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之四 硕风和叶(6)

远远转来了战马的嘶叫,最后一只狼还在追逐着他的马。硕风和叶一声呼哨,他的战马奔了回来,那狼追了几步,闻见地面的血腥气,看到同伴的尸体,心惧转身要逃,硕风和叶一箭射穿了它。

冷风使他额上的汗珠急速地冰冷,硕风和叶为自己从险境中逃离而长出一口气,一抬头间,突然呆在那里。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前方的地平线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了,一股浓重的黑堆在那里,而且正急速推进着。

如果那是狼群,那么足足有数千之多。

硕风和叶觉得自己要在一瞬间变为冰雕了,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大规模的狼群?这不是常理可以解释的,老者的警告突然又响在他的耳边。

“没有人敢去瀚州极北的荒原,不仅仅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狼群。”

当狼王的嚎叫长久地响彻在原野之上,大股的狼群便穿越北方的险恶山谷中涌出来,横扫过这片冻原,把所有可以寻找到的生物变为白骨,这是这里连能在殇州冰原上生活的六角耗牛都难以见到的原因。据说在古时,曾有部族迁徙至此,但最终消失了,而狼群,才是这里永恒的主人。

硕风和叶想自己完了,没有什么再能帮助他从数千恶狼的口中逃生。但求生的欲望迫使他做最后的挣扎,他跳上马背,转头奔下山坡,要做最后的逃亡。

刚奔出一里多,那片黑色的身影就在他刚才立足的山坡上出现了,奔泻下来。山坡瞬间被覆盖为黑色。硕风和叶策马绝望地奔跑着,座下的战马沉重地喷着白沫,他明白自己的马已经没有耐力可以支持这样急速的奔逐,也许五里,也许七里……那个结局终会到来的。

狼群追近了他,硕风和叶已经能听见背后无数利爪翻起冻土的沙沙声,还有狼群的粗重吐气声,这声音一直钻入他的脊背里去,让他血脉冰凉,他不敢想象自己回头时看见的情景。而战马却已经开始摇晃,冻伤的蹄子每次落地都像铜块打在地上,震得人骨头也痛了。硕风和叶知道自己的马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我不能做个从马上摔下而死的人!他想着,抽出自己的长刀,脚脱开了镫子,深吸一口气,大喊一气,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转身面对奔腾而来的狼群。

那股强烈的风夹着腥气扑面而来,吹得他眼睛都难以睁开。硕风和叶举起长刀,却呆立在那里。

狼群仿佛无视他似的,从他的身边涌过。它们是如此密集,以至于许多狼就擦着硕风和叶的身边奔过,硕风和叶能感到那狼毛的艰硬。可是它们就是不看他一眼。

这场景如此怪异,一个人举着长刀,僵立在无数奔腾的狼群中,像泥流中的柱石。硕风和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努力站稳脚跟害怕被狼群冲倒,但狼群显然也很害怕撞倒他会耽误奔跑似的努力从他身边绕过。硕风和叶保持这姿势,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到最后一只老狼喘着粗气从他身边几丈外奔了过去。

当大地变得安静下来,烟尘开始散去,硕风和叶才听了,那狼群之后传来的声音,它悠长而久久震荡,像是号角,又像是某种巨兽的嘶鸣。

硕风和叶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狼群这样狂奔,它们不是在追逐猎物,而是在逃亡!

是什么能让可以吞没整个平原或一座城镇的庞大狼群奔逃?

硕风和叶知道,举起的刀还没有到放下的时候。

他睁大眼,死死盯住远处灰色荒野上那慢慢移来的白色怪物。

它身躯庞大,远看像一头巨熊,脚步蹒跚。但随着它慢慢接近,硕风和叶闻到了一股寒冷的气息,他看清了那个身影,那仍是一只狼,一只脊背比一人还高的巨狼。

硕风和叶明白,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狼王。

那巨狼慢慢走近,它的颈肩上围着一团长绒,在风中抖动。这使它的身型显得更为雄伟。几十丈外,它那冷酷的眼神已经要使硕风和叶血液凝冻。狼王慢慢停下了脚步,喷出粗重的白气,在警告着它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