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之四 硕风和叶(7)

硕风和叶握刀的手开始出汗,冷风中这汗水几乎要把刀柄与他的手冻在一起。他也死死盯住对手的眼睛,知道这时眼中绝不能露出一丝胆怯,那对一头狼来说,无疑是进攻的号角。

这时巨狼的后方,又有一声长长的号鸣响了起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巨狼微微地回头,这时硕风和叶看见,它的背上、后腿上,插着三支银羽的箭,都已深深没入体内。

还有其他人在这荒原之上!有人正在捕猎这头巨狼!

狼王又猛转回头来怒视着硕风和叶,发出威胁的嘶吼,但硕风和叶明白,如果不是它受了重伤,它就不会这样慢慢地落在狼群之后奔跑。它也许带箭奔跑了许久,此刻也许连起跳的力量都没有了。

另一边的远方又传来号角的回应,看来这是一场围猎。是什么样的部族,什么样的军队,才敢于围猎狼群呢?

远处腾起烟尘,有许多骑者正飞奔而来。狼王怒吼一声,身子猛一弹,向硕风和叶扑来。硕风和叶一个翻滚躲了开去,狼王落地时却一个踉跄,它的前爪在地上滑了一下,失去平衡撞在地面上,身上的银羽箭突然闪耀起光华。

硕风和叶想起,这世上有一种银色的箭,是贯注了秘术制成的,它们有些可以吸干中箭者的血,有些能使敌手失去任何力量。这时硕风和叶只要抬手一刀,就能砍下那狼王的头颅。

但他并没有出刀,他慢慢走上前,突然伸出手,拔出了狼王身上的法术箭。巨狼低吼了一声,回头望向他,那眼神中,却少了些凶狠。

硕风和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是刚才和狼王对视之时,它眼中那绝望的眼神让他似曾相识。那种无力与愤怒,当自己躲在羊背下的时候,却也一定有着这样的眼神。

他又将狼王身上另外两支箭拔了下来。狼王像是突然从重病中苏醒,猛跃起来,发出震耳的长嚎。

“快走啊。”硕风和叶对巨狼说,他突然想起几年前,他曾对自己的族人说过同样的话,但他们没有能逃脱。

他握紧刀,望了望后面追来的骑兵。“我们都是猎物啊,但我们不会永远是猎物的。”

巨狼仿佛懂得他在说什么,走近他的身边,低下头靠近硕风和叶的脸。它的头离硕风和叶只有几寸,粗重的腥气喷到他的脸上,它一张口就能咬断硕风和叶的喉咙,但硕风和叶却明白它绝不仅仅是一头野兽。狼王低嚎了一声,拔足去追赶它的狼群,速度已然是骏马也难以追及。

6

硕风和叶静静站在那儿,看着奔来的骑者。他们穿着黑色的皮甲,盔上飘荡着红色的长缨。那是硕风和叶所熟悉的装束,正是他们,当年像捕猎狼群一样捕猎着叛乱的瀚北诸部。

当先的飞骑来到硕风和叶面前一个高仰急停。好快的马,好漂亮的骑术,硕风和叶不禁也要在心中赞叹他的敌人。在草原上,除了穆如骑军,还有谁敢追逐狼群呢?

“你是谁?”那骑者大声吼着。与此同时,后面的骑军也赶到了,几十骑迅速将硕风和叶围在核心,而其余骑军继续追赶狼群。没有命令,没有交谈,一切都像是同一个人在思考。当年他们击溃瀚北近十万大军时,也是这样,没有喊声,只有沉默的刀光。

“我什么时候能有这样一支骑兵!”硕风和叶在心中恶狠狠地喊,这种仇恨与叹羡交织成的欲望甚至超过了现在被敌人围住的恐惧。

右金王子仍然紧紧地握着刀,可他能杀死六头狼,却没有信心同时对付两个以上的穆如骑士。

“瀚北人……”他听见身边有骑者在冷冷地说。

对叛乱部族的格杀勿论是草原千年来的法则,这些骑兵不再需要任何审问与理由。他们所尊崇的主帅被皇帝拘捕流放了,他们内心积郁的愤怒让他们只想毁掉能看到的一切东西。

硕风和叶把刀柄紧握得都要融化在手中了,但却有一种沉重的压力使他难以举起刀来,是穆如骑兵的威严,还是求生的欲望?他还不能死,他的复仇愿望还需要许多年的忍耐。但他现在能做什么?如果跪倒求饶能够换来未来的大志得偿,他有没有足够的坚忍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