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之二 苏语凝(5)

可借这机会,银甲少年已经追近了他们,他没有拔剑提枪,却大声笑道 :“寒江贤弟,你这一箭可射得臭到家了,我想伸手去捞都没够着。”

那少年苦笑道:“这里有一位小宫女,一看是你连命都不要了,扑上去夺我的弓,这可不算,他日猎场上比过。”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时后面的羽林骑兵也奔了上来,为首骑将气喘吁吁骂:“三弟,我喊了多少句今天西门外父亲要演兵,你还偏往西门跑,你还是不要再这样整天闲荡了,快些随我们一样拜将入伍军中吧,那时,你再胡闹,我便好请了令箭打你的军棍。”

少年一梗脖子:“我今日要去砚梓,不走西门走哪里?你们演兵不会走远些演?有本事直接开去平了宛州瀚州的叛贼,天天在这演兵我都看腻了。”

苏语凝惊讶地听着他们对话,突然明白了眼前的这位少年是谁。

这世上,只有一种人敢穿着家常的衣裳大摇大摆地在皇城中骑马,和皇子们称兄道弟嬉笑怒骂,那就是穆如世家。

6

穆如世家,这个泱泱帝国中,除了皇族牧云氏之外最强势的家族。他们和牧云皇族一起打下这片天下,与皇帝兄弟相称。

早在三百年前的北陆,穆如氏就是威慑瀚州的强悍部族,穆如一门东征西讨,屠灭部落无数。后来,南部霸主的穆如部与东部强盛起来的牧云部在晴风草原上大战一场,各死了无数勇士,双方族长都觉得若想战胜对方,也必将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于是结盟,约定共分草原。

后来草原一统,穆如氏又随牧云氏南渡天拓大江,横扫东陆。得到天下后,太祖牧云雄疆要将瀚州一半分封给穆如族,那时手握重兵的大将军穆如天彤大笑着说 :“少些。”太祖于是加封穆如氏为北陆王,穆如天彤仍笑说:“少些。”太祖不得已走下宝座揽着穆如天彤肩道:“穆如兄弟,你喜欢这皇位,直说便是,我这就回草原去放马。”

穆如天彤跪倒道:“陛下,你的江山土地我不要,只要你别忘了这天下二字里有多少穆如家男儿的血。”双手捧上佩剑,要交出兵权。太祖感叹,接过佩剑,却将自己的佩剑“辟天”解下交到穆如天彤手中道:“没有穆如氏,我们连草原也出不了,何谈天下。这江山,再不分你我。”于是取消封王,却赐穆如天彤麒麟族徽,授天子佩剑,随时可号令全军,并道:若有牧云后人不敬穆如氏,可持剑斩之,自立为帝。

最功高威重的穆如氏拒绝受封,其他各族首领也就只得拒绝王印封地,大端朝得以免去诸异姓王之患。但穆如一族,三百年来虽然代代执掌重兵,却忠心耿耿,从来没有出过挟兵自重之事,也几乎没有输过战事。

所以穆如世家世代执掌大军,有太祖佩剑对百官先斩后奏,这代表着江山也有穆如氏的一半。

而苏语凝眼前这个少年,看年纪想必就是大将军穆如槊的第三子——穆如寒江。

皇长子牧云寒看了看苏语凝,笑问:“贤弟好有兴致,这小姑娘是谁啊?”

苏语凝吓得心都要不跳了,直想跳下马去跪倒求饶,穆如寒江却一把攥住了她的手。

“是我老婆,怎么的?”他冲着皇长子没好气地说。

苏语凝身子一颤,不知是因为他的这句粗俚话,还是因为他手中的热度。少女突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一次,她不再是孤独一人,有个人和她在一起。

牧云寒转头大笑:“好好好,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告辞告辞,别玩到关城门才回来哦。”

“这可是你让我们走的哦,一会儿出了什么事,全在你的身上。”穆如寒江笑道。

牧云寒一时不知何意,只笑道:“当然……快走吧,别挡着大军演武了。”

7

夕阳西沉,树梢挑挂半金半墨的影子。两个少年行了许久,累了坐在河堤上休息。天启城已远,他们却不知能去何方。

“澜州离这还有多远啊,也许还要走半个月呢。你回去后就立刻举家搬迁吧。”穆如寒江说,“你出来了,再想回去可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