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承诺,承诺

i

制瓷的事情有了眉目,契恩豪斯和波特格都非常激动。国王也参与进来,甚至炼金的事也被搁置一边。为了加快实验,德累斯顿的实验室扩大了规模。夏天在兴头十足的红色黏土实验中度过。他们或许有过明确的前景展望和工作重点,洋溢着乐观情绪——甚至许下了将于秋季兑现的承诺——可是到了1706年9月4日这天,波特格无从置喙,也没有任何权利。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第二天,地下室就要清理,贴上封条。他的文件要被带走。他是个奴隶,接到通知后当天就要转移。在看守之下他被匆匆捆绑,塞进马车,前往国王岩城堡。因为瑞典军队正在逼近,而他是一笔宝贵的财产。德累斯顿的城堡中收藏在“艺术典藏室”的金银珠宝都将在上午运抵,在这座山顶要塞中被严加守护。它雄踞在易北河畔,高二百五十米。

在孩子的想象中,人生也许是个上升的过程,一条线向左、向上延伸,在前行的路上不断蜕变。但是对于波特格,人生其实是一次次回到原点。现在,在首次被监禁过了五年以后,他再次回到城堡的囚室。

ii

我查到的有关国王岩堡垒的显著事实,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曾经在这里拘押和管教青少年罪犯,叫做Jugendwerkhof,“青少年劳动教养所”。这里一直是监狱。如果你想要画一幅国王岩城堡的图,只需取一支黑色的粗头记号笔,从左到右涂过去即可完成。没有必要画窗户。

我打开关于这位新来的囚徒的文件,小心地翻过第一页。第一天即9月6日有三份报告:

一位绅士带着三个仆人。关押原因:未知。每月账单83块银元20块铜元,由奥古斯都陛下支付。

国王岩堡垒的指挥官泽格勒问:这位囚犯是什么身份?他在囚室里喊叫个不停。

波特格叫道:我没有书。我的房间太小,没有人知道我是谁。

监禁报告和往来信件就这样逐日积累。波特格有何想法,有何需求,他见了几个人,在囚室里走出多远——十米,然后转身,再走十米,走回来,事无巨细,全部记录下来。你有什么建议?能把他弄走吗?他唱了什么歌,他写给契恩豪斯的信——后者答应教他几何学,借书给他看——接着是他读了什么书,他承诺炼制黄金,他承诺制作瓷器,他承诺好好干。

接着是他与隔壁囚室的囚徒罗马努斯交上了朋友。罗马努斯曾是莱比锡市长,如今名誉扫地,他是个Betrüger,“骗子”,言而无信的人。该囚犯在盥洗室逗留的时间过长,十分可疑。我们调查后发现,一块墙板后藏了一捆便条,是几份逃跑计划。我们增加了警卫。

1707年6月3日,波特格给奥古斯都写信道:“我要见你。有要紧事。在冯·契恩豪斯先生的帮助下,我能够在两个月内拿出了不起的东西,对此我抱有巨大的希望。请最晚两个小时后赶到国王岩。”

五天后,有人把波特格从囚室带走,送到德累斯顿,他在这里见到了契恩豪斯和奥古斯都。刚刚早上五点钟。他许诺制作晶莹剔透的瓷器。他索要红色和白色的黏土,索要药丸、细沙、白垩、雪花石膏、砖泥、木柴。

他被带回国王岩。三个月后,在契恩豪斯的陪伴下,波特格被带到一间新的实验室,是少女堡(Jungfernbastei)的地下室,在德累斯顿的城墙下面。

合上文件,我看到他回到了德累斯顿。

我能想到的只有波特格幻想逃跑所造成的连带破坏。他幻想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卫士身边溜走,越过边境,重新生活,铸就辉煌,成为名人,蒙上神圣的光辉,人生被黄金照亮。我想到他一次次许诺。但我却只看到了罗马努斯(Romanus)的结局。

波特格曾经许诺把他弄出来,这是一件小事,微不足道。但罗马努斯于1746年在国王岩死去。他只见过妻子一面,始终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

奥古斯都和契恩豪斯能够忍受波特格打破诺言多少次?换作是我,又能忍受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