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之一 牧云笙(15)

“哼,你是吃定我了么?本姑娘也不一定要依附在你灵识中的,随便挑个上进的公子哥儿附了,不也比待在一个攒着劲琢磨自己如何能不当皇帝的傻子里面强?”

“我要选妃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女孩子突然沉默了。

许久,她才用那虚无的纤指拨弄帐帘,轻轻说:“知道了啊。这不是很好么,帝王家的必走之路。”

“我这一生,再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了么?”

“没有了,别想了,安心做你的皇帝吧。”

“你也说这话?你怎知我一定能做皇帝?”

“你做皇帝,也许比别人做了皇帝会好些吧。”女孩子望望殿顶,那里看不到星辰。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个坏人啊。”

“可是当皇帝光有好心是没用的啊。其实我觉得那皇极经天派的圣师也说得没错,假如我当了皇帝,也许真的要天下大乱了。因为我想的,是世人所无法理解的;而世人所想的,我也并不在乎。”

“如果有一天你非做不可呢?”

“如果有那样一天……你还会在我身边么?”少年低下头,轻轻地问。

17

这日,二皇子牧云陆来到华霭宫看望牧云笙。二皇子是最有可能被立为太子的人选,重臣们都与他亲近。但二皇子牧云陆优雅谦和,天生一种书卷气质,不像三皇子牧云武、四皇子牧云合那样有狼似的眼神,所以牧云笙倒和他觉得亲近。

谈了一会儿饮食书画,牧云笙忽然问:“二哥可有心爱的女子?”

牧云陆笑起来:“终年在外,哪像六弟可以天天在女孩堆中游戏,二哥无此福分啊。”

牧云笙却看出他的眼神闪烁,笑道:“必是有的,只是不敢说与人知。”

牧云陆的笑容渐消,神情中有了一丝忧郁:“人生欢爱愉情,不过是过眼云烟,男儿当纵马天下,其他容不得多恋了。”

牧云笙追问着:“难道二哥不能与她成婚?”

“婚姻大事,有时可由不得自己的性子。”

“难道将来做了皇帝,还由不得自己性子么?”

牧云陆有些吃惊,抬起头来望着牧云笙。

“做皇帝,可不是为了为所欲为啊。”

“那得到自己心爱的女子总是行的。”

“你也知,有时越是帝王,越是容不得‘性情’二字的。”

俩人忽都陷入沉默。

只觉得殿中空气越来越凝重,牧云笙站起身来,便想去找女孩们玩耍。

牧云陆问道:“六弟哪里去?”

“二哥,既然来了,闲聊无趣,我们去园中饮酒取乐。”

牧云陆笑起来:“六弟果然好情致。”

那夜他们喝了不少酒,可是牧云陆始终仪态端正,言笑甚少,也不与宫女们嬉笑。牧云笙觉得好生无趣,难道未来要做皇帝的人,一举一动都要顾及体统么?忽然见牧云陆腰中长剑,便醉中伸手去拔。牧云陆大惊,一把紧紧抓住他手:“六弟你要做什么?”

他神情如此之慌张,更引牧云笙放声大笑:“二哥到这后宫之中,满园暖玉温香,为何还带着那宝剑,不怕寒光煞气冲了这美景柔歌么?就借六弟一观又如何?”

牧云陆却死死不肯放手 :“六弟你从未使过剑,可切莫伤了自己。”

牧云笙哼了一声不快而起,于乐女手中取过一长笛,代剑而舞,口中胡乱吟唱:

“紫庭雪牖银楼殿,

明烛照天夜未眠。

琴箫婉澈璇玑阁,

罗绮芬芳玳瑁筵。

晶壶宝瑟歌九奏,

彩槛雕栏赋百篇。

歌催璧月澄轻素,

九阙横斜天欲暮。

宫镜新开扫妆初,

闲将往事轻回顾。

君不见贲帝挥鞭向九州,

九州未定已白头;

君不见虞妃百计求紫绶,

空遗媚骨委渠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