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结束,开始

i

我们该怎么办?威廉问皮特。这是个很好的问题。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1770年9月的一天上午,意外连连,状况频发。在制造厂干活的三个男孩中,两个生了病。从窑内取出的器物本该整齐划一,结果出炉的时候高矮不等。还有一些瓷杯东倒西歪,无法站立。

上个星期烧那座小窑使用了煤块,结果使窑的结构遭到削弱。他们必须改烧木柴,可是买不到合适的。劣质木柴已经毁了四窑产品,颜色全都不正。皮特的管家打算砍几棵树,从皮特家沿着海岸线一路用驳船运过来。威廉为这事感到苦恼。那些树木太小,没有剥皮,在海上运输一个星期,不加遮盖听凭风吹雨打,肯定不够干燥。

威廉去找码头管理员商量,对方建议他向海军部提出申请。他在信中告诉皮特:“我们或许可以买下一艘待售的船以获取木料。他愿意帮助我真是太好了,换作别人也许会故意抬高价格,给我造成阻挠。”

于是威廉买下了那艘船,连同全套翼梁和桅杆,用斧头把甲板劈成木料,再锯成三英尺长的小段,堆放在作坊旁边。拉坯工临时成了锯木工,用了几天工夫才把活儿干完。威廉一直在翻译斯威登堡的《论天国与地狱》,斟酌起伏变化的拉丁语,推敲字句。一天下午晚些时候,他来到科克塞德考察他的“瓷器的念想”,他看到那堆价格高昂、海水浸透的木柴下面汪着一滩咸水,已经漫到了作坊的地板上。

在普利茅斯的海边仓库,木柴怎么晾干?——湿淋淋的木柴还是晾干了,他们决定秋天烧制时使用。

 

上次在窑里试烧的样品,取出来后是极其美丽的瓷器,拥有亚洲瓷器的所有特征,颜色、胎质、釉面和蓝色都无可挑剔。大家欣喜不已,我相信没有人不愿意花一千英镑购买股份。可是,(让我们无地自容的是)这一窑产出的数百件瓷器,没有一件不带烟斑。

 

浸透了海水的木柴使数百件瓷器沾染盐渍,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细细察看这件瓷器,在窑里烧制时含有盐分的烟火给它造成了斑痕。我觉得这斑痕很美,好像昂首蹲踞的雄狮的鬃毛沾染了秋天的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