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之一 牧云笙(3)

兰珏儿还是紧紧地拉着他,两人在箱柜杂物间寻着宝。

“咦?有戏服?”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这边有好多瓷器啊。”

“哦,一大箱子手炉啊。”

“我上楼去瞧瞧……你去过吗?”

兰珏儿点点头,又摇摇头。

牧云笙走上楼梯,二楼更是一股腐味,不过还算干净,似乎新被人打扫过。

牧云笙四处乱翻着,兰珏儿忽然拉拉他的袖子。他转回头看她,她的脸有些红,眼睛忽闪着。

“那边有很多画。”

她拉着牧云笙走过几重大柜,另一侧窗边,摆着几张木案,上面堆着许多画卷。

牧云笙拿过几卷展开,果然都是临摹本,有些还是当年宫女侍昭伴读们的习作。他又从另一堆卷稿中拿过一帧展开,背后的兰珏儿却尖叫了一声。

那却是张春宫图。牧云笙仿佛饶有兴趣,一张张翻看过去。兰珏儿满头是汗,红着脸紧紧抓住牧云笙的衣角,从牧云笙的肩后望过去。

牧云笙皱起眉头,终于开口:“原来还有这样画的……可画得却不好,人形走样,笔也用得太滑,远近也无主次……”

“是……是么?原来你……你在研究画工?”兰珏儿抬头望着他。

“嗯,我要画能画得比他们好得多……咦,你怎么了?生病了么?你的脸好红,满头大汗的……”

“你千万不要对人说我带你看过这些啊,我会被我父亲打死的。”

“哎呀兰珏儿,”牧云笙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不如我帮你画一张吧……”

“才不要啊!啊哈……”看牧云笙作势伸手来抓,兰珏儿像小兔儿一样蹿了出去。

他们在充满尘灰的阁楼上打闹,用画卷互相丢掷,腾起烟尘一片。

忽然间牧云笙看到了什么,他站住了,定在那里。

在刚才,好像转身之间有一个人在一旁注视着他,他甚至能感觉到她的眼神。

牧云笙回过头去,背后当然没有人。

他正要转回头,忽然间,他看见了她。

兰珏儿见牧云笙看着墙边,脸色苍白,像是傻了一样,上来好奇地问:“你到底怎么了啊?”

牧云笙不答话,只怔怔向前走去,一直来到墙边。

那里,案下,散开着一幅画。

画上是一位女子,立于风雪之中,背景是苍茫的江河远山,而她那姿态,正像是远望茫茫,不知去路间,猛听到一声召唤,惊回头时,望见那唤她之人,眼中半是悲凉,半是欣喜,竟是轻轻点睛处,凝落着百感交集。

牧云笙身心俱撼,呆立在那里,痴痴望着,口中只喃喃道:“这画……”

他大叫一声,倒退出去,跌下楼宇,人事不省。

4

等他醒来,皇妃和女孩们围在他身边,关切无比。

“你没事吧……怎么了?玩得太累了?兰珏儿吓死了,还在哭呢。问她出什么事她也不说……光哭。”

牧云笙静静地站了起来,不顾旁边惊异的目光,走向殿外。

外面明月初升,晚风习习。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他刚才究竟看见了什么?

她是活着的……就活在那幅画里。这样的一位美丽女子,为何会孤立寒江之畔?又是谁有这样神来之笔,将她的灵魂映入画中?

那一瞬间,他分明看见她眼神的转动,她仿佛有许多的话想要诉说。

这绝不是一幅普通的画!而自己习画多年,鉴品无数,却为何会有这样一幅自己从未听说过的绝世珍品留在这里?

牧云笙想再回去看那幅画,可来到那存放画的楼阁前,却发现这里早被皇后下令清扫一空了,所有旧画已被堆在门前,点火烧毁。牧云笙怔怔看着那火焰,呆立良久。

5

从那之后,牧云笙仿佛突然魔障附身了,天天把自己关在殿中,也再不去找女孩子们戏耍,只把画纸铺展开,然后提笔望着白纸,愣上好几个时辰。有时偶尔落上几笔,又立刻揉卷了纸,丢在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