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之一 牧云笙(14)

“这些力量其实就流过你的体内,你的身体就是这天地相生中的一环,虽然微小,但只要你知道改变哪一点可以引发什么样的变化,自然就可以施用法术了。”

少年陷入沉思之中。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那几天,牧云笙一直不出宫殿,也好几天没睡了,只看着眼前桌上的一切。

那两团光在琉璃中凝聚,渐渐变成两根银色的羽毛。

他将那一对银羽握在双手中,突然一阵风吹来,竟将他卷了起来,吓得他丢开一根羽毛,才缓缓落在地上。

“我成功了!”少年欣喜地喊,“我做出可以平衡星辰与大地之力的东西了,它能使附着之物变得轻盈,也许羽族便就是这样飞行的吧。”

盼兮接过那羽毛,也欢喜地说道:“小笙儿,你果然做到了。可是羽人只要在月临大地之时,就能凝羽,你花上了数月,才制出两根,这可飞不起来,最多是让你重量变轻。”

“但我证明了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这万事万物果真都是由最微小的尘和最简单的力演化生成,知道了这本初造物的秘密,我就可以改变我身边的一切。我也终会改变整个天下的。”

女孩眼中却闪过一丝忧郁 :“小笙儿,你要小心,也许人们并不会希望他们身边的一切被改变,也可能你所做的一切反会被人所痛恨。”

“我顾不得这许多了。”少年还沉浸在狂喜之中,“我知道我可以做到更多,我终会让天下人都在空中像鸟一样飞翔,我还会找到方法,让他们有吃不完的谷物和用不完的黄金,那么这世上岂不是就没有战乱和穷苦了么?”

盼兮低头叹息了一声:“小笙儿,你太天真了。”

15

六皇子犯了痴症,所有的人都这么说。这少年好像突然变得不爱和人说话了,整天像是在琢磨事情,一坐就是一整天,谁和他说话就和谁急,哪怕是女孩子们。有时忽然想到什么,就冲进屋中拿起笔来乱画,可是画的不是花鸟,而是不知什么乱七八糟的线条,像是什么的图纸,还拿尺子去量,写上一长串谁也看不懂的符号,口中念念有词地掐指心算着什么。最要命的是也不再去读诗书背经纶了,还大喊:“我的时间太少了,你让我先做点有用的行不行。”

内侍宫女们都去与南枯皇后禀道:“六皇子之前和宫女伴读们都嬉笑如常,现在六皇子迷症发作,别人都不理了,却有人看见,每天深夜,有一个女子影子,在六皇子宫中出现,与他嬉笑,清晨却又不见。人们都传说……传说……六皇子是被魅灵给迷惑了。”

皇后南枯明仪冷笑一声:“母亲被打入冷宫了,儿子看来也迟早要弄出点异端来。请皇极经天派的大师去看看,若真有魅灵,立时除了,我去禀告皇上,把这六皇子早早完婚,封个边远小城送出去算了。”

16

牧云笙这日走出殿来,却看见女孩儿们在廊中窃窃私语,一看见他,不像往日欢跃着迎上来,竟都拉着手跑散了去。

牧云笙唤她们也不应,望着这些女孩儿跑开的身影,他不知道是什么使这一切改变了。这少年忽然有种预感,以前那种群嬉笑闹、亲密无间的日子是再也不会有了。

他追出一层院去,见兰珏儿站在竹林下,望着他眼中尽是怨色,不忍跑开也不肯上前。

“你们怎么了?跑什么啊?”

“恭喜六皇子,你大喜的日子就要来了!再过些日子,皇后就要赐婚与你了。”兰珏儿说完一扭身飞奔去了。

牧云笙呆呆站在那里,“选亲……”

他忽然发现,身为皇子,这终生做伴之人,也是由不得自己当家做主的。

那心中之女子,或许只有离开了帝王家时,才能自由去找寻吧。

那夜,牧云笙无法入眠。他向着黑夜唤道 :“盼兮……你在不在?”

过了半天,黑暗中传来郁闷的轻小声音:“凭什么你一唤我就要在呢。我偏不在。”

“可是你就在我心里,能跑到哪儿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