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格雷的哀歌

击碎了钱皮恩的新专利五天后,韦奇伍德坐进了一架马车。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想我该去一趟康沃尔。目前王国境内只在康沃尔找到了两种土,我该认真考察一下它们的发现地点及其周边的环境情况——看看能不能获取足够量的土——它们掌握在谁人手中,开采需支付怎样的价码,诸如此类。

 

他由陶工、莱恩恩德的特纳先生和精明强干的代理人托马斯·格里菲思陪同,发起了这趟旅程。三天后他们到达了托马斯·皮特的乡村宅邸附近,因为皮特是“我、也是钱皮恩先生的朋友,我想亲自登门拜访,让他知道由钱皮恩先生的专利引发的事情”。

这次拜访,宾主融洽尽欢。主人没有辜负自己品位不俗的名声。韦奇伍德在日志中写道:

 

我们登门时,他正好在家。晚饭前,他带我们出门散步。走下一道清凉的山谷,两边树木高耸入云,一条清澈的小溪淙淙流淌……我们来到谷底一棵郁郁苍苍的老山毛榉树下。老树长在溪边,树根露出了地面,龙蟠虬结。皮特先生悠闲地躺下来,背诵了格雷《墓畔哀歌》[1]的优美诗句。

 

韦奇伍德的马车一走,皮特立刻写信给钱皮恩:

 

在韦奇伍德到访此地之前,除了你写信告知的内容,我对《议会法案》一无所知……韦奇伍德说,你的配方向行业传授的内容恰恰是他们要竭力避免的做法,它是一座灯塔,只会有助于他们安全驶入港湾。我们制作瓷器的两种主要成分是瓷土和瓷石,其余只是修补和加工,就其所仰赖的东西而言,韦奇伍德……掌握的知识比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还要多。

 

既然韦奇伍德知晓他们制作瓷胎的配料,那么,诺特街上无数个小时的实验,那些通信、样品和瓷片,购买模具、聘请律师的纷扰,为之魂牵梦绕、踌躇满志的日夜,以及在英国西部铸造瓷都、媲美德累斯顿的梦想,就全都化为泡影。

皮特想到格雷的《哀歌》,哀婉阴郁的心绪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那边有棵婆娑的山毛榉老树/树根高高耸出地面,纵横交互/中午他常懒懒地躺在树下休憩/凝望旁边一条小溪涓涓流泻。”

皮特又写道,韦奇伍德“现已进入康沃尔,考察和采购样品”。


[1] 《墓畔哀歌》(Elegy Written in a Country Churchyard),作者托马斯·格雷(Thomas Gray,1716—1771)是英国新古典主义后期的重要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