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之一 牧云笙(4)

他想重画出当日所见那女子的神韵,却是再怎么也无法重现。从此更是终日痴痴迷迷,走路时,进食时,会突然冲回殿中作画,或是折下树枝,即时在地上开始勾画。

他这样痴迷于画稿,其他皇子的宗党不由高兴了。传言立刻四起,说六皇子得了痴症,如此疯癫,将来必然不可能再与其他皇子相争帝位。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亲近小笙儿的臣工包括宫中伴读女孩儿们都在为小笙儿犯愁。可是他天性心中没有江山,谁又能改变得了他呢。

6

那一天,牧云笙记不清是哪一日了,只记得阳光明灿灿的,风徐徐吹起城边的柳叶。他的记忆中,仿佛所有的人都在笑着,一切都那么美好。

这天是他命运改变之日么?直到他迟暮之时他也无法确信。

牧云笙看到了那人,白发高冠,苍老干瘦。

“这是世上极致的宝物,我要把它给予能看清它的真实的人。而他要用他最珍视的东西来交换。”

“这宝物究竟有何妙处?”他的父皇、明帝牧云勤好奇问道。

“要展示此宝,首先请陛下在皇城殿外搭起十丈高台,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在高台中用柔丝系一横杆,中开一小孔,与此珠径相同,也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然后等到三日后云殇之交时分,一分不能多,一时不能少,那时我方能展示此宝。”

明帝上下打量这个人,然后点点头,“好,依你而言。但届时没人愿意与你换此宝物,你就要以欺君之罪被处斩。”

三日之后,高台搭起,明帝与好奇的嫔妃皇子与官员们站在太华殿阶上,看献宝老人登上高台,用一个形状古怪的记满刻度的工具不停地计算着什么,极小心地调整那系着横杆的丝线的长度,使横杆保持在某一高度,并使横杆的孔眼所对的角度与阳光的角度一致,然后将明珠慢慢填入横杆中的小孔。

人们看见,阳光从明珠中射过,地上现出一个小亮斑。

“这珠子看来能汇聚光线,从十丈之高射下的光,仍能汇成小点,倒也是稀罕物。”明帝点点头。嫔妃和众臣开始恭喜陛下得了个宝物,人们开始喧哗一团,也没有人再注意那地面。

牧云笙那时正站在明帝的身边,清亮的眼睛紧盯着那个光斑。突然他看见了什么,紧紧拉着明帝的衣袖:“父皇,父皇,你看!”

明帝看去,地上却仍只是那个光斑。他拍拍小笙儿的头:“呵呵,很有趣是不是。一会儿把它送给小笙儿玩,好不好。”

“父皇,父皇,它在变大!”

明帝再次瞧去,果然,那光斑似乎大一些了。再看一会儿,那光斑变大的速度正越来越快。

明帝一挥手,止住旁边聊天的众人。大家全都安静了下来,屏息望着那光斑正变成方圆十数丈的光晕。

“那光里面好像有什么……”小牧云笙的眼睛中仿佛也映出了光亮。

可众人只看见模糊的一团。但这光晕中的确是有明暗相混之处的,可见这珠中并非是纯无一物,似乎有着什么杂质。随着时间推移,那光与暗在交混着,似乎被搅动的含沙之水,又似乎混沌初开时的争斗。

日晷之影移动,云时和殇时交替的那一刻来临了。

那些光影突然清晰了起来,那一刹,在大殿高阶上观看的人全都惊叫了!

那地上金线勾勒,分明是层层楼台,烟云缥缈,恍若仙宫突降人间,还能清晰看到楼阁之上,人们欢舞畅饮,衣带欲飞。那是一幅由光线画成的巨画!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退后一步,以为看见海市蜃楼。

然后,更让人惊讶的事发生了……随着阳光角度的推移,那楼阁竟如立体一般地转了个角度,之前只能见到侧面的画中人,竟渐渐可见面容,而阁间云气也像正缓缓飘移一般。观者仿佛在云上飘浮,看着下方的缥缈殿宇,而云气中,一重楼阁之后,竟又显出一重,隐隐约约,竟连绵错落,不知有多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