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过来,随后又倒头大睡,这样不知重复了多少次。有两次我发现了一个托盘,上面有面包、肉和水。每次我都把它们吃得干干净净。我的牢房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而且冷得要命。我等待着,等待着。

他们终于来了。

门被猛地拉开,一丝微弱的光线透了进来。我眨巴眨巴眼睛,听见有人叫我出去。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外边的走廊快被全副武装的士兵撑破了,所以我没有妄动。

我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走了很远,我们来到螺旋式楼梯前,开始往上爬。一路上,我什么都没问,也没人主动告诉我任何消息。

我们爬到楼梯顶端,我被带到宫殿深处的一个房间,这儿又暖和又干净。他们命令我脱下衣服。我脱下衣服,踏进一个热气腾腾的浴盆里。一个仆人过来帮我擦洗、刮胡子,还修剪了我的头发。

等我擦干身子,有人拿来了黑色和银色的干净衣物。

我穿好衣服,又披上带着银玫瑰领扣的黑披风。

“你准备好了,”卫队长对我说,“这边走。”

我跟在他身后,卫队走在我后面。

我们走到宫殿后头很远的地方,一个铁匠在我的手腕上装上手铐,在脚踝安上脚镣。铁链很沉,我肯定没法挣脱。如果我反抗,他们就会先打昏我,然后再给我戴这些小玩意儿,反正最后的结果都一样。我不想再被人打昏,所以我一直很合作。

接着,几个卫兵拉着铁链,重新把我带回宫殿的前半部。四周装饰得富丽堂皇,我却无心欣赏。我是一个囚犯,也许很快就会死掉,或者被放到刑架上。我现在对自己的处境完全无能为力。我往窗外瞥了一眼,发现这会儿正是清晨。记得我们小时候曾在这里玩耍过,但现在不是怀旧的时候。

我们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走进那间大宴会厅。

宴会厅里摆满了桌子,桌边坐着许多人,其中很多我都认识。

安珀的贵族们身穿耀眼的华丽服饰,火炬熊熊燃烧,音乐飘荡在空中,佳肴已经上桌,不过谁都没碰它们。

我看到了一些熟人,比如弗萝拉,还有些陌生人。我还看见了吟游诗人瑞恩勋爵——他的爵位还是我授予的呢——我们已经有好几个世纪没见面了。在我的注视下,他移开了视线。

我被带到中央那张奇大无比的桌子前,坐在末座。

卫兵没有离开,而是站在我身后。他们把我身上的铁链拴在地板上新装的铁环上。这张桌子的首位空着。

我不认识右手边的女人,我左手边坐的是朱利安。我没理睬他,而是盯着那位女士。她是个身材纤巧的金发女郎。

“晚上好。”我说,“我想我们还不认识吧。我叫科温。”

她望了一眼自己右边那个满脸雀斑的红发男人,向那个大块头求助。那家伙却转开眼睛,似乎突然对他右边的那个女人产生了兴趣,开始和她热烈交谈起来。

“你可以跟我说话,真的。”我说,“我不传染。”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我叫卡梅尔。你好吗,科温王子?”

“你的名字真美。”我回答道,“我很不错。你这样的好女孩儿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

她赶紧喝了口水。

“科温,”朱利安稍稍提高嗓门,“我觉得这位女士认为你完全不懂礼貌,非常讨厌。”

“今晚她跟你说过任何一句话吗?”朱利安没有脸红,他的脸白了。

“够了。”

我摊开手脚,故意把铁链弄得丁当响。除了令人不快之外,这还可以告诉我自己有多少活动空间。不是很多,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艾里克是个很谨慎的人。

“靠近点儿,兄弟。你有什么想法,悄悄告诉我吧。”我说。

他没有。

我是最后一个入座的,所以我猜时间快到了。我猜得没错。

六位号手吹响号角,一共五声。艾里克走了进来。

每个人都站起身来。

除了我。

卫兵只好提着铁链把我扯起来。几乎把我吊在链子上。

艾里克微笑着走下楼梯,从我右边经过。他穿着貂皮大衣,大衣下隐隐露出他自己的颜色。

他在首位停下,站在椅子前。一个侍从过来站在他身后,仆人们随即开始为大家斟酒。

等所有的酒杯都倒满了,艾里克举起自己的杯子。

“安珀永存,”他说,“愿你们与安珀同在。”每个人都举起酒杯。

除了我。

“拿起来!”朱利安说。

“你还能叫卫兵把酒杯也吊起来?”

他没有,只是狠狠地瞪着我。我飞快向前倾身,举起酒杯。

我和艾里克之间隔着两百个人,但我的声音还是传了过去。我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看着我。我说:“为坐在末座的艾里克干杯!”

没人过来把我怎么样,但朱利安把自己杯里的酒倒在了地上。其他人也学着他的样子把酒倒掉了。我抢在卫兵夺走我的杯子前把大部分酒灌进了喉咙。

艾里克坐了下来,贵族们也跟着坐下。卫兵们松开手,我落到椅子上。

宴会开始了。既然已经饿了,我就和其他人一样吃喝起来,比大多数人吃得都好。

宴会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音乐一直没有停。没人跟我说话,我也没再开口。但我的存在发挥了作用,我们这张桌子比其他的安静得多。

凯恩坐在离我很远的地方,在艾里克的右手边。看样子朱利安失宠了。兰登和迪尔德丽都不在这里。我认识宴会厅里的不少贵族,其中一些人曾被我视为朋友,但没有一个人回应我的目光。

这么看来,艾里克就要正式称王了,只差一点儿仪式而已。

这一时刻很快就到了。

宴会结束。艾里克没有讲话,只是站了起来。

又是一阵号角声,空气中还有些嘈杂的声响。

随后,所有人都向安珀的王座大厅走去。

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艾里克站在宝座前,每个人都向他致敬。

当然,除了我。不过我还是被一把按住,跪在了地上。

今天就是加冕的日子。

大厅里鸦雀无声。凯恩步入大厅,他手里是放在软垫上的王冠,安珀的王冠。他跪在地上,双手举起王冠,全身凝定不动。

我被人拉起来,拖着往前走。我知道下面将发生什么,只一刹那,我什么都明白了。我反抗起来。没用,我还是被按倒在地,跪在王座前的阶梯下边。

轻柔的音乐声微微升高了些。在我身后什么地方,朱利安高声道:“肃静,安珀的新国王即将加冕!”然后他对我耳语道,“把王冠递给艾里克,他会自己给自己加冕。”

安珀的王冠就在凯恩手中朱红色的软垫上,我紧紧地盯着它。

王冠由纯银锻造,七个尖角上各有一粒宝石。王冠上镶满翡翠,两侧还各有一颗很大的红宝石。

我没动弹,脑海里浮现出我们的父亲戴着王冠时的样子。

“不。”我只说了一个字,就立刻感到左颊上挨了重重一击。

“接过王冠,呈给艾里克。”朱利安重复道。

我想攻击他,但铁链被人紧紧拉着。我又挨了一下。

我盯着王冠的尖角。

最后,我说:“好吧。”伸手接过王冠。

我双手拿着王冠,顿了顿,然后飞快地把它戴在我自己头上,同时宣布道:“我加冕我,科温,为安珀之王!”

王冠立即被人夺走,重新放到软垫上。我的后背狠狠地挨了几下。窃窃私语声传遍了整个大厅。

“现在,拿起王冠,再试一次。”朱利安说,“把它拿给艾里克。”

又是一击。

“行啊。”我感到自己的衬衣被血浸湿了。

这一次,我使劲把它掷了出去,希望能让艾里克变成独眼龙。

他右手一伸,抓住王冠,微笑着俯视正在挨打的我。

“谢谢。”他说,“所有在场的人和在影子里聆听的人,听我说。今天,我取得了王冠和王座。我的手里拿着安珀的权杖。我公正地赢得了王位,而我的出身也赋予了我这个权力。”

“骗子!”我刚开始喊,一只手就捂住了我的嘴。

“我加冕我自己,艾里克一世,为安珀之王。”

贵族们高呼了三次:“国王万岁!”

接着,他倾身向前,低声对我说:“你的眼睛刚刚见证了它们所能看到的最美好的一刻……卫兵!带科温出去,让铁匠把他的双眼烙掉!让今天成为他记忆中最后的景象!然后,把他扔进安珀最深的地牢,让他永远沉浸在黑暗中,让他的名字被人遗忘!”

我啐了一口,又挨一顿拳打脚踢。

每走一步我都奋力挣扎,但我还是被拖出了大厅。这期间,没有任何人肯看我一眼。我记忆中最后的景象是艾里克坐在宝座上,正微笑着祝福安珀的贵族们。

他的命令被很好地执行了。幸运的是,我中途就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苏醒过来,眼前是一片漆黑,头疼欲裂。也许我就是在这时发出了诅咒,也可能是白热的烙铁落在双眼上的时候。我不记得了。但我知道,艾里克在王位上永远别想安稳了,因为一个安珀王子在狂怒时发出的诅咒是一定会生效的。

在牢房绝对的黑暗中,我向稻草堆爬了过去,眼里没有一滴泪水。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过了一段时间——只有我和老天知道有多久——睡意再次笼罩了我。

醒来的时候,疼痛没有消失。我站起身,用脚步测量牢房的大小。四步宽,五步长。地板上有个洞,这就是我的厕所,角落里还有一张稻草和跳蚤做成的垫子。门下边有个开口,我伸出手去,发现后面有个盘子,上头放着一片发霉的面包和一瓶水。我吃喝起来,但精力并没有恢复。

我的头疼得厉害,我的心里没有一丝安宁。

只要能睡着,我就尽量睡,没有任何人来看我。睡醒以后,我会走到牢房的另一端,摸摸看有没有食物,如果有,我就吃。我尽量多睡觉。

睡了七觉以后,眼窝里的疼痛消失了。我憎恨那个成为安珀之王的兄弟。这种折磨比死更残酷。

我揣测着其他人对这件事的反应,但我实在猜不出来。

不过,我知道一件事:等黑暗延伸到安珀以后,艾里克会尝到懊悔的滋味的。我确信这一点,这让我感到欣慰。

就这样,我开始在黑暗中度日,完全无法计算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即使眼睛完好无损,在这里也不可能分辨出白天和黑夜。

时间径自前行,把我遗忘在这个角落。有时,我会突然冒出一身冷汗,随后抖个不停。我是不是已经在这儿待了好几个月?或者只有几个小时?也许是几周?难道已经好几年了?

我完全忘记了时间。睡觉、踱步(该在什么地方落脚,在什么地方转弯,我全都一清二楚),我思索着自己做过的和没有做过的事。有时我会盘腿坐在地上,缓缓地深呼吸,清除心里的一切杂念,然后尽可能保持这种状态。什么都不想,这样很好。

艾里克很聪明。力量仍在我体内燃烧,现在却毫无用处。瞎子无法在影子里穿行。

我的胡须已经齐胸了,头发也很长。刚开始,我总是感到很饿,但过了一段时间,我的胃口消失了。有时候,如果猛地站起来,我还会感到头昏眼花。

我仍然能够看见,不过只能在噩梦里。醒来以后,这让我更加伤心。

再后来,我开始感到这一切都是那么遥远。仿佛它们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事实。

我的体重大大减轻了。我能想像出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苍白而消瘦。有几次,我想哭,却根本哭不出来。我的泪腺出了问题。这太可怕了,任何人都不该遭受这样的痛苦。

有一天,门上突然传来微弱的声响。我没理会。

声音又出现了,我仍然没有回答。

接着我听到有人压低嗓门,悄声说:“科温?”

我走到门边。

“是谁?”

“是我,瑞恩。”他说,“你还好吗?”

这句话让我大笑起来。

“好!我好极了!”我说,“每晚都有牛排和香槟,还有舞会和姑娘。天啊!你也该找机会来参加一次!”

“很抱歉,”他说,“我什么忙也帮不上。”我能感觉到他声音里的痛苦。

“我明白。”

“如果我能的话,我会的。”他告诉我。

“我知道。”

“我给你带了些东西来,接着。”

牢房门底下的小活页门往里边打开了几次,摩擦发出了轻微的吱吱声。

“是什么?”

“一些干净衣服,”他说,“三条新鲜面包,一团干酪,一点儿牛肉,两瓶酒,一条烟,还有很多火柴。”

我的声音哽咽了。

“谢谢,瑞恩。你对我真不错。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认识站这班岗的卫兵。他不会告诉别人的。他欠我的太多了。”

“但他还是可能告密,从此一劳永逸地摆脱债务。”我说,“所以别再这么干了。虽然我非常感激你的举动。不用说,我会处理好,不会留下证据。”

“真不希望看到这种结局,科温。”

“我和你有同感。谢谢你,虽然他命令你们把我忘掉,但你还是想到了我。”

“哦,难的倒不是想到你。”他说。

“我在这儿多久了?”

“四个月又十天。”

“安珀呢,有什么新情况吗?”

“艾里克掌权,没别的。”

“朱利安在哪儿?”

“带着手下回阿尔丁森林去了。”

“为什么?”

“最近从影子里来了些奇怪的东西。”

“嗯。凯恩呢?”

“他还在安珀找乐子。通奸、喝酒,大抵如此。”

“杰拉德呢?”

“他现在是海军总司令。”

我叹了口气,稍稍放下心来。上次海战时他退了兵,我一直担心艾里克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

“兰登怎么样了?”

“他被关起来了。”

“什么,他被抓住了?”

“嗯。他通过芮玛的试炼之阵来到这儿,在被抓住以前,用弩射伤了艾里克。”

“真的,为什么没杀了他?”

“这个嘛,有谣传说他娶了芮玛的一位贵族。艾里克不想在这种时候和芮玛发生冲突。茉伊统治着一个了不起的王国,有人说艾里克打算向她求婚,让她做王后。当然,这些全是流言。不过挺有意思。”

“没错。”我说。

“她喜欢你,是吗?”

“有点儿。你听谁说的?”

“审判兰登的时候我在场,我找机会跟他谈了谈。薇亚妮夫人,就是自称兰登妻子的女人,要求陪兰登一起坐牢。艾里克还没想好该怎么答复。”

我想着那个我从没见过的女孩,那个失明的女孩。她为什么这么做?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问。

“唔,三十四天前,”他答道,“兰登就是那时候出现的。一个星期以后,薇亚妮就提出了请求。”

“如果她真的爱兰登,那她一定是个奇特的人。”

“我也这么想。”他回答道,“我简直想不出比他们俩更不同寻常的组合了。”

“如果你们再次见面,代我问候兰登。还有,告诉他我很遗憾。”

“好的。”

“我的姐妹们还好吗?”

“迪尔德丽和莉薇拉还在芮玛。艾里克很关照弗萝莉美尔,现在她在宫廷里地位非常高。我不知道菲奥娜在什么地方。”

“有布雷斯的消息吗?我想他肯定死了。”

“他肯定死了,”瑞恩道,“但一直没找到他的尸体。”

“本尼迪克特呢?”

“像过去一样,杳无音信。”

“布兰德呢?”

“没消息。”

“我猜家里人的情况就这些了。你最近写什么新曲子没有?”

“没有新曲子。”他说,“我还在写《安珀之围》。但即使这部作品流传开来,也只能暗地里流传。”

我从门底的小活页门伸出手去。

“我愿握你的手。”我说,我感到我们俩的手握到了一起。

“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但别再这么干了。如果被艾里克察觉,他不会放过你,这太不明智了。”

他捏了捏我的手,喃喃地说了些什么,然后离开了。

我找到他的爱心包裹,塞了满满一肚子牛肉,因为肉是最不耐保存的。我还吃了很多面包佐餐。吃着这些东西,我意识到自己几乎已经忘记了食物的滋味有多么美好。我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于是躺下睡了一觉。我大概并没睡多久,睡醒以后,我开了一瓶酒。

我身体很虚弱,没喝多少就飘飘然了。我点燃一根烟,靠着墙坐在垫子上,沉思起来。

我还记得瑞恩小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我已经长大成人了,他则是宫廷里受人捉弄的对象。他是个瘦弱而聪明的孩子,所有人都拿他开心,我自己也不例外。不过我作曲、写歌,他呢,不知在什么地方找到一把鲁特琴,自己学会了弹奏。很快我们就开始一同高声歌唱,做些诸如此类的事情。我发现自己挺喜欢他,后来我们开始一起练武术什么的。他在这方面真是糟透了。不过我为自己从前的行径感到抱歉,决定稍稍补偿他一下。我逼着他练习,把他变成了一个还说得过去的骑兵。我从来没有为此后悔过,我猜他也没有。之后,他成了安珀的宫廷诗人,而我一直把他视为自己的侍从。后来,从一个叫维尔魔根的影子世界来了些黑暗生物,战争爆发了。我让他当我的侍从,我们一同奔赴战场。在战场上,我册封他为骑士,就在琼斯瀑布那儿。他的表现绝对配得上这份荣誉。再后来,他在语言和音乐方面超过了我。他的肤色是深红色,他的辞藻却有如黄金。我非常喜欢他,在安珀,被我视为朋友的人只有两三个,他是其中之一。但我没想到他会为了给我送一顿像样的饮食而冒这么大的风险。我以为没人会这么干。我又喝了一杯酒,再抽了根烟——献给瑞恩,赞美他。他是个好人,但不知还能活多久。

我把所有烟头都扔进地板上的厕所里,最后,把空酒瓶也扔了进去。这是为了防备有人突然来查房,我可不想让他们发现我还“挺享受的”。我吃光了他带来的所有好东西,在牢里头一次有了饮食过量的感觉。我留下一瓶酒,准备在最需要的时候让自己大醉一场,把一切忘得干干净净。

这段日子过去以后,我又重新开始了自省、计划。

我主要的期望是艾里克还不了解我们究竟拥有怎样的力量。他的确坐上了安珀的王位,这没错,但他并不是全知全能的。至少现在不是。他还没有达到老爹的高度。这一点能为我所用,哪怕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虽然只是一点微弱的希望,却让我在绝望的钳制下稍稍保全了自己的理智。

不过,或许我确实疯了一段时间,我说不清。现在,我站在混沌的边缘回忆过去,发现有很多日子完全是一片空白。天知道那里有些什么东西,反正我是永远无法一窥究竟了。

再说,亲爱的大夫们,反正你们谁也没办法治愈我们这一家子的毛病。

我躺下,我四下走动,到处是无尽的黑暗。我开始变得对声音敏感。我倾听着老鼠飞快钻过稻草时的脚步声,倾听着远处其他犯人的呻吟,倾听着卫兵拿食物来时脚步声产生的回音。渐渐地,我可以从这些声音里推测出距离和方位了。

我猜我对气味也更敏感了,但我试着不去想它们。除了地牢里常有的那些恶心味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己闻到了肉体腐烂的气息。如果我死在牢里,他们要过多久才会发现?要多少盘原封不动的面包和水才能引起卫兵的注意,促使他们来查看我是不是还活着?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非常重要。

死亡的气息长时间弥漫在空气中。我试着再次计算时间。感觉上,这股味道持续了一个多星期。

我仔细地计算配额,尽可能抵制着冲动和随时存在的诱惑,然而这一天终于来了,我发现自己只剩下最后一包香烟。

我撕开包装,点燃一根。瑞恩带来了一整条“沙龙”,现在我已经吸掉了十一包。两百二十根。我过去在吸烟的时候计过时,每根烟会花掉七分钟。也就是说,我总共有一千五百四十分钟在吸烟,或者说二十五小时四十分钟。我敢肯定,每次吸烟的间隔至少是一小时,不,不止一小时,更像是一个半小时。就当一个半小时吧。每天的睡眠时间就算六到八个小时,那就还剩下十六到十八个小时。我猜我每天会抽十到十二根烟。这意味着从瑞恩来访到现在已经过了大概三个星期。他告诉我当时距离加冕礼是四个月零十天,这么说,我在这儿已经待了大约五个月。

我尽量省着抽,把每根烟都当成一桩风流韵事来享用。香烟抽完以后,我感到沮丧极了。

一定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开始想起艾里克。他这个国王当得如何?他遇到了哪些问题?他现在在干吗?他为什么没来折磨我?难道安珀的人真的忘记我了吗?不,即使有国王的指令,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还有我的那些兄弟们呢?为什么没人联系我?只要拿出我的那张牌就可以违背艾里克的命令,易如反掌。然而谁也没有这么做。

我长时间地想着茉伊,她是我所爱的最后一个女人。她在做什么?她是否想到过我?大概没有。也许她现在已经是艾里克的情妇了,甚至可能是王后。她曾对他说起过我吗?还是那个答案:大概没有。

还有我的姐妹们呢?算了吧。全都是些臭娘们儿。

从前我也曾失去过视力,那是在十八世纪的影子地球上,我被大炮的闪光刺伤了眼睛。但那次失明只持续了一个月左右,随后我的视力就恢复了。而艾里克下命令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是要获得持久的效果。我常常回忆起那白热的烙铁,想起它悬在我的眼睛上方,接着落在我的眼珠上。每次想到这儿,我都汗流浃背,浑身颤抖,有时还会尖叫着从噩梦中醒来。

我轻声呻吟着,继续在牢房里踱来踱去。

我什么都做不了,这是整件事里最可怕的部分。我像新生儿一般无助。要是能让我带着视力与愤怒重生,我甚至愿意出卖自己的灵魂。即使只有一个小时也好。给我一把剑,让我再次同我的兄弟决斗。

我在垫子上躺下睡着了。醒来时,有人送来了食物,我吃掉它们,接着又踱起步来。我的手指甲和脚趾甲都长得很长。我的胡须也很长,头发老是盖在眼睛上。我觉得浑身脏兮兮的,我不停地挠痒痒,不知身上有没有跳蚤。

一位安珀王子竟然能变成这副模样,这在我之为我的中心——天晓得那是哪儿——引发了一种可怕的感觉。我曾经以为我们是不可战胜的,整洁、冷静、拥有钻石般的硬度,像我们在扑克牌上的画像那样。然而很显然,事实并非如此。

至少,和普通人一样,我们也有可以消磨时间的东西。

我在自己脑子里玩游戏。我给自己讲故事,我回味那些令人愉悦的往事——这种记忆我的脑袋里储存了很多。我回忆起地牢之外的自然环境:风、雨、雪、夏日的温度,还有春季清凉的微风。在影子地球上,我曾有过一架小飞机,我喜欢飞翔的感觉。我记起了一闪而逝的色彩和距离,缩小的城市,广阔的蓝天,一团团白云(它们现在都上哪儿去了),还有机翼下无限延伸的海洋。我记起自己爱过的女人,还有舞会、战斗。等我把所有东西都想了个遍,再也没办法拖延的时候,我会想起安珀。

有一次,我正沉浸在对安珀的思念中,泪腺突然恢复了功能,我哭了起来。

这是一段充满黑暗和很多睡眠的日子。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一阵脚步声,停在我的牢房门口,接着是开锁的声音。

上次瑞恩来看我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已经忘记了烟和酒的滋味。我没法准确地估量时间,但肯定是很长一段日子。

走廊里有两个人。在听到他们的说话声之前,我就从脚步声中判断出了这点。

我认出了其中一个声音。

门开了,朱利安叫了我的名字。

我没有立刻回答,所以他重复了一次。

“科温?过来。”

既然这儿并没有我发表意见的余地,我干脆站直身子走上前去。等感觉已经走到他跟前时,我停了下来。

“你想干吗?”我问。

“跟我来。”说着他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们沿着走廊往前走,路上他一言不发,我也没开口。要我向他提问,那还不如死掉算了。

从回声里,我知道来到了大厅。很快,他就领我上了楼梯。

我们上了楼,接着往宫殿的主体部分走去。

我被带进一个房间,按到一张椅子上坐下。一名理发师开始处理我的头发和胡须。他问我是想把胡子剪掉还是修理整齐。我从前没听过他的声音。

“剪掉。”我说。这时有人开始帮我修剪手指甲和脚趾甲——二十个全都剪好了。

有人为我洗了澡,给我穿上干净衣服。衣服挂在我身上,松垮垮的。他们还弄掉了我身上的跳蚤——算了,不说这个了。

接下来,他们又把我带进了一个漆黑的地方。那儿有音乐、食物的香味、许多人的谈话声,时不时还传来一阵笑声。我知道这个地方,这是宴会厅。

朱利安带我进去坐下,谈话声降低了些。

我一直坐到号角响起,然后被人逼着站了起来。

我听见一片祝酒的声音:“为艾里克一世、安珀之王!国王万岁!”

我可不会为艾里克干杯,不过似乎没人注意这点。发起祝酒的是凯恩,他的声音从桌子另一头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这是加冕礼之后他们让我吃的最好的一餐,我使劲儿吃个不停。从周围的谈话中,我听出今天是艾里克加冕一周年的日子,也就是说,我已经在地牢里待了整整一年。

没人跟我说话,我也没主动开口。我不过是个让人参观的鬼魂,来受人侮辱,无疑还可以提醒我的兄弟们,反抗咱们的国王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再说每个人都接到了命令,他们必须忘记我。

宴会一直持续到夜里。有人一直在为我斟酒,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我坐在那里,仔细聆听舞会的所有曲子。

桌子已经被收走了,腾出地方来跳舞。我被人带到角落里的什么地方,之后一直坐在那里。

我喝得烂醉如泥。到了清晨,宴会结束,只剩下打扫和清理工作。于是我被半拖半抱地弄回牢房,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我唯一的遗憾是当时没有醉得更厉害些,好吐在地板上或者什么人的漂亮衣服上。

这就是我在黑暗中度过的第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