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深入康沃尔腹地

i

我读了韦奇伍德的《康沃尔之旅》(Journey into Cornwall),心想他该是个多好的旅伴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与威廉相处日久,我发觉自己的步伐渐渐与他协调,我开始像一位与人为善的贵格会教徒那样从容漫步,不时停下来,看看这样东西,又对那样东西发生兴趣,一路走走停停,与人攀谈。

而韦奇伍德则快步如飞,速度惊人。他有一条腿安了木制假肢,而他的人生之路因此留下了一道急促而错落的印迹。他以投机商、房地产开发商、地质学家、矿物学家、制陶人的眼光审度着这片土地,搜检有用的信息。他留意听取人工价格,询问工人现在一天挣多少钱,以前挣多少,他核实自己正在经过谁的土地。他一边走一边记录和收集,带走“每一种样本”,以创建他的康沃尔目录。

你觉得他就像一枚时刻不停地颤动的指南针,敏锐地读取着此地与海洋的距离,前往港口的通道,以及从港口到达伊特鲁里亚的路径。你仿佛看见他站在马车旁,敲着拐杖,催促格里菲思先生,他的朋友、斯塔福德郡另一位制陶人特纳先生,还有当地的药剂师塔洛克先生,快点,快点。他自己并非享受不到乐趣——“我们晚饭吃了一条小比目鱼和一盘炸鱼,外加一两盘菜,每份约九便士”——只是他前来此地是为了寻找粗砂岩,他很着急。

第四天,他费力地从马车上下来:“现在我们来到了矿场和废弃渣土堆砌而成的土丘间,在圣奥索尔方圆两英里之内,我们急切地想要仔细看看矿山的产物。在工人们实际干活的地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口矿井,大量硬结的黏土从井口运出来;这一幕我们本该料到。黏土颜色泛白,摸上去十分光滑。”这不是粗砂岩,但是他们已经离它很近了。

韦奇伍德像奥古斯都那样气势不凡,他也是“首席矿工”。

ii

他在山间择路而行,沿途打听伍斯特的工厂花多少钱开采肥皂石,租契还剩多长时间,他该跟谁的管家协商相关条款和合同。康沃尔横亘在他眼前,如一块蕴含着宝藏的矿脉。他跻身长长的一队冒险家之列。“这块土地上矿址密布,”他写道,“有些地方植被完全被毁,造成了非常独特、其实就是相当荒凉的地貌。”

他们继续向前,旅行数日后“到达了兰兹角的最远处,陆地在一大片巍峨嶙峋的岩石边终止。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我们尽量向上攀爬,可以说,我们爬到了最远处。带着敬畏、景仰和惊奇,我们默默伫立,久久凝望着展现在眼前的广袤无垠的风光”。这庄严肃穆的一刻结束之后,“我们转过身来,我心中一阵狂喜,不由得流下眼泪。现在,我把目光再次投向伊特鲁利亚的方向”。

他们小心翼翼地从山上下来。

他们在特里戈宁山上停下脚步。三十五年前,威廉曾在这里顿悟,把景德镇山上的石头与彭赞斯附近隆起的地表联系起来,找到了两种原料。

 

我们久已耳闻这座山上每道山坡的粗砂岩黏土和石头都品质优异。博莱斯先生[1](在他的《康沃尔自然史》中)写道,库克沃西先生告诉他,这座山上的石头最适合做瓷器——于是我们在这座山的山坡上停下脚步,派人去挖一点黏土。我们亲眼看着黏土被挖出……我们取了黏土和石头两种样本。由于当时只是略微看了一眼,或许还由于对它们抱有偏爱的定见,我们得出结论,两种样本的品质都很高。可是我回家以后小心试用,却发现其实并非如此……我们高兴地看到,原料大量存在,足以供应全世界的陶业。

 

读到这里,我觉得是对威廉顿悟的冒犯。巧舌如簧的韦奇伍德、斯塔福德郡陶工的代言人,此刻在代表全世界的陶瓷从业人员讲话。

在靠近圣奥斯特尔的圣斯蒂芬,情节再次生变。韦奇伍德在这里遇到一位农夫。这位农夫的土地既含有黏土,也含有石头。他发现:

 

农妇完全反对丈夫卖掉那块土地,事实上,她对他说,她不会把地卖掉。她说,如果把土地换成钱,他很快就会把钱喝酒败光;他应该按照通常的价格把黏土卖给我们。当被问及通常的价格是多少时,她回答说,每吨十块,这是租矿费。作为答复,我们告诉他们,他们以为这些原料只限圣斯蒂芬出产,是大错特错,因为我们在前往兰兹角途中,一路上几乎到处见到它们,有许多地方可供我们考虑。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地区,所以,他们必须在今天上午做出决定,到底要不要跟我们达成交易。于是他们问我们,每吨愿意出多少钱,我们的回答是一分不给;为了获取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想要么购买、要么租下含有原料的土地。如果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条件,很好,否则我们与他们再无多余的话可讲。

 

韦奇伍德依在拐杖上。他享受这样的时刻,抓住机会,盘算双方悬殊的地位,开价,听取答复。“这时候,农夫说,他愿意把含有石头和黏土的土地租给我们若干年,要求年租金二十几尼。我开价十几尼。他接受了。”

事情搞定。“现在,我们在康沃尔的正事已经办完,以合理的条件妥善地保障了原料的来源,于是便把格里菲思先生留在这里处理具体事务。我们晚饭后离开圣奥索尔,去利斯卡德过夜。第二天,我们送塔洛克先生回到他在普利茅斯的家。”

在返回伊特鲁里亚的途中,韦奇伍德没有去拜访住在诺特街的那另一位普利茅斯药剂师。他满载战利品而归。

康沃尔向来是冒险和投机的土地。韦奇伍德仿佛在宣告,康沃尔已被收入囊中,按我们自己的条件。


[1] 威廉·博莱斯(William Borlase,1695—1772),康沃尔地质学家和博物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