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章 之七 苹烟(3)

婆子仰头望着苹烟,就像望着天上神女,“苹烟、丫头……你富贵了可不会忘记婆婆吧。”

少年心中感叹,这些东西平日堆满身边,他看也不看,可是现在随便一样,竟就能改变一个人、一个家的命运。人与人的生活,竟然会如此不同。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苹烟还是看看少年,又看看婆婆,再看看包袱:“我真的……真的可以挑一件?”

“当然。”

“这些……”苹烟怯怯地伸手在一块深红玉佩上抚过,想拿起又怕碰坏似的。

“这叫古云纹翡翠环佩,是八百年前所制,已养得入手如水滴,戴在衣内,可以暑不生汗,不过……似乎不太配你衣服的颜色……”牧云笙丢下它,“你喜欢这个么?这是玲珑珠,外有七窍,内有曲孔,孔中又有三十六瓣小金花,不知是如何放进去的……哦,这也不错,是个冰琥珀佩,里面那只金翅蜂是活物,若是切开琥珀融化内中的寒冰,它醒过来就会飞起的……”

牧云笙眉飞色舞,俨然又回到了当年在宫中拿稀罕物事去哄小姑娘们笑跳争夺的美好时光,但说着说着,自己却先难过了起来,所谓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原来就是如此。他紧握着手中冰佩,坐在椅上,默然无言,不觉落下泪来。

这泪把苹烟的心思打醒了过来,她方才被眼前的珠光宝气震住了,心窍堵了,却因为少年的伤心而惊觉。一个仅包袱中的财物就可富可敌国的人,却为何会身边没有一个伴地独自流浪呢?衣服脏了破了,也没有人洗,没有人缝补,他的亲人呢?或许是在战乱中离散了吧,这满包的珍宝再多,能买得来一天的时光重回么?

苹烟慌忙为他拭了泪道:“别哭了,我不要这些,一样也不要。命中不是我的,我也不求。这个乱世间,一人在外,多不易啊,你要是不急着赶路,就多待些日子,把身子养一养吧。”

她越是关切温柔,少年越是心酸,站起来收拾包袱:“多谢好心,我该走了。你还是挑上一件吧。”

“不、不、不……不要了。”苹烟连连退后,生怕自己忍不住伸出手去似的。

婆子在一边急得不行:“哎呀死丫头人家少爷要送你东西你还不领情,夭寿啊你,快快快快拿一样……”恨不得就把牧云笙的包袱整个捧走。

苹烟赌气道:“我帮人家洗了几件衣裳你便说我卖与人家,这会儿收这样贵重的东西,只怕一辈子、几辈子都要背人家的情,做牛做马还不清了,我不干!”

婆子恨不得给她跪下了:“哎呀小祖宗你这会儿来拾掇我,要件东西算是你为婆婆、为你男人造的福德,将来咱家富贵了,给你烧香上供……”

“呸!我还没死呢。”

牧云笙在一边看明白了,这东西就算给了少女,将来也是落到这恶婆婆手里,她还是一样没有好日子过。他叹一声:“这么着吧,我看你那儿子才八九岁的样子,她看来是你买来那种叫……童什么媳的,不知你当初多少钱买来的?”

婆子愣了愣:“这……一头猪仔……再加五斗米。我可没亏待她们家,这可是天价!她娘家连生七个女儿,我是可怜她,不然也是让她老爹丢井里淹死。”

牧云笙长叹一声:“明白了。”从包裹中取出一小颗珍珠。

“少爷你这是……这是要了她?”婆子睁大眼。

“这可够了?”

“当然……够了……只是那东西……”婆子还死盯着包袱。

牧云笙笑笑:“这东西我若不给,立时走了,你也一样是没有,还是过从前日子。这珍珠你是要不要?不要我便走了。”

“要的,要的!”婆子一把将珠子抢在手中。

牧云笙转头看看还呆在那里的苹烟,“跟我走吧。”他大步走出门去,苹烟愣了好半天,看看婆子,看看屋内,又看看门外。婆子突然大喊道:“你还站着做啥?你好命了,从此入了富贵人家了,赖在这做啥?享你的好运去吧。”