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 之六 帆拉凯色 姬昀璁(8)

少年慢慢走到墙前,伸指在墙上轻轻一点。

“砰”的一声,蓝色光尘飞溅,铁墙像粉末堆成一样轰然崩塌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而墙外,什么也没有。

没有泥土,没有岩石,没有光线,墙外是一片虚空。少年把手伸出墙外,什么也没有摸到。

他又拾起一个小石块扔了出去,小石块消失在黑暗中,许久也没有听到声音。

这铁墙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在地下?它外面又是什么?

但他已没有选择。

找出自己制成的那一双可使人身轻如鸿毛的银色羽翎,将它们插在双足之上,少年纵身跳入了黑暗之中。

14

牧云笙直落下去,坠了也不知多深,却突然脚下一冰,他跌入了水中。

那竟是条湍急的地下河,他被水冲着一路向前,却听耳边一种声响越来越大,如万马奔腾。

牧云笙正疑惑间,那声音已充斥整个地下,像是要把人震碎了,水势也越发湍急。他忽然想到什么,心说:“不好!”这同时身子已被抛了出去,河水仿佛消失了,他直坠向下。

在空中他看见,下方一片碧蓝的光荡漾着,不见边际,光芒在四周峭壁上映出巨大的蓝色波纹,像石壁上流动的浪,也映亮了他身边那巨大的瀑布,它足有几千尺高,怒吼着注入下方那片光芒,那像是一个水晶般的巨湖,却有极亮的星辰沉在湖心,映亮了整个地下。自己的身边,无数水滴正一同下落着,像是悬浮在他的周围,也折射着幽蓝的光芒,像是千万明珠,浮于天上。

那片碧蓝扑面而来,牧云笙直坠向湖中。

但足插银色羽翎的他,像一片羽毛般,缓缓落在湖面,像落在了一块柔软的绵床上,那水面将他托住了。

他的脚下,湖心中透出巨大的光芒,他能清楚地看到脚下碧蓝的水中,鱼儿自由来去,那些鱼竟然也是透明的,有金黄有碧绿,如彩晶缀于水中。这湖不知有多深,那湖中光芒的来源,在一片朦胧之中,却是一直看不清。

这时脚下有一团晶光游来,他细一看,竟是一条透明大鱼,有两人般长,身体一伸一缩,张着大嘴直冲而来。牧云笙吓得拔腿就跑,水上水下开始竞速。

他此时身轻如羽,脚点水面,每次可轻轻跃出数丈,可那鱼扭动着身体,几下便赶上了牧云笙,来到他的脚下,猛地跃出水面,牧云笙觉得水花扑面,四周升起透明的壁,便身在鱼腹之中,隔着透明的鱼身,还能看见大鱼落回水中。

大鱼连水带人一起吞下,牧云笙在鱼腹中如在注满水的袋中,极力挣扎,险将溺死之时,水位却下降了。原来大鱼缓缓将水吐了出去,牧云笙长出一口气,软倒在这透明囚笼之中。鱼腮的扇动传来缓缓的气流,他在鱼腹中,却也可以呼吸。

大鱼直向湖心而去,眼见离那湖心的光源越来越近,却突然又折个方向,向前游去。

突然四周都有这种大鱼移来,牧云笙发现自己已置身鱼群之中。可更让他惊喊出来的是——那每条鱼腹中竟都有一个人!

但那些人却并不像是死去了,他们是活的!而且他们还跪坐在鱼身里,望着前方。

牧云笙惊疑不已,鱼群却游近了一处岸边。这岸并不是真正的湖岸,却像是浮在湖上的陆地,因为湖水仍从岸下流过。鱼群游至岸前,便“噗噗”地把腹中人吐了出去。他们稳稳地落在岸上,开始说笑。

可是牧云笙这条却并不吐出他,只在岸边徘徊着。牧云笙想他是还不知道驾驭这鱼的方法,眼见那鱼又要游向岸下了,牧云笙急得向鱼腹猛踹一脚,那鱼“噗”地把他吐进了湖中。但牧云笙很快便浮上了水面。

那群人已向陆地的深处走去。牧云笙小心地跟在后头,听他们说话,也是东陆言语,只稍稍有些口音。

“听见那声怪响了吗?听说有人把南面崖上那个出口给掘开了,上面终于又要有人下来了。”

“听说打那出口被封,三百年没有人掘开过了,现在上面什么样,牧云族的逆贼还统治着东陆么?还是早换了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