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之一 牧云笙(11)

“呵呵,混沌中也许是产生了强大的力量,人们愿意把这力量想象成一个巨人,给了他一个名字称为盘古。”

“所以其实不存在创造了世间的神灵,那么,也不存在什么注定的命运么?”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是啊,我们的世界,每一个人,每一样事物,都是由无数最微小的尘粒组成的。能使这些微粒分散组合的力量,也就是产生与改变这世界的本源之力。”

“你是说,这些微粒,可以聚合变成一个人,也可以分散开,聚合变成其他的任何什么东西,它们是千变万化的?”

“正是。”

“可是如果同样是微粒构成,为何我们是活的,而有些东西是死的?”

“这……我也说不太清楚,也许……就像作画,墨汁和笔本身都是死物,但一旦到了画布上,它们就能展现大千世界。这世界上有这么多不同的东西。有山水云雾,有树石花鸟,有你和我,就像同样的墨可以画出不同的画一样。明白了这些,你才可以知道如何将万物变化。”

“原来是这样……看来法术的原理果然是简单,就像如何把沙子捏成不同的物品,并给它们以灵气。还真的与作画有共通之处呢。”

盼兮一笑,“说起来当然简单,懂得运用却是极漫长的过程。就像人人都会握笔,又有几人能成为名画大家呢?这世间的大部分修行者都迷失了,他们执著于得到一本本法术的秘籍并死背那些符咒法门,按前人的经验行事。但根本不去想这些力量是从何而来,这些符咒是如何能起作用的。就像你点灯时也不会想为什么灯芯能燃烧一样。”

“所以他们都不是什么真正的法术家,因为他们根本只会模仿,死背咒语,而其实并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

“是啊。”

“那你能告诉我更多吗?我想知道人如何能改变世界。” 少年眼中放着光芒。

女子欲言又止,停了半晌才说:“可是……知道了一切力的本源,并不代表你能无所不能。相反,一切新的创造,都需要不断的尝试,一点计算上的小小失误,都可能毁掉你自己,甚至毁掉世界。”

“那么,你能相信我么?”

女子望着少年的眼睛,许久,忽然笑了,“我不告诉你,还能告诉谁呢?难道要我带着这些记忆,再千年万年地孤独沉默下去么?”

12

少年在珠儿中的幻境中停留了不知多少日子,听女子讲述世界的奥秘。

“这世上不同的法术流派都有其不同的算谱,用来计算力的平衡与能量的方向。比如羽族的元极笏算,以十二为进;河络族的五炎珠笏算,以五为进;皇极经天派的彻明笏算,以七为进;玄天步象派的溯本笏算,以二为进;而我所教你的,与他们都不同,这种算法叫九阙笏算,是以九为进制。原理说来不难,要用起来却是千变万化,不是心思专注之人,是很难贯通的。一定要全心投入,把一切俗事杂念抛在脑后。所以许多伟大的法术家,都是古怪孤僻的痴人,就是这种道理。记住,如果你不能将你的一生与灵魂投入其中,就宁愿不要运用它,否则稍微有一点计算的失误,就会带来极可怕的后果。”

“我明白了。”少年心中此刻充满了各种古怪的符号与算式,急于去试验,“我在这珠境中都已经不知多久了。外面也不知怎样了,我该出去看看了。”

“外面……”女子也神往地看着天际,像是要看穿那看不见的珠壁,“我也多么想能到外面的世界去,过真正的生活。”

“那你告诉我,如何能帮你凝聚一个身体?”

“这太难了,不是你现在可以做到的。”女子摇摇头,“不过我只需要借你一点灵魂之力的导引,就可化出一个虚影,借你的五官去感受这世界了,但是……这样的话,会耗费你的心神……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身体甚至寿命……”

“完全没有关系!”牧云笙笑着说,“我这一生,能遇到你,已经是太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