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汗血马战争

一 汗血马的传说

汗血马,产自大宛。传说此马出汗如血,每天能跑五百公里。初,汗血马由张骞出西域时发现。后,有人捉到一匹汗血马,送给汉武大帝刘彻。刘彻发现,这汗血马比他钟爱的乌孙马还要高大威猛。于是,从此将汗血马称为“天马”,视之为宝马。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汗血马之宝贵,不仅是它出身高贵。更重要的是,相对于其他马来说,此马具有以下优势:速度快,力量足,耐力强。而且四肢修长,皮薄毛细,步伐轻盈,跑起来很帅。

事实上,汉朝人对汗血马并不陌生。想当年,刘邦率三十万大军北上,被冒顿三十万骑兵困于平城。当时刘邦见那匈奴坐骑,威猛高大,具有极大的威慑力。须不知,那时匈奴之坐骑,就是传说中的汗血马。

刘彻当然希望汗血马能多多益善。道理是很显然的,如果汉朝也能像当年的冒顿那样,借汗血马武装汉朝的骑兵。请问,匈奴之强,西域之大,又怎么在话下呢?

于是,寻找汗马血就成了刘彻布置给出使西域的使者们的一个任务。公元前104年,出使大宛国的使者回来了。他告诉刘彻一个沮丧的消息,大宛是有很多汗血马,可是他们全都藏住,不肯送人。

刘彻一听,就明白了。大宛和汉朝既不是亲戚,又不是什么好朋友,凭什么白白将国宝送给你呢。既然送不得,那花钱买总可以吧。

当然,所谓宝物,不是花钱都能买的。所以,刘彻没有说买,而是说换。拿什么换?答案是,马。

以马换马,似乎玩笑开大了。这不是玩笑。因为,刘彻准备的这匹好马,也是特别宝贝。此马,不是活马,而是死马。此死马,以黄金造之,别称金马。除金马外,再加千金。以马和千金,换你的汗血马,总该可以了吧?

这应该是可以的。汉使是这样想的。刘彻也是这样想的。

很遗憾的是,大宛人不是这样想的。当汉使携着金马和千金来到大宛国,向国王说明交易意向时,宛王犹豫了。宛王想了想,对汉使打着哈哈说,交换宝马这事,不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要不这样吧,回头我跟我那帮臣属商量商量,看他们意见如何,然后再回复你们。

汉使只好等宛王研究讨论。可讨论的结果,远超出了汉使所料。他们这个结果就是,不换。

宛王之所以不想换马,是因为他们有恃无恐。首先,汉朝距离大宛遥远,且又隔着辽阔的沼泽盐地,水草不生,兵马难度。如果汉朝发兵攻伐,最省事的办法,就是从天外飞来。既然想飞,就必须先造好翅膀先。

其次,汉朝通西域,有南道和北道两条路。南道沙漠千里,水源缺乏,马匹难越。汉朝使者屡屡试越,死数过半。如此死境,大兵团出动,无异于自讨苦吃。如果走北道,正合大宛意。因为北道有匈奴守着,想来大宛,首先须闯过匈奴的马刀。

综合以上两点,宛王最后认为,反正我就算拒绝,汉朝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主意打定,宛王召见汉使,说了一句话:你们回去吧,我们决定不和你换金马了。

郁闷或者意外,都不足以形容汉使的内心。娘的,老子一行人大老远跑一趟不容易,来回要好几年,你竟然说不换就不换。汉使的面子可以不给,可是汉朝天子的面子,你们竟然也不给?

不换是吧,那等着瞧。当时,愤怒的汉使跳将起来,指着宛王大骂一通。让宛王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当着宛国人的面,将金马敲碎,扬长而去。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果然,汉使一离去,宛国就有人也跳起来骂道,什么东西,汉使太嚣张了,竟然不把我们宛国当回事。既然他们都能做得那么难看,我们干脆一不做,两不休,将他们办了。

骂汉使的这人,是宛国贵人。他们不是只骂骂,过过嘴瘾的。很快的,他们向宛王建议,派人半路拦截汉使,全杀了。

宛王同意了。于是,宛国军队快速出动,半路成功拦截了汉朝代表团。最后,他们不但杀光了汉使,甚至连汉使带来的财物,也全部抢了。

诛杀汉朝代表团,这在汉朝外交史上,是第一次出现。事情很突然,后果也很严重。消息传回汉朝,刘彻暴怒了。

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只好用脚踹了。这时,还没等刘彻发话,已经有人主动站出来说话:“宛国兵力很弱,只要陛下拨我三千骑兵,到时不用攻城,只用弓箭就可将他们全都搞定。”

说这话的人,是曾经出使大宛国的使节,名唤姚定汉。刘彻没有觉得姚定汉吹牛,恰恰相反,他相信了。因为以几千骑兵,拿下西域一国,并不是没有先例。之前,浞野侯赵破奴,就曾经只用七百兵,活捉楼兰国王。那么,三千兵搞定大宛,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不久,刘彻调兵遣将,派军出发了。

有必要交待一下,刘彻此次出兵,数目不是三千,而是数万;将领也不是姚定汉,而是一个新人。这个新人,名叫李广利。

刘彻为什么出动大军团?可谓耐人寻味。在我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刘彻的目标,不是只有一个小小的大宛,而是整个西域。为什么要搞定西域,原因只有一个,现在很是出手的时候。

翻开地图看看就可知道,西南夷、南越、闽越、朝鲜,通通已被汉朝搞定。甚至北方的匈奴,也只有萎缩漠北,不敢南下牧马。举目天下,唯有西域没有顺从。他们不服汉朝,一是路远,二是他们还没有尝过汉朝的厉害。

刘彻对付西域,拿当年对付匈奴的那般绝招,继续使用。刘彻的绝招是什么?具体我们就不多说了,但是有一条很明确。那就是,提拔外戚,打造汉朝铁军。卫青、霍去病,就是在他手里成长过来的。

然而,霍去病早逝,卫青也于前年,即公元前106年逝世。两个超牛的外戚将军一走,汉朝就没什么厉害人物了。然而,明星将军卫青和霍去病,是刘彻一手打造的。刘彻相信,过去能造,现在也能造。

于是,他就将下一个明星将军的人选,锁定了外戚李广利。

二 混混李广利

李广利,生年不详,中山(今河北定县)人。李广利之所以被汉武帝看中,托了一个人的福。这个人,就是他的妹妹李夫人。李夫人,是汉武大帝生命中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女人。而李夫人能被汉武大帝看中,主要是托了两个人的福,一个是其兄李廷年,另外一个则是以向刘彻推销美女为荣的平阳公主。

托苍天的福,李延年全家,即父母兄弟全都是倡人。所谓倡人,换到今天,其实就是艺人。可惜的是,艺人自古以来,在权贵士大夫眼里,从来都是下九流,不值一提。

初,李延年不知何故,坐法腐刑。所谓坐法,就是犯法,所谓腐刑,就是阉割。被阉割的李延年,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太监。然而他每天的工作,不是弹曲唱歌,而是替皇家看狗。看狗不丢人,不上进才丢人。后,刘彻大兴土木工程,祭祀天地。既然祭祀,就得有人奏乐,李延年有幸被选中了。

没想到,李延年一出场,因为技艺压人,被汉武帝看中。于是,每逢宴会,必请李延年唱歌助兴。李延年不但善歌,还能谱曲。写新歌,谱新曲,汉武帝听之不厌,每每入迷。另外,李延年还特别量身打造了一首新歌,此歌一出,从此改变了一个女人的命运。

歌词如下: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汉武帝听得入心,不禁一声叹息:“好歌啊!请问世上真有你歌中这般女子吗?”

李延年没有回答,答案留给了另外一个陪宴的人。这个人,就是平阳公主。平阳公主接过汉武帝的话,说道:“李延年家有一个妹妹,长得特漂亮,他歌词所唱的,正是其妹。”

汉武帝心为之动,马上召人。一看,果然是一个善舞的美女。于是,李美女便被汉武帝召进宫中,不久,生下一子。母因子贵,李美女被封为李夫人。

由倡女一跃成为夫人,李夫人发大了。可惜的是,这个李夫人身体不行,产子之后,竟然病倒。刘彻闻听李夫人病了,前来探望。然而,李夫人以被蒙面,隔着被子说道:“我的容貌被病魔毁了,不方便见您。如果陛下您怜悯我,请允许我把我的兄弟,都托付给您。”

刘彻很是郁闷。说道:“夫人一直卧病不起,我难得来见你一次。你不如先让我看一眼,咱们再商量托付的事,那不挺好吗?”

李夫人却这样答道:“不行啊。我还没有化妆,怎么能这样贸然见陛下,妾还是不敢做如此懈怠之事。”

刘彻快无语了,只好引诱道:“如果夫人现在掀被见我,那我一定赐夫人千金,并且封你兄弟官职。你说怎么样?”

李夫人仍然很固执,说道:“妾以为,给不给我兄弟封官在于皇上,与皇上见不见我一面无关。”

刘彻这次是真无语了。过了一会,又哄,李夫人还是不肯掀被。于是,刘彻只好起身,郁闷走人了。

李夫人为何不肯见刘彻,不是她不识抬举,也不是她要耍大牌,而是她深刻地懂得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从来以色相事君者,色坏则爱弛,爱弛则恩绝。天子之所以顾念她,是念她平生貌美。一旦见其容坏,必恶吐弃她,那时候,如果还要谈什么托付兄弟的事,简直就是胡扯。

真是一个将男人心看透的奇女子。不久,李夫人病逝。这个聪明绝顶的奇女子终于如愿以偿,很快的,刘彻兑现了她临终前的遗愿,封其兄李延年为协律都尉,以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征伐大宛。

听汉使说,大宛将汗血马全藏在贰师城。汉武帝期望李广利能将贰师城的汗血马全抢回来,于是就封了这么一个贰师将军的号。

刘彻拨给李广利的部队如下:六千匈奴骑兵,同时从各郡国征调数万人。匈奴兵是刘彻向浑邪王要的,浑邪王投降汉朝后,花了刘彻不少银子,刘彻向他要点人,也是理所当然。可让人晕菜的是,这数万人,全都是地痞流氓,统称恶少。

我们看吧,匈奴是以抢劫发家的,流氓也是多以抢劫为业的。大宛对汉朝,亦是犯了抢劫之罪。而刘彻派这么一支与抢劫有染的军团出征,这招就叫,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或许刘彻以为,过去都能成功打造卫青和霍去病,今天,他一样能将李广利打造成明星将军。事实证明,刘彻错了。他的想法没有错,办法也没失灵,他错就错在,在一个恰当的时机,选了一个错误的混混。

陪同李广利出征的,还有王恢。王恢,就是曾经以出使西域蹭点外快为职业的人。当初车师和楼兰等国没给他供水送粮,断了他的生意。所以,后来陪赵破奴出征,破了车师国,活捉了楼兰国王,有功,被封为浩侯。因为王恢对西域熟门熟路,所以此次的任务,就是当李广利的向导。

公元前103年,秋。蝗灾。考验刘彻和李广利的时刻到了。

李广利的西征军一路跋涉,渡过了盐水。盐水,即今天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罗布泊。可怕与残酷的现实才刚刚开始,大宛已经与西域诸国通好气,行军途中,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打开城门,欢迎这数万不速之客。

那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打。

李广利与已故将军李广,只有一字之差。差之一字,谬之千里。李广打小就在战火中摸打滚爬,玩战争就像打猎射箭,能打则打,打不赢能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李广想不到的,却没有他不敢打的。

然而,生于艺术世家的李广利,没听说过他有啥艺术专长,更没听说过他学过啥兵法,或者是参加过啥战争,估计连抢劫都没干过。换句通俗的话来说,他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一项光荣的任务,那就是混。

自己混,别人也帮着他混。这么一混,竟然还能混个将军,一路混到了西域。然而,西域是个生存环境超级恶劣的地方,在这里,李广利不是想混就能混,而要问人家愿不愿意让你混。

现在也看到了,人家根本就不陪你混,想开战是吧,那就打吧。是你李广利混功强,还是我们守城的实力强。

李广利开打,很遗憾,他混功在这儿不灵了。诸多小城,他都没办法拿下。当然,狗被逼急了都会跳墙,何况人被饥饿逼急了呢。李广利一路打,就像猴子挖井似的,偶尔攻开一城,就赶快找吃找喝的;拿不下的,逗留十几天就走人。

结果,这么打打走走,走走打打,总算混到了郁成城。郁成城,隶属大宛,位于今天中亚安集延市东一百公里乌兹根城。须不知,李广利这一混,付出的代价可大了。数万人的军队,竟然只剩下了数千人。

那些人哪里去了?他们多数不是死在攻城,而是死在旅途中。渴死的,饿死的,病死的,终于应了当初宛王的话。汉朝要想派兵征伐大宛,能越过盐水来到大宛,有条命活下来就不容易了,还想攻城?!

是啊,现在能有条命回到长安,都算不错了,还能继续前进?这是混混李广利此时最真实的自白。一句话,一路死了这么多人,他真的害怕了。事实上,还这不算害怕的,更让他害怕的还在后头。

真正让李广利感到害怕的是,他竟然拿不下郁成城。不仅如此,人家还开城迎战,把他那数千活人打得不成样子。据此看,如果不早点跑路,能不能活过明天,还是个问题呢。

于是,李广利脑中马上闪出一个念头:跑。赶快跑,立即跑,马上跑,跑得越快越好。

但是跑之前,必须要找一个跑的理由。在西域这地方,水和粮食难找,活命的理由最好找。李广利跟部将们商量了一下,就得出一个结论:郁成城这么一个小小的城,他们都拿不下。那么,他们凭什么能拿得下大宛的王都呢?

最后,大家统一意见撤兵。于是,李广利一路往回跑,好不容易跑回了敦煌郡。过去的敦煌,就是今天的敦煌。在这里,李广利只做了两件事。首先,数活人。李广利发现,经他这么来回折腾,数万人只剩不到十分之一二。

其次,数完了活人,李广利不胜悲哀地派人给刘彻发出请求信。

他的信是这样写的:通往大宛的路,实在太过遥远。更可怕的是,沿路缺水少粮,无法撑下去。我们的战士兄弟,不怕战斗,只怕没饭吃和没水喝。现在所剩人数已经不多,不足以拔掉大宛。我看这样吧,能不能先允许我们罢兵回朝,下次准备好了再出发?

请求信很快就送到了长安。刘彻一看,不是火了,而是拍案大怒。数万人出征,连汗血马的影子都没见到,还让你差点赔个精光。这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回来?妈的,你这个贰师将军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

于是,大怒的刘彻马上派出使者,跑到玉门关驻下来,并且通告李广利:你敢回来,一个字:斩!

回也不是,走也不是。李广利终于认识到问题的严重了。那怎么办?很好办。那就是,将他的绝世混功发挥到底,继续留在敦煌。他已经想好了,能混一天是一天。有得混,总比没得混好。

三 惊人的意外

就在李广利手足无措、不知去向之时,西北方向发生了一件大事。正因为这事,使得李广利咸鱼翻身,有了再混的机会。改变李广利的这件事,就是匈奴又出来闹事了。

自从霍去病将匈奴打得满地找牙、躲到漠北之后,他们很少出来闹事。偶尔想出来吹吹风、透透气,都像是老鼠逛街似的小心走路,免得汉朝又一棍将他打晕了去。

当年,霍去病修理的匈奴单于,名唤伊稚斜。自伊稚斜单于之后,匈奴已经换了几拨领导人了。首先是,伊稚斜死,子乌维立为单于。乌维上台没多久,匈奴有一牛人终于也走了。这个人,就是曾经汉朝、匈奴两边通吃的赵信。

赵信死后,汉朝以为,匈奴帐中无人策划了。于是派出使节,准备降服匈奴。结果这个乌维单于,也不是白混的。他没实力跟汉朝干架,但是忽悠汉使还是绰绰有余的。在他任上,忽悠了好几拨汉使,说要准备向汉朝投降,但前提是汉朝要待人真诚,多给点路费。

汉使屁颠屁颠地回长安,向刘彻报告。刘彻说路费这事好说,于是告诉乌维说没问题。没想到,乌维说,我要来长安,你得给我住好的,还是先把我的宾馆修好再说吧。

修好了宾馆,又说你得派个高级别的人来接我才行。于是,汉朝只好再派个贵人出使匈奴。然而,乌维派出的一个贵人使者,病死在长安。乌维突然翻脸,说你害死我们的人,到底是不真诚。于是,扣了汉朝使者,出兵袭击汉边。

这时,汉朝天子刘彻才恍然大悟。娘的,什么路费,什么投降,什么贵人,通通是骗局。乌维单于就是想拖一天算一天。你想拖,老子才不跟你拖呢。你不投降,那就只好开打了。

事实上,刘彻也只是吓唬乌维罢了。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他必须等待。

公元前105年,有两个好消息传入长安。第一个是,狡猾的乌维单于伸腿走人了。第二个则是,乌维单于子詹师庐接班,因为年纪还小,人称儿单于。儿单于一上任,不是折腾,而是朝西北更远的地方搬家。

再过一年,即公元前104年,又有一个好消息传来,匈奴左大都尉派人秘密向汉朝传话,说他准备造儿单于的反,汉朝务必做好外应工作。

这不是一个假消息。左大都尉是真反,而不是假反。他之所以反,是因为跟着儿单于混,前途实在太过渺茫。首先,那年冬天一场大雨,冻死了匈奴的大部分牛马;其次,儿单于这人脾气特坏,动不动拿刀杀人。整得匈奴国中,人人自危。

刘彻等的就是这一天。我不搞你,也不骂你,而是等你病得无可救药的时候,再来收拾你。

刘彻将接应匈奴左大都尉造反的工作,交给了公孙敖。而公孙敖的任务,就是筑城,驻军观望,准备随时出动。此次筑城,修在今天的内蒙古乌拉特中旗东五十公里新忽热,时称受降城。

公孙敖修好了受降城,刘彻突然发现,所谓受降城,距离匈奴汗仍然十分遥远。所谓十分遥远,到底有多远?仅两地航空距离,就六百五十公里。

隔着这么老远的地方搞接应,实在悬。那怎么办?刘彻马上想到了一招,另派军队,出朔方郡,翻过阿尔泰山,匈奴就近在眼前了。

这绝对是个好主意。公元前103年,也就是李广利困在敦煌的时候,汉朝悄悄地对匈奴出兵了。此次率军出动的,是浞野侯赵破奴。刘彻也很大方,拨给他两万骑兵。

赵破奴做事很厚道,准时抵达阿尔泰山。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左大都尉造反时,竟然被发觉了。这个想造反的左大都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儿单于派人砍下头颅。紧接着,儿单于将左大都尉的人马,重新整编,调出去攻击赵破奴。

一眨眼工夫,好事竟然变成了坏事。

赵破奴不是霍去病,也不是李广。大老远地跑进人家地盘,已被发现,想跟匈奴玩个大的,他还没有那个胆。怎么办?一个字,跑。

然而,匈奴的大军团已经出动。儿单于部队紧紧揪着赵破奴的骑兵猛打,捕获数千汉军骑兵。赵破奴也顾不得那么多,继续往南逃。因为,南边就是受降城。那里有公孙敖兄弟驻守着。

跑了数天,赵破奴跑不动了,他准备歇歇了。赵破奴歇脚的地方,距离受降城,大约两百公里。两百公里,按理,这是一个安全距离。只要再跑几步,放一团狼粪,只要公孙敖没有睡着,他肯定能看见的。

事实上,这都是假象。都说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换句话也可以这么说,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往往才是最危险的地方。赵破奴以为安全了,殊不知,死亡却离他更近了。因为此时,饥饿的儿单于根本就没想放掉赵破奴这块肥肉。

为了啃到赵破奴,他把全部家当都拿出来了也就是八万骑兵。而这八万骑兵,已经悄悄地围住了赵破奴。

风暴来袭之前,大地是多么的安静。世界很多稀奇事,竟然就在这安静的夜里发生了。一路被狂追猛打的赵破奴,不知何故,竟然擅自离开队伍,独自找水喝去了。

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火车出轨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撞上。而残酷的事实也告诉赵破奴,玩胆大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被遇上。天不惜赵破奴,当他到处找水喝时,竟然被匈奴的侦察兵发现了。于是,可怜的他就被捉住了。

赵破奴被捉,对于儿单于来说,这简直是中了五百万大奖。儿单于果断做出决定,趁汉朝骑兵无首时,一举收拾了他们。

八万骑兵轰隆隆地向赵破奴的军队扑去。就在这时,汉军却找不到他们的头赵破奴。头儿都不见了,这仗怎么打?汉军里的军吏们真急死了。

急了也没用,因为根本就找不着赵破奴了。军吏们紧急碰头,最后得出结论,亡将回去是死,战也是死,不如走折中道路,投降算了。

果然,不用儿单于动刀,汉军骑兵全投了匈奴。这下子,又中了五千万,儿单于简直要飞起来了。但是,儿单于马上又从得意中醒来。搞定赵破奴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搞定公孙敖的受降城。

受降城,受降城,我要让你变成受死城。

儿单于朝天发出一声怒吼:出发!

四 再战西域

或许儿单于认为,他既然能连中两次大奖,为什么他到了受降城就不能再中一次巨奖呢。于是,他带着再次中大奖的欲望来到了受降城。然而,公孙敖很快地就让现实告诉他,这里没有你想钓的大鱼,滚回去吧。

公孙敖不是吹的。因为他修的受降城,不是豆腐渣工程,而是真砖实墙。还有,他是见过世面的。多大的战争没见过,还怕你个儿单于不成?

果然,儿单于布阵奇袭受降城,公孙敖坐守城里,稳如泰山。最后,儿单于看看没啥油水捞,又小打小闹了一翻,无趣地走人了。

儿单于退兵后,赵破奴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回,整个长安都被震动了。首先激动的,不是天子刘彻,而是汉朝一帮公卿。

大家坐在一起开会,个个群情激昂,有的甚至激动地叫道:那边有李广利失利,这边赵破奴又全赔了,两边开战,汉朝还没有实力同时打赢两场战争。不如先将西征大宛的事放一放,专力搞死他匈奴后再说?

说法似乎很合理。然而,这个意见马上便被刘彻否定了。

刘彻是这样认为的,匈奴和汉朝结仇,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过去打,现在打,将来还会继续打。然而,西征大宛失利,已经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大宛胜,等于整个西域胜;大宛轻汉朝,等于整个西域轻汉朝。

如果连个小小的大宛都搞不定,那么将来汉朝将无法与乌孙、楼兰、车师等等西域诸国继续来往。不但不能来往,他们还有可能会形成联盟,一致对付汉朝。这样的话,匈奴搞不定,再多了一个敢于蔑视汉朝的敌人。那么请问,汉朝雄威,万邦来朝的美梦,还有可能实现吗?

所以,目前最合理的设想,就是放下匈奴,一致对付西域。李广利已经输了一次,这次不能再输。此次不动手则罢,一动手就要将西域打个彻底服气。

刘彻是这样想的,他也是这样做的。接下来,他马上着手做两件事。首先就是,将那些放言放弃西域,一致对匈奴作战的官员,全部逮捕论罪。其次,就是动员全国,征调兵力。

刘彻总结了李广利西征大宛失利的原因,大约如下:

第一,后勤系统漏洞百出,补给中断,致汉军陷于被动;

第二,缺乏作战经验的正规军;

第三,没有对西域联盟的实力作必要的评估。

根据以上总结,刘彻做了以下部署:

首先,赦免劳改犯,继续征召地痞流氓,让他们到敦煌郡报到。一年之内,报到人数有六万人。这些人,全都是自带粮食而来的。这六万人,还不包括志愿从军的。为确保后勤补给,准备如下:牛十万头;马三万匹;驴和骆驼数万;粮草、兵器,相当充足。

其次,增设五十余位作战指挥官;增调工程兵若干。之所以多此一项工程兵,是因为根据可靠情报,大宛首都贵山城中,没有水井,其用水都是从城外引水。此工程兵的用处,就是准备将大宛河流改道,断其水源供给。

再次,征调十八万正规边防军,进驻酒泉郡等地待命;同时,为防匈奴偷袭,另派大兵在居延(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休屠(今甘肃省民勤县东北)等地筑城防守。

最后,还没有忘记做一件事。那就是,任命两名马术专家,分别为执马校尉和驱马校尉。所谓执马校尉,就是捕马指挥官;所谓驱马校尉,就是护马指挥官。任用他们,就是冲着大宛汗血马而去的。

据我观察,刘彻此次征兵之多,布阵之豪华,是自汉朝立国以来十分罕见的。而他耗巨大血本,押在李广利身上,只为做一件事:打服西域,挣回汉朝的面子。

我想,李广利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会等来这激动人心的一刻。昨天还战战兢兢,小命难保;今天却突然豪情满怀,志满意得。突然就觉得,宝剑在手,试问西域群雄,谁还胆敢拦路?

公元前102年,秋天。李广利率军再次西征。

同样的西域,同样的李广利,却是不一样的气势。去年,他走到哪里,哪里都是关闭城门,要么就是放狗咬人。今年,李广利部队所到之处,西域各国已经将神经崩得紧紧的。他们早早开城,准备粮食和饮水,汉军吃多少,都算他们的。

然而,万事也有个例外。有一个小国,特别牛气。汉军到来,其国王睬都不睬,拒绝开城。这个拒绝免费向汉军供吃供喝的小国,叫轮台国。不开城,简直就是找死。李广利冷笑,命令攻城。

事实上,轮台国就是有点找死的味道。汉军在城外万声怒吼,连攻几天,竟然没有拿下。李广利怒了。他命令道,无论采用什么手段,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一定要拿下轮台。

李广利之所以喊出这话,不是因为他人多,而是他内心有一股深刻的恐惧。他已经没有退路。刘彻的白花花的钱,不是白花的。刘彻的忍耐也是有限的。总之,他不但要拿下轮台,还要拿下郁成城,甚至整个大宛。

汉军连攻数日,轮台守不住了。破城之后,李广利做了一件让西域心寒胆战的事:屠城。无论男女老少,杀光。然后,继续向西挺进。下一个目标,宛国贵山城。

去往贵山城的路上有郁成城。郁成城,或许李广利一辈子,都无法抹去曾经在那里留下的阴影。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李广利很想狠狠跟郁成王干一架。然而,一个念头马上闪现,改变了他的想法。

李广利突然想到,如果一心一意攻打郁成城,万一久攻不下,无疑给大宛喘气的机会,延误了战机。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跳蛙战术。

所谓艺术家,靠的全是灵感吃饭。事实上,李广利此跳蛙战法,算得上灵感之作。于是,李广利压住了复仇的火焰,做了以下布置:分兵两处,派出一千余军队攻击郁成城,他亲率的大部队,直接压向大宛心脏贵山城。

先压住大宛贵山城的先头部队,总共有三万人。李广利主动发起攻击,大宛迎战。李广利已经准备好一批礼物送给他们。这些礼物,就叫飞箭。满天的飞箭,像黄蜂似的涌向对方。大宛军队鬼哭狼嚎,只得退回城里。

第二步,围城。围城之后,刘彻调来的工程兵派上用场了。这些工程兵的任务,就是替大宛国修改河道,让他们也尝尝断水停电的滋味。

围城后,李广利开始攻城。然而,一个多月四十余日过去了,李广利还没有破城。但是,李广利一点也不着急。他有理由相信,胜券已在手一握。

李广利之所以自信,是因为大宛王城的河道已经被改了。没有了水的贵山城,简直就像一座墓穴。这座古老的城市,将把城里生生不息的人们,通通埋葬。

果然,贵山城里已经有人熬不住了,最先叫苦连天的是大宛的贵族。曾记否,当初怂恿宛王杀汉使、夺黄金的,正是这帮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所谓贵族们。他们脾气很大,面子也很大,但是他们的身体却特别地不耐渴。

这帮不经打的贵族紧急开了一个碰头会,他们一致认为:汗血马是宛王藏的,汉使是宛王派人杀的。如果将汗血马供出,将元凶宛王人头交出,汉军肯定退兵。退一万步说,如果汉军不退兵,再拼个鱼死网破也不迟。

宛王真是个冤大头。叫他干坏事的是这帮贵族,将他出卖的也是这帮无耻之徒,他竟然还一直被蒙在鼓里。事实上,大宛贵族们,准备永远让宛王蒙在鼓里。因为,他们已经派人将宛王人头砍下了。

刚砍下宛王人头,城头就传来坏消息,说汉军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守城的大将从城上揪了下来,当了俘虏。于是,大宛贵族立即派人,带着宛王人头去见李广利。

大宛这帮肠胃不管用,脑袋却管用的贵族们,不只是送个人头就完事。他们也要让李广利知道,他们既然能让宛王当了冤大头,也有可能让你贰师将军李广利吃苦头。所以,他们目的很明确,就是拿人头和李广利谈判和交易。

既然想平等交易,就得有足够的筹码。大宛贵族们,以为他们手中的筹码足可打发李广利。

他们的谈判代表,是这样对李广利说的:

宛王的人头,我给您带来的。如果李将军您退兵,我们将把所有的汗血马交出,想要多少随您的便;还有,你们大老远跑一趟也不容易,我们可以免费给你们提供军食。

话说回来,如果您不接受这个交易。那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先把所有的汗血马杀掉,然后等着我们的盟国康居派人救援。我们内接外应跟你死磕,到时谁胜谁负,还真难说。

大宛谈判代表说完,李广利没有表情地沉默着。沉默,不代表畏惧。李广利是在计算。对李广利来说,对方搬出康居国,只能吓唬老百姓罢了,怎么能吓跑他。因为大宛贵族们并不知道,当他出卖宛王的时候,康居国也正准备将他们出卖。

情况是这样的:李广利派的一千兵攻郁成城时,几乎被全部干掉。有数人逃回李广利处,于是李广利又派出搜粟都尉上官桀。这个上官桀比较勇猛,一举就破了郁成城。郁成王只得弃城逃跑,跑到了康居国。没想到上官桀打上瘾了,一直追到康居国。上官桀就威胁康居国王,说你务必将郁成王交出来,不然连你也一并收拾了。

康居兵知道汉军的厉害,被上官桀吓得不敢迈出大门一步。但是,有一种人潜伏在贵山城中,极让李广利不放心。

这些让李广利担心的人,不是什么狙击手,而是一些汉人。这些汉人,他们的特长就是替人挖井。按大宛的谈判代表所言,能给汉军提供军食,说明他们存粮丰富,如果城里那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汉人,又替他们挖井找水,两军死磕,的确有点悬。

既然变数如此之多,不如捡个现成的。最后,李广利决定,答应大宛条件,要马和粮食,然后撤兵。

按条约,大宛方面果然履行诺言,将所有汗血马都交出了。然而,汉军方面,只挑选了数十匹好马,又选了三千匹中马及母马。选好了马,装运了不少粮食。最后,李广利加做了一件事,即指定一位亲汉朝大宛人当宛王。

做好这一切,两国举行盟誓,又搞个了送别仪式,这才总算撤兵了。

此时,汉军那个粮食总监上官桀还在康居国叫喊要人。康居国闻听大宛投降,只好交人,宁事息人。到此,李广利一战而定西域。在他回国途中,西域诸国又纷纷开城送水送粮,同时还送子弟到长安当人质。

此情此景,真让人不胜唏嘘。因为,胜利是诱人的,代价却是惨重的。李广利部队回到玉门关,部队只剩一万多人,战马只有一千余匹。

回到长安,李广利被封为海西侯。汗血马战争终于结束了。但是,这场战争却留下一个谜。这个谜就是,难道刘彻真的是冲着汗血马而战的吗?既然如此,抢回来的汗血马,为何后来不见半点新闻,从而消失匿迹了呢?

在我看来,汗血马只是一个幌子。所谓汗血马战争,意不在汗血马,而在西域。西域是刘彻毕生当中,仅次于匈奴外的具有重要意义的征服运动。征服,是为了实现天下一统的梦想。

同时,这场战争也是一场造星运动,李广利就是刘彻花巨大血本造出来的战场明星。或许刘彻没有料到,那个被他造出的明星李广利,有朝一天也会叛他而去,另投了别人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