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之一 牧云笙(10)

“不……”少女的神情忽然变得忧郁,“等你长大了,你也许就不这样想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觉得可以预言我的未来似的?”少年有些不平,“对了,你说……通过星相,真的可以预言人和世间的未来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星相……”盼兮突然笑了,“你一说星相,我心中就泛出许多事来了,都是关于星相的。”

“你也懂得这些么?也许当年那个真正的你,也是个占星师呢?”

“或许吧……如果要观天来推算命运,说来可就话长了……”盼兮说,“你知道浑天仪么?”

“知道……皇极经天派的大师们就是用它来推断未来的星命的。”

盼兮一挥手,一具比瀛鹿台还大上数十倍的测天之仪就出现在他们上空,几乎整个天穹都是那些齿轮机括半透明的虚影。

“浑天仪也有许多种,不过一般来说,测天之仪越大,就能越精确。在许多年前,星学家们用它们来推算天地的过去,比如计算天上星辰一万年前所在的位置,知道了星辰的位置,也就能推算出一万年前的大地气候。而关于人的命运,有一种理论,说世间的任一点微小际遇变化,都会影响整个天地的运转与走势,从而在星图中表现出来,所以计算出未来的星图,也就能反推众生的命运。”

“听起来太玄奇了。如果这些都要靠观测和运算,那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能作这样宏大的计算而不出错呢?”

“所以演化出许多不同流派和算谱,有的流派认为一切都是注定的,未来不可更改,有的人却认为人可以通过演算来改变一切事。”

“演算?”

“是的,其实所谓法术,并不是什么神的力量,这世界上也未必有神,所谓法术家,只不过是他对这世界秘密所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些而已。”

“这世界的秘密?”

“对,但它其实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神秘,法术的原理极为简单,有悟性的话,人人都能明白的。”盼兮笑着说。

“如何个简单法?”

“我来问你,如果发现天黑了你看不清东西,你会如何做?”

“点灯。”

“可你如何能做到从没有光到产生出光?”

“这……木柴,蜡烛,纸,点着都会起火啊。”

“如果没有火种呢?”

“火石……甚至钻木都可以取火的……虽然我没试过。”

“那……是谁最先知道钻木可以取火?”

“这……是个人都知道吧。”

“不,万事万物都有个开始。必然会有第一个。你想象在远古蛮荒之时,当那第一个人把一根木头凭空生出火来时,其他人会如何看他?”

“以为他在变戏法?”

“哈哈,正是了。所以所谓法术,也只是一些多数人还不知道其原理的方法。”

“你是说,只要知道这方法,所有人都可以成为法术家?”

“嗯,可以这么说……但是……法术就像作诗和习武一样,每一个人都能学,但能不能学会学好则是另外一回事。星辰力术这种东西尤其深奥,所以很多人不得其道。”

“星辰力术?”

“也就是世人所说的法术,但懂行的人都知道,这些法术的力量来源不是什么莫须有的神仙或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借用了自然与星辰的力量。”

“这些力量在哪里?”

女孩望向远方,缓缓道来:“最初的时候……没有天也没有地,只有混沌的一片,但在混沌之中,开始孕育墟荒二力,也就是分散与聚合的力量,这两种力争夺混沌中的所有微尘,于是那无穷的微尘有的互相靠近,有的散开,一切从静止开始运动,从此就再也无法停下,它们动得越来越快,靠拢的越聚越紧,越聚越多,于是产生了星辰,分散的越散越远,越散越疏,于是产生了星辰间的空旷领域。”

“可是,不是说是盘古开的天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