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之一 牧云笙(2)

华霭宫中大半女孩儿都亲近他,不知何时,好多双水灵灵的眼睛,巴巴地盼着他长大,能真正尽情地待他好,虽然她们还都相信,小孩子是天神在深夜放进女人腹中的。

牧云笙也乐得天天和女孩子们厮混在一起,不习弓马也不读史籍,而唯一能让他离开女孩们,独自安静专注的,是他的画卷。这六皇子为君治国之道一窍不通,可却画得一手好画,竟是天纵奇赋,画中才气纵横,连宫中国画名师也自愧不如。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到少年时,牧云笙的美人卷已与其他名家大师的工笔泼墨并称于世。宫里的小侍昭,王侯入宫伴读的女儿们,都以能有一幅他为她们画的画为荣。他画的时候,总有一群女孩儿在门外张望着,羡慕着那个在他案前幸福地坐着的人。他也只有在为她们画像之时才能安静专注下来。他不画花鸟,不画松竹,只爱画美人,那笔下女子却也一个个飘然若仙,是为一绝。

无数眼睛关注着那终日无忧无虑的小笙儿,许多声音在说着 :“这孩子是极聪明的,可惜却流连于温柔天地、水墨江山,只怕终非帝王之材呢。” 他也从来不曾察觉到,那成人的世界里,笑容背后的阴影。

3

阳光在殿中的青石板上布下耀眼的格阵,一个黄纱衣女孩轻盈地跳进殿来,那是伴读兰珏儿。她的手背在后面,美丽地笑着,踮脚走向殿中案前那沉思的少年。

那少年正在案前凝视着自己的画卷。阳光照在画布上,又映在他的脸上,那眉宇间,一时却显出了几分王者深沉笃定的风度。

“珏儿,又给我偷什么好吃的来了?”牧云笙看见那俏丽的影子移上了他的画布,就丢了笔,笑着来捉她。

“嘻,你还会缺人给你送好吃的么?我带的可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兰珏儿却把双手藏在身后。

“我最喜欢的?我最喜欢的是兰珏儿的手,来让我咬一口……”

她笑着跳开了,把手一伸:“看,画稿,一千年前的啊。”

“谁画的?”牧云笙眼睛一亮,伸手去拿,早已知道她下一个动作就是转身逃跑,腿倒比手快,先迈了出去,他天天和女孩儿们玩蒙眼捉人,步法真是练得灵敏无比,没几步兰珏儿就被他抱住了。

他挠她几下,她就笑软倒在地上。牧云笙拿过画稿,展开来看,眉头却渐皱了起来。

“又是赝品,这印章仿得倒真好,可惜这个题诗露馅了,看这一撇……真迹哪里会是这样的,还有这侍女衣上的颜色……”

“啊?”兰珏儿嘟着嘴跳起来,“又是假的啊!我还以为这次你一定高兴呢,你的眼睛要是不那么利,不是会快乐很多?”

“哈哈,可辨认赝品也是我的快乐之一,尤其是那帮宫廷画师们把它们当宝一样献来的时候,我喜欢看他们煞白的脸色……”

“你干吗老欺负那些老头啊。”兰珏儿嗔笑着拉着他的袖子,眼珠一转,“我……”

“又有什么坏主意?”

“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很多画,你要不要跟我去看?”

“走啊走啊。”

兰珏儿笑眯眯地拉着他出了门,故意多绕几个弯,好让园中女孩儿们看到牧云笙现在和她在一起。绕来绕去,来到后花园偏僻处,走过一道门,眼前是一座几近荒废的小型殿阁。

“有锁……”

“我有钥匙!”兰珏儿笑着蹦起来,手中清脆地响着,“那天从老韩常侍那儿偷了一大串,配好了一处一处地试,结果就发现这么个地方。”

他们推门走了进去,灰尘扑面而来。

“原来是仓库啊。”牧云笙挥手扇着风。

“是啊,好多好玩的东西啊。”

“嗯,有……老鼠!蜘蛛!”牧云笙故意四下乱指。

“哇……”兰珏儿一把抱住牧云笙,眼也不敢睁,也不知她当初是怎么一个人跑进来乱翻的。

“好了好了,都被你吓跑了。”牧云笙笑着拍着她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