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之三 穆如寒江(4)

“狗屁礼数,皇长子那是我兄弟啊,他不是不在么?借我骑骑怎的?”

官员苦笑:“这……这马性子暴躁,除了皇长子,别人乘了一定摔伤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数一二三,你给我牵出来!”

官员急得没有办法,只好慢吞吞地把马栏打开。那马一见栏开,就急跃高纵,司马官忙紧紧拉住缰绳,几乎人都要被甩倒了。

“好马啊!”穆如寒江眼睛一亮,上前一扳鞍就纵上马背,夺过缰绳,那马长纵而出,却果然是不服陌生人,连连高纵,穆如寒江在马背上像是孤舟在浪间翻腾。苏语凝一边看见,吓得惊叫起来,穆如寒江却是兴奋不已,紧挟缰绳,马愈烈他愈勇。但这马太高大了,穆如寒江年纪小,脚还够不到镫子,只有两腿紧紧夹住马背。这马力却极大,向前一纵,跃出数丈远,直接从校场的木栏上跃了出去,穆如寒江被这一颠,从马上摔了下来。司马官大叫不好,苏语凝直接把眼捂上了,却听司马官又开始大声喊好,再一睁眼,穆如寒江竟是紧紧拉着缰绳,双脚连蹬,从被拖行中又站了起来,随马疾跑几步,一个蛟龙越江式,又翻上了马背。

“好啊!好骑术!”御马司的侍从们全都喊起好来。

但忽然他们又全改口叫:“不好,不好!”

原来穆如寒江还是无法控制马的方向,那马如惊了一般直向皇城主殿的方向而去,若是被马闯了宫城,惊了哪位皇室,那可是死罪。

苏语凝正在不安,忽然有人跃上她乘的马,坐在了她的身后,一手伸过她的身畔拉住缰绳,一手环抱住她,喝一声“驾”,猛一催马,那温顺的雪色马儿就突然像疾风似的跑了起来。

苏语凝不知这人是谁,只闻得淡淡竹叶熏香。却听后面人们呼喊:“二皇子,小心啊。”

那段时间苏语凝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不是害怕也不是惶恐。二皇子牧云陆带着她去追穆如寒江的惊马,为了怕她摔落,几乎是把她小小的身躯离鞍抱着。他单手策马,追近穆如寒江,又放了缰绳,只凭脚力踩住马镫,伸手牵住穆如寒江的马缰,连连勒扯,跟行了半里,才把马停住。

穆如寒江却不服道:“谁用你帮忙,我马上自己把马勒住了!”

牧云陆笑道:“是……不过你还差几丈就要冲过正德门了,门那边是前宫正殿,朝议所在,可是不能策马的啊。”

“咦?”穆如寒江的倔劲又上来了,“太华殿前那么大的广场,正是骑马的好地方,为什么不能骑?”

苏语凝听不下去,插嘴说 :“你笨吗?那里所有臣子都只能步行,如果有人在太华殿前骑马,那和造反有什么区别?乱臣贼子才会这样做。”

她也算是生在官宦之家,这些道理早听父亲说过无数次了。

穆如寒江却最听不得女人指责他,而且他从来性子刚逆,不肯服管,越是所有人都说不行的事,他越想要试试,于是冷笑一声:“我这就去骑骑,倒看看凭什么这么大的地方,骑骑马就要杀头。”

他一扯缰甩开牧云陆的手,催马就冲过了正德门。那马快如疾电,守门士卒连伸手也没有来得及。

牧云陆一惊,心中一转,定下主意,也打马奔向正德门。苏语凝急得大喊:“二皇子,你可不能再骑马闯太华殿啊,会被陛下责罚的。”

牧云陆却不说话,紧追上去。这时穆如寒江已然冲到了太华殿前广场的正中央,吁一声拉紧缰绳,烈马直立高嘶,却终于停止在那里。

穆如寒江放眼四望,天高地阔,宫阙重重,叹道:“这才是大端朝的正中央么,若是不能策马而立,只是像个愚夫一般低着头走过去,这样的宏伟又哪里看得见?”

穆如家的人在内心从来也没有把自己的家族当成牧云皇族的臣子,这却是真的。穆如世家认为,这天下是牧云穆如两家一同打下,为了不兄弟相争,他们才敬牧云皇族为帝,而牧云皇族也给他们最大的信任与权力,历代如此。因为若不如此,早在三百年前开国时就打起来了,那样的话,天下归谁还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