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之二 苏语凝(9)

“你猜对了。”那少年淡淡地说。

穆如寒江抓抓脑袋,他从小野惯了,对世上这种种规矩总是嗤之以鼻,更是厌恶动不动就要杀人的法度。“谁要杀我?我有手有脚,才不会跪着让他们杀。我偏要进来再走,你能把我怎样?”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你以为你还能出去?”少年问。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杀我?”

少年只是一笑:“你回头看。”

穆如寒江一回头,却见远处耸着一面高墙,竟然仿佛一直接到天际,黑压压的让人无法透气。

“这墙……怎么我进来时却不是这样高的……”

“是皇极经天派的法术……我烧了他们的占星台,他们也自然再不肯让我出现在世上。”

“瀛鹿台……瀛鹿台是你烧的?”穆如寒江睁大眼,“不是说因为星辰坠下,神体降临,才有神火出现的么?”

“若是我死了,世上的人也自然都会相信他们所说的了。”

“你……你难道就是……六皇子牧云笙?”

11

穆如寒江在宫中晃悠,苏语凝远远看见他,高兴得便想冲过去说话,却又不知为什么竟自不敢看他,竟自低下头,盼着他走近一些。

在宫中所见俱如灰色,苏语凝在人前一定微笑,却心中冷淡如冰。不知为何,只有见到这个人出现,苏语凝才会觉得真正宽心。

穆如寒江走过,还假装没有看见眼前的大活人,转身要往旁边走。苏语凝急了,喊道:“穆如殿下。”

“你是谁?”穆如寒江呆望着她。

“你……你……”苏语凝立时眼泪就要落下来,要跪下道,“奴婢冒犯了,罪该万死。”

“好啦好啦!”穆如寒江拉住她大笑起来,“和你开玩笑的。谁要你刚才假装没看见我。要当皇后也不能不理人啊。”

“你,你再胡说……我才不要当皇后。”

“不当皇后?你和我说做什么?你去告诉陛下,让他送你出宫嘛。”

“我当然想回家,想远远离开这个地方……可这个地方,哪里是我不想待就不待的?”

穆如寒江放低声音凑近她,“别说这些了,知道吗?我今天找到一个地方,那儿有一个你做梦也想不到的人。”

“什么地方?在宫城中么?”

“当然,你敢跟我去么?”

“这……”女孩子的眼睛眨着,泛起好奇的光芒。

他们偷来到那园外,穆如寒江指向白墙:“你知道那里面住着什么人?”

苏语凝摇摇头。

“六皇子。”

苏语凝听到了这三个字,突然呆在那里。

是他?

皇宫中,女孩子们常私下评论诸位皇子,长皇子威武、二皇子好思、三皇子暴躁、四皇子阴忍、五皇子任性……却总是很少有人敢提及六皇子牧云笙。

这位皇子似乎一生下来就不受上天的喜欢,一连串的怪兆出现在世间,全是灾难与异象。更有当时极具威望的占星圣师预言道:“六皇子此生不能握剑,握剑必乱天下。”

所以明帝待其他的皇子极严厉,从小由名师教导,唯有对六皇子放任自流,外人以为是溺爱,宫中人却明白那真正的原因。六皇子早已被排除出了帝位继承人的行列。

她们不曾在授课的殿堂中看到过牧云笙,这位少年几乎都很少出他的宫殿,只是一直躲在殿中作画作画,画卷一张张飘落下案,铺满了整个地面,他不理会,也不准人收拾。因为他讨厌东西整整齐齐摞成一堆,说什么事物只要被排列起来,它就死了,就变成整块中的一个,再也没有自己的灵性了。就像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可是当他们穿上一样的衣服,说着一样的话,就像那些内侍官们,他们就已经是死物了。

六皇子还曾说:人总为了衣装活,着锦衣者为美为贵,而真实的反被遮起。只有像了鹿群那样,无拘无束,山野中自在跑起来时,才能分辨美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