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之六 帆拉凯色 姬昀璁(5)

百官不知为何故这仗剑朝野的虞心忌却突然对这少年皇帝敬畏了起来,也都跟着一齐跪倒,再次高呼万岁。

牧云笙却觉得,这呼声只像是无数人在狂声怪笑。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11

“陛下,按前法礼典,请设承平为年号。”

那早拟好的诏书终于递到了牧云笙的案前,

“承平?”少年冷笑着,“天下分明未平,这年号,不如就定为未平吧。”

典官吓了一跳,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不符礼制的年号。殿中众臣也面面相觑。

“就这么定了。”少年冷笑着,把那诏书上的承平二字涂了,直接在一旁写上“未平”二字,盖上玉玺。

百官皆摇头,殿中一片叹息声。这皇上果然当得荒唐。

虞心忌却并不在乎此事,他手中已捧好了第二道诏书。此刻他慢慢走上前,把它放在案上。

他什么话也没说,但少年分明能看出,那诏书如有千斤沉。

那是将北陆瀚州万里沃土割让给右金族的诏书。

他举起玉玺,忽然想起了父皇临终时的话:“我死后,我诸子中有能北破右金,重夺我瀚州故土,奠寒儿于长寞山祖庙者,方算是我牧云氏之帝!”

“这诏书不能发。”少年握紧玉玺。

虞心忌笑道:“陛下可是在逞强争面子?北陆我们已经战死了数十万将士,现在连各州的反贼也无力征讨,去哪里再征发大军北伐?先帝连年四方征讨,各州的战火只是越烧越旺,国力已经耗尽了,饥民四起作乱,唯有此一诏,可以暂时赢来喘息之机。陛下不发这诏令,我也只好自己借玉玺一用了。”

他上来就要拿那诏书和玉玺。牧云笙缓缓道:“住手。”

虞心忌缩回手去,只盯着牧云笙。

少年望着那诏书,大笑一声,高举手,重重地把玉玺盖在了诏书上。

12

那策封北陆王的诏令被一路护送千里,登上了北陆瀚土。

右金族首领硕风达终于得偿所愿,得大端承认封为北陆王,号令北陆诸族。听旨之日,他夺过使者手中金印,也不跪拜,转头面对族人,大笑三声道:“我右金族,终于不再是大端朝的奴属了。我们是自由之民了!北陆万里草原,任由驰骋!”

四野欢声雷动。

一旁却有一人不笑,那是右金二王子硕风和叶,他拄剑摇头叹道:“父王的志向为何如此的狭隘。什么北陆草原任由驰骋?大风起时,当横扫天下!”

他此话一出,四野皆惊。草原上狂风卷啸,仿佛正与他的雄心应和。

硕风和叶接着大声道:“端朝数十万精锐败在北陆,中州正是空虚之时,若是放过这机会,以东陆之富庶,不出三年,其便可重整大军而来,那时什么北陆封王,不过是一纸笑话!”

但各氏族首领中,有大半认为南下绝不可能获胜。十日后召开的金帐大会之上,十七个大氏族之中只有四个支持硕风和叶。

于是北陆王硕风达点点头说:“既如此,南征之事,且容再议。”

硕风和叶心中愤懑,拔剑高喊:“愿随我杀出个天下者便去,愿在这里吃喝等死者便安坐吧。”

硕风达怒喝道:“小儿不得无礼!”

硕风和叶冷笑道:“当年您也是草原上的英雄,但现在您老了,开始不敢在风雪下出征,喜欢裹着棉袍躲在帐中饮酒。今日我率兵南下,就再也不回北陆了。若是我败了,我就让人把我的头带回来,然后您再献去给大端皇帝作赔罪。但若是我胜了,我便是东陆之主,而且我还要一统三陆九州,做天下之帝王,那时您这个北陆王也要向我称臣,不然我就会回师北陆,扫平你等!”

他跪倒在地,叩拜三次,然后拔剑割断左手小指,丢入其父硕风达的酒杯:“从今日起,你再没有我这个儿子,我也再没有你这个父亲,因为没有人能阻住我一统天下的雄心!”

他转身上马而去,一班忠于他的武将紧紧跟随。硕风达大怒而起,取过弓箭,拉满瞄准硕风和叶的背心,却终于没有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