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格外好奇

i

我回到德累斯顿,想把瓷器的故事接下来的情节衔接起来:1701年秋,有关这个男孩的流言席卷了这座城市。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正是11月底,德累斯顿天气寒冷超乎我的想象。街上在张挂圣诞装饰,为圣诞节的市场备货。橱窗里堆满了圣诞蛋糕。

德累斯顿消息散布之快,犹如一座回音室。契恩豪斯刚从尼德兰和法国的陶瓷工厂巡游归来,对他来说,炼金成功是个意义重大的消息。不仅因为他在“黄金屋”与炼金师们并肩工作,魔法石的发现堪比上帝的启示,而且他的好朋友和对话者莱布尼茨也参与进来了。

莱布尼茨博学多闻,无所不知,他认识教皇、牛顿、斯宾诺莎和英国国王。他与汉诺威选帝侯的妻子苏菲通信,信中写道:“魔法石在柏林突然出现,又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格外好奇,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我既不愿相信、又不敢无视那么多目击证人。”

这位伟人亲自去到牛奶市场街四号的店铺,走访了药剂师安德烈亚斯·措恩(Andreas Zorn)——店门上挂着“弗里德里希·措恩药店”的标牌——事后报告称,im grossen und ganzen alles bestätigt,“大体上证实了一切”;药剂师对事情的叙述多少让他感到满意。

对于一位怀疑论哲学家,这无异于就此事件发布了教皇诏书。

“格外好奇”用在这里精准之极。在用炼金术炼成黄金三天后,这个叫约翰·弗里德里希·波特格(Johann Friedrich Böttger)的男孩失了踪。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也是勃兰登堡的侯爵和选帝侯,他派出士兵四处搜寻男孩的踪迹。腓特烈询问了措恩先生,请他说明:(1)这位年轻的秘术师是个什么人,(2)他现在何处。对这两个问题,措恩的回答分别是:(1)他也不了解男孩是个什么人,(2)他对男孩的下落一无所知。

国王问,你在自己的屋檐下教诲这个乡下男孩,把饭食摆在桌上,好好待他,你曾怎样面授机宜,最终培养出一名秘术师,发现了炼金的秘密?

腓特烈一世国王无礼地要求看一看男孩炼成的金块——“一块价值三十枚金币的黄金”——措恩只好交出金块,国王把它拿走,带回了自己的样品陈列室。国王派士兵去寻找男孩,但是男孩杳无踪影。

莱布尼茨走访了这一重大事件的多位目击者,他们众口一词讲述了亲眼目睹的事情。

1701年10月1日星期二的晚上,措恩先生和太太(都是名声很好的人)与两位朋友聚在楼上的房间,这两位朋友都是神职人员,担任教会执事。

他们做了些预备工作。波特格想用纯铅来操作,一名执事怀疑铅块做过手脚,建议使用银,并掏出十五枚银币,重三loth[1]。波特格“笑眯眯地”同意了。为了由谁操作风箱纠缠了半天——也是一名执事——波特格说得很清楚,火必须烧得很热很热。

用了一个小时才达到温度。男孩请神职人员把银币投入坩埚。坩埚里劈啪作响,发出铿锵的声响,木炭在坩埚下面灼灼闪耀。男孩取出一个纸包,把里面的红色粉末用蜡捏成团丢到坩埚里,声称红色粉末是个名叫拉斯卡里斯(Laskaris)的托钵僧送给他的。锅里腾起一股火焰,随即变得黏稠并散发出难闻的烟味。坩埚微微抖动。他们静静等待着。男孩用钳子夹起坩埚,慢慢倾倒,只看见灼热的液体,没有颜色。众人鸦雀无声。液体冷却到冰凉。

黄金如花粉般在表面呈现,登时整个变成了黄金。一块价值三十金元的黄金。

措恩先生对莱布尼茨说,我的学徒在我们眼皮底下炼成了黄金:“他用两枚银币炼成三loth黄金时,我就在现场……这件事经得起一切检验。”

ii

莱布尼茨善于质疑,热衷于论证。他检验这个故事,追根究底,又出现了几个引发兴致的细节。

首先,波特格已经做了一段时间的实验,主人很不赞成。他是个乡下来的小伙子,头脑聪明,收他做学徒是帮一位老友的忙。波特格身世悲惨,寡母,家徒四壁,境况不胜凄凉。但这男孩表现得很出色。他悟性高,学得快,研磨和制备很是娴熟。不过,如同柏林任何一户井然有序的人家,药剂师家里也有规矩。Defecktor,“前厅”,是存放粉末和药物的地方,禁止入内。实验室里有炉子和烟囱,措恩先生在里面做实验,也禁止入内。有一次措恩先生发现实验室里烟熏火燎,波特格把房间点燃了,他自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其次,这个男孩以前就跑过一次。他母亲不得不从马格德堡赶来,恳求药剂师继续收他为徒。药剂师答应了。

第三,几位有趣的客人造访过措恩先生的药店。了不起的玻璃工匠孔克尔频繁光顾,渐渐与男孩混得很熟。那位名叫拉斯卡里斯的托钵僧来自拔摩[2],曾经拉响牛奶市场街上措恩药店的门铃,要买蜂蜜和胡椒——也可能是“一种药膏”——他跟那个男孩长时间泡在一起,还把红色粉末白送给了男孩,此人也失去了踪迹。

莱布尼茨从目击者措恩先生那里探听不到更多内容。措恩忧心如焚,又气又恨,他们家多年的平静生活平地起波澜,他不知道这件事会给他们正派的声誉造成怎样的影响。

我仿佛看见拉斯卡里斯迈着稳重的步伐,从容地走在路上;马车络绎不绝,孩子、商贩和平常的路人从他身边擦肩而过,他却浑然不觉。他一路从拔摩,那座遍布岩石的天启和幻象之岛来到这里,不知要去往何方,所过之处留下许多故事和谜团。

iii

谣言四起。十月底,到处有人看见这个逃亡的男孩。

一个月内,各种自相矛盾的说法竞相出炉。事实却是,他从柏林逃到了萨克森的维滕贝格,在激烈的挣扎后被逮捕,挣扎期间打碎了几只瓶罐,随后便被严密关押。这男孩是个宝贝,谁也不想让他逃走,于是他被转移到了城堡的四楼,岗哨加倍。不允许他跟任何人说话。他的书包和手提箱“装着实验用灰粉,一只装有酊剂的烧瓶,水银,其他器皿,《魔法日历》”。这些东西被收走,锁进地下室,上了三把锁,钥匙分别由三个人掌管。

形迹可疑的人物接连出现。一名使者从柏林赶来,要求安全引渡。另外几个人指控波特格是小毛贼,偷走了值钱的戒指。旅馆里有三个黑影议论着这位炼金人。一个名声不好的人三天两头进入城堡的庭院,打听他的下落。措恩的女婿上了门。波特格的继父甚至带着一封信前来,说他母亲病重,要求见见这个男孩。

柏林想把他弄回去,但是奥古斯都打定主意要把这个炼金人留给自己。他下令把男孩押解到德累斯顿,把男孩的笔记本和炼金仪器送到华沙他自己那里。

汉诺威选帝侯的妻子苏菲听说了这一切纷扰,回信给她的朋友莱布尼茨:“我怜悯这个可怜的炼金人。争夺他的人比争夺特洛伊美人海伦的人还要多。”

这句话无比贴切。为了拥有无与伦比、晶莹剔透的美丽之物,如同特洛伊,德累斯顿的高墙正遭到重重围困。


[1] Loth(Löthige),中东欧国家(比如神圣罗马帝国各邦、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等)历史上的常用单位,用来说明银的纯度,足银为16 Loth。

[2] 拔摩(Patmos),又译帕特莫斯,希腊在爱琴海的小岛,圣经启示录的作者使徒约翰被放逐此地,受到耶稣圣灵的启示,看到异象并记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