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韦奇伍德是皇家学会和太阴学会的会员,斯塔布斯[3]给他画了肖像。除了茶杯,他也制作盛放矿物样本的化石杯,化学家、药剂师和药材商使用的量杯,以及“将对化学家、实验哲学家和药剂师大有用处”的研钵。他写信给詹姆斯·瓦特,那位机械工程师和蒸汽机的发明人:“我从未为了这些实验品向任何人收取费用,你若以为我会破例向你收费,将是不合理的期待。”

韦奇伍德正在使用一种优质的法国白泥,这种泥比美国土还要细腻。他检测了库克船长[4]从悉尼湾带回的黏土,发觉它存在缺憾。成套的“绿青蛙”餐具共计957件,上面绘有英国各地的主要风景,已经全部交货,由俄罗斯帝国的统治者叶卡捷琳娜女皇在圣彼得堡的宫殿里使用。其中几幅风景画再现了康沃尔的秀丽风光,比如旷野沼泽和岩石累累的海岸。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他写信给朋友伊拉斯谟斯·达尔文博士。达尔文正在创作一首题为《植物园》(The Botanic Garden)的长诗,诗中用斯威登堡式的笔调叙述伟大的人类创造。达尔文写到了黏土的故事,韦奇伍德希望中国人公平地分享应得的赞誉:“我有点担心,希望我那远方的同道,因其为这门造型艺术所付出的努力,已经受到公平的评价。”他请达尔文读一读殷弘绪谈论“高岭土和白墩子”的书信。

韦奇伍德是个了不起的人。“我希望白色的手柄将继续流行。”他写信给本特利,想象着人们把他的新产品拿在手中是什么样子。

韦奇伍德在伊特鲁利亚新建了一座美丽的红砖房,俯瞰新开的运河。他在这里沉思白土的价值,在信中与生意合伙人本特利商讨:

 

我常想向你提起,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也许不是个坏主意:我们的碧玉细炻器是用切罗基黏土制成。我曾特意派代理人前往那里为我采购黏土;目前这批原料用光以后,我们无望再去采购,因为说服土著人把我们目前所使用的原料卖给我们,是难上加难的事情……应该给陛下看一看这些精美的白色土块,把这件事告诉她(这事千真万确,我没有开玩笑)……(人们)一再向我询问,我用切罗基黏土干什么。只要具备了年头和稀缺性这两点,它们(碧玉细炻器)几乎值得你可能开出的任何价码。

 

重要的是对稀缺性的讲述。“所有的碧玉细炻器都使用了一定量的切罗基黏土,所以,你尽可以利用这个事实去做文章。”他精明地写道。

那些名声远扬的碧玉细炻器,那些坚硬的新古典主义蓝色浮雕、花瓶和装饰物,每一件都字正腔圆、文法准确,具有大诗人贺拉斯式的自信。它们含有切罗基黏土的成分,凝结着一个当年许下的诺言,一个握手成交的约定。

世界及其地质成分都要为此颔首低眉。


[1] 指伯克支持的联合政府下台。在接下来的议员生涯里,伯克一直扮演反对派的角色。

[2] 不列颠尼亚(Britannia),英国的拟人化称呼,以头戴钢盔手持盾牌及三叉戟的女子为象征。

[3] 乔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1724—1806),十八世纪英国代表画家之一,以精心描绘的马而驰名于世。

[4] 詹姆斯·库克(James Cook,1728—1779),英国著名航海家、探险家和制图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