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

这本书的写作历时经年。我感谢许多人的慷慨相助,他们曾给我鼓励和指点,并热情开朗地与我分享得之不易的知识。

我非常感谢克里斯蒂娜·迈耶博士(Dr. Kristina Meier)、沃尔夫·伯查德博士(Dr. Wolf Burchard)、理查德·洛克斯(Richard Lowkes)和艾薇·陈(Ivy Chan)帮助我收集资料和参与翻译。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感谢Tao-Tao Chang、詹姆斯·林博士(Dr. James Lin)、卡罗琳·郑(Caroline Cheng)和埃里克·高(Eric Kao)对我在景德镇和上海期间提供的帮助。关于中国瓷器,斯泰西·皮尔逊(Stacey Pierson)、简·斯图尔特(Jan Stuart)、迈克·赫恩(Mike Hearn)、彼得·Y. K. 拉姆(Peter Y. K. Lam)和已故的迈克尔·巴特勒爵士(Sir Michael Butler)曾给我指点,与他们的交谈让我深受启发。在德累斯顿,哈特维希·费希尔(Hartwig Fischer)给予我巨大的支持,乌布利希·皮奇博士(Dr. Ulrich Pietsch)、米夏埃尔·科尔雷博士(Dr. Michael Korey)、克里斯蒂安·库尔茨克博士(Dr. Christian Kurtzke)、法尔克·迪斯纳(Falk Diessner)、彼得(Peter)、西尔维娅·布劳恩(Sylvia Braun)、安克·(Anke 沙拉(Scharrahs)和克劳迪娅·古尔登(Claudia Gulden)向我提供了多方面的帮助。莫琳·卡西迪-盖格(Maureen Cassidy-Geiger)、塞巴斯蒂安·库恩博士(Dr. Sebastian Kuhn)和亨利·阿诺德(Henry Arnholdt)慷慨地与我分享关于麦森的见解。在达豪的档案室,艾伯特·科诺尔(Albert Knoll)对阿拉克瓷厂的了解以及他与已故的汉斯·兰道尔的友谊对我而言十分宝贵。在都柏林,奥德利·惠蒂博士(Dr. Audrey Whitty)给我留出一天的时间玩味丰山瓶。在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Rijksmuseum)门诺·菲茨基(Menno Fitski)允许我鉴赏柿右卫门瓷器。在北卡罗来纳,我得到了安妮·卡拉诺(Annie Carlano)热情而积极的帮助,还有敏特博物馆[1]的布赖恩·加拉格尔(Brian Gallagher)、桑园的小查尔斯·洛克·莫菲特(Charles Locke Moffett Jr.)、玛莎·丹尼尔斯(Martha Daniels)和凯蒂·布鲁斯(Katy Bruce)也一样。杰里·安塞尔莫(Jerry Anselmo)陪我度过了两天的快乐时光。克里斯托弗·本蒂(Christopher Benty)曾在我之前造访那里,并在回忆录中留下了优美的记录。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朋友们分别给予我帮助:马丁·罗思博士(Dr. Martin Roth)、希拉里·扬博士(Dr. Hilary Young)、阿伦·格雷夫斯(Alun Graves)和赖诺·利夫克斯博士(Dr. Reino Liefkes)关于英国瓷器,马克·达马泽(Mark Damazer)关于韦奇伍德,理查德·汗布利(Richard Hamblyn)关于犁园,玛丽·拉文(Mary Laven)关于利玛窦,约翰·斯坎特伯里(John Scantlebury)关于康沃尔的部分。谢谢已故的杰里米·西奥菲勒斯(Jeremy Theophilus)促成我在菲茨威廉博物馆的展览,谢谢蒂姆·诺克斯(Tim Knox)和维多利亚·埃弗里(Victoria Avery)使展览顺利完成。我感激克莱尔·塔弗纳(Clare Tavernor)、艾伦·延托布(Alan Yentob)和琼蒂·克莱普尔(Jonty Claypole)为拍摄BBC的纪录片《想象》(Imagine)所提供的支持。

谢谢以下机构的档案管理员和图书馆员们:景德镇陶瓷学院、菲茨威廉博物馆、剑桥大学博物馆(Cambridge University Library)、英国图书馆(British Library)、伦敦图书馆(London Library)、国家艺术图书馆(National Art Library)、英国博物馆(British Museum)、斯威登堡协会、康沃尔档案局、普利茅斯和西德文郡档案局(Plymouth and West Devon Record Office)、布里斯托尔档案局(Bristol Record Office)、韦奇伍德博物馆档案室(the Wedgwood Museum archive)、伦敦的贝姆分公司、特伦特河畔施托克市档案馆(Stroke-on-Trent City Archive)、伦敦和纽约的苏富比拍卖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图书室(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Library)、北卡罗来纳历史博物馆(the North Carolina Museum of History)、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the Dresden State Art Collections)、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the Staatliche Kunstsammlungen)、麦森档案馆、萨克森州档案馆、德累斯顿市档案馆、阿尔布莱希特城堡、柏林国家图书馆(Berlin State Library)和达豪集中营档案馆。

感谢我非凡的工作室团队,包括萨姆·贝克韦尔(Sam Bakewell)、斯蒂芬妮·福里斯特(Stephanie Forrest)、杰迈玛·约翰逊(Jemima Johnson)、森·吉姆(Sun Kim)和巴里·斯特德曼(Barry Stedman)。感谢我的朋友们查理·莫菲特、已故的迈克尔·哈里森(Michael Harrison)、马克·弗朗西斯(Mark Francis)、希娜·瓦格斯塔夫(Sheena Wagstaff)、蒂姆·艾克(Tim Eicke)和丹尼尔·摩根(Daniel Morgan),换作别人,可能会放弃,但他们始终给我鼓励。

这本书最终成型,我要感谢令我惊叹的乔纳森·加拉西(Jonathan Galassi)和路易斯·丹尼斯(Louise Dennys),还有伊利恩·史密斯(Ileene Smith)、西蒙·布拉德利(Simon Bradley)、佐薇·帕加蒙塔(Zöe Pagnamenta)、费利西塔斯·福伊豪尔(Felicitas Feuilhauer)、赫伯特·奥尔灵格(Herbert Ohrlinger)、安德鲁·纳恩伯格(Andrew Nurnberg)、埃莉奥诺拉·柯克(Eleonoora Kirk)、凯特·布兰德(Kate Bland)、鲁思·沃伯顿(Ruth Warburton)、玛丽·山崎(Mari Yamazaki)和杰夫·塞罗伊(Jeff Seroy)。感谢约翰·摩根(John Morgan)、斯蒂芬·帕克(Stephen Parker)和伊恩·斯凯尔顿(Ian Skelton)漂亮的装帧排版设计。还有我不知疲倦的助理编辑苏珊娜·奥特(Susannah Otter)。

内里沙·泰森(Nerissa Taysom)收集资料的能力十分强大,也是极好的助理和读者。费利西蒂·布赖恩(Felicity Bryan)是能干的代理人和难得的朋友。在克拉拉·法默(Clara Farmer)身上,我看到一位具有异乎寻常的韧性、想象力而又思路清晰的编辑和出版者。我由衷地感谢她对这本书报以殷切期许。

这本书也是我的家庭之旅。我也要谢谢三个孩子本、马修和安娜。

我把这本书献给苏。整个旅程她一直在我身边,陪我走过每一步。


[1] 敏特博物馆(Mint Museum),美国东南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地区最为古老的艺术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