大堆问题,国相也将刘安准备谋反的迹象,加盐加水,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

这才真正是,你让我一个过得不好,我让你全家死得难看。

然而,当淮南王国相将刘安告发后,首先激动的不是刘彻,竟然是汉朝那帮公卿。汉朝这些高官,向来对阴谋砸他们饭碗的诸侯王,都是深恶痛绝的。所以,他们口水统一,一齐向刘彻喷射:不管如何,抓起刘安那个败家仔,审了再说。

刘彻拒绝了。

刘彻从容地安慰他们道:你们不要着急。淮南王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不能由国相说了算。这样吧,我先派个人去调查调查。然后,咱们再重新开会讨论。

然而,当众公卿在朝会上叫喊要抓刘安时,消息已经传回淮南王国。谁替刘安搞到了情报?刘陵。刘安不是白培养这个宝贝女儿的,他的钱也不是白烧的。更要值得肯定的是,刘陵搞情报的功夫,那是没得说的。

现在怎么办呢?

火都烧到眉毛上来了。这时,太子刘迁却站出来了。刘迁说道:形势比人强,如果中央胆敢来抓人,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杀掉使者,反他娘的。

刘迁这个主意,刘安同意了,王后也同意了,所有同谋都同意了。于是,他们各就各位,等待刘彻派人来查。

说等,就来人了。

负责调查刘安的是汉朝中尉。这个中尉,没有姓,只有一个名字叫宏。我们就叫他中尉宏吧。让刘安感到很意外的是,中尉宏没有像朝会上那帮撕人肉的公卿那般嚣张。相反,这位大汉使者相当和气,也相当客气。

更更让刘安感到意外的是,中尉宏一见到他,就双手作揖,连连祝贺。然后,中尉宏又换副脸色,大骂雷被不是东西,给淮南王惹麻烦了。宏先生这招,搞得刘安一愣一乍,真不知道他葫芦里装的什么酒。

事实证明,这位中尉宏是真的和气,也是真的客气。他在淮南王国装模作样地转了两圈,找了几个无关重要的人,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然后,就打道回府汇报情况去了。

刘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中央使者那个样子,就是走走过场的。应该没事吧。刘安是这样想的。是应该没事了。刘迁也这样说道。或许,是真的没事了。大家都这样叹道。

刘安等人都上当了。

中尉宏回到长安后,向刘彻汇报刘安有关情况。据中尉宏调查,的确没有找到刘安谋反迹象。然而,这都是不重要的。众公卿及办理此案的官使,已经准备好牙齿,狠朝刘安一个伤口咬去。

刘安的这个伤口,就是阻拦雷被参军一事。于是,他们一起向刘彻上书,奏道:淮南王阻挠雷被参军,抗旨不从,理应斩头弃市。请陛下不要手软,千万不要宠坏了刘安这只老狐狸。

刘彻笑了,态度坚决地说了一句话:不行。

众公卿一听,继续发起进攻。他们又对刘彻提议道:既然陛下舍不得诛杀淮南王,至少也得将他废了。

刘彻又回答:这也不行。

众公卿只好再次退步,又说道:就算不废王,也得削他几块地,以示惩罚吧。

这次,刘彻终于同意了。然而,他却打了一个折扣。公卿们提议请削刘安五县,他只批准削了两个。

闹了半天,汉朝这些高官总算没有白忙活。尽管只削刘安两个县,但也够本了。于是,刘彻下诏削地。负责将圣旨传达给刘安的人,仍然是中尉宏。

当中尉宏宣布削地一事时,刘安一听,先是一愣,然后就怒了。

在刘安父子看来,他们一直寻找机会想反他娘的。所以,刘安能不反中央,就已经够给中央面子了。现在反下来一道诏书,说是中央给我面子,只削我两县。好啊,没想到你们还留有这一手。你们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

于是,刘安父子决定,这次无论如何,是一定要反了。

事实是,刘安父子这次是准备真反了。因为,他不但搬出了军事地图,放出狠话。同时,连皇帝玺及丞相等两千石高官的印章,都叫人刻好了。

更重要的是,刘安父子还搞定了一直反对他造反的人才。现在,这个人才也准备支持他造反了。

逼反

刘安搞定的这个人,名唤伍被。你可以不知道伍被,但是你不能不知道他的祖先。伍被有一个很牛的祖宗,他的名字就叫伍子胥。伍被到底是不是伍子胥的后人,这话没有说得准,连班固也只能说是听说而已。

不管如何,伍被的才能是货真价实的。刘安除了修书外,还要做一些有预谋造反的工作。所以,他挂修书之名,广招天下英才。在刘安招来的那些人才中,排在第一的招牌人物,就是伍被。

伍被因为名声大,所以混得开。因为混得开,所以消息比较灵通。他听说刘安不准备当修书教授,准备下海造反,他第一个表示反对。可他多数反对,结果无一例外地都是无效。

伍被吃力不讨好就罢了,竟然还被拉下水了。其被刘安拉下,过程大约如下:

首先,刘安决定试探伍被的底线,召他来见。刘安一见伍被,突然喊出一声:将军请上来坐。那一声将军,叫得伍被全身直冒凉气。果然,刘安也不避讳,直接说要伍被帮出谋划策造反。

伍被一听,全身都凉透了。他无比伤感地对刘安说,大王你怎么活得好好的,无端地想做这般杀头灭族的事。当年,我的老祖宗曾经劝诫吴王,吴王不听。现在,我劝你,你也不听。看来,我只能坐等你的坏消息了。

有必要交待一下,尽管刘安脑袋里装着许多圣贤书。但是,他头上却安了两只猪耳朵。他这两只猪耳朵,因为愚蠢,所以容易被骗。自从田蚡成功骗过他不少黄金后,其属下也纷纷跟着学。于是,宾客每从长安出差回来,想报销出差费的,就到刘安那里说一句话,保证大大有赏。

这句话就是:陛下无子,长安很乱。

事实上,那时候卫子夫已经替刘彻生了一个儿子,而且长安的治安也很好。但偏偏是,刘安偏要听相反的话。有些宾客脑袋没有转过弯的,回说陛下有子,长安很美,也很好的话。对于这种人,想得到刘安一个子儿,门都没有。

所以,对刘安这种掩耳盗铃的德性,只要是不傻的人都懂得先骗了再说。而伍被竟然偏要装出一副替天说话的道德君子的模样,当然是要让他受不的。于是,刘安当场跟伍被翻脸,传命令将伍被父母关了起来。

想要父母,还是想说真话,那你就看着办吧。这是刘安给伍被摞下的一句话。

三个月后,刘安再次召见伍被。他第一句话就问:将军您想好了吗?

伍被:还没想好。

事实上,伍被的确是没想好。本来嘛,他是不准备跟刘安穿一条裤子造反的,但是他现在被绑架了。反,自找死路;不反,亦是自找死路。所以,两头都不是人,他真的很为难。

一个人,总是有弱点的。只要点中他的死穴,他就休想动弹。刘安以为,伍被父母在手,伍被又在淮南王国寄食多年。怎么说,他没有理由死脑一根筋,要顽抗到底。

于是,刘安再问:你真的不肯答应我的要求?

伍被痛苦地沉默着。这仿佛是一种被架在火堆上,无法挣扎的苦楚啊。

良久,只见伍被缓缓地说道:我不会答应做你的将军。但是,我可以替你谋划。你也知道,搞策划,这是我的特长。

刘安终于笑了。

伍被接着说道:要想造反,不知你有无考虑过中央两拨牛人。一拨就是汉朝公卿,一拨就是由大将军卫青率领的数万雄兵。你也知道,汉朝那帮公卿,向来都是不好惹的。自晁错开了一个狠拿诸侯开刀的先例后,他们都纷纷效仿。所以,首先不得不防着他们。

刘安摇摇头,说:你多虑了。老实告诉你吧,公孙弘那帮公卿,根本就不放在我眼里。在我看来,他们简直是一群带着帽子的猴子(沐猴而冠)。不过,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就是汲黯。要搞定汲黯,根本不可能。

伍被:你别忘了,还有大将军卫青。

刘安沉默了。想造反,卫青才是真正的,一道不可绕过的关卡。

这时,伍被又说道:汉朝大将军卫青,作战勇猛,体恤士兵,人人都想替他卖命。所以,淮南王您如果想举事,必然先派人解决了卫青再说。

怎么解决?当然是暗杀。暗杀卫青?简直就是白日做梦。既然都白日做梦,还造个什么反呢?

绕了一圈,伍被明是策划,事实上是白策划。他就想告诉刘安,他做的是一件不可能成功的事。

为了让刘安明白这个道理,伍被又摆出了一个事实:淮南王相对于昔日吴王刘濞来说,谁更有钱,更具有实力?吴王。今天下相对于昔日来说,哪个时候更强大?当然是现在。过去吴王那么强悍,对付不怎么强悍的汉朝中央,都不是对手。何况是现在,您淮南王这个不如吴王的,要造强势的皇帝刘彻的反,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伍被一话,犹如一针穿孔,直抵本质。刘安哭了。是真哭,不是假哭。

泪水连着鼻涕纵横一脸。在生死面前,老人和小孩的哭相,其实都是一样的。

刘安终于知道,发发牢骚,是可以的。想真造反,那简直是拿生命做毫无意义的赌博。然而,已经晚了。因为,有人已经将刘安造反的事,告到了中央。

出人意料的是,将刘安告发的人,是他的孙子刘建。刘建要告他这个爷爷,主要是他爷爷不把他老爹当人看。

刘建老爹,名唤刘不害,是刘安长子,估计是个弱势的男人,所以刘安一点都不喜欢他。既然不喜欢,太子之位就轮不上他。没想到,王后和太子刘迁,得到好处也不谦虚一下,简直也不将刘不害当人看。

这下子,问题就大了。既然刘安、王后、太子刘迁都不将我们刘不害老爹当人看,我刘建凭什么将你们当人看呢?

于是,强势的刘建决定替弱势的老爹报仇出气,就将刘安造反一事捅到了长安。果然不久,刘彻又派人来问候刘安一家子了。

这下子,刘安想不反,也不得不反了。

造反破灭了

汉朝廷尉抵达淮南王国之前,刘安紧急召来伍被,问:开弓没有回头箭,你说现在怎么办?

伍被愣了一下,反问刘安,你真的准备造反?造反可以,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千万不要后悔。我听说吴王刘濞曾经就很后悔,希望你不要是第二个。

不知是愤怒,还是绝望,刘安突然情绪激昂,跳起来喊道:你不要拿吴王来说事,我既然选择了,就永远都不会后悔。

刘安缓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吴王懂得什么叫造反吗?你知道吴王为什么失败吗?他坏就坏在,该守的地方没有守住。像成皋这么重要的军事地势,竟然没有拿下,笨透了。按我的想法,阻绝成皋要道,据三川(河南省洛阳市一带)之险,号召诸侯一起行事。多人都认为,按我这种设计,成功概率有九成,为什么从你嘴里喷出来的,从来都没有一句乐观的话。

请注意刘安说的一句话,号召诸侯。请问,有诸侯听从刘安的号召吗?

答案是,有的。

能响应刘安造反的人,就是衡山王刘赐。刘赐是什么人?刘安的亲弟弟。刘安四兄弟中,能活下来造反的,就只有他们俩。然而阴谋造反之前,刘安和刘赐兄弟俩的关系,从来都没好过。至于俩人为什么不好?没人知道。我们能知道的是,俩人一直吵吵闹闹。后来,刘赐听说刘安要造反,自己先就高度紧张起来了。

他之所以紧张,就是害怕刘安第一个将他吞了。事实上,刘赐不仅是防着刘安,他也准备给汉朝中央点颜色看看。刘安为啥喊着要造反?那是因为,汉朝中央欺负死了他老爹,现在又要欺负到他头上来。刘赐为啥也要跟风?缘由竟然跟刘安相差无几。

汉朝中央怎么个欺负刘赐,说来话长。事情经过大约如下:

首先有个叫卫庆的人,懂方术。他听说刘彻也略懂方术,想上书请调往中央工作。刘赐听说后,很是不满。想出一个阴招,治了卫庆的罪。然而,内史认为刘赐做法不妥,不应该治人家的罪。内史是中央任命的,刘赐拿他没辙。只好上书到中央,将内史告了。内史也不服,反告刘赐。

中央的司法部门,准备组织人马抓捕刘赐。但是,刘彻不许。按汉朝法律,诸侯两千石以上的官员,都是由中央任命。两千石以下的官员,诸侯们可以任命。刘赐没罪,也不能全便宜了他。于是,刘彻削夺了刘赐任命地方官的权力,凡是两百石以上的官员,他都没有资格任命了。

就是这个陈年臭事,搞得刘赐一直对刘彻耿耿于怀,做梦都想赐刘彻两脚。从那以后,刘赐就纠集一帮人,整天在夜里喝酒观天象,策划造反。

那时候,刘赐想单独干一票大的。所以,他连皇帝印及三公九卿的印章,都叫人刻好了。没想到,刘安也想造反,且两人关系紧张,属于同行竞争,所以不得不防着对方。

可就在这时候,刘安竟然登门求见。更没想到的是,刘安主动提出,了结兄弟俩的恩怨。更更没想到的是,刘安还提出一个议案,兄弟伙一起承包造反工程。

造反犹如打架斗殴,总是人多益善。刘赐同意了刘安的方案。

回到伍被先生现场。刘安吼出那段志在必得的话后,伍被突然明白,刘安是铁了心要来赌这场球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最后,伍被叹息一声,又说道:大王您如果真反,臣有一计,万不得已,可以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