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之一 牧云笙(18)

转眼牧云德画卷完成,片片花瓣分明可辨,远看仿佛真的是花落纸上,众人皆惊叹好画。再看牧云笙纸上时,却仍是空白一片。众臣们开始摇头叹息,六皇子虽然才气天纵,可是要想在片刻之内做成一画压过这幅桃花图,却是连国手大师也难做到的。

牧云德得意道:“诸位请数,那桃枝上是多少花瓣,这画上也是多少,若差了一片,我便认输。”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殿中又是一片惊叹声,没有人敢不相信他的话。

明帝叹一声道:“小笙儿,认输了吧。你连笔都没有来得及动呢。”

牧云笙看一看牧云德的画,心中却豁然开朗了。他微微一笑,不急不低三下四慢,来到牧云德桌边打量起他的那幅画,冷笑道:“这是画么?”

“不是画是什么?”牧云德沉不住气怒道。

“简直就像是把桃枝放在纸上么。连一片花瓣都不差,工笔能画成这样,只怕无人能比了。”少年道。

牧云德听此美誉,露出得意笑容。众臣一看牧云笙都如此说了,也都只有随声附和,一片夸赞之声,明帝脸上,却是再也笑不出来。

“可是少了一点。”牧云笙说。

“什么少了一点?”牧云德惊问。

牧云笙举起笔像是要指,却把一滴墨滴甩在那画上。

牧云德大惊:“你……你这是故意坏我的画。”

“不,”牧云笙稳如静水,“是你的画就少了这一点。”

牧云德气得发笑:“六殿下,你……你太调皮了。”

牧云笙忽然手腕一挥,笔尖在那墨点上轻触几下:“画得再像,却是僵死之物,只少这一点灵气。”

众人围拢看去,那个墨点已然变成一只蝴蝶,似乎正在桃花之上将落未落的那一瞬,那翅膀将开将合之一刹,脱纸欲飞,而那花枝被这一点,便仿佛正在微微地颤动,顿时满画俱活。

众人静默了许久,突然爆发出喝彩之声。殿中欢呼雷动,像是赢得了一场战争似的。盼兮更是高兴得不行,在小笙儿身边跳着欢笑。

明帝也终于微露笑意。

牧云德惊道:“这算什么?他只画了这一只小虫,怎就压得过我满树桃花?”

他背后那玄袍者叹了一声,扳住牧云德肩头:“世子,服输吧。真论画境,我们与人家是溪流与大海的分别。”

20

宛州少主回到驿馆,气得踢翻案几,对那玄袍老者大喊:“我与你学了这么多年法术,结果居然还是被人一个墨点就打败了。这样回去,有什么面目见我父王?”

玄袍者却面如止水,不喜不怒:“法术是可以靠苦练得到的,但意境就完全不同了,你是被六皇子的才华打败的,可你将来要做的是天下帝王,这一点才华却是无用的。”

“对了,”牧云德突然想起别事,“你有没有看见那六皇子身边的小魅灵?当真是美丽,我这么多年自以为收藏美女无数,可与她相比,竟然……你说这是不是……也是意境的分别。”

玄袍者这时却笑了:“如果我没看错,那个小魅灵不是普通的游魅,而是珠魂所化,所以才能那样脱俗,她还没有能凝聚出实体,等她凝成血肉之躯的真正之人后,天下之乱才将真正开始呢。”

“我不明白,这美人和天下之乱有什么关系?”

“据说有古人制成奇珍宝珠,可以将前人的记忆心思吸入珠中。久而久之,这珠中就藏有了许多久远的秘密。而那珠魂其实是曾活在这世间的一奇女子的珠中倒影,初时她只是一个不知自己是谁的虚灵,但是渐渐地,她会吸收天地间的微尘,将自己凝为真正的人。所以当这魅灵凝为真人之时,就可能影响天下人的命运。”

“墨先生,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也是前辈所述。没想到今天居然在那六皇子身边看见她。所以世子殿下,趁着这魅灵还没有真正凝成,快些控制她的心神是为上策。你得到了她的帮助,就得到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