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之三 穆如寒江(2)

那几个家将一听,吓得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哪想到那个衣裳破旧满头乱发的小子,竟是穆如世家的少殿下,怪不得他从穆如府前纵马冲过去时,穆如府门的守军只当没有看见。

“小人们是……是南枯司空的侍卫随从。”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此事因何而起?”

“这……只因穆如小公子……他……他惊了南枯大人的车驾……”

穆如寒江冷笑道:“那你们挥着鞭子一路上又惊了多少人?”

“请南枯大人速来这里见我。”牧云寒冷冷道。

半刻后,司空南枯德气喘吁吁赶来,远远就跳下马,步行到牧云寒面前跪倒:“微臣参见皇子殿下,参见穆如世子殿下。”

“南枯大人请起,”牧云寒挥手道,“今日之事,我想……”

南枯德忙道:“是微臣错了,微臣不该街头直行,冲撞了穆如世子殿下,微臣罪该万死。这几个有眼无珠的家奴,就交与穆如殿下处置,或由微臣亲自鞭打至死。”

他汗如雨冒,伏地大说自责之语。穆如寒江却最不愿借自己家势为自己撑腰,见这人这样,顿觉无趣,说道:“我用弹弓惊了你的马,你们的人也打了我的兄弟,追了我好一路,这事就算扯平啦!”说罢掉头便走。

这事对他来说便已然过去,却不知在司空南枯德心中,是多么大的一宗仇怨。

2

“穆如世家的气焰越来越不得了,简直不把我们南枯家放在眼中。穆如槊见司空大人您就从来没有笑脸,现在还纵容他家幼子行凶——若是这孩子长大了,还不把司空大人您,把皇后娘娘都踩在脚下了?”司空府中,一个黑影正在南枯德身边窃语。

南枯德冷笑着:“把我,把皇后不放在眼里,这是应该的,他们穆如世家有这个资格;但是……把陛下不放在眼里……那就太不应该了。”

“可是……穆如家似乎对牧云皇族还是忠心耿耿啊……”

“你懂个什么。任他多忠心,可手握兵权就已经是大错了。虽然当年太祖立誓愿与穆如家永世兄弟相称,共享天下,但并不代表当今皇帝想这么做。陛下有时只是缺一个理由。”

“……明白了,小人全然明白。”

“此外,那皇长子牧云寒,一向对我没有好脸色,觉得我借了我侄女是皇后娘娘的光才身居高位,却对穆如世家亲近得很。若是这位将来立了太子继了帝位,我们这些人也许全都要被扫出天启。”

“现在究竟是立皇长子为太子,还是立二皇子,陛下也正犹豫呢。二皇子虽非皇后亲生,却是皇后一手抚养长大,若他继位,大人可无忧矣。”

“怕就怕穆如世家偕一干武将要力推长皇子继位,他们手握兵权,如果……陛下也正忧心此事。你可去探探穆如槊的口风。”

“小人这就去办。”

3

这日大将军穆如槊回府,穆如寒江想去参见,走过廊边,却突然听到前厅父亲在与人谈话。

“皇长子和皇次子都已近十五,宫中有传言,年内就将定下太子。穆如将军更看好哪位皇子?”

“皇长子热衷习武,天分过人,一般武将都已不是他对手,将来上阵厮杀,必是一员勇将……”穆如槊话音中透出赞赏之意。

“皇长子与大将军最亲,经常去军营向您请教武功兵法,早已把您视为恩师亚父,看来穆如大人也颇为欣赏皇长子啊。”

“呵呵,”穆如槊大笑道,“的确,我若有子像牧云寒一般便好了,他日后必能勇冠三军,武艺气概,都不是几个犬子可比。”

“那么穆如将军是希望皇长子为太子?”

“若是牧云寒不生在帝王家,我必请旨封其上将,征讨四方,可令天下敬服。只是,这治理天下,却并非只有武功战技便可啊。寒儿生性爽直,处事只有对错,出招只论生死,有话讲于明处,不爱使诡计绕弯子,这样性格,却只怕做了皇帝,易为臣子所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