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之一 牧云笙(19)

“那她现在在那六皇子的身边,那六皇子不是成了我们最大的威胁?我们要快些动作。”

老者叹了一声:“从我得到的密报,上次占星大典所测,六皇子的确是帝王之选。只可惜他天生狂放,自己不信天命,也绝不肯按星相所示一步不差地过自己的一生,所以一切仍是变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21

这天,明帝把牧云笙唤到面前,阴沉着面孔。

“听说你太学殿也不去,也不习文练字,径自终日摆弄一些粉末药水,画一些古怪符号。你是堂堂皇子,这样荒唐嬉闹,将来还能成大器么?”

一边明仪皇后摇头冷笑:“有什么样古怪的母亲,果然就有什么样古怪的儿子,你母亲就是常弄一些妖异之术来迷惑你父皇,最后中了那些古怪的炼金之毒死了,到了你竟然还是不学好……”

牧云笙咬住嘴唇,紧掩愤怒。

明帝却任由皇后说着那些侮辱牧云笙母亲的话,仿佛与他无关似的,他再也不会想到要去维护那曾经爱过他的女子,只顾着教训:“那天占星大典,圣师说你天命有成大业之相,但切忌不可沉迷于异端,被妖魅所惑,否则反而会成为这世间的祸害,你怎的就不醒悟呢?”

牧云笙心想:我母亲也是你眼中的异端妖魅么?原来你终是顾了你的江山大业,她才会那样年轻就离开人世。

他按压不住心中怨怒,冷笑道:“什么天命?这世上哪有神灵?谁又配预言我的未来人生?”

“混账!”明帝怒立而起,把手中镶玉茶杯摔在地上。

少年冷笑,转身大步出殿。

“谁教了他这些话?又是谁教唆了他这样的胆子?”明帝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

明仪皇后上来扶住他:“陛下息怒,我看六皇子身上确有一股邪气,没准真有妖灵魅惑,是得请圣师们来驱打驱打。”

22

“小笙儿,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觉得寂寞?”

“你?你要去哪儿?你为什么要走?”少年吃惊地望着盼兮,不知她为何这样说。

女孩正望着窗外,天光流转,在她的脸上轻轻拂过。

“我终是要走的,谢谢你把我带出珠中的世界。但我不想再作为一个幻影在世间游荡。我要寻找一个地方,去凝出自己真正的身体。”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有真身呢?”少年问,“我听说,虚无的魅灵可以活五百年,若是凝为人,却只能活几十年。如果凝聚失败,还会变得丑陋残缺,真不知要冒多少艰险,才能像普通人一样活着,这是为什么呢?”

女孩像被触动了心事,低下头去,喃喃地说:

“你还不明白吗?就为了……可以真实地看到自己,真实地触摸到这个世界。我心中洞悉这世间的奥秘,却终是个没有五感的虚灵,不能听不能看不能触不能闻,只能去感应别的心灵中的震颤,你是我最熟悉的人,我迷恋于感受你的喜怒哀乐,为你欢喜而欢喜,为你悲伤而悲伤。但我其实根本看不到你是什么样,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心绪变幻着,所以我一定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来活一次……哪怕……只有短暂的几年生命,就要消散于天地间。”

“哪怕……只有几年的生命?”

“魅吸收天地间的微尘凝成人,不可能像在母体中孕育的人一样从婴儿开始生长。越追求完美,身体就越虚弱……寿命短暂是很正常的了。”

“因为要变成最美的人,所以不惜一生短暂么?”

“这样也好啊,对于我这样爱美如命的人儿来说,我不用看到自己老去时的样子,这是多么幸福啊。你也只会永远记住我最美丽的时候啊。”

牧云笙望着她,女孩的眼睛如深蓝的星空。他知道这女孩在还是初生的朦胧灵识时就受了自己太深的影响,若不能追求绝美的境界,便不知一生有何意义。于是她这样决绝地放弃了本来可以漫长的生命,只为可以真实地感受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