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章 之六 帆拉凯色 姬昀璁(12)

第八把苍云古齿剑:是古时一个叫天驱的武士团的宗主之剑,这些天驱武士平时潜伏于四方,个个都是身怀绝技,而此剑一出,就可以号令他们。

第七把裂风剑:听说可以用来指挥风云雷电。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第六把承影剑:据说是乱世之剑。以前帝王所佩,但若是帝王执之,则天下大乱;若是臣子执之,则可能弑君乱国。

第五把龙渊剑:据说是开启龙渊之剑,可世上真有一个叫龙渊的地方吗?没人知道它在哪里。

第四把纯钧剑:这把剑好像没有别的好处,就是铸剑的材料不一般,再无第二把。没有锋芒,连豆腐也切不动,只是专制天下所有的剑器,听说好像很多名剑都是被这把剑毁了的。

第三把光授剑:据说是天神用来驱赶星辰的剑。

第二把启玄剑:听说是天地还没有就有它了,那也不知道是谁造的,别的剑只能杀人,这把剑可以使万物重生。

第一把:拓天剑。传说中开天辟地的剑,不过也只是传说中,并没有人真正找到过它。

这前三名的宝剑都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器,所以真正流传过于世间的只有后面九柄而已。

而眼前的未明剑,岂不就是排名十一位的那把可吸魂索命的河络族名剑么。

河络王帆拉凯色正得意说着:“我们河络铸剑,以饮血魂印为极致,真正的好剑,剑师都要将自己的血注入剑中,而若是刺入敌人身体,就会把敌人的魂和血一齐吸入剑中,绝不会滴淌血迹,这样越是经临战阵,剑就越利,而死在剑下的敌人越强,剑中的战魂就越厉,可以震撼敌手。北陆右金二王子硕风和叶那把著名的血色剑,就是河络剑师所铸,它剑中也不知有多少英雄勇士的魂魄了,但却绝比不上我这一把未明。”

他将未明递给牧云笙,牧云笙看这刀柄密密镶满细碎钻石,极是华丽,刀身却是纯黑色,宽处微显粗糙,不知是何种材质铸成。细看时,能看到刃锋四周有隐隐的锐气流动,想必还未碰到刀身,那锐气就能割金断石了。

他伸手指轻轻在那股锐气边缘一触,果然手指就被割破了,连疼痛也没有。他学帆拉凯色将血滴到剑身,剑身便如干渴土地一般将那血吸去了,那血印泛开处,黑色却突然向四周退去,现出明镜一般的剑身,光华四射。

“果然是未明。”牧云笙赞道。

“我们的血都滴入剑中,这剑便是盟约的见证了。他日有人反悔,必死于此剑下。”帆拉凯色说,“现在我们是盟邦了,这剑送与你。”

牧云笙手中并无信物,只好将那画笔回赠给帆拉凯色,却忧心地说:“我虽然和你立约,可我这皇帝也不知还能当多久。”

帆拉凯色跳上巨蛛道:“放心,我每日在地下都夜观星相,你还有好几百年君主可做呢。速派人把册封诏书与大印送来。诸将,退兵!”

一河络巨蛛骑士吹起号角,那些蛛蚁骑士向城外退去。

牧云笙还愣在那里。

那一旁女子缓缓站起身来,却只是呆望着他:“你……你真的是牧云笙?当今端朝的皇帝?”

牧云笙苦笑:“什么皇帝,端朝都变得什么样了。我不是也逃到地下来了?”

女子走近他,望着他手中的剑:“这帆拉凯色一直吹他的剑,究竟有什么好?”

牧云笙递给她看道:“的确是天下至宝,这工艺绝不是……”

突然女子夺过剑,手腕一翻,那冰凉的刃便压在了少年的颈上。

“你这是做什么?”少年冷冷地问。

这时周围有许多晟国士兵奔了来,望见少女,却突然全部跪倒在地:“陛下受惊了,属下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陛下?”少年哑然而笑,“你也是陛下?”

少女唇边露出一丝冷笑:“没想到两朝三百年争夺天下的世仇,今天我们俩却是这样相见。”

“三百年中是我们从你们手中夺的天下……不过现在这天下又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都不是你我所能掌控,我们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却还在这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